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雷再曝宮鬥戲 前CEO出局之因成謎
2020年05月30日03:53

原標題:迅雷再曝宮鬥戲 前CEO出局之因成謎 來源:中國經營報

迅雷再曝宮鬥戲 前CEO出局之因成謎

本報記者/李昆昆/李正豪/北京報導

繼2017年內訌事件之後,迅雷(NASDAQ:XNET)近日再次被曝出“宮鬥”戲碼。

近日,迅雷前CEO陳磊向外界公開了自己被趕出迅雷的一些內幕。陳磊表示,“開掉他”這件事早有預謀,但(小米創始人)雷軍一直沒有下決心,直到一個多月之前才最後拍板,於是很快就操作了。

迅雷集團此前發佈的公告顯示,公司董事會已任命李金波、段暉、石鵬和羅為民為董事會成員,同時王川、洪峰、鄒濤和劉勤等人辭任董事。公司董事會同時任命李金波為董事長兼CEO。陳磊仍是董事會成員。

公開報導顯示,公告發佈之前,一幫穿著白色襯衣的男子突然闖進迅雷深圳總部,勒令所有員工停止工作,並接管了公司重要部門。

《中國經營報》記者查詢相關文件得知,過去一年,迅雷股權結構發生了非常大的變化,截至2019年3月31日,小米持有迅雷27.8%的股份,“雷軍系”的金山軟件持有11.1%的股份,為前兩大股東。但截至2020年4月15日,李金波通過旗下Itui International Inc.公司持股39.8%,湧容(香港)資產管理有限公司持股14.5%,為新的前兩大股東。

接近陳磊的一位業內人士告訴記者,陳磊被免職的最終決策是董事會做出來的。

陳磊的陳述卻是,3月31日自己確實收到了要召開董事會的通知,但開會緣故是另一個版本。陳磊表示,自己是在看到新聞以後才知道“被開掉”,“我看到新聞時,董事會才把決議發給我,讓我簽字”,“我沒有簽,但簽不簽都一樣”。頗多無奈之感。

多人被免

網心科技是迅雷集團的全資子公司,官網介紹稱,這是一家專注於技術創新的共享經濟雲計算公司。據陳磊所述,此次被開掉的不只是他和一眾高管,在這一個多月內,有近200名網心科技的員工亦被裁員。

與此同時,迅雷集團高級副總裁、網心科技副總裁董鱈等高層亦被免職,原來迅雷董事會成員王川、洪鋒、鄒濤、劉芹等集體辭任,由李金波、段暉、石鵬、羅為民接任。記者就以上求證董鱈和迅雷方面,截至發稿時,對方尚未回覆。

一位接近陳磊的業內人士告訴記者。今年3月31日,董事會核心董事通知陳磊要召開董事會,在這場董事會,王川卸任了董事長,由李金波出任董事長。

但陳磊近日對媒體透露的消息是,當天其以身體不適為由,沒有去開董事會,也沒有在決議上籤字。但此舉並沒有影響迅雷新高層大批辭退員工。緊接著沒幾天,網心科技的新高管團隊叫了網心科技的一位原高管前去溝通,說其涉嫌職務侵占,並明確提出不是只針對他一個人,而是針對很多人。

讓陳磊惱火的是,指控其“職務侵占”的原因,則是因為新管理層接管迅雷後,只接手了七家網心關聯公司中的五家,而對另外兩家公司拒不接收,並拒絕承認其為迅雷的關聯公司。

如今的陳磊依然難掩憤怒,記者試圖聯繫採訪對方,並未得到對方回覆,但據其之前向公開宣稱,主要因近幾年和創始團隊產生了一些摩擦,加上大股東小米的加持,最終他被“出局”。

