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考慮增加部署“宙斯盾”戰艦 避免“引起美方反彈”
2020年06月18日11:12

原標題:日本考慮增加部署“宙斯盾”戰艦 避免“引起美方反彈” 來源:參考軍事

參考消息網6月18日報導 日媒稱,鑒於陸基“宙斯盾”系統部署計劃停止,日本防衛省開始探討進一步增加部署“宙斯盾”戰艦。根據原計劃,到2021年春,海上自衛隊將完成8艘“宙斯盾”戰艦的部署。

據日本《每日新聞》6月17日報導,日防衛省將推進探討,將原計劃部署於陸基“宙斯盾”系統的美國高性能預警雷達轉為部署更多“宙斯盾”戰艦和自衛隊地面雷達站。

報導稱,如果日本政府正式決定取消陸基“宙斯盾”系統部署計劃,則防衛省將在探討增加部署“宙斯盾”戰艦具體數量的基礎上,修訂《防衛計劃大綱》和《中期防衛力量整備計劃》。

安倍晉三6月16日在首相官邸對媒體強調說:“防衛不能產生空白。我們將在(國家)安全保障會議上認真討論今後對策。”河野太郎防衛相當天在眾議院安全保障委員會表示,取消陸基“宙斯盾”系統部署計劃之際,可以考慮增加部署“宙斯盾”戰艦這一選項。

據日媒介紹,日本海自現有7艘“宙斯盾”戰艦,還有一艘將於明年3月1日開始服役。日本政府已與美國簽署了以約350億日元(約合3.26億美元)的價格購買兩套SPY-7高性能預警雷達系統的合同,定於2023年2月交貨。據稱,SPY-7可以同時探測和捕捉多枚反艦導彈和彈道導彈。可以認為,即使放棄部署陸基“宙斯盾”系統,日本也將對相關武器裝備進行有效利用,旨在避免引起美方反彈。

資料圖片:日本海自現役最新的“摩耶”號“宙斯盾”戰艦。(日本防衛省官網)

【延伸閱讀】攔截彈助推器或天降附近民房 日本被迫停止部署陸基“宙斯盾”

參考消息網6月17日報導 日媒稱,日本政府當地時間6月15日宣佈,將停止推進陸基“宙斯盾”反導系統的部署進程,多位政府高官都表達了部署工作本身已經舉步維艱的看法。此舉原因在於已有證據證明,無法排除輔助攔截導彈推進的助推器,可能落在預定地點之外的可能性。

據日本《讀賣新聞》6月16日報導,陸基“宙斯盾”反導系統是通過預警雷達對來襲導彈的飛行彈道實施跟蹤,在此基礎上完成攔截的陸基反導設備,由預警雷達和攔截導彈發射裝置等組成。2017年底,日政府決定引進陸基“宙斯盾”系統,之後又選定陸上自衛隊位於山口縣萩市阿武町的睦演習場和秋田縣秋田市的新屋演習場作為候選部署地。

6月15日晚間,日防衛相河野太郎對記者表示,雖然此前已經向睦演習場周邊居民解釋說,攔截導彈發射後分離的助推器將肯定會落入演習場內,但目前看來並不可能。也就是說,重達200公斤的助推器將會從2000到3000米的高空落到演習場之外的任何區域。

日媒介紹,事實上從決定部署陸基“宙斯盾”系統開始,秋田、山口兩縣的民眾就對可能有物體落到自家房前屋後抱有強烈擔憂。

有日政府高官表示,如果助推器的掉落問題沒有解決的希望,候選地選址工作也就會回到一張白紙的狀態,陸基“宙斯盾”系統的部署已經是不可能了。

報導稱,要解決助推器的問題,需要對“標準”-3 Block2A攔截導彈本身進行大規模改裝。據說此前防衛省已與美方進行過磋商,希望通過修改控製導彈的軟件解決助推器的問題。河野表示:“鑒於時間成本和資金成本,我們將停止部署陸基‘宙斯盾’系統。”

資料圖片:日本防衛省代表與美軍在陸基“宙斯盾”系統前合影。(日本防衛省官網)

資料圖片:陸基“宙斯盾”發射帶有助推器的“標準”-3攔截導彈想像圖。(美國防部官網)

引進陸基“宙斯盾”系統的決定從一開始就在費效比方面引發了質疑。兩套系統再加上導彈總計花費約7000億日元(約合65億美元)。有日政府高官透露說:“之所以引進這麼昂貴的武器裝備,無非是因為美國特朗普政府執意要求盟國提高防衛開支。”

