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le微軟等科技巨頭稱重視多元化 數據卻打了他們的臉
2020年06月14日08:38

  新浪科技訊 北京時間6月14日消息,據外媒報導,國外科技巨頭在僱傭更多少數族裔員工方面進展甚微。

  外媒通過對年度披露數據的分析發現,在首次多樣性報告發佈的六年之後,Alphabet、Apple、Facebook、微軟和Twitter的黑人員工比例僅僅出現了較低的個位數增長。相比之下,亞馬遜的增幅更高,但其中包括倉庫工人及快遞小哥。

  卡普爾資本(Kapor Capital)創始人弗瑞達·卡普爾·克萊恩(Freada Kapor Klein)表示:“他們每年都發佈同樣的多元化報告,打個勾選,然後第二年再發送同樣的報告。目前,我們正處在一個關鍵的十字路口,我認為迄今為止,科技公司所做的工作還遠遠不夠。”

  2014年,多家科技公司承認了種族差距,並將增加員工多樣性作為一個公共目標。而最近幾週,各大科技公司的首席執行官再次宣誓要解決不平等問題。原因是明尼阿波利斯市一名白人警察在喬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的脖子上跪了九分鍾,手無寸鐵的黑人被殺害了,此事引發了公眾的憤怒。連續幾週,美國各地城市都爆發了抗議活動。

  Facebook首席執行官馬克·朱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一篇帖子中寫道,Facebook公司“需要通過我們的平台為黑人社區的平等和安全做更多的事情”,並承諾將捐贈1000萬美元;Twitter的傑克·多爾西(Jack Dorsey)承諾向前美國國家橄欖球聯盟(NFL)四分衛科林·卡佩尼克(Colin Kaepernick)的“瞭解你的權利(Know Your Rights)”訓練營捐贈300萬美元;亞馬遜承諾出資1000萬美元支援社會正義和黑人社區;Google民權組織承諾捐款1200萬美元;Apple公司首席執行官蒂姆·庫克(Tim Cook)承諾,將向平等正義倡議(Equal Justice Initiative)和相關員工進行捐款;微軟首席執行官薩提亞·納德拉(Satya Nadella)則宣佈向多個社會正義組織承諾捐款150萬美元,同時將利用其平台“放大”黑人工人的聲音。

  Project Include創始團隊成員卡普爾克·萊因認為,科技公司此前在多元化和包容性方面的表現以及高管們的聲明,“聽起來很空洞”,除非多樣性數據真正地出現更大的變化。

  “有指標,但沒結果”

  在過去的六年里,這些科技巨頭們取得了一些進步,但還遠未達到目標水平。

  女性在勞動力中所占的比例越來越高。例如,在Facebook的技術員工中,女性比例從2014年報告開始時的15%上升到了2019年初的23%。Google也取得了類似的進展。

  但在黑人員工方面,Facebook的增幅最小:在過去五年中從3%上升到了3.8%。Twitter的黑人員工比例,則從2014年的約2%上升到2019年初的6%。亞馬遜報告稱,截至2019年初,黑人員工比例為26.5%,增幅為11個百分點。然而,它的大部分員工都在亞馬遜的配送中心工作,這使得它很難與其他科技公司進行比較。

  初創公司Human Interest的法律主管、Facebook前首席高級律師巴里·威廉姆斯(Bari Williams)表示,這份年度報告是提高科技企業透明度的關鍵。但在多元化方面,科技巨頭們以數據為中心的做法和競爭力並沒有發揮作用。

  威廉姆斯表示:“這些企業都是數據驅動型的,但如果員工未能達到多元化的標準,負面影響在哪裡?有指標,但沒有結果。”

  在程式員和工程師等領導性、技術性角色中,多樣性的表現更差。Apple公司有9%的員工是黑人,但如果考慮到領導職位,這一比例就降到了3%。從2013年底到2017年底,Apple的黑人技術崗位比例一直保持在6%。2017年是Apple發佈多元化數據報告的最後一年。

  Equal Ventures的普通合夥人理查德·克爾比(Richard Kerby)表示:“科技企業的一個缺陷是沒有從公司成立之初就開始考慮這個問題,這會產生連鎖反應,且這種連鎖反應通常要在幾年之後才會出現。你看不到改變,因為它沒有被跟蹤或監控,沒有激勵機製來提高多元化數字。”

  留住員工

  斯坦福大學(Stanford University)組織行為學教授瑪格麗特·尼爾(Margaret Neale)表示,儘管招聘仍然是一個關注包容性的領域,但這也常常涉及到一個留住人才的問題。在公司內找到一個導師或擔保人是很睏難的。如果沒有這樣的人,想要晉陞到領導職位幾乎是不可能的。”

  她說:“我們在各種不同的科技公司都看到了同樣的多樣性報告,但你可以非常清楚地看到,數字幾乎沒有什麼變化。很多公司還在繼續招聘,但對這些員工已經沒有粘性了。鑒於現有的總人數,大量有色人種正在以更高的比例流失。”

  在回應外媒的置評請求時,這些科技公司指出,多元化是一個漸進的過程。去年,Google在美國招聘黑人技術崗位的數量出現了有記錄以來的最大增幅。Apple公司在美國招聘的黑人員工中,有53%來自科技行業代表性不足的群體。

  儘管存在一些個位數的進步,但批評人士仍對科技巨頭們公佈這些報告的努力表示讚賞。他們指出,像華爾街這樣的行業就並沒有選擇公佈年度多元化數據。

  卡普爾·克萊因表示,“在大公司里不斷提高多元化程度”仍然是一場艱苦的戰鬥。由於過去20年的增長,科技巨頭們現在正面臨著她所說的“分母問題”,以Alphabet公司為例,他們要做的是改變11.8萬人的員工隊伍。

  她說:“10%的改變也是很大的,這意味著很多員工必須被僱傭或很多人必須要離開,但這仍然不能改變企業的文化。科技企業們面臨著一項更為艱巨的任務,這需要對變革做出絕對的根本性承諾。”(芳芳)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