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魚實錘“清白”!但海鮮商戶虧大了 自曝“天天吃自家海鮮”
2020年06月17日19:59

  導讀:6月13日起,全國多地市場進行了核酸檢測,截至本報記者發稿時,全國多地海鮮水產市場的核酸檢測結果為陰性。

  儘管三文魚被證明與這次北京暴發的疫情沒有直接關係,但隨著北京部分海鮮水產市場陸續被封閉,加上人們對海鮮產品的擔憂,不少商戶們損失慘重。

  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成員、中國疾控中心流行病學前首席科學家曾光指出,現在已經不是環境傳人的問題,疫情早已進展到人傳人階段,從環境到人的傳播渠道已經切斷,防控重點應轉向人傳人階段來控製。

  多位專家向本報記者表示,北京現在採取了二級響應,防控力量跟組織力量還是很好的。根據現階段措施,北京絕對不會成為第二個武漢,發生社區暴發和聚集的可能性也比較小。

  來 源丨21世紀經濟報導(ID:jjbd21)

  記 者丨朱萍,實習生吳竟

  編 輯丨李欣夷,曹金良

  部分內容來自界面新聞、央視新聞、南都、UC頭條

  6月17日下午,在北京市第123場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聞發佈會上,北京市疾控中心副主任龐星火通報了昨日新增的31例確診病例的相關情況。

  據其介紹,6月16日0時至24時,本市新增新冠肺炎確診病例31例,其中男性19例,女性12例;年齡平均43歲,最小8歲,最大70歲;豐台區19例、大興區5例、東城區3例、海澱區3例、西城區1例;臨床分型輕型10例,普通型20例,重型1例,全部病例均與新發地市場有關聯。

  龐星火說,北京疫情還處於上升期,考慮到新發地批發市場是北京市最大的農副產品交易市場,物流廣泛,人員密集,疫情擴散風險大,控製難度大,不排除發病人數未來還會維持一段時間。

  目前,關於北京疫情的溯源仍未有答案。隨著新增病例不斷出現,加上病毒的隱藏性和潛伏性,以及可能存在的無症狀感染者,有人擔心北京是否會成為下一個武漢?是否有全民做核酸檢測的必要?

  新發地病例系“老病毒”?隱性傳播鏈?

  6月14日,北京市疾控中心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專家組成員楊鵬研究員接受央視採訪時表示,通過全基因組測序發現病毒是從歐洲方向來的,初步判定與輸入性有關。但病毒到底怎麼來的還無法確定,有可能是汙染的海產品或肉類,或者進入市場的人通過分泌物進行傳播。

  6月16日晚間,相關專家向行業媒體透露,“經過後續樣本檢測工作,這次北京新冠疫情的病毒可追溯至三、四月份的歐洲新冠病毒譜系,而不是近期的歐洲新冠病毒譜系。”這意味著,如果是輸入性病例,可能不是近期由國外傳播至國內的。此前,國內的一些病毒,也存在歐洲新冠病毒譜系。

  專家一個初步判斷是,本輪疫情中的新冠病毒此前在國內有一條隱性的人傳人傳播鏈,傳播性不強,輕症感染者容易自愈,可能傳著傳著就中斷了。但經過全國各地物流、人流彙集的北京新發地農貿市場“擴大”後,(病毒)汙染市場再傳人,才形成規模性暴發。

  一位流行病、微生物專家也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新發地環境中檢測出新冠病毒,說明可能在更早的時候已經有人感染,再傳播到新發地三文魚切割案板上。現在溯源存在一定難度。

  6月14日,北京市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第116場新聞發佈會上通報,豐台區疾控中心對嶽各莊市場採集環境樣本155件,檢測結果均為陰性。北京市疾控中心和豐台區疾控中心聯合對京深海鮮市場海鮮區,特別是三文魚的交易攤位以及公共區域採集樣本469件,目前結果都是陰性。