日媒介紹,加之近年來,周邊國家研發出了具有變軌能力的彈道導彈,即便是有了陸基“宙斯盾”系統也難以應付,再次引發了關於引進陸基“宙斯盾”是否划算的質疑之聲。而決定停止部署計劃的主導者河野防相本人,被認為傾向於把預算投向太空、網絡空間等重要性更高的新戰場。

也有觀點認為,一旦停止部署,可能會影響對美關係,因為對於特朗普政府來說,包括陸基“宙斯盾”在內的高額採購已經成為有效的外交工具。

為此日政府也公開表示,日本並未在引進防衛裝備方面交白卷,如果不再引進陸基“宙斯盾”系統,將會研究從美國採購其他裝備的方案。

日本政府今後將密切關注美國大選的選情,重新研究日本的導彈防禦態勢。

報導稱,作為日本綜合導彈防空能力的關鍵環節,日本政府在2017年12月決定部署陸基“宙斯盾”系統。2018年底內閣通過的《中期防衛力整備計劃》中,也以“多層次、全時段保衛我國免受彈道導彈的攻擊”為由,明確寫入部署陸基“宙斯盾”系統的內容。

日本現有的導彈防禦態勢分為兩段,第一段是海上自衛隊的“宙斯盾”戰艦上搭載的“標準”-3攔截導彈,第二段是當“標準”-3導彈攔截失敗後由本土部署的“愛國者”-3地空導彈在低空域實施二次攔截。

河野也在6月15日對記者表示,今後將繼續由“宙斯盾”戰艦負責導彈防禦。

安倍在6月12日聽取了河野防相等人的報告,批準了停止部署的方針。日本政府將於近日召開國家安全保障會議,正式作出停止部署陸基“宙斯盾”系統的決定,並就未來的應對展開討論。

(2020-06-17 10:52:09)

【延伸閱讀】2部雷達能買1艘驅逐艦!日本重金採購陸基宙斯盾 或招致民眾強烈抗議

參考消息網10月23日報導 8月1日,自衛隊決定正式引進美國洛克希德馬丁公司研發生產的引入陸基“宙斯盾”系統(英文縮寫LMSSR)。近幾年來,自衛隊除強化傳統的海基反導力量建設外,還積極著手部署陸基反導體系。

早在2017年8月,防衛大臣小野寺五典就向美國防部長馬蒂斯正式提出希望採購該系統的請求並獲同意。“宙斯盾”系統一般搭載於防空驅逐艦,當敵方發射彈道導彈時,遊弋於海上的“宙斯盾”防空驅逐艦可在第一時間發射SM-3型導彈,在大氣層外攔截敵彈道導彈,攔截高度超過100公里。而所謂陸基“宙斯盾”系統即為“宙斯盾”防空驅逐艦的陸上配置版本,系統性能和作戰方式與前者大致相同。

從美軍運用成效而言,當前陸基“宙斯盾”系統已具備實戰攔截能力。該系統於2016年5月首先配置於羅馬尼亞戴貝塞爾空軍基地,該系統所用軟件為最新研發的BMD5.OCU版本,能夠發射SM-3-IA/B型攔截導彈。2018年,該系統的軟件又升級為BMD5.1版,能夠發射更新型的SM-3-IIA型導彈。該系統操作人員為11人,由美國本土的海軍第6艦隊所屬第64任務部隊派遣,每6個月輪換一次。

陸基“宙斯盾”系統的探測設備外形和“宙斯盾”防空驅逐艦的艦橋相似,是一幢下寬上窄的建築物,由SPY-1型超遠程對空雷達、多任務信號處理系統和指揮通信管理系統構成。不同於“宙斯盾”防空驅逐艦的Mk41型垂直髮射系統分別設置於艦橋前後,出於安全考慮,陸基“宙斯盾”的攔截打擊系統與探測設備分開設置,且距離較遠。以羅馬尼亞基地為例,攔截導彈發射系統與探測設備相距500多米。此外,陸基“宙斯盾”系統由多個系統模塊組裝而成,可根據具體情況隨時拆分,具有較強機動能力。

在引入陸基“宙斯盾”過程,自衛隊著重關注以下幾個的問題。第一是控製採購價格。一部陸基“宙斯盾”價格約為800億日元,而建造一艘“宙斯盾”驅逐艦的造價超過1600億日元,顯然前者更省軍費。第二是確保人員到位。在引入該系統後,列裝該系統的部隊是分別隸屬陸海空自衛隊,還是將之打造成三軍聯合作戰部隊,這一點尚無定論。此外,陸基“宙斯盾”所需人員除執行作戰任務的操作人員外,還包括維護保養和警備人員。根據測算,每部系統須配備100人左右,比起乘員約310人的愛宕級防空驅逐艦可少配備不少人員。

