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官方回應合村並居爭論:沒大拆大建,糾正偏差不搞一刀切
2020年06月17日15:01

  原標題:山東官方回應合村並居爭論:沒大拆大建,糾正偏差不搞一刀切

新聞發佈會現場。  齊魯網 圖
新聞發佈會現場。 齊魯網 圖

  近期,山東正在實施的“合村並居”規劃引發關注。

  6月17日上午,山東省政府新聞辦召開新聞發佈會,針對山東“合村並居”工作,山東省自然資源廳黨組書記、廳長李琥介紹說,“目前,農村社區建設還處在探索推進階段,沒有下指標派任務,沒有大規模的大拆大建。比如,去年以來全省批複實施增減掛鉤項目114個,涉及村莊268個。今年將在縣域層面基本完成村莊佈局工作,有條件、有需求的村莊實現村莊規劃應編盡編。”

  山東計劃在部分農村通過“搬遷撤並”來實現李琥提到的“農村社區建設”。“搬遷撤並”也被稱作是“合村並居”,其形式主要是拆除原有村莊,選址規劃建設樓房式社區。

  此前,武漢大學社會學院院長賀雪峰在一篇文章中就山東“合村並居”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他認為,“中國並沒有糧食緊張到非得將農民房子拆掉將宅基地複墾種糧食的地步。絕大多數農戶都已經自發到城市買房了,農民城市化是必然趨勢,但是指望靠合村並居來為農民提供良好基礎設施,恰恰是花了大錢沒辦成事。”

  近日,賀雪峰在接受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採訪時說,當前,無論是耕地,還是宅基地,都是農民心中的“寶”,現在去要農民手中僅有的資源是不合適的。隨著城市化的不斷推進,農村宅基地空心化必然會不斷加劇,空心化到達很高程度後再進行合村並居也為時不晚。

  李琥在發佈會上承諾,拆不拆、搬不搬、建不建,由農民群眾說了算,村民同意率必須達到95%以上才能實施,不搞強迫命令“一刀切”,不能增加農民負擔。

  山東省委農辦主任、省農業農村廳廳長李希信也在會上說,“我們將對基層的創新創造進行認真總結,對工作中產生的偏差和問題及時糾正,堅決把維護農民利益放在第一位,堅持因地製宜,把好事辦好。”

  行政村數量全國最多

  對於“合村並居”的原因,李琥和李希信均作瞭解釋。

  李琥介紹說,山東農村數量多,規模小,佈局散,密度高。全省行政村數量6.95萬個,數量居全國第一,平均人口530人,在全國居倒數第二。隨著山東縣域經濟的發展,農民的生產生活方式正在發生深刻變化,農村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向城市聚集,導致農村空心村多、老人和留守兒童多,教育、醫療、養老等問題越來越突出,改善農村生產生活條件的願望越來越迫切。

  “空間佈局分散,導致了配套農村地區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設施的成本高,不經濟,需要全域考慮,優化佈局。”李琥認為。

  2019年,中共中央、國務院下發《關於建立國土空間規劃體系並監督實施的若干意見》,要求編製“多規合一”的實用性村莊規劃。中央農辦等5部門下發《關於統籌推進村莊規劃工作的意見》,要求各省結合各級國土空間規劃編製工作,2019年年底完成村莊分類工作,2020年年底完成村莊佈局,有條件、有需求的村莊實現村莊規劃應編盡編。

  李琥透露,在充分調研基礎上,山東計劃完成縣域村莊分類工作,努力實現農民生產生活條件的改善。大體按照四類來進行。一類是集聚提升類,主要是現有規模大的中心村;另一類是城郊融合類,主要是城市近郊區以及縣城城關鎮所在地村莊;第三類是特色保護類,主要是曆史文化名村、傳統村落、特色資源豐富的村莊;第四類是搬遷撤並類,主要是位於生存條件惡劣、生態環境脆弱、自然災害頻發等地區的村莊,因重大項目建設需要搬遷的村莊,以及人口流失特別嚴重的村莊。看不準的村莊,暫不做分類。

