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創新爭先獎狀獲得者葉叔華院士:為國家需要發光發熱,是幸運的
2020年06月17日15:40

原標題:全國創新爭先獎狀獲得者葉叔華院士:為國家需要發光發熱,是幸運的

“如果再能把SKA亞洲科學中心和空間低頻段射電望遠鏡這兩件事都給辦好了,我的任務也就完成了!”中科院院士、著名天文學家葉叔華如是說。這個月,她將滿93歲。

剛剛榮獲第二屆全國創新爭先獎狀,葉叔華欣然接受了新民晚報的專訪。“在這個年紀還沒有被大家忘記,還能獲得與創新有關的獎項,我受寵若驚。”葉先生坦言,她將更加盡力,盡力幫年輕人設想一些可開拓的道路,盡力推動一些科學創新的事情。“能夠直接為國家需要服務,何其幸運!引以為榮!”

北鬥和太陽系探測,最近的關心

葉先生還是很健談。和她每一次在公開場合的發言一樣,從不需要講稿。

近半年疫情防控中的生活,沒有給葉叔華的生活帶來太多影響。各行各業復工復產之後,她如常每天九點來辦公室,看文獻讀書瞭解國際上和台里的最新進展。這早已是她生活的一部分,每一天都不能斷了天文的消息,都要和天文人有所接觸。

最近,她最看重兩件事,“都與國家的需要直接有關”。一是北鬥。“從北鬥衛星導航系統開始建設的時候,我們上海天文台就參與其中了,主要是參與將衛星數據分發給用戶這一段的工作,直到現在一直都在做。作為一個科技工作者,能夠有機會直接為國家的需要服務、貢獻力量,我覺得是非常引以為榮的一件事。年輕一輩現在做得很好,比我們這些老傢伙還要厲害得多了。”在北鬥系統建設的二十多年間,上海天文台參與過導航衛星激光反射器、被動型星載氫原子鐘等多項核心技術的研製,也因此獲得不少殊榮。

圖說:氫原子鐘實物曾在上海科技館展出

另一件,是太陽系觀測。我國的太陽系觀測,從月球開始,下一站火星即將啟程,我國首個火星探測器“天問一號”下月將進入發射窗口期,葉叔華的辦公桌上摞滿的書中,最上面一本便是關於火星探測的。“其實,行星探測方面,尤其是火星的探測,比如它的地形與結構,更多屬於地學的課題,不是天文學家能回答的問題。”葉叔華介紹,對於我國即將開展的火星探測,上海天文台的主要使命是保駕護航,利用VLBI(甚長基線干涉測量)為“天問一號”測定軌道。

再下一站呢?

“排在後面的,可能是木星。”葉先生解釋說,木星在太陽系里體積最大、引力最強,它為地球擋住了很多小行星,是最有力量的“大哥”。木星還有很多衛星,每個都不一樣,那裡會不會有生命存在,這些都是天文學家關心的問題。

葉叔華的目光,望得更遠。“太陽系那麼大,還有好多事情需要弄清楚,這也關係到地球未來的命運。現在,美國已經有兩個探測器(旅行者1號、旅行者2號)抵達‘天涯海角’——太陽系的門戶了。中國也應該去,不僅要去太陽系邊緣,還可以從垂直天頂的方向做更多探測。我想,我們以後也要做更多的類似的事情,跟上國家的需要、國外的發展。”

圖說:去年9月12日晚,上海天文館首次被“點亮”

天文館和SKA,即將實現的夢想

總說“不做年輕人前進的絆腳石”的葉叔華,近年來其實已為很多年輕人推進了多個大項目的建設,這是她和她的忘年交們共同的夢想。

在去年中秋前夜的上海天文館亮燈儀式上,葉先生笑得很燦爛。眾所周知,上海天文館由提議、藍圖到拔地而起,與葉叔華的努力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這件想了很久的事,終於就要實現了。”

上海天文館的故事,說來話長

早在1974年,國家特別批準了在上海建天文館。當時連建設用地都選好了,就在現在的上海天文台附近,半個多世紀前,那裡還是一片農田。當時還選了一些年輕人,特別送到北師大培訓,然後派來上海工作,準備作為上海天文館的骨幹。然而,當年國家好多事情都等著要用錢,上海天文館最初的項目就被耽擱下來,沒有下文了。

這些年,國家的發展有目共睹

中國的航天科技進步很快,已經發展為世界第二的航天大國,中國正在建自己的空間實驗室。我們的探月工程先去月球采樣,再在月球背面降落科學儀器,這是其他國家還沒有做過的事。我們的科學衛星——暗物質衛星“悟空”、量子科學實驗衛星“墨子”……都有極高的科學價值和廣闊的應用前景,都是全球首創。

