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NBA複賽恐因他泡湯?32億的損失誰來買單
2020年06月13日12:58

  BR調侃NBA的動畫《權力的遊戲》如今看似要城真了,在毫無徵兆的情況下,艾榮跳出來給了NBA官方當頭一棒。

  “我不支持去奧蘭多,”艾榮在球員的電話會議中說:“我不讚成種族主義和那些屁話。有的東西聞起來有點可疑。不管我們承認與否,作為黑人,我們每天醒來都會成為攻擊的目標。”

  目前美國的形勢確實混亂,新冠感染者已經突破200萬,弗洛伊德之死更是讓美國的種族問題浮上水面,引發了多個城市的大規模遊行。這讓NBA的複賽面臨著很大的壓力。

  可是作為一個本質上的商業聯盟,NBA的複賽幾乎是大勢所趨,不可避免的,在已經有嚴重經濟損失的情況下,如果不複賽,損失幾何呢?

  薪金專家Bobby Marks計算出,如果本賽季NBA不複賽,累計損失12億的球員薪水(占薪資總額的35%),NBA有權廢除原定的勞資協議,設立新的勞資協議,球員下賽季的薪水會大大縮水;聯盟總計要損失超過20億美元。

  如果是以球員身體健康為由提出拒絕複賽還情有可原,畢竟身體是革命的本錢,可艾榮拒絕比賽的主要原因還是種族問題。

  首先,種族問題是NBA球員能解決的了的嗎?這是割裂美國社會200年的問題,是自從第一個黑人登上美國大陸,就已經出現了的問題,很多球員為了種族問題提出過抗爭,奧斯卡-羅伯特森,比爾-羅素,那些60-70年代的球員都曾為黑人平權問題抗爭過,甚至走上街頭抗議。可是有用嗎?這壓根不是NBA球員能解決的了的問題。

  球員就是球員,本職工作是打球而不是參與政治。在社交媒體發達的如今,球員擁有了極大的關注度,動輒幾百上千萬的社媒粉絲,一方面讓他們有了超出社會地位的影響力,另一方面也容易讓他們膨脹,以為自己真的有了什麼超出身份的權力。

  其實球員,本質上還是資本的工具人,他們和社會上的芸芸眾生一樣,出賣自己的天賦和勞動力換取報酬,不過是報酬高一點罷了。真正掌握NBA這個聯盟大權的,球隊老闆,聯盟高層,有幾個黑人呢?球員也許有足夠高的收入和受追捧的社會地位,可他們壓根沒有足矣影響全美政治版圖的影響力。

  球員應該有的真正在社會上的積極影響應該是什麼呢?恰恰是立足於本職工作,好好打比賽,逐步擴大自己的影響力,樹立正面的榜樣,才能改變更多和他們同胞的命運。

  他們應該是賽場上勵志的楷模,不該用罷工證明自己存在感,到最後,受傷最深的恰恰是運動員自身。不打比賽,收入降低,影響力減弱,除了喊了幾嗓子虛無縹緲根本得不到落實的口號,又能有什麼正面意義呢?

  艾榮此時的變卦也讓人費解,實際上在一週前,當球員工會舉行電話會議並投票決定是否重啟本賽季時,艾榮作為球員工會的副主席,投出了支持的一票,最終的投票結果是28-0,沒一個球員願意讓本賽季停擺。

  WOJ今天發表了一篇文章詳解了艾榮對複賽從支持到拒絕的心路曆程。

  艾榮一開始提了很多問題,比如“作為受傷的球員,我能和其他球員一起去奧蘭多嗎?”“ NBA的贊助商會參加嗎?某款成人飲料可以出現嗎?”“聯盟會給球員提供什麼食物?”

  在弗洛伊德事件之後,艾榮在球員會議中提出,在美國現有的種族和財富條件下,以黑人為主的NBA聯盟應該如何在種族轉換中發揮作用。是否該拒絕複賽。

  一名西岸球隊的球員說:“我對他所說的完全不感興趣。”在過去的幾天里,艾榮曾向工會里的成員承諾過他會支持聯盟在奧蘭多複賽的計劃,但他後來又用懷疑的口吻和網隊友以及聯盟其他人討論這個問題。”

  一名NBA球星說:“當我們開始打球後,新聞會從系統性種族歧視轉向到比賽內容的討論。這對我們是很重要的時期,我們可以通過比賽減輕社區里的種族矛盾。我們正在問自己,我們在哪裡、怎樣才能發揮最大的影響力?”

  一位高級別的NBA黑人高管表示:“沒有比參加比賽並在那個場合傳達你的主張更大的平台了。” 多位球星也計劃實現一些有創意的想法,利用複賽後NBA平台所提供的全球關注度來推廣並支持“黑人的命也是命”的運動。

  可艾榮就是艾榮,他的想法永遠特立獨行,在NBA的危急存亡之秋,他像一枚不定時的炸彈,想引爆聯盟關於複賽的方案,在如今的聯盟擔當攪局者,當很多球員都在積極準備複賽的時候,煽動並想破壞聯盟的重啟計劃。

  畢竟你是受傷了,可是其他球員呢?其他球員不想爭冠?不考慮下一份合同是否縮水30%?不想著用自己的賽場表現爭取更大的社會話語權?

  艾榮的想法,太過自私和幼稚了,如他在很多事情上的表現一樣。

  (三十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