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夥伴今反目,玖富和人保財險何以走到這一步?
2020年06月15日18:35

原標題:昔日夥伴今反目,玖富和人保財險何以走到這一步? 來源:手機新浪網

對於網貸平台的融資性信用保證保險業務,在賠付壓力逐漸顯現後,保險公司又陷入與合作平台對簿公堂之中。

互相起訴,各執一詞

6月12日,互聯網金融巨頭之一的玖富發佈公告稱:玖富數科旗下中國附屬公司和PICC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廣東省分公司(以下簡稱“人保財險”)就合同糾紛於北京一地方法院提請了訴訟。該訴訟前景不確定,或會對公司的財務產生不利影響。

玖富聲稱人保財險有義務在“玖富直貸項目”項下向玖富數科支付合作協議約定的服務費。要求人保財險賠償未付服務費及滯納金約23億元人民幣。

在玖富出手後,人保財險也不甘示弱。6月14日,人保財險就玖富提起訴訟一事回應稱,對於與玖富在合同執行中出現的爭議,在雙方協商未果的情況下,為維護人保財險正當權益,通過廣州中院向玖富提起法律訴。

人保財險要求玖富數科返還合作協議項下已支付的部分服務費和利息,並聲稱沒有義務支付未付服務費。

除此之外,人保財險特意強調:已為該項業務合理提取準備金和撥備,本次訴訟不會對人保財險整體財務狀況產生重大不利影響。

在此之前,玖富和人保財險曾是合作夥伴的關係,雙方互為彼此重要的合作平台。雖然在訴訟公告中,雙方都未明確提出涉及糾紛的業務詳情。然而,雙方合作的業務類型交集在於網貸業務的保證保險,又稱融資性保證保險,即保險公司為融資方提供增信的一類業務。結合當前疫情與全球經濟下行壓力,不難看出此次交鋒的重點可能落在保證保險包含的信貸資金還款逾期壓力與風控壓力。

財務風險或為事件內因

玖富作為互聯網金融的新生代巨頭,的確曾經擁有屬於自己的高光時刻。玖富數科於2019年8月在美國納斯達克上市。2019年10月21日,胡潤研究院發佈《2019胡潤全球獨角獸榜》,玖富排名第264位。2020年1月9日,胡潤研究院發佈《2019胡潤中國500強民營企業》,玖富以市值140億元位列第498位。

目前,玖富尚未發佈2019年年報以及今年一季度報。而從玖富發佈的2019年三季報看,2019年財務情況不如2018年同期。2019年第三季度,玖富淨利潤1051.7萬元人民幣,同比大幅下滑95.4%;2019年前三季度,玖富淨利潤7.09億元人民幣,同比下滑超過60%。結合玖富在公告中所稱“或會對公司的財務產生不利影響”,不排除年報未發佈與人保訴訟事件有關。

根據資料顯示,人保財險2019年信用保證險保費為227.67億元,同比增長96.7%;賠付率上升17.9個百分點達到78.1%,該業務綜合成本率達121.7%,承保虧損28億元。融資類信用保證險,特別是線上的消費金融領域的業務增長較快,賠付率較高,是信用保證險賠付率高企的主要原因。今年以來,人保財險還對這類業務進行了調整。

今年以來,受疫情影響,融資性保證保險的賠付率不斷上升。4月22日,在銀行業保險業一季度運行發展情況發佈會上,銀保監會副主席黃洪表示,受疫情影響,保險公司經營波動加大,部分企業和個人收入減少,還款能力下降,違約率增加。比如,信用保證保險賠付率一季度呈大幅上升趨勢,上升比例約50%。在外部環境的壓力下,融資性保證保險業務已經成為燙手山芋,進一步導致了玖富和人保財險雙方矛盾的激化。

行業管控加強,業務收緊已成趨勢

玖富和人保財險的糾紛與今年保險信貸行業監管力度的加強不無關係。銀保監會5月19日發佈《信用保險和保證保險業務監管辦法》(以下簡稱“辦法”),進一步提高融資性保證保險的經營資質、降低承保限額、提高內控管理要求等規定,控製業務風險。《辦法》規定除專營性保險公司外,其他保險公司承保的融資性信保業務單個履約義務人及其關聯方自留責任餘額不得超過上一季度末淨資產的1%。

這意味著保險公司會調整業務類型,個人消費信貸類業務占比會有明顯下降,普惠型小微企業業務占比會大幅提高。事實上,相關機構已經在大力退出針對個人信貸的融資性信保業務。

截止報導發佈日,玖富和人保財險的訴訟結果還未公佈。關於“23億人民幣服務費”一事的最終判決,可能將不僅會決定玖富能否維持互聯網金融巨頭的地位,更會對玖富今後的命運產生不可磨滅的影響。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