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生死“搭橋”的中國人體器官捐獻協調員
2020年06月16日14:41

原標題:為生死“搭橋”的中國人體器官捐獻協調員

中新社石家莊6月16日電 題:為生死“搭橋”的中國人體器官捐獻協調員

  作者 郝燁 李曉偉

  生與死,一直以來都是個沉重的話題,但這卻是路保賽每天面臨的話題。

  作為一名人體器官捐獻協調員,7年間,路保賽見證了40場離別,也迎接了近120場重生。

  2010年,中國正式啟動人體器官捐獻試點工作,人體器官捐獻協調員這一職業隨之產生。2013年,河北正式開展人體器官捐獻工作,在河北醫科大學第二醫院泌尿外科擔任主治醫師的路保賽主動申請,經中國紅十字會總會統一培訓,考試合格後成為了一名人體器官捐獻協調員。

  路保賽清楚地記得自己協調捐獻出的第一對腎臟,它來自一名19歲的河北男孩,從發現這名潛在捐獻者、聯繫家屬、宣講捐獻政策和法規到協助完成捐獻……24小時後,在紅十字會人體器官捐獻協調員共同見證下,男孩的腎臟成功移植給了兩名受者,在受體身上得到延續。

  正是這第一次作為人體器官捐獻協調員的經曆,讓路保賽意識到,“器官捐獻”這份來自生命盡頭的餽贈,是許多家庭重生的希望。

  從第一次的摸索前行至今,路保賽先後接觸了超200例患者及家屬。有時,成功的器官捐獻背後,往往伴隨著誤解。一次,路保賽驅車趕往二百餘公裡外的滄州,向患者家屬說明情況,卻被家屬質問他的身份和目的。

  “人們對我們更多的是警惕與懷疑。”路保賽很無奈,囿於傳統觀念,社會大眾對器官捐獻協調員仍存在很大誤解。

  除了誤解,路保賽需要承受的還有失望。他回憶道,2019年,一位患者妻子在同意捐獻後又反悔,為了徵得她的同意,自己與她溝通了3個小時,詳細解釋了捐獻政策和法規。然而,那次協調最後仍未成功。

  “當發現潛在捐獻者時,我們一定會盡全力去溝通,直到最後一刻,家屬都有權同意或反對。”路保賽認為,為生命“接力”的意義不能只看結果,要尊重每一位家屬的選擇,並帶著希望繼續“奔走”。

  局限於傳統思想,當下,器官捐獻仍是不少人心中的禁忌。不過,讓路保賽欣慰的是,伴隨著法律法規、人文教育、思想觀念的轉變,民眾對器官捐獻的認知度提高了,人們逐漸意識到,讓器官“活”在他人身體里,也是生命延續的一種方式。

  中國人體器官捐獻管理中心官網顯示,截至2020年6月15日,有效誌願登記人數已逾211萬人,實現捐獻近3萬例。數據顯示,2018年中國器官捐獻數量位居世界第二位,同年,實施器官移植手術量突破2萬例,亦居世界第二位。

  “對於人口基數龐大的中國來說,器官捐獻和移植間仍存在巨大供需缺口。”路保賽認為,器官捐獻的發展涉及社會多方面,當務之急是建立起主治醫生與人體器官捐獻協調員的溝通機製,打通信息渠道,讓潛在捐贈者的情況及時準確地傳送到協調員手中,從而實現更優化的器官捐獻配比。

  2020年5月28日,十三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通過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其中,人格權獨立成編,對人體細胞、人體組織、人體器官、遺體的捐獻做出明確規定。

  人體器官捐獻關乎到生命安全和人格尊嚴。路保賽認為,國家製定一系列政策,正是推動這項事業向正確軌道上前進,對於推動形成一個更加完善的捐獻體系具有積極意義,也能促進中國器官捐獻與移植事業高質量發展。

  幾年間,從城市到農村,從石家莊到廊坊、滄州、雄安新區……路保賽將腳印留在了很多地方。每年清明節,他都會參加河北省紅十字會舉辦的遺體器官捐獻者緬懷紀念活動,悼念捐獻者。在他看來,人體器官捐獻協調員從事的是為生死“搭橋”的工作,“我們都說器官捐獻者很偉大,其實,人體器官捐獻協調員的付出同樣很有價值和意義。”(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