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空狂人馬斯克又贏一次:SpaceX實現載人首飛
2020年05月31日07:13

  來源:21Tech(News-21)

  作者:白楊

  美國東部時間5月30日中午,一輛白色的TeslaModel X緩緩行駛到位於美國佛羅里達州的甘迺迪航天中心39A號發射台前,當那標誌性的鷗翼門打開之後,身著宇航服的道格拉斯·赫爾利(Douglas G. Hurley)和羅伯特·本肯(Robert L. Behnken)走了下來。

赫爾利(左)和本肯(右)
赫爾利(左)和本肯(右)

  他們是兩位經驗豐富的宇航員,2008年3月以及2010年2月,本肯曾完成過兩次太空飛行,並進行了六次太空行走,其在太空中度過的時間超過708小時;而赫爾利也曾於2009年7月和2011年7月完成過兩次太空飛行。

  赫爾利的第二次太空飛行,搭乘的是美國亞特蘭蒂斯號航天飛機,那是亞特蘭蒂斯號的第33次飛行,也是美國宇航局(NASA)航天飛機計劃的第135次同時也是最後一次飛行任務。

  航天飛機時代的落幕,也讓美國的載人航天事業告一段落,過去9年,美國本土再也沒有向太空送出過任何一位宇航員,期間,NASA只能租用俄羅斯的火箭運送宇航員往返國際空間站。

  然而現在,當赫爾利和本肯再次站在火箭發射檯面前時,他們的任務是重啟美國的載人航天。這是美國近10年來最重要的一次航天任務,在NASA官網,這項任務被稱作是“發射美國(Launch America)”。

  本肯和赫爾利搭乘電梯登上發射台,在穿過白色的連接廊並完成最後的準備工作後,進入到載人龍飛船(CrewDragon)。

  兩天前(5月27日),他們已經坐到過這裏一次,當時,在距離原定的發射時間(下午4點33分)僅剩17分鍾時,因為天氣無法滿足發射標準,發射任務被迫取消。

  但這一次,天公作美。隨著“3、2、1”的倒數,美國東部時間5月30日下午3點22分,獵鷹9號火箭搭載著載人龍飛船在9台默林(Merlin)發動機的推動下成功發射升空。

  2分33秒後,獵鷹9號的第一級火箭與第二級火箭分離;9分鍾後,第一級火箭成功海上著陸;12分鍾後,載人龍飛船與第二級火箭分離,成功進入軌道。

  接下來,載人龍飛船經過19個小時的飛行後將抵達國際空間站。

  這是美國航天的一個歷史性時刻,同時,它也拉開了商業載人航天的時代序幕。背後最大的贏家,無疑是埃隆·馬斯克(Elon Musk)和他的SpaceX公司,因為這是SpaceX成立18年以來的首次載人任務,同時,也是太空狂人馬斯克“逃離地球”計劃邁出的關鍵一步。

  馬斯克曾表示,“如果我們能帶人和設備去火星,那麼人類變為多行星物種就成為可能,這是SpaceX公司矢誌不渝追求的目標。”

  商業航天崛起

  2010年,在航天飛機即將退役之際,NASA便著手推動商業載人計劃(Commercial CrewProgram),以鼓勵私營航天公司去開發商業航天器,來運送宇航員往返國際空間站。

  在隨後的三年內,包括波音、藍色起源、SpaceX、Sierra Nevada Corporation等在內的航天公司均獲得了NASA的資金支援,其中波音和SpaceX獲得的資金最多,均超過5億美元。

  2014年9月,經過公開競爭後,波音和SpaceX成功從NASA手裡拿到了兩份合同,金額分別為42億美元和26億美元,它們要完成的任務是,在2017年底之前運送NASA宇航員往返國際空間站。

  目前來看,波音和SpaceX都未按時完成任務,但拿錢更少的SpaceX,進度要遠遠領先於波音。

  2019年底,波音的“星際飛船(Starliner)”發射升空,這是其進行載人飛行之前的最後一次測試。但這次,“星際飛船”出現了故障,它甚至都沒有與國際空間站進行對接測試,就提前返回了地球。

  而在此之前,SpaceX於2019年3月成功進行了代號為“Demo-1”的無人飛行測試。這是一次完整的端到端試飛,SpaceX也由此創造了多項“第一”,比如首架與國際空間站對接的美國商業航天器,以及美國航天器首次自動對接至國際空間站等。

  2020年1月19日,SpaceX又成功完成了龍飛船的發射逃生測試,這也是SpaceX運送宇航員之前的最後一次飛行試驗。在這次實驗中,龍飛船成功展示了它在緊急情況可以安全的與火箭進行分離的能力,而這,也是所有宇航員都不希望使用到,但在關鍵時刻卻能夠挽救他們生命的功能。

  而前面所有的準備,都是為了5月30日的這一飛。這次載人飛行任務的代號為Demo-2,它是SpaceX履行NASA合同的最終飛行測試。

  按照計劃,龍飛船將在美國東部時間5月31日上午10點27分與國際空間站進行自動對接。然後,赫爾利和本肯將加入成為空間站的機組成員,除了進行空間站的各項研究工作外,他們還將對龍飛船進行測試。

