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疫情六問
2020年06月15日23:07

原標題:北京疫情六問

新京報訊(記者 李玉坤)從6月11日起,北京的確診病例持續增加,目前,這一波疫情已經有近80人確診。

已經連續56天無本地報告新增確診病例的北京,為何突然出現疫情?病毒來源於哪裡?是否需要封城?記者對這些問題進行了梳理解答。

Q1:

此輪疫情的0號病人是誰?

此輪北京疫情,最早確診的病例來自於西城。

6月11日,北京市政府新聞發佈會通報了一起新冠肺炎確診病例。病例唐某某,男,52歲,北京市人,家住西城區月壇街道西便門東大街。這是時隔50多天后,北京再次出現新冠肺炎確診病例。

當天通報的一個情況引起了大家的注意:“患者自述近2周無出京史、無外來人員密切接觸史”。北京很早就沒有了本土病例,此前的防控重點已經是防輸入為主,唐某某的情況引起了大家的疑問。

6月12日,北京確診6人,6人都有新發地批發市場出入史,此後公佈的確診病例也多與新發地有關。

6人中,豐台的兩人都是中國肉類食品綜合研究中心員工,其中一人劉某某,5月29日曾去青島出差。官方通報顯示,劉某某與北京市西城區6月11日確診病例唐某某,在北京新發地菜市場有過交集,唐某某6月3日曾到新發地採購肉類產品,劉某某6月5日曾到新發地采樣。

從目前的公開信息來看,尚沒有病例早於6月3日(唐某某去新發地採購的時間)出入新發地。不過,在今天公佈的36例病例詳情中,病例18也是同一天去新發地採購,這名61歲的河南人住大興區觀音寺街道,6月3日到新發地市場採購,10日晚出現咽痛等症狀。

6月15日晚,中國疾病預防控製中心流行病學首席專家吳尊友接受央視採訪表示,這次疫情的第一例病例是在6月6號發病,6月13號報告的一例病例是在6月5日發病。此外,還有一些未發現的病例,可能還會把時間往前推。

Q2:病毒是否來自歐洲?

吳尊友認為,北京突然出現本土新冠疫情,有兩種可能性。一種可能,批發市場里被新冠病毒汙染的海產品或肉類是源頭。另一種可能,出入新發地批發市場的人是傳染源。他傾向於第一種可能。

病毒從哪裡來?北京市疾控中心楊鵬接受媒體採訪表示,北京新發地的病毒溯源正在調查中。通過全基因組測序發現病毒是從歐洲方向來的,初步判定與輸入性有關。但病毒到底怎麼來的,還無法確定。有可能是汙染的海產品或肉類,或者進入市場的人通過分泌物進行傳播。

吳尊友也認為,北京此次疫情病毒來源的最大可能,是從北京以外的地區帶到了北京。研究人員在病人體內、新發地環境采樣毒株,與北京和中國此前流行毒株、以及全球的毒株進行比較,發現最有可能是來自歐洲。

新冠疫情發生後,專家分析全基因組測序得來的單倍型,可以看出不同地點取樣病毒的演化關係,也可以溯源病毒的傳播來源。比如,最近加拿大不列顛哥倫比亞省公佈,該省的病毒毒株主要來源於加拿大本土和美國、歐洲。

當然,這個“方向”指的是病毒的演化關係,尚無確切證據表明是直接來源。目前,公開的病毒庫中尚未有北京此次爆發的毒株RNA序列提交。

按照吳尊友的解釋,“歐洲的”病毒不代表來自歐洲國家,不能說明病毒就是由歐洲直接傳入。具體還有待於進一步的收集信息來幫助判斷。

中國疾病預防控製中心表示,6月13日,已完成北京相關病例樣本病毒全基因組序列測定和分析,並正在積極開展病毒溯源。

Q3:三文魚和其他海產品帶毒嗎?

北京此輪疫情發生後,很多飯店都下架了三文魚等海鮮產品。

對次,吳尊友表示,我們不能因為在切割進口三文魚的案板中檢測到了新冠病毒,就下結論說三文魚就是傳染源。也可能案板主人就是一個新冠病毒感染者,他在講話過程中飛沫落到了案板上;比如,可能前來採購的客人是新冠病毒感染者,在與主人交流或砍價的講話過程中造成案板被汙染;還有可能案板主人銷售的其他物品是被汙染的,帶有新冠病毒,也可以汙染案板。

目前研究顯示,新冠病毒所屬的β冠狀病毒只感染哺乳動物。目前,已經有貓、狗等感染新冠病毒的證據。新冠病毒侵入細胞所結合的細胞表面受體是ACE2,雖然ACE2在魚的細胞內也存在,但倫敦大學學院(UCL)的研究團隊5月1日在預印本平台bioRxiv發表的論文顯示,新冠病毒可以與哺乳動物宿主的受體蛋白同源物形成穩定復合體,但同魚類、鳥類或爬行類動物的受體無法形成穩定復合體,因為魚類很難感染新冠病毒。

不過,海鮮的冷鏈運輸確實給病毒的傳播帶來可能。吳尊友稱,病毒的生物樣本通常都是在低溫下保存。溫度越低,病毒存活的時間越長。在批發市場,很多海產品都是冷凍儲存,在這樣的環境下,病毒能夠存活很長時間,傳染人的幾率也更大。

Q4:為何是新發地?

