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為什麼愛拿度? 34歲生日他只想:做個好人
2020年06月03日08:00

  2020年6月3日,拿度34歲了。

  15年前,當剛滿19歲的拿度在法網首奪男單冠軍的時候,就已經有人對他的泥地實力歎為觀止,他們口口相傳:“當拿度踏上Roland Garros的球場,他就像是穿上了一雙魔力鞋。”

  但是由於疫情的影響,2020年的法網經曆了兩次延期,能否舉辦仍然是一個巨大的待定問題。

  不過,拿度對於Roland Garros的統治是不需要“待定”的——

  天賦、鬥志、耐心、智慧,加上30年如一日的嚴格的自我要求、溫和的待人接物和如陽光般和煦的情商,讓他征服了向來挑剔的觀眾,也征服了整個國際網壇和體育界

  。

  2019法國網球公開賽男單決賽,拿度成就法網12冠。本文圖片 人民視覺

  天王初現

  他和Roland Garros的“愛情故事”

  時光倒流至2005年,你聽說過拿度這個名字嗎?

  那一年的年初,18歲的他在多哈公開賽和奧克蘭公開賽上加起來只贏了兩場球,然後在澳網第四輪苦戰5盤不敵本土寵兒曉域。不過,他也首次將自己的ATP排名提升至前50。

  2月的索伊佩海岸公開賽和阿卡普爾科公開賽,他連續拿到兩個泥地賽事冠軍。3月的邁阿密大師賽上,他一舉闖入決賽,但是以2比3不敵當時世界排名第一的費達拿。

  然後就是泥地的蒙地卡羅、巴塞隆拿、羅馬,他在這三項賽事的決賽中分別戰勝了舉世矚目的“泥地專家”科里亞、費雷奧以及科里亞。

  於是,當1986年6月3日出生的他第一次來到Roland Garros的時候,他已然被看作是奪冠人選之一了——儘管還太年輕,對於這項賽事和公眾來說還太陌生。

  他綁著髮帶,穿著無袖的“海盜服”和長過膝蓋的運動短褲,跳躍著出場,走到網前去和波格思梅拿、馬里斯、加斯基特、哥斯贊讓、費拿握手,然後以勝利者的姿態在賽後向觀眾致意。

  在準決賽中,他以6比3、4比6、6比4、6比3淘汰了如日中天的費達拿,決賽則以6比7、6比3、6比1、7比5逆轉泥地好手普埃爾塔。

  在菲利普·夏蒂埃球場,來自西班牙馬洛卡島的小將度過了自己19歲的生日,生日禮物是第一次捧起“火槍手杯”。

  從那一個時刻開始,年輕的“法網之王”就已經被寫進了史冊:他活力四射也火力四射;而到了場下,他又會變回成那個謙遜、低調的自己,總是不吝溢美之詞稱讚對手,即使他10分鍾前他們剛剛進行了一場驚心動魄的鏖戰。

  對於他的這種職業態度,打球時脾氣火爆的網球名宿麥根萊一度表示“過於友善和友好”,以至於可能會失去應有的“殺氣”。對此,拿度有自己的思考:

  “我認為球員們的行為對於孩子來說是很好的教育,如果喜歡我的孩子們看到我們每週都在針鋒相對、惡言相向,他們長大也會這樣。現在,我們可以在更衣室里愉快地交談,而這並不影響10分鍾後場上的對抗。”

  “不忘初心,方得始終”,這是《華嚴經》里一句備受喬布斯推崇的話。而早在十字頭年紀時的拿度就是這個樣子,過了二十、三十也是如此。

  從2005年6月首奪法網男單冠軍到2020年6月,他已經在Roland Garros贏得了12場決賽,勝率為百分之百。即便期間經曆過傷病經曆過失敗,法網始終是他網球生涯中最特殊的一項賽事。

  “回憶是永久的,從我第一次參加這項賽事到現在,我們之間就像是一場愛情故事一樣。它不止關乎勝利,還關乎到這裏的每一個人,不管是鏡頭前、看台上還是遍佈球場內外的工作人員,我和他們都非常親近。

  ”

  拿度是絕對的“泥地之王”。

  巴黎陰雲

  勝利和失敗都是人生體驗

  在拿度出現之前,法網曾經被看做是四大滿貫中最為艱難的比賽。

  泥地場的特質要求參賽球員需要超強的心理意誌,那些長長的滑步、那些前後左右的大範圍救球、那些計時器上令人咋舌的比賽用時都在提醒著想要來巴黎一展身手的選手:你只有做好萬全準備,才能有機會在這裏出人頭地;記住,只是“有機會”。

  馬洛卡小子的出現改變了一切,他讓巴黎成為了自己的後花園。

  2006年和2007年,他先後兩次在法網決賽中擊敗費達拿。在阻止瑞士人實現“全滿貫”夢想的同時,他也成為1978年至1981年比約·波格以來首個在Roland Garros完成男單三連冠偉業的球員。

