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國資入主影視股:殼、市場與風險
2020年05月30日00:33

原標題:地方國資入主影視股:殼、市場與風險

引入投資者,唐德影視實際價值就成為繞不開的話題——依舊是業內少見的巨頭,但存在過度依賴單個明星的問題,而且缺少大IP。

不過幾年,影視公司就從市場獵手淪為獵物,當然,國資註定是最糾結的救贖者。

5月26日,唐德影視發佈公告稱,控股股東吳宏亮擬將其所持5%和4.08%股份,分別轉讓給浙江易通(浙江廣播電視集團下屬全資子公司)和東陽聚文(東陽市人民政府國有資產監督管理辦公室下屬控股的子公司)。同時,吳宏亮將所持公司23.55%的表決權委託給浙江易通,並協調第三方股東向東陽聚文轉讓其所持0.92%股權。

上述交易完成後,浙江易通將擁有唐德影視28.55%的表決權,成為公司控股股東,浙江廣播電視集團將成為公司實控人。

實際上,這隻是唐德影視的一次“改嫁”。據5月6日所發公告,當時接手唐德的還是東陽聚文,按原計劃,東陽聚文將成為唐德影視第一大股東,東陽國資辦將成為唐德影視實控人。

這一變化震驚了市場。5月27日晚,唐德影視收到交易所關注函,深交所要求說明吳宏亮兩次籌劃控製權變更及短期內調整控製權變更方案的原因及合理性。

但對唐德本身來說,被多方追逐,本身是一件好事,證明自己還有溢價。但尷尬的是,資本不一定是看上了唐德的產業基礎。“浙江廣電一直在尋覓上市平台,和多家影視公司都聊過。目前,一線衛視湖南廣電、江蘇廣電和上海文廣旗下均有上市平台(對應芒果超媒、幸福藍海、東方明珠),省內浙江日報(報業集團)也已實現上市,對浙江廣電來說,有個上市平台,無論從哪個方面都非常重要。唐德影視註冊地在東陽,地方國資拯救上市公司,也常見。”有影視上市公司高管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

另一頭,市場關心的,則是地方國資入局影視股,是否將成為潮流?畢竟,當下影視行業太缺錢。與國資委有深度接觸的中國企業研究院院長李錦明確表達了反對意見,“影視行業並不關乎經濟命脈,這又是個風險極高的行業,不可能持續。目前狀況是,地方國資現金流不錯,影視業又在低穀,進軍製造業成本高難度大,所以偶有進軍影視業狀況。但上市平台確實是國企混改重要手段。”他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說。

此外,規範的國資入主能否給唐德影視帶來工業化?依舊野蠻生長的影視業,本身也存在著結構性矛盾。

唐德的基本面

唐德影視不是沒有風光過。實控人吳宏亮擁有諸多體製內經驗,曾任北京電影製片廠製片經理,中國電影集團電視節目製作中心主任助理; 世紀英雄電影投資有限公司業務總監、常務副總等。

他攢起了一個大局。上市初期,趙薇的哥哥趙健,范冰冰等人分列十大股東,並透過無錫愛美神影視文化公司(持股51%),擁有10年內范冰冰獨家代理權。趙薇、張豐毅,導演霍建起、編劇盛和煜等也均為公司股東。 范冰冰與趙薇的深交所“敲鍾時刻”,更是成為當時娛樂新聞頭版內容,風頭一時無兩。

在2016年巔峰時期,唐德影視最大賣點是范冰冰,最成功項目,是其主演的《武媚娘傳奇》,最大的項目,是其主演的《贏天下》,賣出750萬/集的網絡版權天價。

但比風光來得更深刻的是風險。《巴清傳》則未能按期播出。

此外,2018年以來,隨著監管政策收緊,影視行業進入深度調整期,產業鏈上下遊價格逐步回歸理性。由於影視項目製作週期影響,唐德影視近兩年發行的電視劇項目在原來製作時生產要素成本高,投入大,而在發行時,電視劇版權銷售價格直降,導致收入與成本存在錯配,這不僅提高其電視劇項目發行難度,放緩發行進度,亦導致項目的毛利率下降。

財報顯示,2018年、2019年,唐德影視分別虧損9.27億元、1.07億元,同時,由於其IPO僅募資金淨額4.18億元,融資未成功,結果是,資產負債率出現大幅上升,現金流承壓。

截至2019年12月31日,唐德影視資產負債率為94.04%,淨資產為 1.36億元。截至2020年3月31日,唐德影視賬面貨幣資金餘額為 2571.56萬元。 此外,實控人吳宏亮所持公司股權質押比例高達99.82%,占公司總股本的36.25%,很難說沒有平倉風險。

這個節點,對唐德影視與吳宏亮本人來說,都堪稱最危險時刻。吳宏亮也不是沒有努力過,回覆深交所問詢函中,唐德影視表示,在2019年10 月 ,吳宏亮及其近親屬與中國銀行東陽支行簽訂總計最高額近3300萬元的抵押合同,以其自有房產為公司提供抵押擔保。