  北京市場監管局執法人員檢查市場疫情防控落實情況

  據此,上述專家分析,這次的新冠病毒如果是三四月份就已存在的歐洲新冠病毒譜系,不可能在貨物上存在那麼久,六月份銷售的三文魚也不可能三四月份就從國外運來。因此專家認為,新發地應該是近期才被汙染,病毒可能經由此前已存在的“隱性傳播鏈”(即無症狀感染者、輕症自愈者等)傳播至新發地,進而暴發。

  6月16日,全國政協到上海就完善重大疫情防控機製開展專題調研,會上,中國疾控中心主任高福談到,這個病毒的特點是容易潛伏在潮濕陰冷的環境中,在一定時間內突然暴露給很多人。他個人認為,北京很可能不是五月底六月初才出現病人,而是一個月前就有無症狀感染者或輕型病人,才使得環境中有這麼多病毒。

  無症狀感染者一直是疫情防控的難點所在。

  根據《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監測方案(第三版)》:無症狀感染者即無臨床症狀,但呼吸道標本新型冠狀病毒病原學檢測陽性。2月5日,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發佈的《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第五版)》也明確指出,無症狀感染者也可能成為傳染源。

  另有一些症狀不明顯的輕度感染者,無需治療即可自愈。

  3月20日,國際學術期刊《Nature》發表報告指出,30%-60%的新冠感染者無症狀或症狀輕微,但他們傳播病毒的能力並不低,這些隱性感染者可能會引發新一輪的疫情大暴發。

  華中科技大學公共衛生學院院長鄔堂春教授團隊也發佈相關研究表示:“根據我們最保守估計,至少59%的感染者沒有經過檢測,並可能感染他人。”

  上述專家認為,這種隱性傳播的傳播強度不強,如果沒有遇到一個“擴大器”,或是出現明顯症狀的確診者,就不會被發現,而且很可能傳著傳著就斷掉。

  實錘!三文魚“無罪”

  6月16日夜間,北京市召開的疫情防控第120次例行新聞發佈會讓不少人鬆了一口氣。

  這次新聞發佈會上,中國疾控中心應急中心副主任、國家衛生健康委專家組專家施國慶通報,目前還沒有證據來表明三文魚是新冠病毒的宿主或者中間宿主。

  施國慶還稱,在這次新發地聚集性疫情相關的被汙染的局部場所,通過檢測確實發現三文魚有被汙染的情況,但是進入到汙染場所之前的三文魚,並沒有檢測出新冠肺炎病毒。

  三文魚至此得以“翻身”。

  近日來北京新發地聚集性感染事件中,“在三文魚砧板上發現了新冠病毒”讓前者一時成為實力“背鍋俠”,各商超紛紛下架,飯店餐桌上也沒有蹤影,甚至還連累了其他海鮮產品。

  6月13日起,全國多地市場進行了核酸檢測,截至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發稿時,全國多地海鮮水產市場核酸檢測結果為陰性。

  ● 6月14日,在北京市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第116場新聞發佈會上,豐台區副區長張婕回應了“三文魚帶毒”的傳聞。據介紹,6月13日,豐台區疾控中心對嶽各莊市場採取了環境樣本155件,檢測結果均為陰性。

  ● 北京市疾控中心和豐台區疾控中心也聯合對京深海鮮市場海鮮區,特別是三文魚交易攤位以及公共區域進行了抽樣檢測,合計採集樣本469件,其中人員咽拭子樣本186件,環境樣本283件,目前結果都是陰性。

  ● 西城區市場監管局已對西直門盒馬鮮生、物美新街口店、沃爾瑪宣武門店、牛街清真超市、萬發恒順菜市場開展食用農產品的核酸檢測,共110件樣本,核酸檢測結果均為陰性。

  ● 平穀對區內東寺渠市場、西寺渠市場、千喜鶴肉類加工廠、鑫海韻通大賣場、華聯超市、物美超市共6家單位進行了新冠病毒采樣監測,共採集外環境監測標本236件,進行新冠病毒核酸檢測,結果均為陰性。

  ● 截至6月13日12時,朝陽區對鬆榆東里市場、大洋路農副產品市場、農展北路集貿市場、天豐利生活用品市場、亞星香園農副產品市場、道爾泰農貿市場、金灜農貿市場、盛華宏林糧油批發市場、四海官鑫海鮮市場、朝京金旭菜市場、農光里農貿市場等11家農貿市場進行新冠病毒采樣監測,共採集外環境監測標本393件,人員標本114件,進行新冠病毒核酸檢測,結果均為陰性。

