諾獎得主:疫情將加速全球化倒退,解決需全球合作
2020年06月19日00:01

  原標題:諾獎得主斯賓塞:疫情將加速全球化倒退,解決需全球合作

  新冠肺炎疫情使全球經濟都面臨著前所未有的挑戰。經濟增長會受到多大影響?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在4月發佈的《世界經濟展望》中預測,2020年全球GDP將急劇萎縮3%,比2008年金融危機期間的衰退還要嚴重得多,所有國家和地區的經濟增長都將受到疫情的嚴重衝擊。

  邁克爾·斯賓塞(Michael Spence),是2001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斯坦福大學商學院名譽教授。他將目前全球經濟所處的狀態稱為“疫情經濟”,儘管相當不尋常,但仍有可識別的特徵和清晰的運行模式。

  “疫情經濟”是什麼?在邁克爾·斯賓塞與陳龍合作發表於Project Syndicate網站的文章《繪製疫情經濟的圖表》中,將“疫情經濟”分為了五個階段——早期預警和準備期、緊急應對期、低穀期、恢復期和疫苗期。

  他們的研究指出,在疫情第一波發展的東亞地區,中國、韓國、中國香港和中國台灣均開始進入恢復期。截至5月20日,中國的經濟活動已恢復到大流行前的98%,二季度經濟增長有望實現正值,今年下半年應該會繼續實現正增長。而在第二波受衝擊的國家中,意大利、美國、英國等仍處於深度收縮狀態。第三波國家主要包括拉丁美洲、非洲的發展中國家,正在成為新的大流行中心。

  疫情對中國經濟有多大影響?斯賓塞在2月底發表的文章《中國經濟能承受住疫情的衝擊嗎?》中提出,預期第三季度中國經濟複蘇更為現實,這將對全球年度經濟增長產生實質性影響。

  斯賓塞認為,疫情對中國的長期影響可能相當小,甚至可以忽略不計,因為中國經濟並不脆弱。與2003年暴發SARS時相比,中國對貿易的依賴有所降低,而且已經做好了從大的衝擊中迅速反彈的準備。另一方面,中國數字經濟的快速擴張是一個被低估的力量源泉,先進的數字基礎設施意味著即使員工被隔離或封鎖也可以繼續在家工作,這些將大大有助於增強中國經濟的彈性。此外,隨著經濟更大比例互聯網化,跟蹤其表現變得更容易、更快和更精確,這些數據可以用來調整政策反應,提高預測的準確性,從而提振商業信心,鼓勵投資,加速複蘇。

  目前,疫情仍未結束,各國經濟也正經曆著不同的陣痛與恢復期,“後疫情時代”的全球經濟格局是否會發生變化?新京報獨家對邁克爾·斯賓塞進行了專訪。

  簡介:邁克爾·斯賓塞,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主要貢獻在於信息經濟學領域,著名的“市場信號”概念即為他首先提出,後斯賓塞和另外兩位經濟學家共同提出了信息不對稱理論,2001年,這三位經濟學家被授予諾貝爾經濟學獎。

▲資料圖。當地時間3月9日,美股出現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以來最慘單日跌勢,標普500開盤跌7%觸發熔斷機製。資料視頻截圖
▲資料圖。當地時間3月9日,美股出現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以來最慘單日跌勢,標普500開盤跌7%觸發熔斷機製。資料視頻截圖

  疫情或致全球產出和收入的損失總額超過10%

  新京報:新冠肺炎疫情之後,世界經濟將如何變化?一些國際機構預測,2020年全球GDP將下降10%或更多,你是否讚同?

  邁克爾·斯賓塞:新冠肺炎後的世界經濟在許多方面可能會大不相同。在GDP方面,2020年的全球GDP很可能比2019年的水平低10%或更多。這實際上取決於解除封鎖、經濟開放後的複蘇速度。我猜測的最佳情況是,經濟複蘇的速度將相對緩慢,全球產出和收入的損失總額將超過10%這一數字。不過,總體來說現在做出自信的預測還為時過早。

  新京報:新冠肺炎疫情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和規模衝擊著全球貿易和投資,跨國公司面臨著供應鏈方面的巨大沖擊。全球供應鏈需要多長時間才能從危機中恢復?

