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週體壇論語|發沒發工資,怎麼成了中國足壇一門玄學
2020年05月30日00:07

原標題:一週體壇論語|發沒發工資,怎麼成了中國足壇一門玄學

中新網客戶端北京5月30日電(邢蕊) 日前,曾效於山東魯能、上海申花的足球運動員呂征在個人社交媒體宣佈退役。讓吃瓜群眾大跌眼鏡的是,他離開賽場不是因為傷病、也不是因為年齡,而是東家北京北體大俱樂部已經欠薪5個月,且球隊總經理還“侮辱了他的職業生涯”。

  呂征實名的舉報的北體大足球俱樂部目前屬於中甲聯賽。值得一提的是,今年2月4日,中國足協已經對2019年中甲、中乙和中冠聯賽全額支付教練員、運動員、工作人員工資獎金確認表進行了公示。其中一份北體大俱樂部1月15日的說明中寫道:

  “我俱樂部已經全額髮放球員呂征、聶濤、梁學銘2019年的所有工資及比賽獎金,並有工資、獎金髮放的銀行流水作為憑證,可供查證,不存在拖欠行為。”

  而呂征發佈的個人聲明中,針對俱樂部“不存在拖欠行為”的說法進行了反駁,直指俱樂部在工資確認表上弄虛作假:“北體大足球俱樂部負責人為了要足協給予註冊,無視法律及足協規定,弄虛作假,欺騙足協及新聞媒體和群眾,向足球協會偽造工資獎金確認表,並向足協遞交虛假不實的工資全額髮放文件。”

  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步,呂征和北體大各執一詞,“工資到底發沒發”這個憑藉銀行流水就可一目瞭然的問題,在中國足壇竟然變成了真假難辨的“羅生門”。

  呂征提到的“偽造工資獎金確認表”的情況其實此前已經有球迷提出質疑。今年中乙球隊保定容大和中甲球隊遼足提交的表單上,因為字跡雷同,就被認為有造假之嫌。而仔細查看這兩份表單,容大球員王鈞昊的名字被寫成了“王鈞吳”,遼足球員徐友剛的名字被寫成了“徐有剛”。

  真不知道是球員粗心,寫錯了自己的名字,還是這些簽名原本就出自他人之手。5月23日足協發佈“關於取消相關職業足球俱樂部註冊資格的通知”,這兩傢俱樂部因欠薪未解決,被取消準入資格。這樣看來,球迷們當初的質疑似乎已經從側面得到證實。

  說起“欠薪”這事兒,在中國足壇早已經見怪不怪。回溯曆史,我們可以輕易檢索出不少欠薪招致的風波。2009年,中甲南京有有隊因欠薪問題被國際足聯扣除了6個聯賽積分。一年之後,北京八喜為其前身北京宏登“埋單”,同樣被扣6分。

  如此亂象不僅發生在低級別聯賽的本土球員身上,金字塔頂端的外援有時候也會嚐到被拖欠工資的滋味。2013年,上海申花欠薪“魔獸”德羅巴鬧得沸沸揚揚,後者一怒之下上訴到國際足聯。最終,俱樂部不僅賠付德羅巴1200萬歐元,中國足球的形象也因此受到影響。

  如今過去了很多年,欠薪的現象依舊屢禁不止。天津天海、四川隆發、上海申鑫……越來越多的俱樂部,受困欠薪難題,最終退出中國職業足球的曆史舞台。

  根據此前媒體的報導,保定容大俱樂部老闆孟永強承認,球隊的確有拖欠球員工資的行為。某位球員甚至向記者透露,俱樂部要求他們在工資確認表上籤字,並表示:“先同意簽字後續再補發(工資)。”有兩名沒有簽字的球員則被通知離開了球隊。

  足協要求提交工資獎金確認表,初衷是為了保障球員利益,防止俱樂部拖欠球員薪資。而在中小俱樂部生存情況堪憂的大環境下,這份表單卻成為了“綁架”球員的工具。

  一方面,若球員拒絕簽字,俱樂部可能面臨就地解散的風險。都說“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如果廟都被拆了,恐怕被欠薪的球員再也沒有機會要回自己的血汗錢。另一方面,如果球員在“威逼利誘”下籤了字,無疑又會助長欠薪俱樂部的不正之風。

  進退兩難之下,球員們似乎只能“委曲求全”,幫助俱樂部遮掩欠薪的事實——因為,只有球隊活下去,他們才有機會討回薪水,保住自己的“飯碗”。

資料圖:呂征轉會至上海申花之後,在謝場環節向山東球迷致意。 圖片來源:Osports全體育圖片社

  呂征公開炮轟北體大俱樂部,也反映出當下中國足球的大環境下依舊存在陰影的不爭事實。伴隨著中國足壇“金元時代”的逐漸落幕,誰又曾想到球隊曾經仰仗的球員最終淪落為維權無門的“弱勢群體”,成為一場“燒錢遊戲”的炮灰。

  據媒體報導,中國足協已經受理了呂征對北體大俱樂部提出的仲裁。目前,該事件仍在處理當中。在球員呂征的心中,依然希望足協能夠查明事情真相,還自己一個公道。而作為旁觀者的我們,自然也願意看到中國足球擁有一片淨土。

  付出了勞動的球員們,理應得到應有的回報。更重要的是,今天一位職業球員被欠薪,明天或許會有100個家長帶著孩子離開綠茵場。各位,又有誰不盼著中國足球早點好起來呢?(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