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澤厚再掀版權糾紛:出版方聲明經過授權,各方透露另有隱情
2020年05月30日07:20

原標題:李澤厚再掀版權糾紛:出版方聲明經過授權,各方透露另有隱情

原創 鳳凰網文化 鳳凰網文化

5月29日,李澤厚發表的特別聲明

鳳凰網文化訊(徐鵬遠、李牧謠、魏冰心報導)5月29日,著名學者李澤厚通過微信公眾號“劉悅笛”發表聲明,稱自己從未出版過《美的哲學》一書,以後也不會有,貴州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三捲圖書,既未通知他,也不知是如何選擇、安排、改動、刪竄的,因此他不予承認,也不負任何責任。

隨後,李澤厚又進行了補充聲明。在補充聲明中,他解釋貴州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三捲圖書,均為其八十年代及九十年代初舊作,篇章版權已歸屬台北三民書局,但未經作者同意,改竄書名及篇章內容,並不能如實表達他的觀點和看法。

李澤厚隨後發表的補充聲明

李澤厚是中國當代最重要的美學家之一,早在1950年代就成名於學界,1980年代“文化熱”中更是成為了炙手可熱的思想名家,其代表作《美的曆程》等影響了許多人。因此,李澤厚的聲明一出就受到了極大關注,更在社交媒體和知識分子群體中產生了諸多猜測。

01 出版方:書名和內文都經過了授權和確認

鳳凰網文化也在第一時間關注了此事,併發現李澤厚所提到的三本書,是由天津噹噹科文電子商務有限公司策劃,貴州人民出版社合作發行的。對此,我們也向出版業內人士進行了求證。目前,這三本書已在噹噹網銷售,噹噹出版的首頁還以banner形式進行宣傳,稱之為所謂“‘美學四書‘之遺珠,四十年首度重回大陸”。但在其它圖書銷售平台,未見到有售,豆瓣讀書也未見到相關條目。而據瞭解,此次出版的三本圖書中《美的哲學》一冊原名為《美學論集》,鳳凰網文化僅通過目錄比對,發現該版《美的哲學》與1980年7月上海文藝出版社版本的《美學論集》出入並不大,僅做了個別篇目的刪減,但內文是否有所更改、調整暫不知曉。

《美的哲學》目錄

1980年7月上海文藝出版社版《美學論集》目錄

鳳凰網文化嚐試聯繫了噹噹方面,暫未得到回應。貴州人民出版社則告訴鳳凰網文化,近期會公開發佈聲明。及至發稿時,京貴傳媒(北京)北京有限公司已發出聲明(註:據天眼查顯示,該公司為貴州出版傳媒集團旗下二級全資子公司),其中說明這三本書是與台北三民書局簽署的出版授權合作協議,書名和內文都經過了三民書局的確認。

京貴傳媒(北京)北京有限公司的聲明(網傳圖片)

鳳凰網文化也聯繫了李澤厚發表聲明的公眾號運營者劉悅笛,他是李澤厚的私淑弟子,也是同一研究室的同事。據他透露,人在美國的李澤厚先生於北京時間5月29日上午將聲明給到自己,請求在個人微信公眾號“劉悅笛”上予以發佈。李澤厚在美國時間第二天早晨告訴劉悅笛,“有律師支援我維權,維人格權。”但李澤厚先生暫未委託相關律師處理此事,接下來李先生會怎麼做,這是先生本人的一個選擇。

劉悅笛還表示,李澤厚當年與三民書局簽訂的合同他沒有親眼看到,修改權是否可以轉讓或者是否已經轉讓他並不知情,但是他認為:“這是一個情理合一的問題,在中國處理很多事情既要合情又要合理,現在我們不知道前提是什麼,假定修改權並未轉讓的話,那麼出版社所做之事既不合法,也不合情;如果確定修改權已經轉讓,這個事情也顯然是不合情的。中國人講情理結構,哪怕在這件事上他們有修改權,我覺得無論是三民書局還是貴州人民出版社,事先知會一下作者都是必要的。作者在完全不知情的情況下,發現自己的一本書被改了名字,你體會一下作為一個知識分子他的心情,尤其還是在這麼保護知識產權的時代。”

噹噹出版首頁

02 三聯書店原總編輯李昕:三民書局一直想問李澤厚要個說法

北京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的原總編輯李昕,早年間在香港工作過一段時間,和台北三民書局的老闆劉振強熟識,在其供職三聯期間也曾出版過李澤厚全集。鳳凰網文化也聯繫了李昕,據他介紹,李澤厚早期的《華夏美學》、《美的曆程》、《古代思想史論》、《近代思想史論》、《現代思想史論》、《美學四講》等十本書,在1994年就賣斷給台灣三民書局,使之永久在全世界範圍內擁有中文版權。當時三民書局的老闆劉振強,跟他簽了協議,這些協議一共是三份,李昕全都看過,當年三聯要出李澤厚的全集,想把他早期作品全都收錄進來,就需要從三民書局獲取版權。

李昕透露,自己每次去台灣見到劉振強,劉先生都會跟他提到李澤厚的版權問題,稱李澤厚在大陸進行重複授權,在安徽文藝出版社、天津社科出版社重復出版了《美的曆程》、《思想史三論》等書,對此劉表現得很生氣,強調李澤厚不能侵權,一個女兒不能同時嫁給兩家人。李昕說劉振強一直想問李澤厚要一個說法,先後託付過自己以及劉再複、餘英時三個人幫忙做工作,希望李澤厚停止在國內的侵權。“拿了人家十萬美金,你又出書,再重復出版,當然是侵權。“李昕說。