  在非北京地區,三文魚及其他水產品的核酸檢測也都是呈陰性。

  ● 6月13日,廣州市、荔灣區兩級疾控中心突擊抽檢廣州黃沙片區各水產批發市場30多個批發零售檔的進口三文魚,採集食品樣、環境樣共計71個樣品。據反饋,全部樣品核酸檢測結果均為陰性。目前黃沙水產市場三文魚處於正常交易狀態,主要包括原條三文魚批發和分解後的三文魚批發兩種銷售方式,貨源以進口為主。

  黃沙水產市場抽檢進口三文魚等71個樣品。(南方都市報 通訊員 秦燁臻 供圖)

  ● 武漢市、區疾控中心對13個區的14個農貿市場、13個超市進行抽檢,采樣檢測了畜、禽類,淡水產品和海鮮產品攤位的案板、刀具、排水溝及其他環境共1590個位點,包括進口三文魚攤位樣本155個。所有樣本的新冠病毒核酸檢測結果均為陰性。

  ● 6月14日,武漢繼續對全市各超市、農貿市場等環境進行采樣檢測,同時抽檢部分海鮮產品。市、區疾控中心抽檢了15個區的20個農貿市場、25個超市、5個水產品進出口貿易公司,對象為海鮮產品、淡水產品和畜禽類攤位的案板、刀具、排水溝及冷庫等環境,共採集1752個樣本,包括來自南美的三文魚、對蝦、白蝦等海產品54件,所有樣本的新冠病毒核酸檢測結果均為陰性。

  此外,天津、成都、寧波、西安和雲南省的海鮮市場產品和人員檢測結果均為陰性。

  三文魚產業鏈“長舒一口氣”

  圖片來源 / 視覺中國

  近年來進口的冷凍海鮮品種很多,法國生蠔、美國冷凍帝王蟹、北歐三文魚等都比較受中國消費者歡迎。

  據中國水產流通與加工協會提供的統計,中國蝦類進口持續高速增長,在2019年超越美國,成為全球蝦類進口第一大國。

  與此同時,三文魚進口增長也迅速。2019年,中國從挪威進口了2.3525萬噸三文魚,較2018年幾乎翻了個倍。

  進入2020年,在2月曾因新冠肺炎疫情下的物流困難而進口大減,此後逐漸恢復,據挪威海產局提供的數據,4月中國從挪威進口了3141噸三文魚,同比增長97%。

  因新發地三文魚案板上檢測出新冠病毒,三文魚迅速成為實力“背鍋俠”,各商場下架,餐桌上消失不見,連三文魚概念股也一度受影響。

  目前A股上市公司中,主業涉及三文魚的水產養殖企業有國聯水產、獐子島、*ST天寶、ST東海洋,也有通過收併購涉及三文魚產業鏈的佳沃股份、通威股份等。

  實際上,多家水產公司已就三文魚事件對經營的影響作出回應。

  6月14日,針對三文魚被各大商場下架事件的影響,國聯水產證代陳永文回覆稱,目前三文魚在總營收占比非常小,2019年在全年銷售收入中比例不超過0.05%,公司以對蝦、小龍蝦為代表的蝦類收入占比超過90%,此次因疫情引發的三文魚事件不會對公司生產經營造成直接影響。

  6月15日,開創國際證券部表示:開創國際的三文魚業務隸屬於旗下加拿大FCS公司,且在整體營收中占比較低。此外,FCS公司三文魚的主銷區為北美市場,並不會銷售到國內,所以近期進口三文魚事件也不太會影響到開創國際。

  公開資料顯示,中國的三文魚主要從挪威和智利等國家進口。去年正好佈局進口三文魚業務的佳沃股份,確實受到疫情暴發的影響。2019年3月,佳沃股份完成收購智利三文魚公司Australis Seafoods S.A.的控製權交割,主營業務新增了三文魚業務。但今年一季度,因為新冠病毒暴發導致三文魚餐飲市場需求減弱、運費增加,佳沃股份業績已受到市場疲弱的影響,單季度虧損3829萬元。

