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億中國近視患者的“逆轉”迷戀
2020年06月17日07:39

原標題:6億中國近視患者的“逆轉”迷戀

原創 羅春昊 39深呼吸

VOL.273

作者|羅春昊

編審|王濰 季媛媛

編輯|廖穎瑤

本文共4147字,閱讀時間7分鍾

近日,一場關於#陶勇談高度近視治癒可能性#的直播,引發網友熱議,“高度近視真的可以治癒嗎?”這一話題更是引發全員關注。而這多少也是因為疫情過後,近視人群不斷增加,人們對於“視力矯正”一詞,似乎也予以了新的審視。

據微博此前發佈的Q1季度數據顯示,在疫情的影響下,微博拿到較高增長的用戶數量,截至Q1,微博MAU(月活量)為5.5億,同比增長18%,可見疫情期間,對於手機的依賴人數呈增加趨勢。各種線上辦公,“一步上下班”、坐著工作、躺著工作,以及各種網絡課程,疫情在減少人們外出頻次的同時,儘可能拉長接觸電子產品的時間,使得眼睛度數也直線飆升。

《半島都市報》曾報導,10歲男童,因疫情在家4個月,眼睛度數上升200度。這樣的例子還有很多,除了接受近視的事實之外,更多是想如何才能降低度數,甚至不戴眼鏡。

◎ 早在2012年,我國的青少年近視患病率已經位居世界第一位。據估計,到2020年,中國的近視人數將飆升到7億。/ 騰訊教育、鏑數

39深呼吸(ID:shenhuxi39)探訪也發現,對於高度近視可以治癒問題,除了搜索到的“近視眼手術”外,眼鏡店銷售員所宣傳的個性化定製的“可降低度數”的眼鏡;中藥調理3個月可將300度近視加雙眼各50度散光至50度甚至不戴眼鏡等,聽著滿足近視患者消費衝動的各種圈錢方式,正“迫切上線”。

你入坑了嗎?還是正在入坑的路上?

PART.1

近視者的時尚與煩惱

對於近視戴眼鏡,有人歡喜有人憂。一邊是“四眼”的尷尬,一邊是對眼鏡時尚的拚殺,這也讓眼鏡除了剛需之外,更有一席之地。

不久前,#許光漢眼鏡殺#就被炒上熱搜,戴上眼鏡的許光漢提升顏值的同時又可圈粉,但現實是,多數大牌眼鏡設計並不適合低鼻樑的亞洲人,所以多數人戴上眼鏡並不如不戴眼鏡好看。

電視劇《我的少女時代》中也有平凡少女從眼鏡妹到美少女的蛻變,這著實讓很多近視少女同樣有顆擺脫近視的心,除了變美,還想擺脫現實生活中的種種尷尬。

◎ 林真心摘下眼鏡,醜小鴨秒變天鵝。/ 《我的少女時代》劇照

付林鈺告訴39深呼吸(ID:shenhuxi39),自己近視300多度,有時外出不戴眼鏡,雖5米之內人畜是分的,但比如去商場或地鐵衛生間,標識很小的時候,都要走很近去辨識男女。“有一次,我直接跑到男廁門口看是男是女,突然一個男的從裡面走出來,說了句這是男廁。當時太尷尬了”。

近視眼的悲哀還在於,有時去飲品奶茶店,沒戴眼鏡,只能把菜單用手機拍下來,放大再放大。

◎ 近視眼中的世界。/ 全景視覺

不過,這種近視不戴眼鏡的尷尬還遠不敵戴眼鏡的囧態。

“我近視600多度,冬天跟朋友5個人吃火鍋。一進火鍋店,又是暖氣又是水汽,眼鏡上蒙了一層霧。我也沒管那麼多,朦朧走到一個服務員面前去跟他說要5個人的位置,說了兩遍也不見有人回覆,結果摘掉眼鏡一看,只是個人形模特。”張霖如是說。

◎ 水一沸騰,眼鏡就會瞬間起霧,甚至連喝杯熱水鏡片都會模糊。/ 網絡圖片

關於為什麼會成為“四眼”一族這一問題,39深呼吸(ID:shenhuxi39)在隨機抽查的十幾人中發現,有的人是因為躺著玩手機、玩遊戲;有的人是可能有家族遺傳因素,爺爺、父親都近視,到自己這兒理所當然也近視;還有的人居然是因為覺得別人戴眼鏡挺酷,很好看,自己也想近視。

不得不說,目前眼鏡款式眾多,確實吸引眾多追求時尚、喜歡特立獨行的青少年。用眼鏡凹造型,搭配衣服,隨著眼鏡賣點不斷增加,時尚也成為一大賣點。

◎ 戴上眼鏡的玄彬,就是斯文儒雅的代名詞。/ 《海德、哲基爾與我》劇照

林宥嘉曾接受《南方都市報》採訪時坦言,自己近視度數達1000度,是因為小時候聽信同學的謠言,“他們說,如果小時候沒有近視的話,你長大就會老花眼,小時候近視的話,長大視力就會回來,所以小時候就經常打電動。”

不過,已經近視了,還能逆轉嗎?

