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逆潮流而行!他們是NBA最特立獨行的存在
2020年06月11日11:22

  直到6月初,馬刺隊才重新開放了球隊的訓練館和健身房供球員使用,他們也是全聯盟三十隻球隊中最晚開放訓練館的球隊。 這並不意外,馬刺隊一直是一隻有點奇怪的球隊,比起競技成績,球隊更注重球員的身體健康,生活永遠大於籃球。如果球員不幸染上新冠病毒,可比一兩場常規賽的輸贏重要多了。

  這麼多年,馬刺隊形成了獨特的球隊文化,在很多方面他們都另闢蹊徑,正是不走尋常路的建隊方式,讓球隊的戰績長盛不衰,成了21世紀全聯盟常規賽戰績最佳的球隊,並贏得了5座總冠軍獎盃,那麼馬刺在過去這幾十年,又做了什麼逆潮流而行的事情呢? 一、讓一個第六人成為球隊殺手 第六人這個概念並不算新鮮,早在上世紀70年代,偉大的塞爾特人就有哈弗利切克這樣的超級第六人,幫助球隊拿下一個又一個總冠軍,80年代的馬克海爾,比爾-禾頓,都是塞爾特人隊奪冠的重要功臣。 不過進入90年代後,受限於工資帽的影響,沒有球隊會在後備席上砸大價錢,除了東尼-古高,再無總冠軍球隊能配備實力超群的第六人。 2006年FIBA的世界盃慘敗,讓普波域治對希臘隊印象深刻,希臘隊後備後衛斯潘諾里斯總能在美國隊二陣容的薄弱時刻,懷揣尖刀,任意撕扯著馬刺隊的防線,讓美國隊吃到了一場恥辱卻又輸到心服口服的敗局。

  正是這場比賽啟迪了普波域治,他決定給贊路比利這隻野馬拴上韁繩,此前已經在聯盟打出名堂,2005年總決賽上表現出色的贊路比利,就這麼突然降了級。芬利,巴里和贊路比利在06-07賽季輪流正選。普波域治的理由很簡單:我們需要一個能在後備席站出來改變局勢的球員。 在後備席贊路比利遊刃有餘,得分不降反升,從15.1分到16.5分。雖然降為後備,贊路比利在第四節場均拿到5.2分排名全隊第一,使用率28.9%僅次於帕加,贊路比利也成了聯盟過去三十年間最特別的第六人,一個總冠軍球隊的第四節主要持球手。

  這也是馬刺球隊文化最重要的一部分:每個人都會有犧牲,犧牲正選位置?犧牲球權和數據?只要為了球隊勝利,這都是馬刺球員該做到的。 馬刺總經理RC-布福德說:“贊路比利都可以打後備,別的球員就很難埋怨自己為什麼不能打正選了,他們得接受自己的角色,在構建球隊文化方面,蒂姆和馬努起了很大的作用。” 減少贊路比利的上場時間,另一方面也讓他在有限的時間內爆發最大能量,這也讓贊路比利的職業生涯大大延長,最終造成了雙贏的結果。

  讓一個聯盟公認的一流殺手坐到後備席,只有普波域治幹的出來。 二、負荷管理 在本賽季負荷管理討論的如火如荼的時候,馬刺隊可能早見慣不怪了,因為負荷管理,他們早不止被聯盟罰款一次兩次了。 對於馬刺這隻連年征戰季後賽長達二十來年的球隊,本來球隊每賽季打的比賽就比別隊更多,因為場館的問題,他們還要每年有連續8-9場的作客之旅,漫長的賽季,密集的賽程,疲憊的球員,激烈的比賽,種種因素湊在一起,球員受傷的概率會成倍增加。

  馬刺也不是一開始就負荷管理的,在鄧肯的第三個賽季,他因為膝傷缺陣了季後賽,馬刺也在首輪被太陽隊淘汰。“從那天起,我想確保他的健康,”普波域治說。“所以,只要有可能,我就讓他休息一下。如果這是負荷管理,那就這樣做吧。” 馬刺用負荷管理,延長了鄧肯,帕加,贊路比利的職業生涯,使之成為一種出色的保護球員的手段被各隊予以發揚光大。哪怕球隊時不時需要付出一些被罰款的代價,比如在2012年因為對陣熱火的一場全國直播的焦點賽事派上全後備陣容,馬刺被聯盟罰款25萬美元。 如果這是為了在六月多讓鄧肯,贊路比利健康的多打1分鐘,用負荷管理冒犯聯盟和球迷?那就做吧。 三、三分時代 上個賽季普波域治曾說:“現在,一場比賽結束之後,當你看技術統計的時候,你第一個會先看三分球數據。如果你的球隊投進三分,而對手投不進三分,你就贏了。我討厭三分球已經有20年了,這就是我之前為什麼調侃說,如果我們想讓比賽變得不同,那就引入四分球。因為如果每個人都喜歡三分球的話,他們肯定也會喜歡四分球。如果你設置五分球,那麼觀眾會從座位上跳起來。那時候就沒有籃球以及它的美感了,那會變得非常無聊。”

  可馬刺對三分的重視,根本不像普波域治所說的那樣。從08-09賽季到16-17賽季,馬刺三分命中率只有兩年跌出聯盟前五。 現在各個球隊都強調速度和空間,其實十餘年前,當太陽崛起後,馬刺就意識到了三分球的重要性,13年總決賽,丹尼-格連還打破了總決賽的三分紀錄,14年總決賽,萬箭齊發的馬刺更是三分射穿了熱火。

  這麼些年,馬刺就是如此特立獨行,在聯盟里是極其另類的存在,只是隨著GDP遠去,普波域治年歲已高,這隻球隊是否也會隨波逐流,失去了以往的個性呢?

  (三十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