桌球初代宿敵故事:雷-里爾頓vs約翰-斯賓塞
2020年06月02日11:00

  現代桌球的第一對“宿敵”是兩位方方面面各不同的球員,關於那段歷史,就讓桌球名記、解說大衛·亨頓帶我們回憶……

  我行我素的草根英雄阿曆克斯·希堅斯是上世紀70年代一顆不容忽視的明星,但在那個十年里,最成功的球員只有兩位:雷·里爾頓和約翰·斯賓塞。

  從1969年桌球世錦賽變回到公開賽起,一直到70年代結束,里爾頓和斯賓塞兩人合計拿了9個世錦賽冠軍(1972年和1979年分別被希堅斯和泰利·格里菲斯獲得),和隨後的歷史名場面一樣,性格衝突也讓他們的對抗極具故事性。

  里爾頓在威爾士特雷德加的一處採礦社區長大,各家的兒子都會跟著父親和爺爺下礦工作,里爾頓14歲就輟學了,還曾遭遇過一次塌陷,被埋三個小時,這段時間他一直通過想像打一局桌球,一直挺到獲救。

  後來他在斯托克成為一名警察,但從未放棄對桌球的熱愛。50年代初,桌球在工人階層大有歡迎,但仍算是一項娛樂活動,打出名堂的機遇很少。儘管如此,里爾頓還是在15歲時贏得英格蘭青年錦標賽,並連續六年獲得威爾士業餘冠軍。

  威爾士選手也能參加英國業餘錦標賽,但他在這項賽事中的表現乏善可陳。直到1964年,他奪得南區冠軍,並將和北區冠軍、蘭開夏的約翰·斯賓塞爭奪冠軍。

  斯賓塞出生於拉德克利夫,受父親影響接觸了桌球,他的父親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失去了一條手臂,但依然無法阻擋其親自參與這項運動。

  斯賓塞18歲時開始服兵役,長達十年沒再碰檯球,直到某天一個朋友慫恿他參加一項挑戰賽,將其引回綠球檯,他對這項運動的興趣一下子全找回來了,很快成為西北地區的頂尖業餘球員。

  1964年,他第一次參加正式比賽,就打進了英國業餘錦標賽的決賽。里爾頓與斯賓塞的第一次碰面就表現出兩人的不同:里爾頓已然精明世故,看到了自己與桌球運動的潛力,而斯賓塞悠閑隨意,甚至有點天真。

  《比利與桌球》雜誌管他們兩人各要了一張照片作為封面人物,里爾頓給的照片西裝革履,商務氣息濃鬱,而斯賓塞發的照片都不像是特意照的——穿著泳褲和母親、兄弟的合影。

  那場決賽,里爾頓以11比8取勝,“死對頭”的故事就這麼開始了。

  35歲的里爾頓於1967年轉為職業球員,他有時間修煉技藝,但真正上場打比賽的機會很少,真正讓他生活發生改變的是彩色電視的普及,以及BBC推出黑球挑戰賽(Pot Black)的決定。

  Pot Black一週舉行一次,通過電視將桌球與桌球球員介紹給千家萬戶。

  1969年,里爾頓成為Pot Black的首位冠軍,獎盃由知名電視魔術手大衛·尼克遜頒發,也預示著里爾頓將以桌球名流的身份示人,就跟以往混男子球會一樣,輕鬆自在地混跡於娛樂圈。

  斯賓塞就沒有這麼明確的規劃,性格的差異意味著兩人沒法成為最好的朋友,當然,他們註定也不會成為密友,因為他們是天生的“對頭”。

  不過雖說如此,里爾頓很會取悅觀眾這點還是讓斯賓塞有點“酸”。斯賓塞在他的自傳中寫道:“我不喜歡他的一點是,他是那種一天能笑24小時的人,如果這也算是一種優勢的話。”