PART.2

虛假宣傳中的“近視可治癒”

不同於牙齒正畸,通過一系列操作,就可以把歪斜牙齒拉正。視力矯正,只是憑藉鏡片讓眼睛達到非近視下的視力狀態,對於近視眼本身並不能改變。所以,很多近視者乃至家長,長期以來,對於近視可以“矯正”似乎有著莫名誤解。

付林鈺的母親告訴39深呼吸(ID:shenhuxi39),在孩子上高中的時候,去當地眼鏡店配眼鏡,當時眼鏡店的工作人員說可以配個性化矯正的眼鏡,分兩副,一個是正常眼鏡,另一個是只需在白天戴一會兒便可以保證度數不增加,有時候甚至還可以降低度數。“當時我沒怎麼想,就尋思著,孩子上高中,學業壓力比較大,只要度數不長就行,何況店家宣傳得還可以降低度數,於是就花了3000多元配了兩幅”。

暫且不說眼鏡行業有多暴利,特殊定製的矯正眼鏡可以降低近視度數,聽起來似乎讓人吃驚。果然,付林鈺近視幾年,雖然近視度數沒漲那麼快,但確實還是漲了。

◎ 在某電商平台上輸入“視力恢復”,能搜到很多號稱能“矯正近視、摘掉眼鏡”的產品,價格從幾百元到上千元不等。/ 網絡截圖

無獨有偶,一位自稱中醫眼科的“張老師”,通過百度、知乎分享經驗貼的形式,張貼一些自稱近視患者服用了他幾個療程的中藥之後,視力恢復的情況,經驗貼的結尾,附有“張老師”的微信號,在很多網友詢問降低近視度數的方法時,評論下方清一色的回覆,讓加“張老師”微信。

39深呼吸(ID:shenhuxi39)在加了“張老師”的微信之後,“張老師”開始詢問小編近視的時間、是否用過什麼方法改善、眼睛是否變形、自我感覺度數還有沒有上升的趨勢、以及其他的眼睛不適症狀等諸多問題。之後,這位自稱為中醫眼科的“張老師”還對此一一進行了回覆和分析。

“我的情況能恢復嗎?”

“你的情況是可以恢復的”,“張老師”回覆道。

“你的情況老師瞭解了。近視的主要原因就是氣血不足,血為氣之母,血虛氣亦虛。肝腎兩虛,稟賦不足,加上用眼過度,用眼不當,眼部周邊的視神經受損,眼部得不到充足的營養,眼底的毒素累積,眼軸變長,影像投影不到視網膜所導致的近視,是可以調配中藥服用治療的。這也是現在近視患者非常常見的問題。”

“張老師”告訴39深呼吸(ID:shenhuxi39),如果確定改善的話,可以給開幾個療程的中藥,這些中藥是經過他們研磨成粉狀,而且不用熬製,每天泡水一包,分三個療程,300度近視加雙眼各50度的散光,只需要3個月時間,可以降至50度以下,接近正常無需戴眼鏡,並聲稱後期固定下來後,不反彈。

“張老師”介紹:“採用中藥使肝臟藏血、舒氣功能大大提高,經血液直接給睫狀肌提供養分,使睫狀肌細胞活力增強,不再變形、壓迫眼球。同時營養視神經,調節角膜和晶狀體的屈光度,防止鞏膜擴張,縮短眼球軸長,從而達到降低近視度數。”

中醫眼科“張老師”的朋友圈與微商毫無差異,貼滿了患者對於中藥的正反饋,“老師,我就把希望寄託在您身上了”;

“這個我們明白,只要孩子的眼睛好,我們完全配合。”

一位被備註為35歲近視500度的楊女士說:“今天已經是68天了,現在可以不戴眼鏡看東西了,老師真的非常感謝您,原本以為我近視十幾年了,近視500度不可能恢復的,沒想到效果這麼好”,貼滿的“好評”,對於任何一個常年近視者來說,著實有些心動。

