費達拿因傷退出2020賽季 明年40歲的他尚能飯否?
2020年06月12日12:47

自奪得首冠以來,費達拿第二次在單賽季未有冠軍入賬(2016和2020)
自奪得首冠以來,費達拿第二次在單賽季未有冠軍入賬(2016和2020)

  本週三,通過個人社交帳號,費達拿對外宣佈了提前結束本賽季的決定。作為網球世界最舉足輕重的球員,他的這一宣告既讓自己再度成為熱議,也為正努力重啟中的巡迴賽帶去了更多的不確定性。 本版撰稿本報記者章麗倩

  當費達拿第一次贏得大滿貫男單冠軍時,已經22歲,在當時看來,這個“起跳”的點出現得有些晚。在他之前的偉大的男網球員們,鮑里斯·貝克爾在17歲時就成了大滿貫冠軍,比約·波格達成此項成就時18歲,彼特·森柏斯則在19歲時首度圓夢。誰能料到,起步緩慢的費達拿會在之後十多年里將男子職業網球推上一個更高峰?

  所以,當即將39歲的費達拿宣佈提前結束本賽季時,即便聞者中有人發出了愁雲慘淡聲,還是有相當部分支持者相信,瑞士天王此刻的退避是為了能更好地來年再相遇。

  “幾個星期前,我的傷情恢復出現了反複,不得不接受一次額外的右膝關節鏡手術。現在,就像我為2017賽季做準備時那樣,我計劃用一點必要的時間去讓自己做好百分之百能打出好狀態的準備。我會想念我的球迷們和懷念參加巡迴賽的感覺,期待在2021賽季初的時候,與大家在巡迴賽中再見。”通過個人社交帳號,費達拿對外宣佈了提前結束本賽季的決定。

  至此,費達拿的2020賽季也就被定格了,僅在大滿貫賽澳網期間“上班”近兩週,打了六輪比賽,最後在男單準決賽中輸給了老對手祖高域。他今年的總獎金是104萬澳元。

  結合之前種種線索,費達拿的這個決定雖然讓不少辦賽方和球迷有些失望,卻也透著些“果然如此”。上週,費達拿團隊核心成員之一的盧瑟在做客瑞士一檔電視節目時點到即止地透露,費達拿的膝傷恢復情況並不如預想中那麼快。另外,在之前與拿度的一次連線中,費達拿也透露了相近的信息,“我手術後的前六週恢復得非常好,但之後的恢復就慢了一點。”

  明年,當即將40歲的費達拿重返賽場時,他能否複製自己在2017年時的神奇表現呢?那一年的歷史數據實在讓人印象深刻。

  2017年,在經曆膝蓋手術與半年療傷期後,費達拿出人意料地上演了王者歸來。在澳網賽場上,他先後擊敗貝迪治、華連卡、錦織圭、拿度四位排名世界前十的球員,時隔六年再奪澳網男單冠軍。此後,他又在印第安維斯爾和邁阿密兩站ATP1000大師賽中連續登頂,職業生涯第三次包攬“北美陽光雙賽”的冠軍榮譽。當年溫網,費達拿更是為這個“復出年”增添了傳奇色彩,第八次捧起溫網男單冠軍獎盃。等進入亞洲賽季後,他又在ATP1000上海大師賽中笑到了最後。

  雖然高齡是賽場角逐中的劣勢,但可怕的歷史數據還是會給費達拿撐腰,也會給費達拿的球迷們、讚助夥伴們帶去不小的信心。

  停賽長達一年

  是否會留下後遺症

  再過兩個月不到,費達拿就將迎來他的39週歲生日。按照今時今日的人均壽命,以及體育科技對職業運動的影響,39歲已不是一個“不可能”的年紀,但長期停賽的後遺症,還是容易對一名高齡球員的“復出”造成較年輕球員更大的挑戰。

  在ESPN分析師布拉德·吉爾伯特看來,等明年費達拿重返賽場時,他會遇到更大的簽表挑戰。“我不反對他(費達拿)的決定,但這確實是令人擔憂的。由於今年的參賽量太少,等他參加2021年澳網時,很可能擠不進種子選手名單,而這可能意味著麻煩。”

  2016年時,費達拿曾因手術遠離賽場約六個月。這一次,如果他能趕在明年大滿貫賽澳網“復出”,那停賽時長將達到幾乎一年。“當你離開賽場那麼久,即便是二十五六歲的球員,可能也得花六個月去找回最佳狀態。如果得不到種子球員身份的保護,就算你已經39歲,也沒機會去慢慢找狀態。”

  另外,分析師布拉德·吉爾伯特還拿老一輩球員肯·羅斯威爾和吉米·康諾斯做起了比較,這兩位大滿貫球員在39歲時都仍活躍於大賽場上。“當時,現在的職業網球更注重體能,在場上對抗時也更加激烈。”

  如果費達拿恢復情況不佳的話,其實還有一種猜測——他會更有選擇性、更“保險”地去參賽。舉例來說就是,同為四大滿貫賽,更適合他發揮的溫網的優先級將明顯高於另外三項大滿貫賽,所以他也未必一定要在澳網上“復出”。

  疫情是否左右了決定?

