粵港澳大灣區兩城放開落戶 人口流入不平衡格局有望打破?
2020年06月16日12:44

  原標題:粵港澳大灣區兩城放開落戶,人口流入不平衡格局有望打破?

  21世紀經濟報導

  繼江門之後,惠州也計劃加入“零門檻”落戶的行列。

  6月10日,《江門市進一步推進戶籍製度改革實施方案(修訂)》發佈並將於7月5日正式實施,這標誌著江門邁向“零門檻”落戶。

  在江門之後,6月中旬,惠州的《惠州市戶口登記、遷移準入條件(試行)》(修訂稿)發佈,目前這一修訂稿仍在徵求意見中,收集意見建議截止日期為2020年7月11日,該修訂稿也計劃取消落戶限製。

  粵港澳大灣區的城市紛紛計劃加入“零門檻”落戶行業,背後既有國家政策要求,也不乏自身吸納人口的計劃。

  然而,這能改變粵港澳大灣區人口流入不平衡的格局嗎?

  江門、惠州率先放款落戶

  6月10日,江門市政府網站上發佈關於印發《江門市進一步推進戶籍製度改革實施方案(修訂)》的通知,通知提出,統籌江門市戶籍製度改革和相關經濟社會領域改革,全面放開在城區、建製鎮的社區(以下統稱城鎮社區)的“穩定住所、穩定就業”基本遷入條件,取消參保要求、居住年限、就業年限等落戶限製,實行以群眾申請為主,不附加任何條件,按戶口遷入途徑分類登記備案的“零門檻”準入政策。

  如何實施“零門檻”落戶?江門提出,經江門市組織、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門批準調入或公開招聘錄用的公務員、政府僱員、事業單位職員,或經批準下放人事管理權的事業單位自主招聘的職員,本人可以申請入戶,其配偶、子女及父母可以隨遷。

  此外,取得中專及以上學曆、初級及以上專業技術職稱、初級工及以上職業資格或技能等級、廣東省內專項職業能力資格、廣東省內技能提升培訓考核合格資格等的人員可以申請入戶,其配偶、子女及父母可以隨遷。

  更關鍵的是,江門表示全面放開“穩定住所、穩定就業”基本遷入條件,取消參保要求、居住年限、就業年限、創業年限限製,在城鎮社區居住、就業、創業的,本人可以申請入戶,其配偶、子女及父母可以隨遷。

  無獨有偶。

  6月12日,惠州發佈《惠州市戶口登記、遷移準入條件(試行)》(修訂稿),修訂稿提出具有國家承認的大中專以上學曆的學曆型人才,本人可遷入惠州市實際居住地常住戶口,其直系親屬可以隨遷。經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門認定的具有初級及以上專業職稱、初級工及以上職業資格條件之一的技能型人才,本人可遷入惠州市實際居住地常住戶口,其直系親屬可以隨遷。

  此外,在惠州市實際居住並有合法穩定住所(含租賃)的,本人可遷入本市實際居住地常住戶口,其直系親屬可以隨遷。在惠州市穩定就業(就業單位已為其繳納社會保險)的,本人可遷入本市實際居住地常住戶口,其直系親屬可以隨遷。在惠州市創業(已領取營業執照或其他法定登記方式)的,本人可遷入本市實際居住地常住戶口,其直系親屬可以隨遷。

  換句話說,只要在江門、惠州(在徵求意見稿通過之後)有穩定租房、工作或者創業,均可以將戶口遷入兩地,實現“零門檻”落戶。

  放開落戶影響幾何?

  為何江門、惠州在粵港澳大灣區城市中率先提出“零門檻”落戶?

