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北人,都是被黃桃罐頭騙大的
2020年06月17日17:53

原標題:東北人,都是被黃桃罐頭騙大的

原創 上流工作室 網易上流

作者 | 韓夢佳

編輯 | 豌豆

你以為的東北人,可能是人均貂皮大衣,可能是霸道總裁,又或者是大金鏈子小手錶,老鐵走一個。

但上流君經過經年累月的深入調查後,發現了東北人的又一個全新“人種特徵”:生病的時候愛吃黃桃罐頭。

最近熱播的網劇《我才不要和你做朋友呢》里,李青桐生病時,被問到想吃什麼時,就一臉興奮地說:“我想吃罐頭”,這個細節得到了一大票東北娃的認可。

每個過期了的小孩,童年都會有那麼幾個特別愛吃、但又沒機會多吃的東西,比如甜筒中的脆皮、鹹鴨蛋裡的蛋黃、肉鬆麵包的肉鬆……

而黃桃罐頭,就是每個東北小孩童年時貪戀著的不可多得的美味,甚至比肉要金貴百倍。

那時候黃桃罐頭一般都是用個透明的大玻璃瓶做包裝,甜甜的糖水中泡著黃澄澄的果肉,單是隔著玻璃看看,就讓人忍不住嚥口水。

黃桃罐頭,東北小孩心中的白月光,只有特定場景下才能吃到它,最典型的大概就是生病的時候。

△東北老鐵的暖心安慰

在過去物資相對匱乏的年代,罐頭一直以“慰問品”的形式存在,誰家有人生病了,去探望的時候可以不帶別的,但一定要帶幾瓶罐頭,用紅色的網兜一裝,掛在自行車把上叮叮噹噹。

要是誰家逢年過節的時候收到了別人送的黃桃罐頭,那家裡的小孩可甭提有多興奮了,自打客人進門那刻起,眼睛就直勾勾盯著黃桃罐頭不放, 還得屁顛屁顛地告訴別的小朋友,然後在一堆羨慕的目光中得意洋洋。

每當東北小孩生病的時候,家長們就會像變魔術一般拿出一罐不知道在哪裡藏了多久的罐頭,以黃桃罐頭作為精神力量,激勵他們喝下那些苦藥。

而其他地方的小孩,就只有羨慕別人的童年的份兒了。

東北小孩生病吃黃桃罐頭這件事,還得到了大連市副市長的親身代言,在大連帶貨直播間,他親口說出了那些東北小孩們的秘密:“不僅不害怕得病,甚至還有點盼望得病。”

黃桃罐頭不僅能使苦藥變甜,還有著“治癒疾病”這種神奇的功效。大概每個東北小孩小時候都發出過一個靈魂之問:黃桃罐頭裡到底放了什麼,怎麼一吃完我的病就好起來了?

作者張翔在《童年的水果罐頭》一文中詳細地描繪了黃桃罐頭做藥引子的全過程,在東北小孩眼裡,黃桃罐頭簡直過於強大了。

每次吃藥的時候,苦藥一入口,一勺濃烈的甜湯緊隨入口,頓時滿嘴都是那粘稠的甜味。一抬頭,苦藥和甜湯一起下肚,甜得使人發覺吃藥是一種味覺享受。

真的像母親說過的,它是藥引子,什麼藥和它一起吃就成了靈丹妙藥,立馬見效。

東北小孩生病時吃太多黃桃罐頭的後果就是:不管長多大,只要生病了,就想吃黃桃罐頭。

除了生病,東北人在其它很多場合都會有著對黃桃罐頭的迷之熱愛。

民間傳言,閏四月,東北的媽媽們要給女兒買黃桃罐頭,婆婆們要給媳婦買黃桃罐頭(友情提示:今年就是閏四月哦)。

當然這個傳說的版本或許傳得太多走樣得厲害,也有人說是閏五月夫妻一塊吃桃罐頭,還有說清明節吃桃罐頭的。上流君有理由懷疑,這莫不是罐頭廠家編出來的故事來刺激銷量?

