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復賽的阻力 到底來自何方?
2020年06月19日15:13

  名記者Shams近期爆料了NBA復賽具體日期(以下均為美國本土日期)

7月30日-8月14日:種子排位賽

8月15日-8月16日:入圍錦標賽

8月17日:季後賽開戰

8月30日:球隊親朋好友抵達

8月31日-9月13日東、西岸準決賽

9月15日-9月28日東、西岸決賽

9月30日-10月13日:NBA總決賽。

  此外,更有知情人士透露,NBA希望在正式復賽的7月30日之前打幾場季前賽以幫助球員恢復比賽狀態。具體時間為:7月9日-29日之間。原本,按照這些計劃執行下去是NBA高層、球員和球迷們共同的目標。但是因為美國本土抗擊疫情,抗議佐治·弗洛伊德之死,再加上艾榮和安東尼等球星的帶頭反對,令陷入漫長休賽季的NBA在考慮復賽時顯得困難重重。

  這裏有兩件事情需要梳理一下,第一就是新冠肺炎疫情的狀況,香港時間6月13日,美國確診新冠肺炎疫情的總人數高達204萬之多,在近期的一段時間里,美國的疫情有了大幅度反彈。第一個原因是因為美國為了重啟經濟,一些州和地區都已經恢復正常生活,第二個原因就是佐治·弗洛伊德之死引發的暴亂和抗議。我們都知道疫情的傳染性非常強,所以因為經濟的需要和抗議人群的聚集,新冠肺炎疫情不但沒有得到控制,反而發生了反彈。雖然這樣的結果並不意外,但是在新冠疫情沒有根治的背景下復賽已經是如履薄冰。

  第二個也是引發一系列問題的一個關鍵,佐治·弗洛伊德之死引發的世界性抗議、美國國內和平抗議和暴力抗議,以及因為弗洛伊德之死引發的NBA球員意見分歧。因為輕易取走別人生命的事情被諸多國家的人視為基本人權的喪失,所以在英國、法國和日本等國都掀起了如美國本土的抗議活動。最為致命的兩個問題是,在美國本土的抗議分為兩種,一種是惟恐天下不亂乘機討便宜的暴力抗議者,一種是和平的抗議者。另外一個致命的問題就是,此次事件引發出的是關於非裔美國人在美國本土的權力紛爭。

  香港時間6月13日,以NBA球員工會副主席之一的艾榮為代表的球員進行了一次電話會議,據悉有80-100人參加了這次電話會議。此前,很多球員認為NBA球員在復賽中沒有得到投票的權力,這本來就是一種不公。而艾榮則更加直白的表示:我對系統性質的種族歧視表示反對,他願意為社會變革放棄一切。艾榮所提到的問題就是剛剛談到致命問題的第二點,弗洛伊德之死引發的深層次社會問題,非裔美國人希望在美國有更多的話語權和權力。當然,除了艾榮,據報導還有安東尼、侯活和米曹等球員支持這個觀點。

  效力快艇隊的路易斯·威廉斯則讚成艾榮的觀點,此外,他的觀點更加直白和易懂。他表示:在人們為自己爭取利益的同時復賽會讓人們分心。那些“大爺們”想在我們為自己權力拚死拚活的時候,自己坐在家裡看著我們打球?路易斯這句話雖然顯得激進、自私甚至是小氣,但是這就是反對派的基本觀點。當人們去報導賽事的時候,誰還會在意非裔美國人的權力?人們會報導今天球員都做了什麼,在球場上的表現怎樣,那麼此次抗議就如同以往一般付諸東流。

  此外,退役球員柏堅斯則用另一種聲音發出自己的觀點。他在採訪中表示,現在衝在一線抗議且有權勢的是一些NBA球星,韋斯卜克、杰倫·布朗等人。因為美國的體育圈是非裔美國人是主力軍,當球員進入NBA時,球隊會說歡迎來到這個大家庭。但是這隻是建立在能夠幫老闆帶來利益的時候才是一家人嗎?NBA老闆的那些慈善晚會球員會支持、甚至是捐款捐物。現在球員需要老闆支持了,他們卻選擇沉默?這時候一些有權力的白人發言才更有份量。

  不過,我們需要考慮的一個重點就是支持復賽的球員,支持復賽的球員有占士和保羅等人。保羅是球員工會主席,他在球員中的影響力和號召力不用多言,占士的影響力就更加不用多做贅述。然而,導致這樣分歧的最根本原因可能還是和年齡和利益有關。占士和保羅今年都已經35歲,運動員這個行業吃的就是青春飯,類似他二人這個年齡的球員競技狀態都處於下滑的狀態,即使他們可以保持自己的球場影響力,但是疫情停賽和因為抗議而停賽這種事情,對他們來說是耗不起的。反觀艾榮相對年輕且身上有傷,他自然可以“耗得起”,因為耗下去可以拉長自己的恢復時間。

  第二個影響球員們做出決定的就是利益,在這個社會動盪不安的時期,人們都是心懷鬼胎,誰都會為了自己的利益而確定自己的立場。不過就像占士和小裡弗斯的觀點,他們可以繼續支持抗議運動同時繼續比賽,這兩點可以同時進行,並不一定就要弄到魚死網破的地步。此外,很多球員都是需要收入的,如果想支持這樣的抗議活動勢必需要更多的資金和影響力,復賽在很大程度上會幫助我們支持這樣的運動。(Mangelaj)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