  “將位於生存條件惡劣、生態環境脆弱、自然災害頻發等地區的村莊,因重大項目建設需要搬遷的村莊,以及人口流失特別嚴重的村莊,確定為搬遷撤並類村莊,符合上級要求,也尊重了農民意願。”李希信也在會上這樣解釋。

  李希信說,目前看,山東農村基礎設施建設滯後,醫療、教育、養老、環境衛生等公共服務曆史欠賬較多,客觀製約著農村發展,影響農民生活質量的提高。要補上這些短板,除了加大財政投入外,在一些村莊“小、散、遠”問題突出的地區,在堅持“規劃先行、因地製宜、群眾主體、依法依規、穩妥有序”的前提下,適當佈局建設一部分農村社區是必要的。

  土地指標吃緊

  賀雪峰並不認為合村並居是解決空心村比例高、基礎設施建設成本高等問題的有效方式。

  “農民群眾致富的機會在城市,絕大多數農戶都已經自發到城市買房了,農民城市化是必然趨勢,指望靠合村並居來為農民提供良好基礎設施,恰恰是花了大錢沒辦成事。”賀雪峰稱,還有很多無法進城的農戶需要留村務農,還有大量進城失敗的農民將來需要返鄉,村莊對農民生活的保底顯然極為重要。

  在賀雪峰看來,破除農村很多問題最簡單的辦法是將現在的行政村改成自然村基礎上的村民小組,多個村民小組集中為一個管理區,設置管理機構。改變體製,不拆農民房子,更不拆掉自然村。

  賀雪峰認為,現在推行合村並居的目的或是將拆農民房子所減少的農村建設用地變成可以交易的城市建設用地指標。

  山東省官方也曾透露建設用地計劃指標的吃緊現狀。

  5月12日,山東省自然資源廳一級巡視員王桂鵬在山東省政府新聞發佈會上也曾透露相關信息。他說,從全國大的用地趨勢看,今後一個時期,土地供需矛盾和環境承載力約束將進一步加劇,新增建設用地持續收緊的態勢不會改變。

  王桂鵬透露,十三五期間,國家下達山東省新增建設用地計劃指標逐年減少,2019與2016年相比,新增建設用地計劃指標減少6.84萬畝。從山東省實際情況看,有超過一半的地市建設用地總規模出現“倒掛”。

  李琥稱,“目前,農村社區建設還處在探索推進階段”,去年以來全省批複實施增減掛鉤項目114個,涉及村莊268個。

  農民說了算

  在賀雪峰看來,合村並居除了對農民當前的生活有影響外,長遠來看還讓農村人的鄉愁無處安放。

  63歲的孫女士是濟南市濟陽區曲堤鎮一村村民,兩個兒子都在濟南中心城區安了家,也都有了子女。所以孫女士平時多數時間都是在兩個兒子家照顧孫輩,這段時間聽說老家可能要合村並居,但是孫女士對“上樓”生活並沒有興趣。

  “現在孫子孫女們都還小,需要我來照顧,等到他們長大了,我不會在他們家常住的,跟他們住在一起很不方便。”孫女士說,她跟年輕人的生活習慣有很大差別,在農村的物質條件雖然沒有在城市里好,但是她在意的並不是物質條件,她在熟悉的農村院子裡生活,平時種點菜就夠自家吃,還有熟悉的街坊四鄰,這些都讓她感到比住在樓房裡舒服。

  “農村人更看重‘落葉歸根’,農村的老宅是他們最後的退路,也是舒適區,更是他們全部鄉愁的寄託。”賀雪峰認為,合村並居可以實施,但是不能著急,最起碼現在仍聚集大量人口的農村不適合搞“上樓”式合村並居,更不能在農村強製推行合村並居。

