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史上5大腦殘時刻:JR總決賽4.7秒短路封神
2020年06月06日10:55

  每個NBA球迷都知道這種感覺。你從沙發上跳起來,你甚至有可能把茶几上的啤酒灑了。你雙手抱著頭,嘴巴張開——要麼是難以置信的表情,要麼嘴巴里大喊:“你TM到底在幹什麼?”你只不過是看到了一個精神錯亂的表現,但卻是所有體育項目里最令人沮喪的事情。

  因為身體天賦導致的失敗可能會讓你大失所望,但這是不可避免的。一個回合的進攻里會包含很多變化,它們並不是千篇一律的,但是因為球員腦子短路導致勝利溜走,這是最痛苦的。

  距離JR-史密夫出糗已經過了兩年,下面我們將選出歷史上最嚴重的五個“大腦短路”時刻,並按照它們的重要性和愚蠢度進行排名。

  第五位:黃蜂隊防守了錯誤的籃筐

  在2013年3月中旬的一場比賽中,樂透區球隊黃蜂和勝率低於50%的湖人之間的對決幾乎沒有任何值得紀念的理由。但是7年過去了,這場比賽仍然在所有球隊的“五大囧”時刻中脫穎而出。

  比賽距離結束只剩下25.5秒,黃蜂隊已經浪費了25分的優勢,現在還落後兩分。此刻,湖人擁有球權,黃蜂需要阻止對方的進攻,否則他們就完蛋了。

  湖人在暫停結束後,沒有選擇往對方籃下進攻。相反,他們把球發到了自己的籃下,但是湖人的站位好像要在這邊直接進攻了。儘管黃蜂已經用了23分鐘在防守另外一邊的籃筐,但是五名球員全部上當了,都開始往錯誤的籃下移動。

  高比迅速衝向另外一邊,史提芬-佈雷克將球迅速傳給了高比,結果就是上面看到的那樣。黃蜂隊或許已經放棄了比賽,但是這樣的行為就像花錢給“禮物”包裝好並且支付了加急的運費。

  從“嗯,那有點奇怪。”到一連串全大寫的髒話,接著就是一個雙手捂臉的表情。如果這場比賽有任何利害關係的話,它可能可以爭奪第一名。

  第四位:微笑刺客沒有叫暫停,直接傳球失誤

  在統治東岸賽區多年後,波士頓塞爾特人終於在1987年瀕臨絕境。底特律活塞隊完成了“壞小子軍團”的進化,他們將有機會戰勝塞爾特人。

  在連續兩場2位數的取勝將系列賽扳平後,活塞隊在主場開啟第六場比賽之前,他們已經在第五場比賽的最後取得了優勢,但前提是他們要鎖住勝利。伊賽亞-湯馬士在罰球線的跳投幫助活塞領先對手一分,此時距離比賽結束只剩下17秒。

  塞爾特人讓布特單打里克-馬霍恩,然後布特在底線的位置開始移動。但是丹尼斯-洛文高高躍起,阻止了布特的上籃。馬霍恩及時趕上,將球掌握在了自己的手裡。距離比賽結束還剩下五秒,活塞隊在自己的半場掌握球權。

  湯馬士衝到邊線準備發界外球,然後發現活塞防守的籃下的比爾-萊姆比爾無人看管。但是湯馬士很隨意地把球傳了過去,萊姆比爾正準備回撤,結果布特飛身完成了偷球(見上圖)。並且把球傳給了準備上籃的丹尼斯-莊臣,結果後者完成了絕殺。湯馬士後來向布特脫帽致敬,聲稱“這可能是發生在我身上的最不可思議的一次偷球。”

  The Ringer的比爾-西蒙斯在《籃球之書》里有不同的看法,稱其為“自NBA合併以來,最不可思議的大腦短路時刻。”西蒙斯後來稱這個回合犯了兩次錯,第一湯馬士應該叫暫停,第二他不應該懶散地把球傳到自己防守的籃下。

  塞爾特人後來在7場比賽里贏下了這個系列賽,並且連續四年進入總決賽。

  第三位:祖殊-侯活過早叫暫停

  2006年的總決賽,雙方各贏下兩次,如果熱火不能在第五場取得勝利,那麼他們就需要在小牛的主場連續兩場獲勝才有機會贏下總冠軍。

  祖殊-侯活幫助他們打開了那扇門。

  在加時賽還剩9.1秒的時候,奴域斯基在19英呎處完成了一記跳投,達拉斯領先一分。邁阿密把球交給了韋迪,他走向了罰球線,因為在那之前奴域斯基被吹了犯規。韋迪第一球穩穩命中,小牛隊的教練們告訴球員讓他們在韋迪罰完第二個球後叫暫停。