  里爾頓無疑會將之看作是一種恭維。要知道,70年代沒什麼比賽可打,沒多少錢可賺,球員要通過表演賽和渡假營活動來貼補家用,所以魅力意味一切,要想在一塊本就很小的蛋糕上刮點奶油下來,你就得有這點東西。

  兩人都是桌球邁向專業時代的關鍵人物,毫無疑問,沒有誰能比阿曆克斯·希堅斯引來更多的新球迷,但要想讓桌球得到主流媒體和讚助商的認可,就需要得到他們的尊重。

  這點希堅斯可做不到,把這位上躥下跳的北愛爾蘭人和一位貴族人士放同一間屋子裡,沒人能保證不出什麼幺蛾子。

  他曾參加過一項表演賽,而有一匹明星級別的賽馬也是賽事的賣點之一。“颶風”以前當過騎師的學徒,面對這匹寶貝似的馬,他一躍而上,一瞬間場面失控。

  但里爾頓和斯賓塞就不會有這些鬧劇,他們很清楚,要想在桌球取得成功,就需要參加這場公關遊戲,真正把這場遊戲玩好的是史蒂夫·戴維斯和他的經紀人巴里·赫恩,他們在80年代迎來巨大的成功。

  鑒於里斯二人在70年代的統治地位,兩人從未在世錦賽決賽相遇,但在有過7次交手,里爾頓以5勝2負領先。

  斯賓塞在1969年奪得公開賽時代的第一個世錦賽冠軍,第二年冠軍被里爾頓搶走後,他在1971年重奪冠軍,1972年他不敵希堅斯屈居亞軍,最終在1977年成為世錦賽落戶克魯斯堡劇院後的首位冠軍。

  里爾頓則在1973年到1976年壟斷了世錦賽冠軍,並在1978年贏下他第六個世錦賽冠軍,四年後,他在決賽以15比18不敵希堅斯,但49歲的他成為史上最年長的世錦賽決賽選手。

  1974年,斯賓塞的球杆經曆一場車禍,讓他成為第一位使用兩節式球杆的球員,他還差點在1979年霍爾斯騰國際賽創造第一杆電視轉播的147,有趣的是,這局球發生前,攝像團隊已經決定停播一會,跑去麥當勞吃東西了。

  這杆球只獨屬於那些親眼見證的人,況且由於該項賽事的袋口不符合官方標準,這記滿分杆並未被計入官方統計。

  當桌球成為關注度極高的電視體育運動,里爾頓和斯賓塞已接近中年,不可避免地狀態下滑。即便如此,1988年英國公開賽,里爾頓還是以5比0擊敗史蒂夫·戴維斯,斯賓塞以同樣的比分淘汰丹尼斯·泰勒。

  同年在斯托克舉行的國際賽,他們最後一次在職業賽相遇,也都知道自己職業生涯即將結束。斯賓塞已5比4獲勝,標誌著兩位傳奇長達25年的爭鬥就此落幕。

  晚年的斯賓塞飽受重症肌無力的困擾,肌肉萎縮治療無果更導致其患上嚴重的抑鬱症,但他仍在職業賽場有著很高的認可度和影響力,活躍在BBC的解說評論席,還指點了約翰·帕洛特,後者成為1991年的世界冠軍。

  1991年,斯賓塞還擔任了WPBSA主席,在那個年代,只要交筆錢,誰都可以打職業比賽。他於2006年去世,享年70歲,在其去世的前一天,他參加了一次跳傘運動,以提高人們對重症肌無力的認識。

  現年87歲的里爾頓才在威爾士公開賽上露過面,這項賽事的冠軍獎盃以他的名字命名,1991年退役後,他便和職業賽場保持了距離,但在90年代末加入了WPBSA董事會。

  里爾頓和斯賓塞為後人鋪平道路,設立標準,成為偶像人物。對這項運動純粹的熱愛和渴望,讓他們在桌球的困難時期仍然不離不棄。

  他們對桌球的貢獻?斯賓塞曾被問到類似的問題:“你為桌球做了什麼?”他的回答就是完美答案:“我打了它。”

  (世界桌球)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