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這個9秒72開始,他開啟了突破人類極限之路
2020年05月31日10:56

原標題:從這個9秒72開始,他開啟了突破人類極限之路

資料圖:圖為當地時間2017年8月5日,倫敦田徑世錦賽,博爾特在男子百米大戰後深情親吻賽道。

中新網客戶端北京5月31日電(邢蕊)12年前的今天,紐約銳步田徑大獎賽正在進行。隨著Icahn體育場內起跑槍聲的響起,一位身穿白色比賽服的牙買加運動員如同一道閃電,將所有對手甩在身後。9秒72!這個名作尤塞恩-博爾特的年輕人,職業生涯第一次打破世界百米紀錄。

  在此後9年的時間里,世界男子短跑賽場上就只剩下了兩種人:一種是博爾特,一種是其他運動員。

用速度說話

  其實在博爾特成為全世界公認的“閃電”之前,幾乎所有教練都認為,他瘦長的身高根本無法在百米比賽中戰勝那些個子更矮、身體更壯的對手。因此,他選擇了200米和400米作為主攻項目。

  而在童年時期,博爾特根本就不喜歡跑步。他只會在食物的“誘惑”下,才會站上跑道。博爾特一直以來的夢想是成為一名板球運動員。直到父親告訴他:板球打得再好也得依賴隊友,但在跑道上一切都由你的速度說了算。

  喜歡掌控一切的博爾特認識到了跑步的意義,並將此作為自己前半生的事業。

資料圖:2016年的里約,是博爾特最後一場奧運會賽事,他當仁不讓的繼續穩坐100米,200米冠軍的寶座。賽場上只見他一騎絕塵,一臉頑皮的“欣賞”對手的努力的樣子。

  很快,天賦極高的博爾特在200米賽場上初露頭角。2002年世界青年錦標賽上,主場作戰的博爾特奪得200米金牌,成為當時最年輕的世青賽冠軍。

  可是好景不長,博爾特在2004賽季因為跟腱斷裂倒在了訓練場上。雅典奧運會,他在200米首輪就被淘汰出局。

  那個時候,博爾特已經知道了自己患有脊柱側凸的症狀,右腿也比左腿短了1.3釐米。這些症狀會讓他在征戰200米項目時不堪重負:彎道,將不斷摧殘博爾特的身體。

  2007年,博爾特向當時的教練米爾斯提出轉戰100米。教練告訴他,只有打破國內200米紀錄,才可以練100米。全國紀錄對於博爾特來說就是“小菜一碟”,沒過多久,他就如願以償站上百米跑道。

  故事的橋段,也從此刻開始變得一發不可收拾。

資料圖:當地時間8月18日,在里約奧運會男子200米決賽中,牙買加“閃電”博爾特以19秒78的成績獲得冠軍。中新網記者 杜洋 攝

  紐約銳步田徑大獎賽,僅僅是博爾特參加的第五次100米比賽。都說“閃電不會兩次擊中同一個地方”,但這種說法在綽號“閃電”的博爾特身上失效了。北京奧運會,他又一次擊中了全世界的神經。

  如今回看當時的比賽視頻,你依舊會感到血脈僨張:距離終點還剩20米左右,決賽明明還剩最後1/5的賽程沒有結束,遙遙領先的博爾特已經放慢了速度。衝線前一刻,他抬手拍了拍自己的胸膛——時間定格,9秒69,他打破了兩個月前在紐約創造的世界紀錄。

  比賽結束之後,博爾特右手彎曲,像拉弓一樣將左手指向天空。這個動作,成為當時人類挑戰極限速度的象徵。

資料圖:博爾特“彎弓射鵰”。

當勝利成為習慣

  如果說,博爾特證明自己的統治力,僅憑一塊金牌還不足夠,那麼之後的200米決賽,博爾特堵住了所有人的嘴。在200米長的奧運賽道再次打破世界紀錄的那一天,他迎來了自己22歲的生日。