但吳宏亮的努力,與唐德現金壓力相比,顯得杯水車薪。另據記者瞭解,《巴清傳》近期播出可能性很小,這意味著,唐德影視現金流問題緩解餘地非常有限,引入新投資者,成為破局的最好途徑。

當談到引入投資者時,唐德影視實際價值就成為繞不開的話題,這在業內存在細節性爭議。另有頭部影視公司高管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坦承,唐德影視敗在過度依賴單個明星,但基本面還在,依舊是業內少見的巨頭。前述上市公司高管則認為,在這個節點,關鍵是IP,但他沒有聽說唐德手握非常大IP。若按照前述高管看法,隨著騰訊完成對閱文的全方面掌控,所有影視公司,都會非常危險。

這種情況下的唐德,主動、被動均引起了國資注意,只是各有所圖。東陽珍惜當地為數不多的上市公司,浙江廣電則亟需上市平台。“浙江廣電與唐德影視具有先天上下遊聯繫,多了播出渠道,對唐德目前主營業務也有相當大助力。”前述上市公司高管道。

有投行人士也表示,目前政策相對寬鬆,獲批可能性很大。資本市場也迅速有了反應,5月26日,唐德影視開盤股價迅速拉升,一度觸及漲停。截至當日收盤,唐德影視報5.03元,漲幅8.17%。

國資的選擇

市場關心的另一問題,在於國資入主影視公司後,結果究竟怎樣?

慈文傳媒給出了樣本。去年,為解股權質押之困,慈文創始人馬中駿及其一致行動人將所持占上市公司總股本的15.05%股權,以13元/股、合計9.29億元總價轉讓給華章投資,華章是江西省屬國企江西出版集團的全資子公司。自此,慈文傳媒實際控製人成為江西省政府,由一家民營上市公司,變為國資主導的混合所有製上市公司。馬中駿夫婦保留9.74%的股權,從第一大股東變更為第二大股東。

華章投資方面逆勢入局,號稱將解決慈文至關重要的現金流問題。“2020年度公司預計將會有超過20億元的資金投入,除自有資金外,之前在銀行也已有授信額度。新控股股東加入後,還可直接從江西出版集團切割授信額度,目前已有3億額度。另外,因為影視項目資金投入都是根據項目進度分階段進行,不是一次性投入,根據公司的財務狀況,資金可滿足明年的項目生產。”在2019年12月初的投資者關係活動上,慈文管理層透露。

但實際進度似乎有限。一季報公佈的合併現金流量表顯示,慈文籌資活動現金流入額為9184.39萬元,去年為1.50億元,同比下滑;期末現金及現金等價物餘額為2.52億元,去年同期4.34億元,同比大幅下滑。

華章還帶來了國資的管理。去年末,江西出版集團副總經理、華章投資總經理、慈文董事長吳衛東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達過管理規範的重要性,但他亦強調,並不會幹涉慈文具體運營,也不會幹涉內容創作。“我作為董事長,主要管戰略,佈局慈文未來落地。馬總(馬中駿)負責創作,發揮各自的強項。我們(華章投資)是戰略投資人。”他說。

但非標的影視業遭遇要求規範的國資,本身就存在矛盾。“像很多大IP採購,要求決策非常快,國資的節奏就很可能不對;此外,劇組本身就變動很大,很多成本無法固定,如果要求完全固定,實際落地很難;國資對薪酬也有限製,對頂尖創作者來說,完全可以換平台,影視業非常依賴頭部資源。這對慈文核心優勢是個挑戰。”與慈文有深度接觸的核心人士表示。但他亦不諱言,影視行業需要工業化、標準化,國資是重要推動力。

此外,國資在市場化行業中,亦有其他問題。另有國有影投上市公司中層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透露,基於體製原因,高層一個蘿蔔一個坑,對於中層積極性來說,是種打擊。“升職只能等,那還要不要等,是個直接選擇。”他道。“渠道相對還好,對要求自由的內容製作方來說,過度管控是種噩夢。”包括電影、影視劇行業在內的多位高管,均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感慨。

國資強幹涉的背後原因是,其為實控人,這導致國資管理層肩負著“國有資產流失”的壓力,不得不管。那不追求實控,是不是更好的辦法?

目前看來很難。以華章入主慈文為例,背後是江西省的“映山紅行動”。其主要目標是,力爭到2020年,江西境內外上市公司達到120家以上,實現數量在2017年底的基礎上倍增,上市公司直接融資總量累計突破2500億元,證券化率接近全國平均水平,全省國家級、省級開發區實現上市公司、新三板和區域性股權市場掛牌企業全覆蓋。併購是重要舉措。

在省政府支援下,才有了華章的看盤行動。“我們看了很多家,最終選了基本面穩健的慈文傳媒。”吳衛東道。

對此,李錦直言,“混改的目的是提高效率,股權結構只是形式,不要本末倒置。特別在完全市場化行業。”他說。

值得一提的是,據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瞭解,目前,另有上市影視公司在尋求國資接盤,這次,明確要求國資的二股東地位。

“只要需求還在,長期來看,影視業依舊看好。”多位行業高管表示。

(作者:賀泓源 編輯:李清宇)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