  對合村並居的推進方式,李琥和李希信都作出公開承諾。

  李琥說,山東農村社區建設要堅持尊重群眾意願。注重把維護農民權益放在首位,把改善農村生產生活條件作為根本出發點,堅持村民主體地位,堅持群眾自願、因地製宜、量力而行、依法推動。特別是在拆遷補償、安置區選址、安置住宅戶型等關鍵環節,充分依靠群眾,發動群眾,相信群眾,尊重民意,落實民意。

  “拆不拆、搬不搬、建不建,由農民群眾說了算,村民同意率必須達到95%以上才能實施,不搞強迫命令‘一刀切’,不能增加農民負擔。”李琥承諾。

  李希信也承諾,“下一步,我們將繼續認真貫徹國家要求,對基層的創新創造進行認真總結,對工作中產生的偏差和問題及時糾正,堅決把維護農民利益放在第一位,堅持因地製宜,不搞一刀切,把好事辦好。”

  如何推進

  山東濟南、青島、菏澤等市在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中明確了對合村並居工作的要求。

  其中,2020年青島市政府工作報告提出,(今年要)科學編製、穩步實施合村並居村莊規劃;2020年濟南市政府工作報告也提出,(今年要)科學穩妥推進合村並居,加快村莊規劃編製;2020年菏澤市政府工作報告則明確稱,“(今年要)穩妥有序推進合村並居,加快盤活農村土地資源,完成土地增減掛鉤3萬畝以上。”

  濟南市濟陽區官方發佈的一篇消息還透露了濟南市合村並居的時間表。

  濟陽廣播電視台官方微信公號消息,3月28日,全區“百村萬畝”農村土地綜合整治行動動員大會召開,區委書記呂燦華在會上透露,去年7月,山東省委、省政府出台文件,對“合村並居”推進模式、扶持政策等內容,通過製度形式進行了固化。今年,濟南市也結合實際,通過務虛會、經濟工作會、農村工作會,對“科學有序推進合村並居”進行系統部署,計劃三年內完成全部村莊改造,提出2020年要撤並三分之一的行政村。

  其中,2020年濟陽區將拆除村居111個,開工建設新型農村社區10個以上,完成土地整治10000畝以上,總體達到“百村萬畝”的規模。呂燦華稱,“開展農村土地綜合整治,是省、市交給我們的硬任務,必須要堅決完成。”

  在尊重群眾意願的基礎上,包括合村並居在內的農村社區建設應該如何推進?

  “今年將在縣域層面基本完成村莊佈局工作,有條件、有需求的村莊實現村莊規劃應編盡編。今後社區建設等各類空間開發建設活動,必須依法依規開展,按照村莊規劃實施,做到不規劃不建設,不規劃不投入。村莊規劃的規劃期是2020年至2035年。要立足未來十五年的發展目標,因地製宜,分步實施村莊規劃,在嚴守耕地和永久基本農田保護紅線的前提下,統籌安排農村生產、生活、生態空間。”李琥解釋說。

  另外,效果導向是農村社區建設必須要堅持的,李琥解釋了應該從哪些方面看農村社區建設的效果。

  他說,通過建設新型農村社區,著力解決農村社區的生活居住、交通通訊、供水供電、就學就醫、衛生改廁、垃圾處理等問題,改善農民群眾的生產生活條件,提高農村建設用地使用效率,優化配置城鄉用地結構佈局,耕地不能減少。複墾新增的耕地歸村集體所有,連片流轉用於發展蔬菜大棚、水果苗木基地等現代農業,將預留用地發展適合農村的農產品精深加工業、勞動密集型製造業、生態旅遊業,拓寬農民持續增收渠道,帶動農業農村發展。

  李琥也承認,“在具體實施中,也存在個別項目論證不充分、政策宣講不到位、工作作風不細緻、方式方法簡單等問題,這正是我們工作中要正視和解決的問題。”

  他表態說,下一步,要充分尊重和順應農民群眾意願,適應農村生產力發展和生產關係的變化,從鄉村振興的角度統籌謀劃農村建設,不斷增強農民的幸福感、獲得感、安全感,實現農業強、農村美、農民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