  一方面,ATP、WTA、一些國家的網球單項協會以及辦賽機構正努力讓巡迴賽重啟,但另一方面,作為參賽主體的球員陣營中卻出現了截然相反的聲音。越是頂級的球員,比如費達拿、拿度和祖高域,對參賽一事越表現得謹慎;越是靠獎金生活的低排位球員,越是盼著巡迴賽早日重啟。在觀點交鋒的節骨眼上,費達拿宣佈因療傷而提前結束賽季,倒是正好從風暴眼中安全地撤了出來。

  對一門心思邊抗疫邊要如期辦賽的美網來說,費達拿的病假通告和祖高域的拒絕態度,可謂是連環重擊。是的,在費達拿宣佈提前結束賽季前,德約已經在對今年的美網說“不”。這位現任世界第一在接受塞爾維亞媒體採訪時表示,自己可能考慮不參加今年的美網。這是他繼前幾日吐槽美網新舉措後的更直接表態。

  只能在機場酒店裡入住,每週接受兩到三次核酸檢測,只被允許帶一位隨行人員去球場……為了儘可能提升美網在8月底如期開賽的概率,辦賽方製定了一系列疫情下的特殊舉措。此前,拿度對此表達了擔憂,而德約則是直接開啟了吐槽模式,“他們實在太極端,對球員的限製規則是我們根本做不到的。”再接著,便是這次面對家鄉媒體直接說考慮放棄美網了。

  “和我有過交流的大多數球員都對參加美網持否定態度,他們都不想去參賽。對我來說,本賽季很可能會從9月初的泥地重新開始。”目前,德約還是對改期到9月下旬的法網持更樂觀態度,並透露考慮在法網前參加一些泥地賽事作為熱身。

  如果男網三巨頭都缺席,對美網的打擊可能是致命的。這也成為美網新賽事總監史翠西·阿拉斯特上任後遇到的棘手難題。阿拉斯特曾是WTA的首席執行官,後進入美國網球協會效力,如今成了美網首位女性賽事總監。在她的推動下,網壇有了不少變革之舉,比如對發球進行限時,又比如引入賽間指導等。阿拉斯特能在兼顧防疫的情況下平息頂級球員的不滿嗎?看起來,這個挑戰頗有難度。

  與大牌們的顧慮重重相比,很多普通球員還是盼著巡迴賽早日恢復,這樣他們才能有穩定收入。所以此時,他們就不免要與頂級球員們有觀點交鋒了。“這是一個非常嚴重的矛盾。從2月至今,沒人能通過參賽賺取獎金。”“當一個人在職業生涯中已經收入1.5億美元後,他可以很輕易地告訴人們該如何用錢,然後拒絕美網。”女網球員丹妮爾·科林斯在個人社交帳號上評論道。

  與之相比,英國球員埃文斯更加直白,他認為大牌球員這時候不能退縮,更應該聯合起來幫助賽事恢復,幫助低排位球員重新打開獲得參賽獎金的通道。“大多球員都只有一名教練陪同參賽,並不是他(祖高域)所說的那樣,都擁有理療師和體能教練。”

  世界排名大概率將跌出前五位

  對攥著多項歷史紀錄的費達拿而言,短期的世界排名下滑不是大事,但考慮到部分球迷有數據考據的習慣,所以這裏就把可能性先交待一下。

  費達拿上一次比較明顯的世界排名波動,要追溯到2016年末、2017年初的那幾個月,原因也是膝蓋手術及術後恢復。2016年7月,在參加完當年溫網後,費達拿宣佈退出里約奧運會的比賽,並提前結束賽季。受此影響,他的世界排名在2016年11月至2017年1月間滑落到了第十六、第十七名,等到2017年4月才重返前五之列。

  如今,費達拿再一次因膝蓋手術而提前結束賽季,目前來看,他的世界排名極可能在今年的最後五個月裡跌出前五。之所以只說“極可能”而非“肯定”,原因出在本賽季能否重啟及何時重啟的變數上。ATP正全力推動巡迴賽的重啟工作,最理想的情況是,賽事於8月重回正軌,趕上以8月末大滿貫賽美網為代表的北美硬地小賽季。

  在去年8月至上賽季收官的這段時間里,費達拿參加了大滿貫賽美網、兩站ATP1000大師賽(辛辛那提站和上海站)、家鄉的巴塞爾賽和ATP年終總決賽,共攬入排名積分1530分。另外,受疫情影響今年的大滿貫賽法網強勢改期到了9月20日至10月4日,以及ATP1000大師賽羅馬站也在努力爭取法網前的“泥地熱身”檔期,所以費達拿無法守住的積分預計將達到2430分。如果別的球員大致都保分成功,那他的世界排名就會從現在的第四跌至第七。

  當然,以上這些積分算法都是建立在巡迴賽8月順利恢復、高排位球員大體保分成功的基礎上,所以與最終的結果還是很可能有出入。

  美國現在的情況有些複雜,美國網球協會預計最早將於下週決定是否能舉辦今年的美網。法網卻有個大膽的想法——法國網球協會還沒有放棄允許觀眾入場觀看今年的法網的可能性。不過,該協會主席伯納德·朱迪切利也承認,“最終的決定權由法國政府掌握,我們將會去努力適應一切。”費達拿退出本賽季不失為一個明智的決定。

  東方體育日報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