就連大考小考之前,東北人也不能放過黃桃罐頭。

過年的時候,黃桃罐頭還是東北人飯桌上的涼菜,用來哄哄家裡小孩或者解解油膩都挺好。

除了黃桃罐頭,在街上買點凍黃桃吃,也是美滋滋。

△《我才不要和你做朋友呢》里的凍黃桃

而且,吃完的罐頭瓶絕對不能直接扔掉,那簡直就是暴殄天物。小點的罐頭瓶用來裝白糖,大的罐頭瓶就用來醃酸菜。

當今社會,隨著人們生活水平的逐漸提高,罐頭的種類也越來越多,想在罐頭圈里混出名堂,那可是相當不容易。

比如前幾年被《春風十里不如你》帶火的紅燒肉罐頭,周冬雨吃的時候那滿足的神情,不知勾出了多少吃貨的饞蟲。

但事後有記者採訪周冬雨時,她才說出了自己吃紅燒肉罐頭時的真實想法:“一打開那罐頭上邊一層白油,太噁心了,但為了演戲還得強嚥下去。”

除了以紅燒肉罐頭為代表的傳統罐頭之外,能吃會吃的人們還發明了不少新奇口味的罐頭。像下邊這款章魚小丸子罐頭,真的是廣大章魚小丸子愛好者的福音啊。

除了小丸子罐頭,還有更讓人意想不到的關東煮罐頭,不得不佩服起發明了這款罐頭的人,怎麼就把大眾的口味捏得死死的呢?

當然了,人們偶爾也會發明一些重口味罐頭,比如這款蝗蟲罐頭……考慮到今年全世界都在鬧蝗災,或許這可以是人類清除蝗蟲計劃的一部分?

但真的很難下嘴。

除了口味上的創新,還有些罐頭將注意力轉移到人們最基礎的生存需求上。今年疫情期間,美國Costco甚至還推出了一款末日罐頭套餐,夠一家4口吃上一年,保質期三十年。

雖然罐頭圈中有這麼多五花八門的罐頭,但要是真的把這些罐頭排個序,恐怕上述的這些罐頭只能算是“流量小花”。

黃桃罐頭在罐頭圈的成功,確實是粉絲一票一票投出來的,無論其它罐頭再怎麼妖豔,始終無法蓋住黃桃罐頭的光芒。在“你吃過的最好的罐頭是什麼”這個問題下,最高讚的回答就是黃桃罐頭。

在被稱為直男社區的虎撲步行街中,黃桃罐頭也是不少“直男”的心中所好,堪比喬丹。

沒辦法,黃桃罐頭的美味好像真的是與生俱來的,打開罐頭瓶,一片片黃澄澄的果肉藏在糖水中,輕輕戳起一個,放入嘴中,不捨得一口吃掉,只是在嘴裡慢慢的咀嚼,柔軟的觸感在舌尖上蔓延,很快那股酸酸甜甜的味道就充斥在整個口腔中。

如果要把所有罐頭排個名,黃桃罐頭稱第二,就沒別的罐頭敢稱第一,哪怕是橘子罐頭,也是低配版“病號飯”,只能是買不到黃桃罐頭的替身。

尤其是夏天里,把黃桃罐頭放在冰箱里冰一下再吃,那種涼爽又甜蜜的感覺,絕對不輸於冰淇淋。

而且,黃桃罐頭不僅直接吃很好吃,用來做其它東西也很好吃,像是生日蛋糕和黃桃果凍,真的,沒有黃桃果肉的果凍,都不算是正經果肉果凍好嗎?

黃桃本身不易儲存,還略帶酸性,用來做罐頭的話,不僅能保留住本身的形態,而且能在糖水的搭配下變得酸酸甜甜,改善黃桃罐頭本身的口感,用來做罐頭真的是再合適不過了。

更關鍵的是,黃桃本身果肉金黃,無紅色素,富含胡蘿蔔素,不會像其他水果一樣產生褐變反應,做成罐頭以後反而更漂亮。

△來源:@這知識好冷

前不久,粉絲群裡的東北人給上流君發來了超市罐頭區的照片,整整齊齊,擺滿了8排貨架,果然是愛吃罐頭的東北銀。

△來源:上流粉絲群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