  載人龍飛船

  目前,龍飛船在空間站停留多長時間還未確定,但根據NASA此前提出的要求,龍飛船至少可以在軌道上停留210天。

  任務結束後,赫爾利和本肯將再次進入龍飛船,然後它會自動脫離空間站,重新進入地球大氣層,最後從佛羅里達州的大西洋海岸降落。在那裡,SpaceX救援船將迎接他們重返地球。

  因此,成功發射,只能說這項任務成功了三分之一,只有當赫爾利和本肯安全返回地球時,Demo-2才算是真正的成功。如果這次任務最終能圓滿完成,那意味著SpaceX通過了NASA的測試,也將正式成為美國宇航員通往空間站的“太空巴士”。

  NASA也已經對外透露,在這次任務成功後,SpaceX將於今年晚些時候再運送4名宇航員到空間站。不僅如此,NASA已經公佈的“Artemis”計劃,提出要在2024年之前送一男一女兩位宇航員登陸月球,而SpaceX在此次證明自己的實力之後,也有望向太空深處再進一步。

  屢創歷史的SpaceX

  對於2002年成立的SpaceX來說,創造歷史早已是家常便飯。

  2008年,在已失敗三次的情況下,SpaceX成功發射了世界首個由私人投資的軌道級液體燃料火箭——獵鷹1號;

  2010年,成為第一家將飛船送入低地球軌道並回收的私人航天公司;

  2012年,成為第一家向國際空間站發送航天器的私人航天公司;

  2015年,獵鷹9號運載火箭第一級成功著陸,這也是人類第一次成功回收軌道級運載火箭;

  2016年,首次在海上完成了運載火箭第一級的回收;

  2017年,完成了“二手”軌道火箭的首次重新發射和著陸;

  2018年,成功發射重型獵鷹火箭,這也是全球現役最強火箭;

  2019年,全球首次空中網捕整流罩,後又全球首次實現整流罩重複使用。

  在業內看來,SpaceX最主要的成就是降低了航天發射的成本,以及實現了運載火箭的重複利用。截至2020年3月,SpaceX實現的最高紀錄是,將一個一級火箭重複使用了5次。

  在今天的發射任務中,當獵鷹9火箭發射9分鍾以後,其一級火箭又成功在海上回收,而這,也是SpaceX的第52次火箭回收、第33次海上回收。

  馬斯克曾表示,SpaceX的一個目標就是提高進入太空的可靠性,並降低成本。他認為,1100美元/公斤或者更少的價格是有望實現的。

  NASA曾做過估算,SpaceX開發獵鷹1號和獵鷹9號火箭的成本共計約3.9億美元。如果由SpaceX開發和改進獵鷹9號發射系統,成本約4億美元;但要是由NASA開發類似的發射系統,則需要花費約40億美元。

  極高的性價比,也讓SpaceX獲得了大量的訂單。截至2018年3月,SpaceX已擁有100個發射任務合同。

  另外從2008年開始,SpaceX也開始接受外部投資,直到2012年,馬斯克仍然持有SpaceX約三分之二的股權,隨後,SpaceX又相繼獲得Google、富達投資等多方資本的投資,截至2020年2月,SpaceX的估值約360億美元。

  然而,在SpaceX的發展過程中,發射任務也並非一直順利。

  2015年6月和2016年9月,SpaceX就接連遭遇了兩次發射事故,尤其是2016年那次,獵鷹9火箭是在常規靜態點火測試中發生爆炸,火箭搭載的價值2億美元的通訊衛星也直接損毀,這也直接讓SpaceX後續的發射計劃停滯了4個多月。

2016年9月獵鷹9號發生爆炸
2016年9月獵鷹9號發生爆炸

  但這些挫折並沒有阻礙馬斯克追逐他的太空夢,他曾多次公開表示,自己的夢想就是在火星上退休。2016年的IAC(InternationalAstronautical Congress)大會上,馬斯克首次公佈了BFR(Big Falcon Rocket)運載火箭,並披露了一個具體的“星際公民”計劃。

  據悉,BFR是基於獵鷹9號和重型獵鷹火箭研發的可重複使用的運載火箭。馬斯克稱,BFR將是有史以來最強大的運載火箭,能夠將人類運送到火星和太陽系中的其他目的地。

  對於這個聽起來都覺得不可思議的項目,馬斯克並不是說說而已,2018年9月,他甚至為BFR找到了首位私人乘客:來自日本的企業家前澤友作(YusakuMaezawa)將成為世界首位乘坐BFR運載火箭繞月飛行的私人乘客。

  按照馬斯克當時披露的計劃,前澤友作將於2023年飛往月球,BFR也可以在2022年首次飛往火星,人類則最早可以在2024年飛往火星。

  不過後來,BFR的概念幾經迭代,目前正在推進的開發概念是超重鷹火箭+星艦的組合。但美國時間5月29日下午,在Demo-2任務發射前一天,SpaceX研發的星艦在進行點火測試時發生了爆炸,在此之前,已經有三艘原型星艦被摧毀。

  所以目前來看,馬斯克飛往火星的計劃恐怕要往後推遲。不過,航天事業本來就是風險係數極高,成功也往往是建立在無數次失敗的基礎上。最重要的是,夢想總是要有的,萬一實現了呢?

