一通陌生人的電話無法解決老年人的孤獨問題,但可以拯救他們
2020年06月19日08:48

原標題:一通陌生人的電話無法解決老年人的孤獨問題,但可以拯救他們

原創 譯言讚賞 譯言

疫情爆發的時候,公園封鎖或者限製開放,廣場上人煙稀少,那些平時在公共場所嘮嗑、打太極拳、跳廣場舞的爺爺奶奶們也被困在家裡,你留意過他們是如何度過這段時間的嗎?老年人如何應對突如其來的孤立生活?最近美國各地都湧現出了誌願者的身影,幫助美國老年人緩解疫情造成的長期孤立狀態,在這期間他們建立了意想不到的友誼。

1

80歲的薩莉·洛夫·桑德斯被困在舊金山的一家養老院,沒有朋友、沒法出去散步、沒有詩歌朗誦歌會,她感到孤獨、無聊和焦慮。她迫切希望有人教她使用Zoom,這樣她就可以和大樓外的人聯繫。

而在附近,32歲的莎拉·辛克弗斯,一位投資公司的副總裁,已經厭倦了與朋友和家人的視頻通話,她渴望建立新的社交關係,但是在一個剛剛從封鎖狀態恢復的世界里,這是很難實現的。

她們在Mon Ami的誌願者庫裡面相遇了,並在4月12日進行了第一次電話交談。

辛克弗斯在通話之前還在擔心:“我不確定她會多麼清醒,或者對世界正在發生的事情有多瞭解。” 但是,“我和她通電話的時候很敏感也很謹慎,但她非常直截了當,而且精力充沛,我感覺她的生活肯定比我有趣。”

而桑德斯,一位認證詩歌治療師,說:“莎拉如此優秀,她在教我如何在這個黑暗的時代與人交流。”

Mon Ami是一款讓年輕誌願者與老年人配對的應用程式,其聯合創始人馬德琳·丹傑菲爾德說,之前提供服務的主要是臨時工,3月中旬,就在疫情爆發導致需求激增的時候,項目就轉向了誌願者模式。

“我認為,和一個陌生人說話是解決眼下焦慮和恐懼的唯一辦法,它打破了生活在泡沫中的感覺,提醒我們世界上還在發生什麼。”

2

近幾個月來,類似的項目在美國各地湧現。維珍尼亞州的亨里科縣設立了一個外聯呼叫中心,為65歲及以上的老年人服務,據老齡事務倡導者薩拉莫里斯說,這個群體約占該縣總人口的30%。

在洛杉磯,社區委員會的主任瑪格麗特歐文編製了一份老年居民名單,她和25名誌願者在這段時間共撥打了3000多個電話。

根據2018年發表在《老年醫學雜誌》上的一項研究,年齡在65歲以上的獨立生活的人中約有四分之一是被社會孤立的。根據《美國醫學會雜誌》內部醫學雜誌的另一項研究,在60歲以上的人群中有43%的人感到孤獨——這個數據在是疫情發生之前的。

目前美國50個州已經在不同的程度上從封鎖狀態中恢復,但聯邦醫療保險和醫療補助服務中心上個月指出,養老院和其他長期護理機構的開放要“十分謹慎”。

由於無法立即結束她的孤立狀態,桑德斯每週日都會與辛克弗斯進行約45分鍾的交談,她們已經從打電話轉移到Zoom上面,但談話仍然圍繞著他們的家庭、事業和過去的冒險經曆。

辛克弗斯說,在最近的一次視頻通話中,她向桑德斯演示了如何使用YouTube,然後在通話的最後七分鍾里,兩人靜靜地坐著,看著視頻中一隻西藏的銅碗振動併發出讓人舒緩的聲音。

自從3月中旬美國發佈了一項要求人們待在屋裡的命令以來,桑德斯寫下的關於這次流行病的詩已經寫滿三個筆記本,“我的筆記本應該是耳朵形狀的,它們能聽,這些頁面記錄了我說的話,然後我可以在上面讀到這些內容,就像有人在跟我說話一樣。”

辛克弗斯說,她們並不經常談論疫情相關的內容,但桑德斯的情緒會在詩歌中體現出來,有時候她讀完了一首詩,會問“是不是太暗了?是不是太沮喪了?我應該停止嗎?”

“我經曆了二戰、9/11事件、癌症和離婚。但這次隔離依舊是我經曆過的最艱難的事情。那麼多人在悲傷的死去。”

3

德克薩斯州普萊諾市在今年4月啟動了一項名為“每兩週一次的老年護理電話”的服務,以瞭解老年居民的生活狀況。目前,有17名市政工作人員(主要是公共圖書館的工作人員)在定期給100多名老年人打電話。

當50歲的圖書管理員霍莉·賴克曼第一次給81歲的戴爾·卡普蘭打電話時,得知卡普蘭曾經在紐約工作,他們很快就找到了共同的話題。“現在打電話是我生活中的一個亮點,每一個電話都給了我一種使命感,而且這種感情特別真實。”

獨自生活的卡普蘭說,這種孤立讓她感到悲傷和不安。她經常通過電話和Zoom和親戚朋友交談,但現在這個項目可以讓她有更多的人際接觸。“有一段時間,我覺得我是一個人,日子過得特別慢。現在,電話改變了我的一天,我交了一個新朋友。”

另一位圖書管理員,50歲的貝瑟尼·羅斯從4月初開始每隔一週就會與65歲的詹妮弗·吳通一次電話。“我們目前的對話不是關於Covid-19的,而是關於‘你最近的生活怎麼樣?’和‘你最近在忙些什麼?’令人驚訝的是,這些老人一直在適應新事物,學習新事物。我對他們的韌性感到佩服。”

詹妮弗說當疫情剛剛爆發的時候她非常擔心,因為她是獨居。當她從市政府的電子郵件中得知這個項目後,她立即註冊了:“你需要有可以交談的人。”

4

昆尼皮亞克大學的副教授尼古拉斯·尼科爾森研究過老年人的社會孤立狀況,他說,孤獨是一個複雜的問題,會長期存在,所以解決這個問題需要一定的時間、精力投入。

據美國國家科學、工程和醫學研究院稱,孤立狀態下,心臟病和中風的發生率顯著升高,老年癡呆的風險增加50%。根據《公共科學圖書館:醫學》上的一項研究,孤立狀態或者是感到孤獨的老人,死亡率與那些與吸煙、肥胖、酗酒和缺乏運動的老年人相當。

馬里蘭大學埃里克森老年化研究學院院長達娜·布拉德利說:“老年人受到病毒的影響是其他人的十倍,並且這種影響不會消失。這個群體很多樣化,但由於地理、收入和社會階層問題,他們往往是最被孤立、被遺忘的群體,尤其是在沒有家庭的情況下。”

一個電話是一段關係的開始,它可以真正改善老年人的心理健康。特別是當每個人都在與孤立感作鬥爭時,可以幫助雙方建立急需的聯繫。“不管年齡多大,人們都希望自己能夠被認可。”

原文標題:Older Adults Remain Isolated Despite Reopening. These Programs Help

原文地址https://www.nytimes.com/2020/06/08/us/coronavirus-elderly-call-outreach.html?searchResultPosition=3

原文作者:Mariel Padilla

譯者:mecho

來源:譯言網(yeeyan.org)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