  這無疑是一個充滿希望的年紀,而博爾特不斷突破自己的故事,遠沒有結束。

  博爾特的百米極限最終停在了9秒58。而從紀錄誕生的柏林世錦賽開始算起,時光已然流逝11載,依舊沒人能夠撼動由尤塞恩-博爾特創造的神話。

  在博爾特的“黃金時代”里,幾乎沒有運動員能在比賽中對他形成直接威脅。有人說:作為觀眾,和博爾特生在同一個時代是幸運的;但是對於短跑運動員而言,這卻是一種悲哀。

  從北京奧運到里約奧運,博爾特一共包攬了8枚金牌,一次次打破自己保持的世界紀錄。

  有時候,無敵是一件寂寞的事情。只要是博爾特參加的比賽,其他選手就只能爭奪第二。在“閃電”的光環下,一眾短跑名將都顯得黯然失色。

資料圖:2017年8月5日,倫敦世錦賽百米飛人大戰之後,加特林領先闖過終點後,轉身跪地,對自己的“宿敵”送上了膝蓋,就像一個儀式,告別一個王者。博爾特站在那裡笑了。有幸見證他創造神話的人,是幸福的。

  這種情況在2017年倫敦世錦賽上發生改變。彼時年近31歲的博爾特在百米決賽中輸給了被他壓製多年的加特林,以一枚銅牌收官。賽後,加特林單膝跪地,雙手放在額頭前,向比自己還小4歲的博爾特,做出了一個向帝王致敬的動作。博爾特拉起他,兩人緊緊擁抱在一起,惺惺相惜。

  博爾特的夢幻故事最終還是沒有迎來一個童話故事般完美的結局。這屆世錦賽落幕之際,博爾特繞“倫敦碗”的400米跑道跑了一圈,並正式宣佈退役。時針轉到這裏,一個時代的百米之王帶著遺憾,淡出曆史舞台。

  不過對於博爾特本人而言,他似乎很快就接受了職業生涯末端的不圓滿。在接受採訪時,博爾特說:“我很抱歉這次沒能拿到百米冠軍,但我並沒有不高興,因為我已經做到了所有我能做到的事情。”

資料圖:當地時間2017年8月13日,倫敦國際田聯世界田徑錦標賽所有比賽項目結束後,博爾特出現在賽場,與觀眾告別。 中新社記者 韓海丹 攝

換一種方式奔跑

  離開田徑場之後,隨性的博爾特一直致力於將自己的愛好變成職業。

  他小時候喜歡板球,長大之後,也愛上了足球。博爾特在還沒有退役時,就曾表達過對綠茵場的嚮往。只不過那個時候,人們覺得那隻是他天馬行空的想法。

  但事實證明,博爾特的瘋狂想法早已醞釀已久。退役僅半年之後,他就迫不及待地走上了足球之路。

  2018年3月,博爾特來到德甲球隊多特蒙特試訓。教練組針對他的特點進行了足球天賦評估。在公開訓練課上,他與馬里奧-格策還配合的有聲有色。

  但畢竟“隔行如隔山”,想要在五大聯賽中踢球對於職業球員都不是易事,何況博爾特還是大齡跨界的小白。

資料圖:當地時間10月12日,澳州雪梨,18/19賽季澳超季前賽,擁有牙買加短跑名將博爾特的中央海岸水手隊以4:0戰勝麥克阿瑟西南聯。博爾特在比賽中首發上場並收穫兩粒進球。

  博爾特的一腔熱情最終還是沒能敲開多特的大門。不過在澳超的中央海岸水手隊,他看到了成為職業球員的希望。

  在球隊的熱身賽中,博爾特得到了亮相機會。在與麥克阿瑟西南聯隊的比賽中,博爾特首發出場,而且完成了“梅開二度”。賽後,他興奮地說:“這場比賽關係到我能否獲得正式合同,關乎我的足球生涯。”

  但是,用自己的愛好挑戰別人的“飯碗”,原本就是一件勝算不大的事。雖然博爾特的速度可以碾壓全場,但是跑位、配合以及腳下的技術都是半路出家的博爾特無法彌補的存在。

  去年1月份,博爾特通過社交媒體宣佈告別足壇:“我的足球生涯已結束。”

  嚴格意義上來說,博爾特的足球夢根本來不及開始,就已經夭折了。但是,這又有什麼關係呢?他曾經說過:“我希望自己能作為有史以來最偉大的運動員之一被人們銘記。”

  無論有沒有足球,博爾特的目標已經實現了。不久之前,博爾特迎來了自己的第一個孩子,退出體育圈,他人生的下半場,剛起頭,有的是功夫,有的是時間。(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