不僅如此,為確保快反警戒能力,“宙斯盾”驅逐艦須常態化保持運行狀態,導致人員疲憊不堪,而引入陸基“宙斯盾”則可能大幅緩和目前工作的緊張態勢。不過,海自今後將維持8艘“宙斯盾”驅逐艦的運行機製,如在此基礎上採購陸基“宙斯盾”的話,勢必要增加海自編製員額。第三是提前考慮設置合適的場所。陸基“宙斯盾”很可能部署於日本海沿岸的某處基地,由於該系統的導彈發射裝置固定於地面並能發射大功率電磁波,此舉必然招致周邊民眾的強烈抗議。(作者/Katan)

資料圖:部署在羅馬尼亞的陸基“宙斯盾”系統

(2018-10-23 00:09:01)

【延伸閱讀】軍情銳評:高度警惕!日本新宙斯盾艦或可削弱中國反艦威懾力

參考消息網8月7日報導 據日本《產經新聞》7月31日報導稱,日本海上自衛隊最新一艘“宙斯盾”戰艦下水儀式於7月30日在橫濱市舉行,該艦被命名為“摩耶”號,預計將於2020年3月服役,該艦的最大賣點是搭載了“協同作戰能力”(CEC)系統。曾擔任海自護衛艦隊司令的池田德宏表示:“‘宙斯盾’艦是象徵一個國家軍力的‘超級力量’。威懾力和運用效果不可估量。”那麼“摩耶”號的作戰能力究竟如何?是否有宣傳的那麼強大?對日本海自的戰力提升又有何幫助?本文就此為您簡析。

艦名繼承二戰日本重巡 最後被美潛艇擊沉

此次下水的日本最新驅逐艦“摩耶”號(舷號179),為日本海自裝備的第7艘“宙斯盾”戰艦,其艦名實際繼承自二戰日本海軍的高雄級重巡洋艦3號艦“摩耶”號,和此前服役的6艘“宙斯盾”戰艦的艦名一樣,均有濃厚的“軍國主義複興”意味。最早服役的4艘金剛級驅逐艦除3號艦“妙高”號(二戰妙高級重巡)、4號艦“鳥海”號(高雄級重巡4號艦)外,另外2艘均沿用了二戰金剛級戰列艦的艦名(“金剛”和“霧島”)。之後的2艘愛宕級(又稱“金剛改”)驅逐艦,艦名分別繼承自高雄級重巡2號艦“愛宕”號,以及妙高級重巡“足柄”號。

二戰日本重巡“摩耶”號的模型封繪圖,該艦的艏樓前只有2座主炮塔,比姊妹艦少一座。(圖片來源於網絡)

二戰“摩耶”號重巡的名稱源自日本兵庫縣的摩耶山,其所屬的高雄級(首艦名稱源自京都附近的高雄山,與台灣高雄市無關),是二戰前日本建造的最後一級“條約型重巡”(噸位和艦載火力受華盛頓海軍條約限製),日本則稱其為“最強條約重巡”。“摩耶”號重巡全長203.7米,滿載排水量1.27萬噸,最大航速35節,火力配備包括4座雙聯(共8門)50倍徑203毫米主炮,6座雙聯127毫米高射炮,4座四聯610毫米魚雷發射管等。受20世紀20年代末開始的經濟危機影響,當時負責建造工作的川崎神戶造船廠幾乎破產,後來在日本海軍的介入下勉強動工,竣工後的“摩耶”號的主炮火力實際要弱於另外3艘姊妹艦(均配備有10門203毫米主炮),但相應增強了防空能力,在整體作戰性能方面,該艦在當時世界上處於先進水平。

“摩耶”號於1932年6月投入服役,於1937年7月參加了日軍入侵中國海南島作戰。 太平洋戰爭爆發後,曾先後參與日軍入侵馬來西亞、菲律賓、瓜達爾卡納爾島、阿留申群島、馬里亞納等一系列戰役。1944年10月,“摩耶”號隨另外3艘姊妹艦一同參加了萊特灣海戰。當年10月23日,其所在的日軍艦隊在巴拉望島水域被美海軍潛艇發現,其中“摩耶”號被美軍“鰷魚”號潛艇誤認作金剛級戰列艦,在通過巴拉望水道時連續被4枚魚雷命中,短短8分鍾內就沉沒了,結束了其罪惡的一生。