  佳沃股份董秘對外界坦言,此次北京新發地疫情,將使國內三文魚產業面臨新一輪重構。不過他也認為,長期增長態勢仍舊不變。

  “預計此後具備國家認可生食加工資質、安全衛生管控嚴格、封閉來源去向可追溯等特點的大型市場參與主體,將面臨發展機遇,產業升級提速勢在必行。”

  三文魚被證明“清白”,但海鮮商戶們已經虧慘了

  雖然三文魚被證明與這次北京暴發的疫情沒有直接關係,但涉及到的海鮮水產商戶們卻已損失慘重。

  前天(6月15日),南都記者實地走訪廣州黃沙水產市場,三文魚貨源充足,部分商戶稱受三文魚的切割案板上檢測到病毒事件的影響,整個海鮮市場的生意受到很大沖擊,尤其是三文魚的銷量大幅下降。

  除此之外,壽司店的生意也受到較大影響,有店員稱事件發生以來,店裡三文魚的銷量下降80%。

  【南都N視頻】南都記者 徐傑 吳澤嘉 張馳 實習生 何思齊 編輯:陳蓓蕾

  另據界面新聞報導,一名在石景山錦繡大地海鮮市場工作的經營人員王勇稱,雖然市場還未封閉,但自營的海鮮類產品完全無人光顧,不得已他批發了一些蔬菜,來帶動海鮮產品的銷售。

  他的貨源均來自京深海鮮,自從京深關閉後,現在銷售的都是存貨。“銷售海鮮產品沒人敢要,不管是不是三文魚。餐廳渠道之前有要貨的,現在已經賣不動了。”王勇說。

  聽說在北京做海鮮賺錢,王勇3月份才來北京盤下店,每次囤貨不到10萬元,以零售、線上形式出售,但現在是幹一天賠一天。“京深大型批發商一個攤位的貨值都是數百萬元,過年一批貨已經賠的夠慘的了,4月份才逐步恢復,5月份聽說有人開始囤貨了,一下子又搞垮了。”

  6月16日以來,已經有大量海鮮水產市場陸續被封閉。

  位於朝陽區來廣營的一處海鮮市場內,阿杜海鮮是這裏的一個檔口,所有的海鮮經營商戶在6月15日收到關閉通知。阿杜海鮮的經營者告訴界面新聞,在6月15日之前市場里基本沒什麼客戶了,經營者們也都忙著做核酸檢測,6月16日正式關閉。目前她的核酸檢測結果為陰性。

  她告訴記者,最近自家天天吃海鮮。因為活物能養著就養,不能養活就得銷毀,“其實春節那一波的影響屬於全行業全國範圍性的,但這次發生在北京的局部地區,全北京都對海鮮產品談之色變。”

  市場管理者為經營者管理貨品方便,每天會在固定一小時內(上下午各一次)進去市場整理貨品、喂養活海鮮,其餘時間市場處於封閉狀態,阿杜海鮮已經許久沒有接到線上的訂單了,基本京東到家618有活動,發貨時間也得延遲。不過她不指望線上平台,經營者稱,平日該店以門店銷售為主,線上訂單日均只有10單,自6月12日以來一單都沒有。

  零售商的海鮮區域也是這樣慘淡。記者走訪永旺、永輝超市等水產區域,工作人員不斷強調蝦蟹類均為國產貨,永旺海鮮水產區域在6月12日還設立了“海鮮日”,但都無人問津。

  永旺超市水產區(圖片來源:界面新聞)