  值得一提的是,在2007年的決賽中他曾經在一局里硬生生地從費達拿手中挽救了7個破發點。對此,被追平紀錄的比約·波格在賽後忍不住讚歎:

  “這個來自馬洛卡的小傢伙從來不喜歡輸波,更不喜歡在法網上輸波,他求勝的意誌簡直像鋼筋混凝土一樣堅固。”

  不過,輸波還是不可避免地到來了——儘管他的意誌依然像“鋼筋混凝土”,可是傷病的影響力蓋過了意誌力。

  2009賽季,拿度先後獲得澳網、印第安維爾斯、蒙地卡羅、巴塞隆拿、羅馬5個冠軍,在馬德里決賽中兩個4比6不敵費達拿。連續在歐洲泥地賽季的高強度密集作戰讓他的膝蓋出現問題,他帶著傷病來到Roland Garros,前三輪戰勝丹尼爾、加巴什維利以及曉域,然後在第四輪迎來了ATP排名第25位的蘇達寧。

  桃粉色球衣並沒有為西班牙人帶來桃粉色的回憶,而是結束了他在Roland Garros3年不敗的紀錄——2比6、7比6、4比6、6比7,頭號熱門不敵他的瑞典對手。

  菲利普夏蒂埃球場內的觀眾驚訝了,世界驚訝了。興奮不已的蘇達寧像是擊敗了希臘神話裡的“戰神”阿瑞斯,他大肆慶祝,說自己終於找到了在泥地場上擊敗拿度的方法。

  不過,拿度並沒有如人們所預料的那樣陷入失利的痛苦而無法自拔——他像在過去所有輸掉比賽時所表現的一樣,拒絕討論自己的傷勢並且衷心祝賀對方獲勝,稱對手完全配得上。

  同年11月,蘇達寧在倫敦舉行的ATP年終總決賽以兩個6比4再次擊敗了拿度,那是他職業生涯第二次也是最後一次擊敗西班牙人。轉過年來的法網,儘管他在準決賽中戰勝了費達拿,決賽里還是被拿度以6比4、6比2和6比4橫掃。

  無論是拿度還是蘇達寧,無論勝利還是失敗,對於2001年同時進入職業網壇的他們來說,法網都是不能跳過去的一項賽事。他們會為每一次得分而呐喊,也會為雙方的全心投入而惺惺相惜,以至於當2015年年末蘇達寧宣佈退役時,他說自己為職業網壇有拿度這樣的選手存在而感到幸運。

拿度獲得2018年法網冠軍。
拿度獲得2018年法網冠軍。

  手握十冠

  Ladécima成為全球頭條

  穿過年少的時光,越過膝傷,拿度連續地接過“火槍手杯”,使勁兒將它舉過頭頂,以迎接滿場的歡呼和相機的快門聲,然後上演熟悉的咬獎盃的場面。

  時間似乎並改變拿度和Roland Garros的一切,他對於這片球場的統治十幾年如一日。與此同時,他依然保持著清醒。

  在2014年奪得第9冠的賽後採訪中,當有記者提議將Roland Garros球場改名為“Nadal Garros”的時候,他忙不迭地拒絕。

  “這個名字很好,謝謝你,但我覺得沒有必要改變任何東西。我永遠都會竭盡全力地去比賽,但我也很清楚地知道我不可能在這裏一直贏下去。”

  一年以後,他輸掉了和祖高域的8強,因為手腕的傷勢在2016年和格拉諾爾斯的第三輪比賽前退賽。職業選手的艱難加上在Roland Garros奪冠的艱難,果然誰也不可能在這裏一直贏下去。

  時光流轉,2017年的6月11日,巴黎天氣晴好。

  距離下午3點鍾開始的法網男單決賽開始還有兩個小時,菲利普·夏蒂埃球場迎著太陽那一面的攝影溝裡已經聚集了一大群的攝影記者。他們這種寧願接受炙烤也要佔據有利地形的精神,得到了對面看台陰涼里文字記者們一致敬佩。

  與此同時,人們不斷從地鐵10號線的Porte d‘Auteuil站上來,散漫但是有序地走向Roland Garros。

  幾個鬍子剃得很精緻的西班牙人一邊忍受著安保人員的手檢,一邊不停地討論著“拿度今天贏波的可行性大過華連卡”。很快,他們就彙入人流之中,坐上了菲利普·夏蒂埃球場的看台。

  半個小時之後,拿度在東尼叔叔、莫亞、羅伊格、科斯塔、Tintin等人以及家人、女友的注視下,踏上闊別兩年的決賽場。

  為了減壓,他的團隊曾經一度迴避“10”這個數字,但是現在那座上面已經刻了9個他的名字的獎盃就在法國網協的VIP包廂里,由著名影星妮可·基德曼呈現給全場和全世界。

  “Ladecima”(第十冠),現場的法國媒體、西班牙媒體、意大利媒體以及美國媒體從整個賽事開始之前就已經在討論它成為現實的可能性,就像賽前那幾位從巴塞隆拿遠道而來的“鬍子男”一樣。

