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養”嬰兒被登記“收養” 半年後生父把民政局告了
2020年06月06日03:08

原標題:“寄養”嬰兒被登記“收養” 半年後生父把民政局告了

一個原本被寄養的嬰兒,卻因為一個謊言而被當作棄嬰“名正言順”地被他人收養,生父將民政部門告上法庭,要求撤銷收養登記。一審法院判決撤銷收養登記後,跟孩子朝夕相處近三年的養父母不服判決,提起上訴。

近日,南通市中級人民法院對此案作出二審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通訊員 顧建兵 金保陽

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 萬承源

“棄嬰”被領養半年後,生父出現

2017年2月,海安市民金建玲向海安市公安局城北派出所報警稱,她的父母於2016年8月撿到一男嬰。此後,派出所將男嬰交由當地社會福利院代養。當地福利院在報紙上刊登尋找棄嬰生母公告,期滿後無人認領。

三個月後,派出所向當地民政局出具了撿拾棄嬰(兒童)報案證明,載明未查找到該男嬰的生父母。6月30日,鮑紅梅、鄭小宇夫婦向民政局申請收養該男嬰,民政局為其辦理了收養登記。

男嬰被收養還不到7個月,其生父周海駿就出現了。2018年1月,周海駿向民政局提出書面申請,要求撤銷案涉收養登記。周海駿在2016年4月與王瑋楠經法院調解離婚,婚生子安安隨周海駿生活。他表示,自己常年在外地打工,無暇照顧孩子,於是委託金建玲代為照顧,自己並沒有遺棄孩子。由於民政局未予撤銷,周海駿提起行政訴訟。

一審法院判決撤銷民政局發放的收養登記證。鮑紅梅、鄭小宇不服,提起上訴。

養父母和生父各執一詞,孰真孰假

二審期間,金建玲改了口。她承認,男嬰是周海駿送給自己寄養的。

南通市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我國收養法中規定,查找不到生父母的棄嬰和兒童可以被收養。而金建玲關於撿拾嬰兒的報警內容純屬虛假,因此,男嬰並不屬於查找不到生父母的情況,不符合法定的收養條件。

法院經調查發現,在鮑紅梅夫婦提出收養申請的當天,民政局即製作併發放了收養登記證。而收養法中明確規定,收養查找不到生父母的棄嬰和兒童的,辦理登記的民政部門應當在登記前予以公告。自公告之日起滿60日,因兒童的生父母或者其他監護人沒有認領的,視為查找不到生父母的棄嬰、兒童。據此,法院認定民政局違反了法定程序。

南通中院經審理認為,民政部門未依法履行審查義務,未能對領養人申請材料存在的疑點進行核實,未能對有效線索進行調查,導致錯誤地將周海駿寄養的嬰兒認定為棄嬰,並確認了收養關係。

法院:收養登記程序違法應撤銷

既然被訴收養登記行為違反了法定程序,那麼法院依法應當予以撤銷。但二審中,男嬰的生父和養父母的態度,令旁聽者在法律規則與道德情感之間左右搖擺。

鮑紅梅夫婦稱,他們收養男嬰已近三年,已經和孩子產生了難以割捨的感情,並主張保護被收養的未成年人的利益是收養法的最高準則,在單親家庭里生活不利於孩子的成長。周海駿則表示,雖然自己是單親家庭,但作為生父和孩子血濃於水,並堅稱不可能放棄對孩子的撫養權。

南通中院經審理認為,收養不能以非法剝奪他人父母子女關係為代價,在保護親情關係的原則下,撫養子女的態度、生活條件的優劣、家庭狀況的好壞都不是決定性因素。據此,法院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對金建玲向公安機關、民政局、一審法院所作的虛假陳述的行為,南通中院作出罰款決定書,對金建玲予以罰款1萬元。

法官觀點

主管部門應當慎重履行登記職責

南通中院審委會專職委員、本案審判長高鴻表示,本案中相關部門辦理收養登記時不僅違反法定程序,而且錯誤地將周海駿寄養的嬰兒認定為查找不到生父母的棄嬰並確認了收養關係。這種原本不應產生的感情是一系列違法和不當行為的後果。在保護親情關係的原則下,沒有理由讓原生家庭的感情作出犧牲。他表示,本案也提醒相關主管部門更應當慎重履行職責,確保收養登記的準確、規範、有序。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