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場三文魚20%死亡率高過養豬 外媒曝出挪威三文魚農場養殖真相
2020年06月16日22:36

  新浪財經 郝倩 發自瑞士日內瓦

  德法公共電視台(ARTE)8日首映了一部關於三文魚的紀錄片,探究了農場養殖三文魚所帶來的一系列社會和環境問題之外,還揭露了農場養殖三文魚不為人知的秘密:超高密度養殖,疾病,寄生蟲頻發,及高達20%的死亡率——甚至“是養豬場都完全不能接受的死亡率”。

  該片上映後,再次將之前早已備受爭議的“農場養殖”三文魚推上了風頭浪尖。

(圖片為挪威的三文魚養殖農場,也稱海洋牧場)
(圖片為挪威的三文魚養殖農場,也稱海洋牧場)

  新浪財經通過挪威海產局瞭解到的數據是,去年,挪威農場養殖三文魚出口總量高達110萬噸,價值75.1億美元。這一數據比2018年又有了6%的增長。其中,中國是挪威農場養殖三文魚消費大戶,進口到中國的新鮮三文魚總量在2019年翻番,價值高達1.5億美元。

  農場養殖三文魚,這個解決方案乍聽起來是個十分理想的解決方案:“人類自己養殖需要的食物,讓野生的種群更好的生存和繁衍”。可這隻是個偽命題,這些養出來的三文魚不僅吃起來並沒有想像中那麼健康,還直接威脅到自然環境和野生三文魚的生存。

  - 什麼是農場養殖三文魚

  三文魚,也稱鮭魚。一隻鮭魚一生要穿越幾千公里,甚至更遠,跨越海洋和河流。所以,野生鮭魚是難得的珍饈,因富含蛋白質,維他命,礦物質,以及歐米伽-3脂肪酸被冠以“魚中之王”的美譽。從1980年至今,三文魚的銷量翻了三番。

  但過去幾十年野生三文魚極速減少,根本無法滿足全球日益增長的消費量。挪威的亞特蘭大三文魚科學委員會2018年的數據顯示,從海洋回溯挪威的野生三文魚數量僅是三十年前的一半,估計為53萬隻。蘇格蘭的野生三文魚總量也在不斷下跌,在過去25年幾乎減少了75%。

  為了回應市場需求,拯救生物多樣性,挪威率先推廣了“農場”養殖三文魚的概念,並在過去二三十年間將三文魚養殖發展成為全球性產業。相比現在僅存的53萬隻野生三文魚,2018年挪威養殖三文魚產量已經超過4億只。

  養殖三文魚的價格僅是野生三文魚的1/3到1/4,而且這個價差隨著野生三文魚的總量銳減,還有可能繼續放大。僅今年1月份,挪威三文魚的出口價值就高達6.77億歐元。在新冠疫情爆發之前,挪威的三文魚出口實現了連續18個月快速增長。

  這些人工養殖三文魚的營養價值與野生三文魚並不對等。養殖三文魚的魚食經過科學配比,一般大約有1/3大豆粉,此外有15%左右的魚粉和魚油。野生三文魚捕食10公斤魚才能長1公斤肉,養殖三文魚吃1公斤飼料就可以長出1公斤肉,所以農場養殖三文魚的歐米伽-3脂肪酸的含量會大大少於野生三文魚。

  營養方面的對比並不是問題的關鍵。因為農場養殖密度極大,養殖三文魚需要大量的抗生素來對抗細菌和感染,甚至魚肉顏色也是因為飲食中加入相應的材料所獲得。

  - 為何農場養殖三文魚死亡率比養豬還高

  按照挪威的法律規定,任何人不得在沒有農場負責人的陪伴下,靠近養殖農場100米以內的距離。但是,瑞典一位對三文魚有濃厚興趣的調查記者,也是紀錄片《Artifishal》的製作人Mikael Frödin就曾不顧風險拍攝下了農場內的真實情景。這個紀錄片為了揭露人工養殖三文魚如何影響野生三文魚以及其他魚類的生存,以及農場養殖三文魚帶來的重大環境問題,在去年已經上映。

