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茨帕泰利克為復工挺拚的:申請特批 隔離14天
2020年05月30日13:06

  香港時間5月30日,行李已經打好包,馬修-菲茨帕泰利克(Matthew Fitzpatrick)十指交叉進入夢鄉,並沒有任何解決辦法。

  過去幾個星期,英格蘭25歲選手一直在與自己的經紀團隊合作,力爭獲取一份能讓他重回美國的豁免。這是一個曠日持久的過程,需要美國政府放鬆自疫情於今年春天爆發以來實施的一系列旅行禁令。等待越久,他們越感焦慮。美巡賽計劃6月11日恢復,而時鍾正在滴滴答答接近。

  上個星期稍晚時候,他們收到了風聲,正式的聲明已經在準備之中。相當樂觀,馬修-菲茨帕泰利克訂了倫敦希思羅到邁阿密的航班,並且安排父親7點鍾將他載到機場。他只需要最後的批準。當他5月23日醒來的時候——在那趟異常安靜的跨洋飛行之前6個小時,來自美巡賽的電子郵件終於進入了他的收件箱中。

  歡迎回來!

  “到最後的時候有點驚慌失措,”他說,“然而十分幸運,情況發生了改變。”

  馬修-菲茨帕泰利剋星期三從佛羅里達州棕櫚灘打來電話。未來5個月那將成為他在美國的家。對外國運動員前往美國旅行限製的豁免,必須附帶隔離14天的條款。一旦兩個星期結束,馬修-菲茨帕泰利克將前往得克薩斯,參加嘉信挑戰賽,三月中旬以來第一站美巡賽。

  這是隔離的第五天,今天,他有一些大的計劃。在早上接受完採訪之後,他不得不決定是否要一次性看完10集《最後的舞蹈》,又或者出去,快速逛一下雜貨店。未來一個半星期,他基本上等於被軟禁,只是不會戴腳環監測器。

  “我希望能夠更友善一點,”他笑著說。

  雖然疫情顛倒了總是講求規律,有強迫症的職業球員,過去幾個月對於國際球員而言壓力就特別大。病毒在英國肆虐,馬修-菲茨帕泰利克從球員錦標賽返回家中,直接進入了兩個月的居家隔離,不確定他什麼時候能恢復生涯,甚至不知道什麼時候能見女友。

  “我相當緊張,”他說,“你坐在那裡,很難相信這是你過去兩個月的生活。你必須要有一些虛假的樂觀,可是最終你必須直面困難,理解到這是真實發生的事情,你要困在這裏一段時間。”

  為了打發時間,馬修-菲茨帕泰利克在遊戲機上打《FIFA 20》遊戲,努力通過《黑錢勝地》(Ozark)以及《F1:極速求生》(Formula 1: Drive to Survive)的各種關卡。由於當地的球場關門,他在自家後花園建起了打擊網,努力每天打半個小時的球,以便讓自己的揮杆保持在檔位上。“可是當小球只能飛兩碼的時候,非常難興奮起來,”他說。

  馬修-菲茨帕泰利克5月15日與弟弟亞力克斯打了第一場球。亞力克斯是維克森林大學冉冉上升的新星。一開始在練習場上擊球,馬修-菲茨帕泰利克說:“我心裡想,這真是讓人又驚又喜呢!這也OK!”接著他來到了球場上,天氣晴朗,但是刮著風,結果轉場的時候,已經高於標準杆5杆了。

  至少馬修-菲茨帕泰利克,世界排名第25位,還有一些目標為之努力。幾天之前,美巡賽公佈了重歸的計劃,37頁的備忘錄勾勒出在疫情時代球員和運動員該如何安全的繼續賽季。可是像馬修-菲茨帕泰利克這樣的球員,還要面對旅行禁令這樣複雜的問題。比如說他在參加完了殖民地鄉村的比賽之後想返回英格蘭,他實際上要用5個星期:在美國隔離14天,在得克薩斯打一個星期,然後返回英國之後又是兩個星期的隔離。

  這是為什麼馬修-菲茨帕泰利克的簽證需要在6月11日目標日期之前兩個多星期到位的原因。這也是為什麼湯米-弗利特伍德(Tommy Fleetwood)、李-維斯特伍德(Lee Westwood)還有其他選手錶示他們要打美巡賽做不到的原因。同樣艾迪-佩珀羅爾(Eddie Pepperell)因為這個原因計劃缺席八月初的美國PGA錦標賽。美巡賽已經宣佈球員不會喪失2020-21賽季的參賽資格,可是他們仍舊需要做非常個人的決定。

  “我完全理解這些球員的問題來自哪裡,”馬修-菲茨帕泰利克說,“希望到時候,情況會變得更為清晰一些。”

  回到南佛羅里達,他自2017年租住的房子,馬修-菲茨帕泰利克現在必須嚴格遵守一系列規章製度。在這14天之中他必須儘可能待在家中,除非是外出購買必需品。他獲準在金熊球會偶爾訓練,可是必須與其他人保持距離,非常有可能是一大早,或者夜幕低垂的時候。他每天早上都要記錄體溫,並且已經通過美巡賽訂購了一套病毒檢測套裝。美國疾控中心的人員有可能來到他的房子對他進行檢查,可是他知道遵守規則的重要性。

  “我知道他們讓我入境已經很幸運了,”他說,“我不會做任何瘋狂的事情。”

  兩個星期的隔離對於準備美巡賽重啟而言不是那麼理想,特別的,殖民地鄉村估計吸引到相當強大的陣容(冠軍可以獲得72分,陣容本賽季最強)。可是馬修-菲茨帕泰利克對於自己的準備並不擔心。“我會帶著零期待過去,那樣一來,我也許會打得更好,有時候高爾夫會出現這種情況,”他說,“關鍵是努力做到儘可能好,我不想錯過再次打高爾夫的機會。”

  社交距離不是他進入繩圈之後的唯一改變。馬修-菲茨帕泰利克高度信賴的球僮比利-福斯特(Billy Foster)仍舊在英國,因此至少未來一個月,他要請凱西-科爾(Cayce Kerr)為他背包,或許這個時間還會更長。他計劃參加前三站比賽:嘉信挑戰賽、傳統高球賽和旅行者錦標賽。馬修-菲茨帕泰利克估計他會使用每個賽事指定的賓館,同時坐美巡賽的包機。他並不固執,會聽從專家的建議。

  “我覺得開始的時候肯定有一些疑問,這是自然的,”他說,“這是完全未知的局面。只要我們遵守建議,我看不出會有什麼問題。”

  直到那個時候,他都會循規蹈矩,待時而發。

  (小風)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