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寶璟球僮建議LPGA成立球僮庫 而不是砸飯碗
2020年05月31日11:20

  香港時間5月31日,當七月末LPGA在馬拉松精英賽上重啟的時候,球僮們都急於做一道算術題。

  既然餘下來一年球僮成為了選項,有多少球員準備自己背包?

  LPGA表示餘下來一年,球僮可選主要是出於安全上的考慮。這裏有一些球員她們沒有固定的球僮,通常會僱傭當地球僮,可是在新冠疫情之中,她們也許會對這些球僮有顧慮。LPGA的這一政策正是來源於此。

  LPGA冠軍球手卡羅琳-馬鬆(Caroline Masson)、LPGA球僮傑森-馬克蒂德(Jason McDede)和高寶璟的球僮勒斯-盧瓦克(Les Luark)在球僮網絡的一則播客中表示他們真的很驚訝巡迴賽會公佈這樣一個選項,也非常擔心如果疫情一直持續到明年,它會怎樣影響球僮行業。傑森-馬克蒂德是內莉-科達的球僮,然而也是卡羅琳-馬鬆的未婚夫。

  勒斯-盧瓦克表示一場比賽通常會有兩到四名球員使用當地球僮,可是他說球僮非常擔心,這一選項濫用,造成每個星期有20到30名球員自己背包打球。而這更多是處於削減成本,而不是安全方面的考慮。

  LPGA球僮每個星期的基礎收入在1200美元到1500美元之間,不過球員取得勝利,他會獲得不小比例的小費。

  卡羅琳-馬鬆表示她覺得疫情期間會有更多家人和朋友為球員背包,很少人再用當地球僮。

  “我實際上是相當震驚的,”傑森-馬克蒂德表示一個星期之前剛剛聽到這個選項自己的反應時說,“過去兩天,我從多個方面考慮過這個問題,我仍舊感到震驚。”

  LPGA官員表示球僮的選項是臨時的,絕不是什麼長期安排,最終的目標消滅球僮這個行業。

  “可是如果疫情延伸到2021年,你會保持同樣的政策嗎?”勒斯-盧瓦克說。

  勒斯-盧瓦克表示他寧願LPGA甄別出一大批具有巡迴賽經驗的自由球僮,那些沒有固定球僮的球員可以從中選擇。LPGA可以測試和監控這些球僮。

  “操作上是相當簡單的,”他說。

  (小風)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