當39深呼吸(ID:shenhuxi39)表示自己需要考慮一下時,“張老師”一直耐心詢問,是不是哪裡不滿意,療程的時間、還是金錢方便,並表示可以商量。當明確表示,不確定有沒有效果時,“張老師”回覆值得深思。

“這個老師建議你可以先調配一個療程去服用,這樣你既能看到效果,後期治療也更有信心。”“張老師”回覆道。這裏的一個療程指一個月時間,費用為898元。

其實,《廣州日報》早報導過類似案例,一位在網上看到同樣方式使用中藥治療近視的女士,因花費幾千塊後,發現買回來的是一堆保健品,且並沒有什麼效果,之後再打電話過去,對方處於失聯狀態,感覺自己被騙了。

浙江大學附屬二院眼科中心倪海龍主任曾向媒體介紹,一些所謂的近視防控機構宣傳能降低孩子近視度數,套路主要有以下幾種:

0

1

沒有進行睫狀肌肉麻痹“散瞳”驗光,故意虛高電腦驗光儀測量的數據,從而人為虛高了孩子近視的度數,然後通過一系列治療“舉措”把度數降低;

0

2

利用檢查視力時的環境、照明、距離以及視力表的不規範甚至人為干擾設置的“特殊視力表”,製造視力改善虛假數據矇騙家長。

可以想像,有需求就很難避開陷阱,眼下,正有無數人想要通過一系列的說辭將近視的人拉入自己陷入的套路之中。

PART.3

近視不可逆,但可防

如何才能避免入坑?

此前,教育部等6部門聯合印發的《關於進一步規範兒童青少年近視矯正工作切實加強監管的通知》一文指出,不得在開展近視矯正對外宣傳中使用“康複”“恢復”“降低度數”“近視治癒”等表述誤導近視兒童青少年和家長。不得違反中醫藥法規定,冒用中醫名義或假借中醫藥理論、技術欺騙消費者,從而謀取不正當利益。

中山六院眼科主任夏朝霞曾直言:中藥對近視絕對沒有治療作用,也不能確切改善視力,這些受害者購買的只是眼保健食品。“成年人18歲以上的近視不通過手術治療是無法解決的,目前可以通過框架眼鏡、接觸鏡、角膜塑形鏡等方法矯正。”

數據也顯示,目前兒童青少年近視總體發生率為53.6%,大學生近視率則高達90%。據世界衛生組織研究報告顯示,我國青少年近視率高居世界第一,與美國相比高很多,究其原因,並不在於課業負擔還有多重,關鍵點在於戶外活動。

◎ 電子媒介無處不在,在帶給人們信息和娛樂的同時,也在損害著人們的眼睛。/ 騰訊教育、鏑數

此外,2007年美國俄亥俄州立大學的跟蹤調查報告也顯示,每週看幾小時書、用多少時間電腦,這些原本被認為會導致近視的因素統統沒有影響,與近視發病率唯一相關的環境因素是戶外時間。這一數據結果是由眼科專家跟蹤500名八九歲的孩子,長達5年時間得出的結論,最開始的這500名孩子視力正常,5年後,有五分之一的孩子患上了近視。

為此,專家也多次呼籲,兒童青少年時期,應該保證每天2個小時、每週10小時的戶外活動;除此之外減少長時間距離用眼,少接觸手機電腦等方式、減緩和控製近視。

那麼除了預防,適當增加戶外活動之外,對於高度近視患者真的沒有辦法了嗎?

陶勇醫生在全國愛眼日的直播間中,針對網友提問時表示,幹細胞移植可能對於未來治療高度近視可以實現的,並有所期待。

據39深呼吸(ID:shenhuxi39)瞭解,幹細胞移植技術用於視力恢復上,其實早在2008年,鄭州大學五附院細胞治療康複中心收治過一例視網膜脫落伴視神經萎縮患者,在通過幹細胞治療後,視力明顯恢復,這對於“無藥可治”的患者來說,帶來一線生機。

◎ 2010年,英國倫敦大學學院等機構研究人員成功利用實驗鼠進行了視網膜幹細胞的移植,移植後的幹細胞可以融入新的視網膜環境並生成視錐細胞。/ 倫敦大學學院網站

但就目前情況來看,幹細胞移植技術什麼時候能運用到高度近視患者身上,併成為一項成熟的技術,目前很難下結論。

疫情過後,除了近視度數上升之外,對於“近視可治癒”“視力矯正”的真正內涵,需要重新審視,對於這些宣傳可不能“近視了”。

(應受訪者要求,文中姓名除專家外均為化名)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