公司內訌

陳磊曾是騰訊雲計算業務的第一任總經理,鄒勝龍和雷軍都找陳磊做過幾次長談。最終在2014年底,陳磊加入迅雷任CTO。接著,他又組建了新公司網心科技。

一位知情人士告訴記者,陳磊被推舉出來當CEO,是為調和迅雷老成員和董事會之間的矛盾。但是迅雷的老團隊不服他,董事會也不願意插手,他就是職業經理人。

上述人士稱,“這次主導事件的其實是於菲。”而在此之前,陳磊也曾向媒體表示,他因得罪過於菲,導致對方核心訴求就是將其趕走。

據瞭解,於菲曾擔任迅雷集團高級副總裁、迅雷法務部負責人、政府關係負責人,也曾擔任迅雷大數據公司實際控製人。

記者查詢天眼查發現,於菲在5家公司擔任股東,6家公司擔任高管,對9家公司擁有實際控製權。其中,其對天津市相成科技合夥企業(有限合夥)持股66.67%,對深圳市葆光網絡科技有限公司持股100%等。

而早在2017年,於菲控製的迅雷大數據和迅雷公司也產生過內訌。雙方針對商標使用權、金融業務合規性等問題進行了多個來回的爭執。

2017年,陳磊為了收縮迅雷老業務,曾撤銷迅雷大數據、迅雷金融、迅雷易貸、迅雷小遊戲、迅雷愛交易等業務的品牌和商標授權,停止對迅雷商標的使用。而這些製約措施,衝擊到了於菲控製的迅雷大數據公司。

此後,迅雷大數據開始反擊,這也影響到了迅雷的正常辦公,迅雷大數據還曾經向有關部門舉報玩客幣圈錢。陳磊稱迅雷在2017年10月發生的那次內訌,實際上就是於菲發起的,坦言自己當時得罪於菲很笨。

經過爭鬥,最後雙方達成共識,迅雷大數據公司管理層將回購迅雷公司在大數據公司的全部股權,並從迅雷品牌切換到摸金狗品牌開展業務。而於菲則被免去了在迅雷集團的一切職務。

不過,亦有外界人士對陳磊做法表達了不同看法。該人士告訴記者,陳磊以前在Google和騰訊工作過,主要是做技術方面的工作,從其經曆來看,當前的結果也是大概率事件。“他把他的一些技術人員的特質,比如耿直、較真的個性用在CEO這個角色上,我認為不是非常好的CEO。”

小米預設?

雷軍是陳磊走向迅雷的引路人。陳磊曾告訴記者,當初是受到雷軍的鼓舞才從騰訊雲離職,加入迅雷。而現在他認為大股東小米知道了迅雷內部後面發生的摩擦,並預設了裁員一事。

“陳磊自己猜測是於菲的創始團隊和大股東小米達成了協議,畢竟創始團隊並沒有把國內公司真正交出去,這個算是談判籌碼。”一位接近陳磊的業內人士告訴記者,“小米只是想規避風險,誰站在台前,其實不太重要,所以結果變成了創始團隊推出的李金波接管公司。”

據騰訊科技報導,迅雷創始人鄒勝龍一直沒有將國內迅雷實體公司的權益轉讓到美股上市公司董事會指定的人員身上。為了規避上市公司無法控製國內實體的風險,迅雷任命陳磊為CEO時明確要求,中資公司迅雷網絡技術有限公司的大股東,要將大股權轉讓給董事會指定的人,這個指定的人就是王川。但直到今年4月1日,轉讓都沒有發生。

陳磊稱其多次找鄒勝龍溝通,但對方一直拒絕辦理股權轉讓,這也成為創始團隊挖的一個坑。畢竟,中概股的VIE結構存在一定風險,即實體公司拒絕執行上市公司董事會決議。如果無法在國內實體公司完成轉讓,風險就一直存在。這被陳磊認為是以鄒勝龍為代表的迅雷原創始團隊與小米方面談判,趕走自己的籌碼。

不過,亦有業內人士認為,以上並非陳磊被趕出公司的本質原因。“你去看看這幾年財報數據就知道了,一直不景氣。”上述人士稱,陳磊被趕出來是由董事會決策的,“而董事會代表了股東利益,股東是要賺錢的。”

記者查詢迅雷近年財報發現,2017年迅雷總營收為2.019億美元,較2016年增長43.2%。2018年實現總收入2.32億美元,同比增加15%;營業虧損為0.44億美元,同比收窄18.7%。而到了2019年,其淨營收1.807億美元,同比下滑21.7%。

股東小米方面就迅雷紛爭對記者表示,小米投資了300多家企業,他們都是獨立運行的,包括迅雷。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