  在挪威北部阿爾塔(Alta)旁邊的一個養殖農場,Mikael Frödin冒險潛水靠近了其中一個擠了3萬隻三文魚的海底牧場“養殖網”,用潛水攝像頭拍攝下的景象令他震驚。他本以為看到的不過就是擁擠不堪的魚池,卻沒想到看到的情景遠超出他的想像:很多三文魚皮都掉了顏色,魚食和排泄物在水中漂浮,魚身上都是大小癬斑,此外還有畸形的三文魚,以及人眼清晰可見的附著在魚皮上的海虱。

  “誰想把這些魚做給自己的孩子們吃?你給她們看這些景象,她們永遠都不會再買這些魚。”在拍到這些令人震驚的景象後,Mikael

  Frödin在魚池旁邊大喊道。“這就如同去參觀一個農場,看到許多牛都在流血,渾身是癬,甚至呼吸都成問題。有誰想吃這種東西麼?對於魚來說,道理是一樣的。可就是因為魚在水裡面,沒有人看得到,也沒有人知道。”

  之後,因為這個報導,Mikael Frödin被這家養殖場的老闆告上了法庭。雖然Mikael Frödin並沒有秘密調查挪威所有三文魚農場的真實情況,但他的隨機調查依然揭露了多年來農場養殖三文魚鮮為人知的一面。

  挪威智庫NORCE的研究員Ulrich Pulg在ARTE的一紀錄片中分析說,我們可以將農場養殖三文魚與農場養豬做對比,因為二者都是大規模工業養殖。但是,Ulrich Pulg認為,與養豬相比,三文魚農場養殖的情況還要更加糟糕。20%的三文魚在養殖網中死亡,死亡率如此之高,在農場養豬中是完全不能接受的。

  “2018年,有五千萬隻三文魚在農場中死去,因為養殖條件實在是太糟糕了。”Ulrich Pulg說。

  這並不是挪威一家的問題。作為全球三文魚養殖出口的第二大國家,智利的養殖三文魚死亡率和事故頻率更高,不僅三文魚本身的健康情況並不明確,員工安全也經常得不到保障。

  - 被擾亂的生態系統

  挪威是繼中國之後全球第二大魚類出口商,除了石油,三文魚農場養殖是該國第二大出口產業。在2019年,挪威發了1428張三文魚養殖許可證,其中有500個養殖農場都在挪威的海岸邊,如同戴在海岸線上的花冠。

  原本挪威人工養殖三文魚的初心是為了產出價廉物美的三文魚,還能保護野生三文魚,結果南轅北轍。

  所謂“農場養殖”,也是工業化大規模養殖,就是先養好魚苗,再轉移到淺海里的大漁網里飼養。通常這種漁網中的三文魚密度高,所以寄生蟲和疾病頻發。為了對抗這些病菌和寄生蟲,養殖業又要使用抗生素,疫苗和殺蟲劑,這些藥物跟隨魚的排泄物進入生態系統,汙染海域。

  非但如此,這些海洋牧場內密度高,成為以食魚皮肉為生的海虱最佳棲息地,這是一種本身就威脅著野生三文魚的寄生蟲,因為農場養殖的氾濫,海虱成倍遞增,並不受農場的邊界限製,可以自由進入其他海域。

  如遇到暴風雨或是其他狀況,養殖的三文魚逃脫,又在同時威脅著野生三文魚的生態體系和繁衍。每年因為自然原因“逃出”養殖場的三文魚大約有18萬隻,“外逃”的三文魚會擾亂野生三文魚的基因組。

  現在,諸多三文魚農場也在做改進,以減少對環境的傷害,也有提議稱三文魚農場養殖應該全封閉,而不是在公開海域進行養殖,但是三文魚的健康問題依然呼籲更好的解決方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