同時,李昕還透露,劉振強一直說只要李澤厚停下來,就不會再去追究他的責任。但李澤厚這個人比較固執,不肯停,為這個事情,台灣三民書局跟李澤厚打過官司,當然李澤厚敗訴了。

對於李澤厚此次提出的聲明,李昕表示自己不清楚具體情況,但是如果涉及內容修改,出版社應該是不能夠改動原著的。而且,按理說就算三民書局擁有授權,也應該徵求李澤厚的意見,如果李先生完全不知道,這裡面恐怕會有糾紛。

最後,李昕強調,三聯出版的李澤厚的前十本書是從三民書局拿到授權的,因此三聯這套《李澤厚集》是沒有版權問題的,但是國內其他地方出李澤厚的著作都有版權問題。這是在幾年以前發生的事情了。

03 出版業資深人士:賣斷版權又反悔的糾紛不止一次了

鳳凰網文化也連線了資深出版人T先生,據他介紹通常想要出版一本書,首先要做的就是尋找版權,能找到版權才會向社里報選題,選題通過再去商談出版條件、報價、授權期限等等。在T先生看來,因為李澤厚這三本書的篇章版權歸屬於台北三民書局,所以從法律上講出版社只要是跟三民書局簽過正式合同的,就完全沒必要跟李澤厚本人溝通,當然新出版的內容必須要保證李澤厚的署名權,不能隨意篡改為他人。賣斷版權以後,著作人本身是沒有出版權利的,除非等到公版以後,但那時大家誰都可以做了。

對於李澤厚所提出的《美的哲學》一書的問題,T先生表示自己並不清楚此書名是不是三民書局所同意的,而且還需要根據李澤厚當時與三民書局簽訂的協議是否允許重組內容、和新擬書名才能判斷此次出版方是否有過錯。

T先生說,學術類著作的版權買斷在海外以及港台地區是很普遍的,因為這類著作的印數和銷量都是極其有限的,而且海外的這類出版社一般也不接受資助,所以需要通過買斷的方式收回成本。大陸就很少買斷版權,一來我們的很多出版社給錢就出,二來我們的知識產權意識和著作權意識還相對薄弱。

T先生表示,李澤厚這樣的糾紛不是第一次了,說白了就是他不認當時賣斷的賬了,鬧過幾次了,不過官司都輸掉了。

資深出版人、“一頁”創始人範新也告訴鳳凰網文化,一般情況下出版方購買作品時,一定會慎重瞭解版權所有人跟作者是不是一體的,這個操作並不複雜,卻非常重要,通常版權所有人和作者是一體的,不是一體的話,有時會埋下一些隱患。在他看來,沒有一家出版社腦子真的那麼蠢,所有的出版社現在都有健全的法務體系,版權這種事一般不會有什麼問題的。

範新表示在自己的出版生涯中尚未遇到過類似情況,這樣的情況也並不常見。他聽朋友講過,李澤厚當年去美國,經濟上一時比較困難,由餘英時牽線,三民書局買斷了他前幾本的版權,並支付了十萬美金。但李澤厚與三民之間多次鬧過糾紛,三民書局也曾試圖通過餘英時、劉再複跟他溝通,但還是沒談攏。基於這種情況,範新認為就算出版方在和三民書局簽了授權出版合同後去詢問李澤厚的意見,李澤厚也肯定不會認同的,所以這個詢問其實是不成立的。當然,如果版權所有人和作者關係很順暢,出版前詢問一下作者本人還是應該而且必要的,哪怕只是出於尊重。

另據範新介紹,買斷版權在早前台灣出版界是很常見的。比如,資深編輯孫禕萌曾跟範新提及,台灣傳記文學之類的早年都靠出版人和作者的個人交誼,出書是互相幫襯,有時是出版商給作者一筆錢渡難關,有時是作者扶植出版人,為其站台。最初都是重交情輕契約,以至世易時移或人事更迭之後,當年沒真當回事的合同成了賣身契。已經出了不止一次作者本人或者後代反悔(有的是真搞不清)賣斷著作權,又再次授權的糾紛了。基本上都只能靠商量解決,要是牽扯利益不大往往還好商量,暢銷的往往就麻煩很多。

目前,三本圖書在噹噹網仍有銷售

04 相關法律人士:著作人身權不能轉讓,法律沒有“買斷”定義

鳳凰網文化也諮詢了相關的法律人士,他表示該案繫在台灣地區審理的案件,其裁判依據、理由均涉及台灣地區的相關法律規定。如果根據我國大陸地區關於著作權(版權)的相關規定,著作權包括著作人身權及財產權。《著作權法》第十條將修改權、保護作品完整權作為著作人身權的內容。一般認為,著作人身權是屬於作者、不能夠轉讓的,但法律允許作者授權他人修改。如果李澤厚先生在合同中授權出版社修改,那麼出版社是可以進行修改的;如果出版社未經授權,擅自進行修改,則按照著作權法的相關規定,出版社有可能侵犯著作權人的修改權及保護作品完整權。

另一位法律人士介紹,著作權包括人身權和財產權。署名權、修改權就屬於人身權。人身權原則上買不斷。況且法律上也沒有“買斷”這個定義。一般通俗說的“買斷”,指的是複製權、發行權、出租權、改編權、彙編權等等。

圖片 | 網絡

原標題:《李澤厚再掀版權糾紛:出版方聲明經過授權,各方透露另有隱情》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