資料圖片:2018年7月30日,“摩耶”號(179)導彈驅逐艦在橫濱舉行下水儀式。(圖片來源於網絡)

今天的“摩耶”號驅逐艦繼承這一艦名,恐怕是沾不到“前輩”的光。果不其然,在7月30日的下水儀式上,佈置於艦艏的綵球未能順利打開,這無疑不是個好兆頭。“摩耶”號導彈驅逐艦全長170米,標準排水量8200噸(滿載排水量將超1.1萬噸),尺寸雖與“前輩”不相上下,但作戰能力早已今非昔比。除一門127毫米艦炮,和96單元垂髮導彈系統外,該艦將搭載“宙斯盾”基線J7戰鬥系統(相當於美軍的“宙斯盾”基線9系統,具備海上反導能力)和諾斯羅普-格魯曼公司生產的AN/SPQ-9B雷達系統,該系統能夠在強電子干擾環境中發現並追蹤低空飛行的高速反艦導彈目標。

新艦能借預警機隔山打牛 CEC系統成力量倍增器

據《產經新聞》報導稱,曾擔任日本海自護衛艦隊司令的池田德宏表示:“CEC是一種即使本艦雷達未能探測到,只要友軍其他(艦載或機載)雷達探測到目標,就可以協同攔截的網絡化火控系統,這是海自多年來都想實現的目標”。他還補充說:“比起只依靠單艘戰艦的探測能力,這種系統能同時共享多艘‘宙斯盾’戰艦的作戰情報,更能為(反導或防空)攔截爭取時間。”

“協同作戰能力”(CEC)系統是美國海軍於1987年開始,在C3I(“指揮、控製、通信和情報”)指揮自動化技術系統基礎上,為加強海上防空(反導)作戰能力所研發的網絡化作戰指揮控製通信系統,其最大特點就是可以利用網絡技術,將一個航母打擊群中的各艘戰艦上的雷達、火控系統、武器系統與艦載預警機(未來還包括有人隱身戰機、無人機、高空監視飛艇等)聯網,實現實時作戰信息共享,使每艘戰艦都能及時掌握戰場態勢和敵軍目標動向。

如圖所示,CEC系統可借助預警機探測地平線另一側的敵軍導彈,使攔截艦能在更遠距離上探測到敵軍反艦導彈,還能借助友軍戰艦提供目標數據支援,併發射“標準”6導彈攔截。

關於CEC系統的有效性,美海軍近年為應對“反區域拒止/介入”(A2D)能力,已在以CEC系統為骨幹的基礎上,發展出名為“海軍一體化火控-防空”(NIFC-CA)的作戰系統,並進行了試驗。2016年9月12日,美海軍與洛克希德-馬丁公司聯合舉行的試驗中,首次成功利用一個雷達地面站,將一架F-35隱身戰機通過“多功能先進數據鏈”(MADL)傳送的敵軍目標數據,傳送給了一個海軍“宙斯盾”系統,後者在獲得數據後發射一枚“標準”6艦空導彈將模擬目標摧毀。

即使是功率和性能再強大的雷達(不論陸基,還是艦載),都會受到地球曲率的影響,無法探測到地平線另一側的目標。此外,這2類雷達還容易受到地形、海面雜波等客觀因素干擾。但像“摩耶”號這樣的“宙斯盾”戰艦在配備CEC系統後,其艦載“宙斯盾”系統配備的SPY-1系列相控陣雷達,就可以接收來自空中E-2D“先進鷹眼”預警機提供的目標數據,發射“標準”6遠程艦空導彈,打擊艦載雷達探測範圍外的單個或多個目標,實現“隔山打牛”的效果。這一作戰能力也是日本海自所夢寐以求的,為此,日本已訂購了4架E-2D預警機,預計將於2020年交付。

從上述性能指標中,我們不難看出,在“摩耶”號和另一艘目前在建的同型艦(第8艘“宙斯盾”戰艦)服役後,日本海自的海上防空和反導能力無疑將大幅提升。特別是通過CEC系統,日本海自的戰艦在未來還能與美海軍戰艦和預警機聯網作戰。儘管目前海自宣稱只在這2艘戰艦上配備CEC系統,但並不排除在試驗後,在另外6艘“宙斯盾”艦及其他戰艦上配備CEC系統的可能性。利用CEC這一“力量倍增器”,日本海自將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中國的反艦彈道導彈以及巡航導彈的“飽和攻擊”威懾能力,這點是值得人們高度關注的。(文/黃晉一)

圖為下水儀式後在拖船幫助下出港的“摩耶”號。

(2018-08-07 00:06:00)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