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投資提速40%: 毅達如何構築戰略核心資產?
2020年06月18日01:03

原標題:疫情下投資提速40%: 毅達如何構築戰略核心資產?

在突如其來的疫情面前,許多創投機構放緩了投資節奏。但對總部位於南京的毅達資本來說,情況卻恰恰相反。

近日,毅達資本董事長、創始合夥人應文祿在“第14屆中國投資年會·年度峰會”期間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採訪時透露,機構上半年所投項目數量甚至增長了40%。同時,毅達資本完成了接近50億元的新募資。

押注科技創新,但警惕投資半導體過熱現象

據瞭解,毅達資本近兩年所投項目中,有2/3佈局在14個關鍵科技創新領域的細分賽道,具體包括高端裝備製造、半導體、新材料、5G通訊、信息安全、生命科學等。其今年上半年所投項目,也大部分屬於科技創新領域。

“這些領域的企業也許大眾知名度並不高,但他們都是細分行業中的‘小巨人’、隱形冠軍,也是毅達的戰略核心資產。”應文祿說。

在對這些企業進行投資時,投資邏輯已經悄然發生改變。原來人民幣基金在看項目時,普遍更關注企業的利潤情況,是否符合A股上市的標準和要求。但現在對科技創新企業投資時,更多還是看企業的可持續競爭能力,真實的研發投入。“只有科技能夠帶來持續的競爭力和護城河。”他說。

對於上半年投資火熱的半導體領域,應文祿表示,半導體行業在兩年半以前,基本屬於無人問津的狀態。因為原來產業中的核心技術、核心產品、關鍵零部件和設備主要依賴進口,每年的進口額達到約3000億美元。現在國際形勢巨變,倒逼大家自力更生,行業中存在自主可控、進口替代的機會,市場空間很大。

但在應文祿看來,有些浮出水面的半導體明星項目已經存在估值“高燒不退”的現象。另外,有些正在發展過程中的早期創新型企業,估值沒那麼高。對投資機構來說,投得早、投得小、投得精、投得專,是可以選擇的方向。

“目前,除了半導體、生物醫藥領域的項目估值較高,其它行業已經普遍回歸理性。有些企業為了盡快拿到融資而降低估值,也存在撿漏的機會。由此,毅達資本在下半年會選擇加快投資節奏。”他說。

在科技創新領域之外,毅達資本同樣關注消費服務領域和不動產領域的投資。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注意到,6月3日,毅達資本剛完成對春雪食品的數千萬元投資。

“消費服務行業存在巨大的市場空間。”應文祿稱。但可能大部分企業會成為“分母”,能夠走出來的“分子”會很少。對毅達資本來說,投消費服務領域同樣關注企業的創新與先進技術應用。

呼籲長線資金入場支援科技創新

當前,募資市場仍面臨難題。投中研究院數據顯示,2020年一季度,受疫情影響,資本寒冬背景下的VC/PE募資市場再受重創,新成立基金471只,同比下降26%,環比驟降56%。同時,僅343家機構完成新基金的設立,降幅高達53%。

“2020年是創投行業的分水嶺,行業洗牌在加速。尤其是在疫情衝擊下,頭部的力量會更強大,腰部以下的機構會很難受,行業將進一步的分化。”應文祿說。現在很多機構已經沒有資金、難以為繼,頭部機構的優勢則更加凸顯。類比美國市場,頭部機構也是經曆差不多20年的時間才真正成長起來。

據瞭解,毅達資本在上半年已經逆勢完成近50億元的募資。談及當下人民幣基金的募資環境,應文祿表示,中國的主流LP大致可以分為三類:一是,高淨值個人;二是,上市公司為代表的企業;三是,政府引導基金。

個人LP主要訴求是投資回報,企業做LP一方面是為了回報,另一方面還是為了從產業中獲取資源。政府做LP則是為了通過股權紐帶招商引資,增加稅收和就業,帶動地區經濟和產業的發展。

“好基金是管出來的,好機構是經營出來的。從募資到資產配置、LP關係的維護、投後的管理,每個環節都需要做到位,任何一個環節脫節,機構的生存都會出現問題。”他說。

同時,類比美國市場,其VC/PE行業有超長期的資金來源,LP以主權財富基金、養老基金、家族財富基金、大學基金為主。中美LP結構完全不一樣,基金LP的構成實際上也限製了對創新企業更長週期、更持續的投入。

應文祿認為,目前中國VC/PE行業發展遇到最大的問題,是缺乏主流支柱基金投入,資金的水龍頭被卡住了。比如資管新規待完善,險資出資、銀行理財子公司出資等,目前都因為各種限製進不來。期待盡快放寬資金流入創新資本的限製,讓創投基金的管道加大加粗,一起助力以科技為支點的戰略核心資產的打造。

(作者:申俊涵 編輯:林坤)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