疫情讓新發地成為焦點。

新發地批發市場始建於1985年,這片位於南四環外的批發市場,如今占地達1680畝,比北京絕大多數的大學校園大得多。

有數據顯示,新發地承擔了北京約80%的農產品供應。每天有上萬人、3000多輛大貨車從全國各地湧入。2019年,新發地批發市場交易量1749萬噸,交易額1319億元人民幣。在全國4600多家農產品批發市場中,新發地市場交易量、交易額已連續17年雙居全國第一。

因此,新發地的疫情備受關注。新發地巨大的人流量和輻射力,使得流行病學調查的範圍擴得非常大。但吳尊友認為,此次新發疫情前,北京已經連續50多天沒有本土確診病例,按道理說這裏不應該有病毒。只有把所有人流和物品都查清楚了,才有可能展現出全貌。

在全球,海鮮批發市場的感染屢屢發生。6月初,韓國世宗市的海洋水產部有27名職工被確診感染新冠肺炎,感染路徑尚不明確。

武漢疫情爆發後,很多研究者關注了wet market種售賣的動物和動物製品。廣東省生物資源應用研究所研究院陳金平等人在早前的關於新冠宿主研究的論文中表示,控製疾病傳播的重要一點是確定新冠病毒的動物來源,華南市場出售各種動物,並且數量和種類都非常動態,尚不清楚哪個動物開始了第一次感染。

這次新發地爆發的疫情,很多專家認為也是一次“機會”。浙江大學生命科學研究院教授王立銘撰文稱,由於武漢華南海鮮市場在關閉消殺之前未能採集動物樣本,科學家們未能在活體動物體內檢測到新冠病毒,也沒有辦法找到新冠病毒的中間宿主。新發地病例給新冠病毒的中間宿主的確定、進一步管控新冠肺炎疫情提供了機遇。

Q5:疫情多嚴重,是否要封城?

目前,北京豐台區花鄉地區是全國唯一疫情高風險地區,還有十幾個街道位列中風險地區。北京的疫情走向成為全國關注的焦點。

“所有病例都與新發地市場有關,沒有看到無傳播途徑的病例,說明防控處於疾病擴散的早期。按照目前的處置力度與速度,這場疫情可控。”上海複旦大學附屬華山醫院感染科主任張文宏6月14日晚撰文表示,但新發地市場的吞吐量驚人,後續是否會出現新的爆發點現在不可知。

廣西疾病預防控製中心主任醫師卓家同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未來20天到30天對北京來說非常重要。

6月11日至14日,北京4天累計新增本地確診病例79例。截至目前,已有豐台區、大興區、西城區、海澱區、房山區、朝陽區、東城區、石景山區8個區報告新增本地確診病例。疫情已經波及到河北,6月15日,河北省衛健委報告了與北京新發地有關的新增3例確診病例和1例無症狀感染者,四人是安新縣的一家四口。

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成員、中國疾控中心流行病學前首席科學家曾光認為,未來確診人數會增高幾天,然後被控製,這是頓挫型第二波疫情,北京不會成為第二個武漢。

北京確診病例的大量增加,也是因為將檢測的面擴得非常廣。6月14日,按照“應檢盡檢、願檢盡檢”原則,全市核酸檢測機構共檢測76499人,結果陽性59份。

截至6月14日2時,新發地市場周邊11個小區人員應檢39491人,實際采樣已完成41510人,檢測6284人,檢測結果為陰性;14天內出入新發地市場內人員,累計完成采樣29386人,完成檢測12973人,核酸檢測結果陰性。

吳尊友表示,幾萬人只有50多個陽性,說明擴散範圍比較小。並且都處於臨床早起,大部分甚至沒有症狀,說明北京的措施是及時的。

他認為,目前是局部的疫情,影響有限,對整個北京市來說,沒有必要做響應的調整,對於個別區的調整是可以的。“未來三天北京報告的病例數,決定了疫情的走向。明天后天的報告數不大增長,就說明疫情就穩定在這個規模了。”

Q6:

是否重啟小湯山?

曾經作為SARS收治醫院的小湯山,在新冠疫情早起,北京就開始著手改造。

1月23日,小湯山作為市級定點收治後備醫院。經北京城建集團、北京建工集團、北京建築設計研究院等有關單位,1.5萬餘人經過53天的晝夜設計及建設施工,3月15日應急改造工程順利完成。新建和改造共計82067平方米,建設床位1600餘張。

3月16日起,北京啟用小湯山醫院,主要用於境外來(返)京人員中需篩查人員、疑似病例及輕型、普通型確診患者治療。北京從全市22所市屬醫院,抽調1000人的醫療團隊。4月28日,小湯山完成階段性任務,最後一名患者出院。

此次北京又出現大量本土病例,是否要啟用小湯山?吳尊友表示,“得有預案,做到有備無患,不能等疫情大了之後才做準備。寧信其有,不可信其無。我們的樂觀也是建立在有充分準備、全面落實防疫措施的基礎上,而不是盲目的樂觀”。

記者瞭解到,除了小湯山外,北京構建了“3+2”的市級救治體系。

今年5月17日,在北京市新冠防控第107場發佈會上,北京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領導小組醫療保障組副組長、北京市衛生健康委主任雷海潮介紹,在此次新冠防控中,未來北京將保持“3+2”的市級救治體系。“3”是指地壇醫院、佑安醫院、解放軍第五醫學中心,“2”是指小湯山醫院和中日友好醫院。“這次雖然沒有啟用中日友好醫院,但它也是北京救治的重要後備力量。未來,中日友好醫院主要對外籍患者提供救治。”

新京報記者 李玉坤

編輯 李國君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