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緬邊境歸僑傣醫:腳跨兩國的“胞波”健康守護者
2020年06月07日16:14

原標題:中緬邊境歸僑傣醫:腳跨兩國的“胞波”健康守護者

中新社德宏6月7日電 題:中緬邊境歸僑傣醫:腳跨兩國的“胞波”健康守護者

  作者 繆超 姚文暉

  上身著泛黃白襯衫,舊西褲用一根粗線繫在腰上,捲至膝蓋的褲腳沾有泥漬,掛著拖鞋的雙腳腳跟龜裂……若不是庭院里堆滿草藥,記者絕難看出約相尚依是一位醫生。

  古稀之年的約相尚依家住雲南省瑞麗市猛板崍村,村寨東南面是緬甸木姐地區。中緬建交70週年紀念日臨近,記者近日踏上中緬邊境線,聽到一位歸僑傣醫腳跨兩國守護“胞波”健康的故事。

  “父親只會傣語,不會說漢話,遇到北京、上海等遠處來的病人,都是我在一旁翻譯輔助。”約相尚依大女兒架五說。38歲的架五將是父親傣醫醫技的傳承人。

  “我家是傳統的傣醫世家,祖爺爺、爺爺是軍醫,父親繼承下爺爺的醫術。”

  1946年,約相尚依出生在瑞麗市弄島鎮,當時中緬邊境尚未劃定界限,按照傣族傳統習俗,男孩要披上袈裟到寺廟學習生活,小時候的約相尚依生活在緬甸南坎一座佛寺裡。

  約相尚依在30歲時,子承父業,治病救人,因為醫術精湛,邊境地區的病人都慕名找他看病,後來緬甸南坎醫院還聘請他坐診。

  “父親不僅精通傣醫,還會唸佛經。”架五說,1990年,瑞麗姐相鄉缺少醫師和懂佛經的人,姐相鄉猛板崍村村長得知緬甸南坎有位名醫,就請他回來給周邊村民看病。

  那一年,架五7歲,她清晰記得,猛板崍村開了一輛五菱牌拖拉機,敲鑼打鼓把她全家接回中國,“到了邊境線,村民排在兩邊,雙手合十迎接我們。”

  回到中國後,村里分配了塊土地,搭建一座茅草房,約相尚依就在茅草房裡接診病人。

  傣醫藥是中國四大民族醫藥(藏、蒙、維、傣)之一,2011年被列入中國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名錄,它有著較系統的醫學理論和豐富的臨床經驗,具有鮮明的民族特色和地方特點。

  架五告訴記者,傣醫通過全身把脈尋找病因,配合草藥與按摩治療,“有時會給病人念一些經文祈福消災。”

  正常年份,約相尚依每天接診超過100人,今年因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不能進入緬甸山林中採集藥材,家裡儲備的部分藥材所剩無幾,近期每天限製只接診20位病人。

  約相尚依從小受佛教影響,性格善良質樸,給中國病人看病,無論何病,加上服用20天的藥材,只收取150元(人民幣,下同)醫藥費;若是緬甸病人,只收取60元。

  “緬甸邊境地區發展落後,缺醫少藥,村民收入微薄,父親常免費贈醫施藥。”架五告訴記者,父親還為中國軍人、僧侶、孤兒免費看病施藥。

  遇到病人急發病情,約相尚依會背上藥箱出診,出診範圍為方圓20公里的中緬邊境地區。

  行醫近50年,約相尚依僅蓋起兩層普通小樓,一樓客廳掛滿各種捐贈照片和證書。架五說,“中緬邊境傣族村寨都有奘房(佛事場所),收留一些孤兒,父親常常捐款,多則上萬元,最少1000元。”

  一家人本可憑藉行醫生活富足,時至今日約相尚依家仍要靠耕種田地生活。正值芒種時節,全家合力將10畝土地插上了水稻秧苗。

  架五對記者說,父親一生治病救人、樂善好施,在中緬邊境地區德高望重,周邊傣族村寨每逢重要節慶活動,村民會將父親請到最高位置就坐。

  約相尚依讓架五向記者翻譯道:緬語中“胞波”意思是一母同胞的兄弟,在這裏的邊境線上可以看到,大家都是同一個民族的兄弟。守護中緬“胞波”的健康,就是守護中緬“胞波”情誼。他一生收教中緬徒弟20餘人,仍希望將傣醫技藝傳授給更多的中緬兩國年輕人。(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