  永輝超市海鮮(包含鮮活類和凍品)中,國外占比70%,主要國家為印尼、澳洲、新西蘭。國內30%,主要是江蘇省、福建省。目前,三文魚在永輝全國範圍的門店下架。

  對於銷售數據,永輝、盒馬鮮生、京東到家等均拒絕披露海鮮產品相關銷售數據。不過從大眾點評平台看,盒馬、永輝超級物種仍然有消費者購買食用海鮮類產品。

  截圖自大眾點評網站

  隨著疫情進展,最近北京、天津、廣東、河南、甘肅等多省份市場監管部門紛紛開展食品安全大檢查,監管對象重點以生鮮、畜禽肉類、水產品及其製品,以及各類經營場所為重點。

  “小龍蝦旺季就別指望了。”胡傑是江蘇泰州一名蝦蟹類批發商,他告訴記者,小龍蝦本來今年的價格還要比去年同期高一點,每天要往北京發一噸左右的小龍蝦,流通至北京的餐飲渠道,但是這幾天不能發貨了,連帶著天津、河北市場也受到影響了。

  作為供應商,他能感知到一些進貨商戶的防範心理非常重,他們不敢多進貨,即便價格行情好的時候,擔心因為疫情讓生意突然停滯,雖然這和小龍蝦沒有直接關係。

  據他瞭解,北京最大的海鮮水產市場都關了,像龍蝦這些,少了北京市場你還怎麼玩?但是聽說今年因為疫情影響,經營者對整個經濟環境的期待沒有那麼高,“大家兜里沒錢,吃龍蝦的人也比往年有所下降。”

  似乎沒有人知道情況何時會出現轉機。海鮮水產商戶們似乎一時之間也拿不出什麼更好的辦法,只能眼看著自己的存貨死掉。王勇眼下有些消極,“壞的倒掉,貴的凍起來。”

  他把帝王蟹、龍蝦先放魚缸養,快死的時候凍起來。貝殼類貨值低的直接倒掉。因為現在只要是進口來源,就沒人敢要。“下半年不打算幹了。”他補充說道。

  重點防範“人傳人”

  各地檢測結果實力證明三文魚“無罪”,病毒來源也證明了本地的“清白”。

  6月13日,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成員、中國疾控中心流行病學前首席科學家曾光教授指出,基因測序的初步結果顯示,病毒毒株不像是國內流行的類型。

  6月14日,北京市疾控中心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專家組成員楊鵬研究員接受央視採訪時表示,通過全基因組測序,北京新增病例病毒來自歐洲方向,初步判定與輸入性有關。但病毒到底怎麼來的還無法確定,有可能是汙染的海產品或肉類,或者進入市場的人通過分泌物進行傳播。

  圖片來源 / ?

  6月15日下午,北京市召開第118場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新聞發佈會。北京市疾控中心副主任龐星火通報14日新增的新冠肺炎病例情況。

  其中一例為中國肉類食品綜合研究中心員工,住豐台區西羅園街道。梳理以往病例通報情況可以發現,自6月11日以來,包括上述病例在內,中國肉類綜合研究中心已累計5人確診,其中兩名為北京患者。

  另據瀋陽市衛健委通報,6月13日,瀋陽新增2例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確診病例(系6月13日通報的無症狀感染者轉為確診病例,通過對來沈的北京確診病例密切接觸者主動篩查發現),均為6月12日北京市確診病例劉某某的關聯病例。

  這2例確診病例,也是中國肉類食品綜合研究中心員工。

  據悉,中國肉類食品綜合研究中心,是中國唯一一所肉類食品專業性研究機構,創建於1986年,主要進行肉類科學的基礎研究, 同時開展肉類加工的應用技術研究、工程化開發、新產品研製, 並將科研成果向全行業推廣。

  2000年9月,經國家科學技術部批準,中國肉類研究中心正式成立“國家肉類加工工程技術研究中心”。另外,國家肉類食品質量監督檢驗中心、北京市食品質量監督檢驗三站、建設項目環境影響評價中心、亞太地區肉類科技培訓中心也設立在該中心。

  6月13日,瀋陽新增的2例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確診病例王某某、郎某某均為6月12日北京市確診病例劉某某的關聯病例。三人均為北京市中國肉類食品綜合研究中心員工,其中劉某某是6月12日的北京市確診病例,在流行病學調查中,他曾於6月5日到北京新發地菜市場進行過采樣。在瀋陽出差並確診的王某某和郎某某,作為確診病例劉某某的密切接觸者,被瀋陽疾控中心送去檢查,確診新冠陽性。