  邁克爾·斯賓塞:供應鏈方面確實受到了衝擊。但疫情最大的影響在於需求和供應同時突然停止。我認為,恢復供應端相對容易,但恢復需求端非常困難,即使在關閉企業、關閉必要的商業業務等限製解除之後,恢復需求端也是非常困難。

  在疫情之後,全球供應鏈將會發生改變,市場將更加強調供應鏈的彈性和多樣化。事實上,在新冠病毒大流行之前全球就已經明顯存在著貿易和其他方面的緊張局勢,如果這些趨勢在疫情影響下繼續朝著負面方向發展,供應鏈的這種變化將會更加擴大。

  新京報:有觀點認為,這場疫情加速暴露了全球化的脆弱性。一些媒體評論全球化已經死亡。你認為全球化正在倒退嗎?Covid-19將如何影響全球化?

  邁克爾·斯賓塞:在某些方面,甚至在新冠病毒大流行之前,全球化就在倒退。這其中有很多原因,一個重要的原因是,許多國家未能充分解決完全開放的全球化對分配方面帶來的挑戰。如我前面所述,今年的疫情可能會加速這一趨勢。

  解決這一問題最終還是依賴於全球合作。如果全球的決策者和政府意識到在全球化這一領域,以及其他很多領域(如氣候變化)中,全球合作至關重要,那麼全球化的倒退還可能得到部分扭轉。

▲資料圖。美國國家經濟研究局的商業週期測定委員會在當地時間6月8日發佈聲明:2020年2月標誌著始於2009年6月的經濟擴張的結束,同時也標誌著美國經濟衰退的開始。圖/視覺中國
▲資料圖。美國國家經濟研究局的商業週期測定委員會在當地時間6月8日發佈聲明:2020年2月標誌著始於2009年6月的經濟擴張的結束,同時也標誌著美國經濟衰退的開始。圖/視覺中國

  刺激政策的目標是幫助失業人群並防止不必要的企業倒閉

  新京報:許多國家採取了一系列政策措施,包括大規模的財政刺激政策和貨幣寬鬆政策,以減少新冠肺炎疫情對經濟造成的損害。例如,美國政府決定推出2萬億美元的財政刺激方案,同時,美聯儲已將利率下調至接近零利率的水平。這些政策是否能起到保護經濟的作用?短期內大規模寬鬆是否存在風險?

  邁克爾·斯賓塞:許多國家都推出了大規模的財政刺激計劃。這些計劃中的一部分是為了加強醫療系統承載能力而設計的。然而,絕大部分財政刺激計劃的重心在於緩衝家庭和企業受到疫情的衝擊,其目標是幫助資源有限的人們渡過難關,包括失業的人,還有一個目標是防止出現不必要的企業倒閉。

  因此,我們可以把這些財政計劃看作是一種資產負債表的轉移,將由產出和收入損失引起私人部門的資產負債表損害,轉移到公共部門的資產負債表。這些措施將有助於經濟在更長期的時間內實現複蘇,即使在短期內,需求因風險和避險情緒而受到限製。

  積極的貨幣政策主要是為了創造實施財政計劃所需的財政空間。

  所有這些政策措施都將帶來長期的後果,其中有些是負面的後果。例如,更多的債務,加劇的經濟脆弱性,更長的額外低利率時期,這些都有其自身的後果,並可能帶來潛在的運行扭曲。不過,整體來看,由抗擊疫情的措施所帶來的這些長期經濟影響,是防止疫情造成更大經濟損失所必須付出的成本。

  新京報:自年初以來,全球金融市場經曆了劇烈波動,尤其是美國股市,多次觸發熔斷機製。疫情是否會影響全球金融市場的長期走勢?

  邁克爾·斯賓塞:當然會。不過,病毒對各個行業的影響有很大的差異。以航空公司和數字技術公司為例進行比較,航空公司在疫情中要考慮的是生存問題,而數字技術公司的需求則在疫情期間加速增長。因此,不同行業的相對估值也正在進行大量調整,這些將直接影響金融市場。

  另外,隨著部分企業陷入困境,許多行業將會出現合併,市場波動性將會更大。事實上,在新冠病毒全球大流行之前,對全球資本流動的限製已經在增加,我希望這種情況繼續下去。

  中國經濟從疫情中快速複蘇,將有利於全球經濟

  新京報:中國的疫情防控已經取得快速進展,目前大部分企業已經復工復產。在後疫情時代的全球經濟發展中,中國可以發揮什麼作用?

  邁克爾·斯賓塞:中國是一個大經濟體,中國經濟快速從疫情影響中複蘇,將有利於全球經濟。

  在某種程度上,全球經濟最大的風險來自低收入和中低收入國家。這些國家無論是醫療能力還是財政空間,都較其他國家更為有限,而且還有許多國家經濟依賴於低迷且波動的大宗商品價格。中國可以在減輕這些風險和挑戰方面發揮很大作用。

  □新京報記者 顧誌娟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