  這可以從粵港澳大灣區的人口格局中窺見一斑。

  2019年,大灣區的人口流入可以分為三個梯隊:廣州和深圳在第一梯隊,常住人口的增量均超過40萬人;佛山、珠海在第二梯隊,人口增量達到25.29萬和13.26萬人。其餘城市為第三梯隊,常住人口增量從3萬到7萬人不等。

  惠州和江門都不是小型城市,2019年常住人口也都超過450萬人。其中,惠州2019年末常住人口488.00萬人,人口出生率13.58‰,死亡率3.49‰,自然增長率10.09‰。因此,惠州的5萬常住人口增量,幾乎全部來自於自然增長率,幾乎沒有外來人口流入。江門2019年的常住人口增量則在粵港澳大灣區排名墊底,為3.21萬人。

  從人均可支配收入來看,2019年,惠州全年全體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7160萬元,江門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2323元,在大灣區中排名靠後。數據顯示,2019年,深圳的人均可支配收入62522.40元,第二梯隊的佛山也有54043元。這就導致這些地方對於惠州、江門等地的人口存在“虹吸效應”。

  因此,對於中小型城市,如果僅僅只是放開落戶,對常住人口的吸引力其實有限。

  比如,2017年初,肇慶就提出,全面放寬落戶肇慶的條件,只要租賃合法穩定住所,持有居住證並連續居住滿半年以上的人員,經過業主同意,本人可以在租賃房屋所在地或租住地社區集體戶申請登記常住戶口,其共同居住生活的親屬可以辦理隨遷。

  這已經接近“零門檻”落戶了。

  但是,肇慶的人口增量仍然有限:2017年肇慶常住人口411.54萬人,2018年常住人口415.17萬人,2019年常住人口418.71萬人,每年常住人口增加3-4萬人。

  2015年,肇慶的常住人口為405.96萬人;2016年,肇慶的常住人口為408.46萬人,也與此後幾年的增量幾乎持平。換句話說,肇慶的“零門檻”落戶政策,並沒有帶來常住人口顯著增長。

  如何“逆襲”?

  但是,這些城市並非沒有自身的優勢。低房價、低人口密度、更多的土地資源,使這些地方具備成為粵港澳大灣區新產業基地的可能。數據顯示,2019年年末江門的人口密度487人/平方公里,惠州的人口密度430人/平方公里,在粵港澳大灣區城市中相對較低。

  目前,惠州正在發力建設石化能源新材料萬億級產業集群。位於惠州的總投資約100億美元的埃克森美孚惠州乙烯項目開工建設、總投資約56億美元的中海殼牌惠州三期乙烯項目簽約落戶。此外,惠州還計劃在惠東縣規劃建設面積30.2平方公里的新材料產業園,準備打造國內一流新材料產業基地、粵港澳大灣區新材料科技創新基地。

  江門則是廣東的農業大市,近年來也有不少科技項目、產業項目落地。比如江門中微子實驗站、“數字光芯片聯合實驗室”、再生醫學大動物實驗研究聯合基地等項目進展順利,騰訊、華為等重大項目和廣東郵電職業技術學院相繼簽約落戶江門人才島。

  如果加強基礎設施的互聯互通,配合人口政策、就業政策的實施,這些地方具備人口流入“逆襲”的可能。

  江門、惠州等城市也正在不斷建設新的交通基礎設施,加強“硬聯通”,以期望帶動“軟聯通”。

  比如,6月6日,粵港澳大灣區又一跨海通道工程——黃茅海跨海通道,在廣東省江門所轄台山市黃茅海上打下了首根鋼管樁,該項目已正式開工。這一項目起於廣東省珠海市高欄港區,東連港珠澳大橋,西連新台高速並與西部沿海高速相交,止於廣東省江門所轄台山市鬥山鎮。

  此外,在全國兩會期間,江門市委副書記、市長劉毅表示,江門市加快融入“軌道上的大灣區”,珠西綜合交通樞紐江門站、南沙港鐵路、深茂鐵路深江段、珠江肇高鐵等項目正在加快推進,其中,南沙港鐵路通過爭取在蓬江區、鶴山市設客運站點,屆時全市將實現三區四市鐵路客運車站全覆蓋。

  (作者:陳潔)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