  目前,中國肉類食品綜合研究中心西大門已經緊閉,只留一個很小的出入口,設置安保人員嚴查進出者。

  據附近商戶介紹,該中心前段時間工作人員還可以正常進出,但6月12日開始,人員進出就嚴格起來,無關人員一律不得隨意進出。

  曾光認為,現階段北京疫情依然存在著三個未解之謎:

  他認為,第三個問題,是當下最重要的問題。

  雖然多位專家認為,此次北京疫情可能是輸入性病例,經由冷鏈傳播進入,但是曾光認為現階段的防控重點在於防控人傳人。

  而對於是否是由冷鏈傳播進來,科信食品與營養信息交流中心副主任、原國家食品安全風險研究中心副研究員鍾凱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食品感染,或者說是這種冷鏈感染缺少證據,從科學研究性來講,只能說不排除這可能性,但從實際情況來講的話,人汙染這些案板環境和食物的可能性是最大的。

  “因為根據流行病學調查結果,6月3、4號,病毒就已經開始在新發地的牛羊肉批發大廳里傳染、傳播了,這個環境當中,人汙染食物的可能性是最大的,可能是以飛沫,因為這是密切接觸。” 鍾凱表示。

  對於溯源方面,鍾凱表示可能並不樂觀。

  “病毒溯源跟細菌完全不一樣,前者離開了活體就沒辦法繁殖,而且隨著時間推移會數量衰減。它不像細菌可以在體外繁殖,所以能找到蹤跡,病毒出來一段時間沒了,就找不著了。”

  實際上,三文魚切割案板被檢測出新冠病毒後,風向一度轉向進口水產品檢疫上。

  海關總署12360平台向媒體表示,目前在進出口水產品的檢驗檢疫項目中,並沒有特別增加新冠病毒的檢測,但是不等於未來不增加這個項目。

  6月16日,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再次致電海關總署12360平台求證此消息,相關負責人表示,目前海關總署並沒有明確發文,將新冠病毒檢測納入水產品進出口檢疫項目。

  因為疫情原因,不排除可能檢驗措施會增加,具體情況要聯繫申報地海關。

  對此,鍾凱認為,目前重點應該放在“人傳人”防控上。

  曾光強調,新發地環境采樣的基因溯源結果,已不具備第一位重要性,那是一個學術問題;

  當下需要瞭解疫情人傳人擴散的範圍,把注意力高度集中於防控人傳人。

  武漢新冠疫情給人最大的教訓是,當疫情進展到人傳人階段時,全部精力應該用在防控環境(華南海鮮市場)傳人上。

  全民核酸檢測有必要嗎?

  目前,北京市正逐步擴大核酸檢測範圍,除篩查新發地關聯和密切接觸者外,也對所有農貿市場、餐飲店、食堂等重點場所進行全面防疫檢查、環境消殺和核酸檢測,進一步排查重點區域和重點人群。

  圖片來源 / 視覺中國

  北京市委組織部部務委員徐穎6月15日在新聞發佈會上介紹,北京全市已排查出5月30日以來曾去過新發地農產品批發市場的人員近20萬,正在以社區為單位就近安排核酸檢測,並進行居家觀察。

  截至6月13日,北京市又新增了31所核酸檢測服務機構,可面向團體和個人提供新冠病毒核酸檢測服務。根據北京市衛健委公佈數據,目前每天檢測能力為9萬多人。

  6月17日上午9時,中國疾控中心移動P3實驗室檢測隊14名隊員集結完畢,前往豐台區疾控中心協助北京市開展新冠肺炎核酸檢測工作。在現有配置下,日檢測能力可達1000份,將在北京市此次疫情核酸檢測工作中發揮提升檢測數量和參比實驗室作用。

  21世紀經濟記者嚐試致電北京大學人民醫院、中日友好醫院、朝陽區疾控中心等多家檢測機構預約核酸檢測,均未能成功,北京博奧醫學檢驗所、中日友好醫院反映6月份的核酸檢測已滿,而朝陽疾控中心的排期則已到了8月份。

  那麼,當下進行全民核酸檢測是否有必要?