圖說:探月“鐵三角”(中國繞月探測工程“嫦娥一號”總指揮欒恩傑、總設計師孫家棟和首席科學家歐陽自遠)贈送的月球儀,葉叔華一直很寶貝

如今,上海天文館的建安工程已經竣工,正在加緊建設展示工程,明年就將擇期開放。“它的樣子真是不同凡響,你看不到有什麼柱子甚至樓梯,你可以邊走邊看天文學各領域各階段的知識。一度也有人懷疑,到底行不行。現在看來不僅是行的,而且未來將是是上海一景。”葉先生對上海天文館有更高的期許,“我們建了一個世界級的大天文館,我希望能夠把最新的天文學的成就貢獻給大家,另一方面,我們對宇宙的認識不僅僅是科技的發展,更會對人生觀有直接的影響,上海天文館至少能讓長三角的遊客開闊眼界,真正認識到宇宙的浩瀚。”

葉叔華即將實現的另一個夢想,是在SKA(平方公里射電陣)這個全球攜手的龐大射電天文計劃中,中國能占有重要的一席之地,做出獨特貢獻。

所謂“平方公里射電陣”,是一個巨型射電望遠鏡陣列,由世界各國的數千個較小的射電望遠鏡組成,其使用的光纖可以繞地球兩週,每天產生的數據量預計是全球互聯網流量的10倍,在解答一系列基本科學問題方面被寄予厚望。這是我國第一次以發起國身份參與的國際大科學工程,葉先生希望能夠在上海建立一個亞洲科學中心,得到了上海市政府的大力支持。“經過十多年的努力,這個願望看起來也逐步得到實現了。雖然今年全世界都處於疫情中,但SKA的建設工作仍在有序進行中。希望不久的將來,就能夠真的定下來。”

太空低頻望遠鏡,下一個目標

她曾是中國第一個、國際上也為鳳毛菱角的女天文台台長,中國天文地球動力學研究領域的奠基人之一,主持建立併發展中國綜合世界時系統,並始終保持世界前沿水平;

她前瞻性、開創性地提出建設中國VLBI網,為探月工程做出了關鍵性貢獻;她倡導建設並建成“天馬望遠鏡”,大幅提升了我國射電天文觀測能力並取得重要成果;

她在國際天文學界享有崇高威望,曾擔任國際天文學聯合會(IAU)副主席,為恢復中國在IAU的合法席位,她以很高的政治智慧為中國贏得聲譽;

她卓有遠見地推動中國成為世界最大望遠鏡列陣(SKA)的創始國,並仍在傾盡全力地推動上海籌建SKA亞洲科學中心,使中國在國際大科學工程中發揮引領作用……

圖說:葉叔華

這些對葉叔華而言都已是過往,她又將翻開新的篇章。“我們還想做一件事情。再往前走一點兒,我們預備在太空放兩個30米口徑的射電望遠鏡,在空間中開展精密的低頻段射電觀測。可以同地面上的SKA形成很好的響應與配合,但其作用不限於SKA。” 葉先生說,這將是一項開創性的工作,因為這個波段的低頻射電天文觀測在國際上還鮮有使用,相信會催生很多新發現,尤其是關於宇宙早期的研究。“這個項目,正在慢慢準備中。我想,是總歸能夠實現的,屆時將為我們打開空間低頻射電天文的一扇窗口。”

採訪臨近尾聲,葉叔華提醒記者,不要錯過6月21日的日食觀測。“大家應該還記得2009年6月長江日全食的情景吧,全食那一刻天真的全黑了。而日環食,不是所有人都有機會欣賞一次的。這回,如果天公作美,廈門等地,可以短暫捕捉到鑲著金邊的太陽。上海能看到的是偏食。這些都需要提前組織和宣傳。”

送走記者後,葉先生又給上海天文台科普主管打電話,特別關心這次“金邊日食”的科普工作,叮囑要讓公眾提前瞭解,以免引起不必要的恐慌。2020年6月21日,日環食,上海可見日偏食。這一天,也是葉叔華的93歲生日。

“宇宙這麼大,這麼長,在我們短暫的幾十年人生中,怎樣為社會做些有意義的工作,這是每個人都可以做的,各行各業都可以發光發熱。我相信,下一個100年,國家一定會繼續發展起來,全體人民都能各得其所,這個願望一定能夠實現。”

新民晚報記者 董純蕾

我要爆料

聯繫電話:021-22899999

新民網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