  但是侯活直接提前叫了暫停,示意暫停的手勢不止做了一次,而是兩次,並在韋迪第一次罰球後走向板凳席。裁判們聚在了一起討論後,他們決定給小牛隊這次暫停——也是比賽里的最後一次暫停。

  裁判組的負責人祖伊-哥羅福特告訴記者,“祖殊-侯活不止一次走向祖-德羅薩(裁判),而是兩次要求喊暫停。”

  韋迪的第二個罰球讓熱火領先一分,而此刻比賽時間只剩下1.9秒,由於達拉斯無法將球推進,導致迪雲夏里士在50尺外扔了一球。小牛後來在主場輸掉了第六場比賽,這是熱火歷史上第一個總冠軍。

  儘管侯活提前叫暫停證明這一舉動是錯誤的,但至少他的意圖是正確的。在他看來,他只是聽從教練的指令,這也讓他避免在這份名單上獲得更高的排名。

  第二位:戴歷-夏巴在季後賽比賽打平的情況下運球結束最後時間

  在1984年的西岸準決賽里,43勝的小牛隊遇上了54勝的湖人隊,但是他們有機會在第四場比賽里將系列賽扳回2-2平。

  距離比賽結束還剩12秒,雙方以108-108打平,渣巴轉身跳投未果,小牛隊獲得了球權。羅蘭多-比歷克曼搶到了籃板球,把球傳給了戴爾-艾利斯,然後艾利斯傳給了左側的夏巴。

  達拉斯已經做好了完成最後一投的準備——只是夏巴不知道。在他看來,小牛已經領先一分了,所以他運球一直到時間結束,然後開始衝到板凳席開始慶祝。沒過多久,他的隊友和教練們都難以置信地盯著他。

  小牛隊並沒有獲勝,而是給了魔術手莊臣和渣巴額外的時間。湖人在加時賽里以14-7擊敗了達拉斯,拿下了第四場比賽,大比分3-1領先。在第五場比賽里,湖人以115-99的比分戰勝了小牛,並且以4-1的大比分進入了西岸決賽。

  夏巴在1988年接受《洛杉磯時報》的基斯-貝克採訪時說道,“我想很多人都不希望再聽到我的消息了,我想他們認為那一刻毀了我的職業生涯。”

  夏巴在新秀時期犯了一個大錯,但是他已經在聯盟里征戰了16個賽季。在2018年,小牛隊退役了他的號碼。

  第一位:JR-史密夫忘記了在總決賽得分

  就像這些令人抓狂、令人尷尬、代價慘烈的“大腦短路”一樣,JR-史密夫在2018年總決賽第一場的腦抽時刻成為了這個系列的“五大囧”之首。

  史密夫所在的克利夫蘭騎士隊在與金洲勇士的比賽里處於劣勢,這在之前也是發生過的。克利夫蘭在東岸排名第四,打得像一支常規賽43勝的隊伍,防守也是聯盟倒數第二位。

  勒邦占士的存在是他們爭奪總冠軍的唯一理由。占士之所以被球迷稱之為占士是有原因的,他幾乎幫助克利夫蘭在甲骨文場館取得了勝利。

  在比賽還剩下23秒時,史提芬-居里幫助勇士取得一分的領先優勢。占士準備在下一個防守回合里死盯居里。他發現了往籃下切入的佐治-希爾,克萊對他進行了犯規,希爾上了罰球線。希爾第一罰命中,第二罰沒能投進。

  史密夫在比賽僅剩下四秒時搶到了進攻籃板,並立即跑到了半場附近——比賽結束了,寶貴的最後一秒已經結束。占士苦苦要求,並且最終指著史密夫右側的方向。到那時,史密夫趕緊把球傳給了希爾,但是時間都來不及投出絕望的一球了。

  在加時賽里,騎士以7-17不敵勇士,隨後勇士在接下來的比賽里完成了橫掃。

  史密夫聲稱他知道當時比賽打成了平手,但當時騎士主教練路爾告訴記者,“他以為我們領先一分。”

  也許系列賽的結果也不會改變,即使史密夫拯救了第一場,但是占士,他在第一場砍下了51分,總決賽歷史上第五高的得分,他值得更好的結果。那是他在克利夫蘭的最後一個賽季,在接下來的休賽期里,他以自由球員的身份加入了洛杉磯湖人隊。

  (米高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