  王聲湧表示,目前沒必要進行全民核酸檢測。北京現在採取了對高危地區、高危人群檢測,這種做法沒有問題。

  以社區為單位的排查

  中國疾控中心流行病學首席專家吳尊友也表示,核酸檢測是及時發現感染者、發現病人的有效手段,目前沒有必要在北京進行大規模篩查。對於這次疫情的響應,我們應該做到應檢必檢,主要針對感染者、病人的密切接觸者,或是到過新發地市場的人員,以及到醫院就診的病人,對這些人員進行核酸檢測就能夠及時有效地發現感染者。

  “如果能基本摸清楚病毒的來龍去脈,就沒有必要廣泛撒網——進行全民檢測了。如果有遺漏,可以再將(檢測)範圍逐漸擴大。“王聲湧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

  針對此前預測疫情會在9月份再度暴發的說法,王聲湧指出,傳染病學可以預測已經發生的傳染病,包括其趨勢、強度,但對於即將發生的傳染病是很難預測發生時點的,因此,網上有關疫情將來發生時點的預測很可能是不準確的。

  在6月17日的新聞發佈會上,張強也介紹了目前北京關於核酸檢測有關情況:

  北京目前日均核酸檢測采樣約40萬人:如出現發熱或咳嗽、咽痛等呼吸道症狀要第一時間到設置發熱門診的醫院進行篩查。

  對6類人員將應檢盡檢。北京對新發地等涉疫市場、涉疫社區相關人員,北京市中高風險街道、鄉鎮常住居民,北京市醫療衛生機構從業人員、公共領域服務人員,已返校學校學生及教職員工,參與重點區域社區防控一線工作人員等6類人員,將應檢盡檢。

  6月13日起,北京已經對35.6萬人進行了核酸檢測。今天將完成對大數據篩查的35.5萬涉疫市場相關人員的檢測工作。對重點行業、重點領域、重點地區人員的核酸檢測工作也在同步進行。

  “對於自願檢測人員請提前預約登記檢測。近期北京已經公佈了檢測機構名單,請市民避免自行前往醫院發熱門診進行核酸檢測,減少人員聚集,避免交叉。”張強提醒說。

  圖片來源 / 視覺中國

  北京絕不會是下一個武漢

  對於北京的防範措施,王聲湧表示,北京現在採取了二級響應,防控力量跟組織力量還是很好的,新增病人也可以馬上得到處理,和武漢疫情暴發時的情形不太一樣。根據現階段措施,北京市絕對不會成為第二個武漢,發生社區暴發和聚集的可能性也比較小。

  圖片來源 / UC頭條

  據瞭解,新發地檢測出陽性病例後,疾控部門就迅速鎖定了新發地市場。隨後,北京第一時間切斷了環境到人的傳播鏈,並集中力量防控社區人傳人,全國其他地區快速跟進,預防北京成為第二個輸入性傳染源。

  6月16日,北京更將應急響應級別從三級調到二級,嚴格進出京管控,中高風險街鄉、新發地市場相關人員嚴禁離京。並恢復社區封閉式管理。

  對於之後的防範措施,王聲湧表示,各省市臨床一線不能放鬆警惕,發現發燒、肺炎等症狀要診斷、檢測,如果確診需要隔離,之後再進行流行病學調查。

  國家衛健委專家組成員、北京大學第一醫院感染疾病科主任王貴強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未來防控措施不會有大的變化,依然是要做好常態化防護,保持通風、控製人與人接觸距離,避免聚集等。

  對於疫情防控何時會解除,王聲湧表示,發生疫情時,有必要進行管理;當沒有檢測到病例時,就解除管理了,但要做好防控,不能放鬆,尤其是要注意防控境外病例傳入。

  6月12日晚,中國疾控中心緊急調派8名流行病學、傳染病防控和消毒與感染控製等領域專家,編入國家衛生健康委應對北京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專家組開展工作,專家組根據疫情形勢分析研判,對北京市防控工作也提出“四個擴大”“四個加強”和“四早”等明確要求。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