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員工內網感慨:歷史不會給我們好評價的
2020年05月30日07:12

  新浪科技 鄭峻發自美國矽谷

  Twitter向左,Facebook向右。

  在Twitter頂住壓力連續硬扛美國總統特朗普的同時,Facebook卻選擇了另外一種態度。朱克伯格在接受右翼媒體Fox採訪時公開表示,Facebook和Twitter有著不同的政策。自己堅定認為,Facebook不應該擔任網上言論真偽仲裁者的角色,他不讚成私營公司,尤其是社交平台公司從事這一行為。

  Twitter CEO傑克多西隨後不點名回覆朱克伯格說,“我們並不是擔任事實仲裁者,我們的目的是展示存在衝突的言論,提供爭議信息,讓用戶自己判斷。我們需要更多的透明度,讓用戶清晰看到我們採取行動的原因。”他強硬表示,Twitter未來會繼續標註出失實和爭議性內容,如果犯錯也會承認錯誤。自己承擔此事所有責任,批評者放過Twitter員工。

  Twitter和特朗普的對抗成為了本週互聯網的最大新聞。在連續遭到打標籤之後,特朗普勃然大怒,威脅要採取措施報復Twitter,甚至聲稱要關閉網站。他昨天專門頒布行政命令,針對Twitter等社交媒體修改《聯邦通訊法》中關於互聯網公司的免責條款。這意味著美國監管部門可能會針對這些社交平台的內容而對他們施加壓力和採取懲罰措施。

  Twitter並沒有刪除特朗普的推文,而是在他“郵寄選票導致欺詐”的爭議內容下方打上了“需要核實事實”的標籤,並提供了第三方媒體的鏈接以解釋相關問題,交由讀者自己判斷真偽。在昨天特朗普頒布行政命令,針對Twitter等社交媒體修改《聯邦通訊法》中的免責條文之後,Twitter又一次給特朗普關於明尼蘇達暴亂事件的推文"打砸開始,射擊開始"(When the looting starts, the shooting starts)打上了“頌揚暴力”的標籤。

  特朗普或許是最為重度的Twitter用戶,幾乎每一天都泡在Twitter上,甚至一天連轉帶髮數十條甚至上百條推文。由於遭到主流媒體的一致批評,特朗普將Twitter視為自己最重要的輿論發聲平台。他在這裏攻擊國內外政治對手,推銷自己的政治主張,為自己的連任選舉拉票。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靠Twitter拉票也是特朗普2016年大選獲勝的重要手段。

  在此之前,自由派已經多次呼籲Twitter對特朗普的爭議內容採取行動,甚至要求封殺特朗普,以他阻止傳播不實和煽動性信息。之前特朗普連續公開推廣“新冠神藥“羥氯喹更是引發了諸多擔憂,沒有數據證明這種藥能夠治療新冠,反而可能給病人帶來更多健康風險。但或許是考慮到巨大的政治風險,Twitter此前並沒有相關動作。

  另一方面,Facebook卻對特朗普的這系列爭議內容沒有採取任何行動。Facebook全球政策副總裁畢克特(Monika Bickert)昨天在公司內網撰文,解釋了Facebook採取這一態度的原因。“我們對(郵寄選票導致欺詐)內容進行了評估,認為這並沒有違反我們關於不幹涉選民的規則,因為這既沒有誤導民眾如何註冊投票,也沒有誤導他們不同的投票方式。如果(內容)存在誤導,我們就會從平台上刪除內容,因為我們的不幹涉選民政策適用於任何人,也包括了政治人物。”

  畢克特還解釋說,“我們不認為像Facebook這樣的私營科技公司應該介入評判政治人物言論的領域。總統、候選人以及民選官員的言論都是受到高度審查和爭論的。我們認為民眾應該獲準聽到政治人物的言論,自己做出決定並讓政治人物對此負責。”

  她的解釋吸引了超過700多條評論,其中一些員工對此表示了擔憂和不滿情緒。一名員工在評論里寫道,“必須承認,我們不得不經曆令人極其痛苦的扭曲。所有這一切都預示著11月(大選)極有可能出現暴力升級和騷亂暴動。如果我們沒有通過這次測試,歷史不會給我們好評價的”(If we fail the test case here, history will not judge us kindly)

  在特朗普隨後發佈的關於明尼蘇達的開槍推文上,Facebook管理層並沒有給出解釋。一位員工表示,“公司管理層選擇保留特朗普的內容,已經做出了官方決定。他們應該就自己的決定進行溝通。”但據美國媒體報導,Facebook對這一推文的初步認定是“沒有違反平台規定”。

  一位員工甚至表示,“這讓我感到難過和羞愧。希望這不是最終評判結果。希望有人可以站出來,討論這條內容為什麼以及如何在明顯提倡暴力。”另一位員工說,“公司此前明確表示,提倡暴力的內容會被刪除。我也想知道為什麼政策發生了變化,現在又是什麼政策。”

  自2016年大選以來,Facebook就一直深陷美國兩派政治鬥爭中。主流媒體和自由派一直認為Facebook放任自己平台的各種虛假消息傳播(其中有部分是俄羅斯操縱),是導致特朗普意外戰勝希拉里的重要原因。而2018年劍橋分析醜聞的曝光,更讓Facebook面臨著巨大的監管壓力,朱克伯格不得不親自趕到美國首都華盛頓接受國會聆訊。特朗普陣營的公關競選公司從Facebook合作的第三方那裡拿到了上億美國用戶資料。上個月Facebook同意支付50億美元罰金,就泄露用戶數據的違規行為和美國監管部門達成和解。

  Facebook面對的敵意主要來自於民主黨。眾議院議長佩洛西公開指責Facebook不對虛假消息採取行動就是特朗普幫兇。而民主黨國會議員一直在積極呼籲加強監管Facebook,遏製Facebook的擴張步伐,民主黨總統候選人、馬薩諸塞州民主黨參議員沃倫(Elizebeth Warren)甚至喊出了分拆Facebook的口號,以阻止Facebook在美國經濟和輿論引導方面擁有過大的權力。Facebook甚至已經做好了相關的應急備案。

  另一方面,據美國媒體報導,過去一年朱克伯格已經數次私下會見特朗普,雙方會談內容不得而知。他的好友、風投大亨彼得·蒂爾(Peter Thiel)在其中扮演了牽線搭橋的作用。蒂爾不僅是Facebook的早期投資者和董事會成員,也是特朗普在2016年大選的主要支援者,甚至因為公開支援特朗普而被矽谷集體排擠。

  今年美國總統大選或許是美國歷史上最為分裂的一次,新冠疫情、經濟衰落、嚴重失業、社會騷亂,給這次大選帶來了諸多不確定因素。而特朗普不斷髮表爭議言論,也給Twitter和Facebook等社交平台帶來了巨大的挑戰。無論他們對特朗普的爭議言論採取什麼立場,都會被認為是在挑邊站隊。

  現在看起來,Twitter向左,Facebook向右。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