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衢州老手藝人半個世紀的堅守:彈棉花里的匠心夢
2020年05月30日16:14

原標題:浙江衢州老手藝人半個世紀的堅守:彈棉花里的匠心夢

中新網衢州5月30日電(記者 奚金燕 姚婧雯 通訊員 謝水根)“嘭嘭嘭、嘭嘭嘭……”近日,在浙江省江山市市心街南端,一間店裡傳出久違的節奏聲。店內,一位老人身繫大長弓、左手緊握長柄、右手握著一隻木錘頻擊在牛筋繩上彈棉花。這是彈棉花師傅汪有亮50多年堅守的日常。

  “彈棉花”傳統手工藝曆史悠久,元代就已有記載。彈一床棉被,需敲彈7000多下,利用彈弦的震動使棉花纖維打開,再將整床棉花作為整體進行敲彈。而後,用3000多根紗線固定棉花背面,最終經過打磨和縫製,曆經3個小時才能完成。在機械普及的今天,這門手藝逐漸淡出了大家的視野。而汪有亮卻依然秉持匠心,堅守著這門傳統技藝。

少年學藝求生計

  “至今年,屈指算來我已彈了50個年頭的棉花了!”汪有亮師傅今年64歲,江山市大陳鄉大陳村人,出生於彈棉花世家。爺爺年輕時學彈棉花,之後傳給了他大伯,大伯帶了個徒弟。為掙一口飯吃,15歲的汪有亮跟著大伯的徒弟學彈棉花。

  “當學徒規矩多,讓我懂得了不少為人之道。”汪有亮說,做學徒時,師傅帶著他上門彈棉絮,用的長弓、木錘、磨盤等工具雖然不重,但要他挑著。在東家家裡吃飯,東家讓師傅喝酒,徒弟是不允許喝的。在彈棉花技術上,師傅要求苛刻,沒彈到位的任何一個角落都不放過。汪師傅說,如果粗心大意或以次充好,自己的“飯碗”就要砸了。

憑技藝贏得生意

  “只有技術好、心誠,才會有立足之地。”汪有亮告訴記者,三年學徒結束後,師傅按行規,把大伯送給師傅的一套長弓、木錘、磨盤、棉花篩4件彈棉花工具送給了他,開始獨當一面。經熟人介紹,他來到江山縣城關供銷社和縣前居委會加工棉絮。因技術上精益求精,彈起出的棉絮在消費者中獲得了良好口碑,技術和為人也得到供銷社領導認可,因此這一幹就是十多年。

  之後,汪有亮在江山市本鄉及四都鎮一帶上門為人彈棉絮。“那年代手藝人外出掙錢要交錢到生產隊買工分,每月交25天,每天交1元,上門彈吃住在東家,彈一條10斤的棉絮可賺3元錢,除了交隊,自己每天還剩下2元,挺合算的。”說起往事,汪有亮頗有自豪感。農村聯產承包責任製到戶後,他到浙江省常山縣城開起了彈棉花店,憑著嫻熟的技術和誠實守信的人格,十多年來結識了一批互信的老顧客,生意還算做得不錯。

老手藝再顯本色

  隨著傳統手工業逐漸被新興行業所取代,彈棉花匠也漸漸地生意慘淡。十多年前各地掀起了養豬熱,閑不住的汪有亮也養起了豬。儘管養豬忙,可他始終放不下彈棉花活,“忙中偷閑”給老顧客彈棉絮。由於管理不善和環保設施不到位,豬場被拆除。2011年上半年,汪有亮開始重操舊業。

  “近些年,人們消費漸趨返璞歸真,雖然市場上有很多羽絨被、絲棉被,但喜歡手工棉花被的人也不少。”汪有亮指著他剛彈好的棉絮說,棉花彈得好不好,關鍵要看彈出的棉花內膽是否均勻、四邊是否平直。棉花被要想用著舒服,中間區域一定要厚一些,兩邊要薄一些,這個坡度是否平緩是棉花彈得好壞的關鍵所在。幾十年來的千錘百煉,他彈的棉絮質量贏得了顧客的信任。

  “現在從事手工彈棉花的人已寥寥無幾了。”汪有亮說,他用手工彈棉花,一天彈一條5公斤的棉絮,每公斤加工費20元,這把年紀一天掙到100元也不錯了,且自由自在。目前,他訂單不斷,一年到頭都忙著加工棉絮。

  當問及汪有亮這套工具和手藝如何傳承時,他坦言,兒子大學畢業在外工作,不會回家學彈棉花的技術。“但我會繼續彈下去,直到彈不動為止,至於接下來傳給誰,只能隨緣了。”汪有亮說。(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