  到底是保持著法網決賽百分百勝率的西班牙人還是大滿貫決賽勝率百分百的瑞士人獲勝呢?當第一盤以6比2結束後,一切看上去都清楚了。

  在經過莫亞全新打造的重新找回正手攻擊力的拿度面前,華連卡失去了準決賽對陣梅利時所有用的武器,無論技術還是心態。他摔拍子、砸腦袋、咬網球,然而這些都無法幫他將比賽從對手手中搶過來。

  6比2、6比3、6比1,拿度成為了公開賽時代第一個在單項大滿貫賽事中奪冠數上雙的球員。

  他躺倒在地上,後背沾滿了紅色的泥土,然後回到球員座椅上,將頭埋在毛巾當中——這是讓人動容的瞬間,徹底征服了歷史上向來對“外鄉人”並無好感的法國人。

  為了慶祝拿度的第10個法網冠軍,法網組委會讓觀眾在看台上打出“BRAVO RAFA”的巨大橫幅,並委託尼叔叔在頒獎儀式上為侄子送上特製的十冠王獎盃。此外,他們還在聲名遠颺的巴黎歌劇院為他舉行冠軍晚宴,在冼拿河上為他拍攝冠軍照。

  當所有的劇情都以萬眾期待的方式落幕時,人們似乎已經忘記了那一年賽事剛開始時拿度說的“9是我喜歡的數字”。他是喜歡“9”,但並沒有打算永遠停在自己喜歡的數字上。

  對於永遠跳躍著、永遠充滿上進心的他來說,十進製的“Ladécima”更令人驚歎也更加完美。

  2020年2月29日,

  拿度拿下

  墨西哥網球公開賽冠軍。

  未來生活

  “做個好人”比紀錄更重要

  拿度的榮耀並不止於第十,還有第十一、十二以及未來可能的更多。而在他本人的認知里,不管在巴黎還是倫敦,紐約還是墨爾本,擁有多少座大滿貫獎盃取得什麼樣的成績,是得意還是失意,“做一個好人”才是一切的根本。

  當網球教練格羅恩菲爾德說,“我從來沒有看過任何一個年輕球員經受過如此嚴重的傷”時,他沒有否認,更沒有退縮,而是一次一次地用回歸和勝利來激勵自己和全世界。

  當體能師肖·考爾文表示,“他的膝蓋狀況可能會讓很多人選擇提前退役,即使堅持下來也會因為無法忍受高強度的訓練而狀態下滑”時,他十幾年都保持在世界前10的行列,並且9次登頂世界第一。

  當他在菲利普·夏蒂埃球場第一次輸波時,他拒絕以傷病做藉口而是去祝賀對手。

  當他在不同賽事中看到長期為自己服務的司機、安保以及其他工作人員時,他都會送上問候和擁抱,“Gracias”和“Ladyfirst”是他最常用的話。

  當他認為自己應該承擔起更多的社會責任時,他於2008年成立了拿度基金會,以致力於服務社會和幫助青少年……

  面對世界,他是積極的、公開的以及具有榜樣性的存在。但同時,他又嚴格地保持著個人生活的低調,女朋友一直到很多年以後才出現在球場,去年10月的婚禮也只流出幾張官方圖片。

  很多人包括細威的教練莫拉托魯都不能明白西班牙人的這種人生準則,他認為對於一名職業球員來說,“煙霧彈”在很多時候都是必須的。但是,如果你讀了拿度的叔叔兼教練東尼·拿度的自傳,或許會從中找到一些端倪。

  “我發現自己再怎麼努力也只能成為一名二流球員,但我仍然有繼續前進的渴望,所以我打算把我的侄子變成一位優秀的網球選手。這就是我性格中最突出那一部分:無論在什麼情況下,都要正視自己,忠實於這個世界。”

  東尼·拿度在自傳《一切皆可訓練》里寫道,

  “侄子在這方面繼承了我的性格,他總是很執著地執行著自己人生的準則,不管發生什麼都會以最真實的面貌去應對,去負起責任。”

  坦誠和責任,是東尼叔叔以及整個拿度家族教給拿度的東西。19歲的時候,他把它們帶到了巴黎,然後輻射向全世界:倫敦、紐約、墨爾本、羅馬、北京、邁阿密、布宜諾斯艾利斯、里約熱內盧……

  “我的成就遠遠超出了我原先的夢想,這一成就將伴隨我的一生。無論以後發生什麼事情,我都將以這項運動最偉大球員之一的身份離開。我也希望,尤其是在勝利的時候我能夠想到這一點——人們會認為我是一個好人。”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