  對馬斯克來說,他的火星夢想現在看來確實有些遙遠,但不可否認的是,SpaceX所實現的一切突破,都在加速完成馬斯克的夢想。正如馬斯克的一位前同事所說,“馬斯克正在做的那些事情,如果他不做,那麼可能永遠不會有人去做。”

  太空狂人

  出生於1971年的馬斯克,是當下最具故事性及話題性的商業人物之一。除了Tesla和SpaceX,馬斯克還是人工智能公司 OpenAI、太陽能發電系統供應商 SolarCity、腦機接口公司 Neuralink等公司的創始人。

  1992年,馬斯克進入美國賓夕法尼亞大學攻讀經濟學和物理學,在此期間,馬斯克就開始思考哪些事物會對人類的未來產生重大的影響,最後,他找到了三個答案,分別是互聯網、清潔能源和太空探索。

  馬斯克此前接受採訪時表示,他當時就覺得這幾件事關乎人類的未來,也將是他未來努力的方向。事實上,馬斯克後來的創業經曆,也從未脫離過這三件事。

  1995年,馬斯克本應該在斯坦福大學繼續深造,但他強烈的意識到互聯網浪潮已經來臨,而且時不我待,於是在入學僅兩天后就休學創立了自己的第一家公司——Zip2。

  熟悉馬雲創業史的人都知道,在創辦阿里巴巴之前,馬雲做過一個“中國黃頁”的項目,而馬斯克做的Zip2可以理解為“美國黃頁”。因此,馬斯克的創業故事與馬雲很像,一開始也是上門推銷,被質疑、被拒絕。

  但他的結局要比馬雲更好,1999年,Zip2被Compaq公司以3.07億美元的價格收購,持股7%的馬斯克由此獲得了2200萬美元現金。當時,馬斯克只有28歲。

  經過第一次創業,馬斯克充分體驗到了創業的艱辛,同時,他的一些個人風格也完全展現,尤其是對目標的堅定和執著。馬斯克的好友曾評價他的做事風格:“要麼做,要麼死,但絕對不會放棄。”

  在Zip2之後,馬斯克又創辦了互聯網金融服務公司“x.com”,後來這家公司經過併購重組發展成為鼎鼎有名的PayPal,2002年,PayPal被eBay收購,作為最大股東的馬斯克又獲得了1.65億美元的回報。

  兩次互聯網創業,讓馬斯克積累了巨額的財富。有了資金基礎後,馬斯克毅然投身到了他的理想當中:2002年創辦了SpaceX,這是太空探索事業,以及2004年投資了Tesla,這是清潔能源事業。

  馬斯克從小就是一個太空迷,在創辦SpaceX之前,馬斯克就提出了“火星綠洲”(Mars Oasis)的設想,並嚐試從俄羅斯購買火箭,但高昂的價格讓他望而卻步,轉而決定自己製造所需要的火箭,然後才有了SpaceX。

  馬斯克做事情總是天馬行空,也經常產生驚豔旁人的效果。2018年2月,SpaceX成功發射了重型獵鷹火箭(Falcon Heavy),當時,和火箭一同發射升空的還有一輛Tesla紅色敞篷跑車。

  讓一個假人在太空中駕駛汽車,有人覺得這是製造噱頭,但也有人覺得這是馬斯克的太空浪漫,可不管怎樣,這件事確實成功吸引了全球的關注,也讓更多人知道了他的太空夢想。

  此外,馬斯克還在實施一個星鏈(StarLink)計劃,他打算發射12000顆衛星到地球上空,從而實現全球衛星互聯網的覆蓋。這同樣是一個聽起來很瘋狂的計劃,同時該計劃也備受爭議,但馬斯克已經發射了422顆星鏈衛星,其中在軌運行的有417顆。

  還有個小故事,今年5月,馬斯克的第七個孩子,也是和現女友Grimes 的第一個孩子出生了。據馬斯克透露,他給這個兒子取的名字竟然是“ XÆA-12”,沒錯,一般人是讀不出這個名字的。

  網友都調侃馬斯克,這個名字是用臉滾鍵盤起出來的。但事實上,這個名字還頗具深意,孩子母親解釋說,X代表未知,這也是馬斯克很喜歡的字母,比如x.com、SpaceX、Model X等等;而Æ是《魔戒》作者發明的精靈語中“ai”的寫法;A-12 則是馬斯克最喜歡的高空偵察機機型。

  有“火星人”之稱的馬斯克確實是一個“怪人”,但若不是如此,他18年前就不會創辦SpaceX,也不會有今天的載人發射。

  最後再說一個小細節,SpaceX進行一級火箭海上回收的無人著陸船,馬斯克在它的甲板上印了一句話——“Of Course I Still Love You”,因此人們也習慣稱它為“我仍然愛你”。

  這或許也是馬斯克想對他的太空事業說的話:不管怎麼樣,我仍然愛你。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