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油企巨頭節衣縮食:裁員10%-15% 中小油企倒閉
2020年05月29日03:20

  原標題:全球油企巨頭節衣縮食

  來源:北京商報網

  在中小油企接連宣告破產之後,石油行業的巨無霸也感受到了這個凜冬的寒意。雪佛龍已經率先出手,放出了裁員10%-15%的消息。相較之下,雖然埃克森美孚強調暫不裁員,但被削減的支出也已暴露了公司的難處。與此類似,在低油價的長期壓力之下,英國石油(BP)和殼牌也做好了過緊日子的準備。鑒於疫情尚未得到控製、需求還未回升,這個寒冬,可能還要持續一段時間。

  裁員10%-15%

  裁員這把劍還是落在了石油行業上。當地時間5月27日,路透社援引雪佛龍公司的內部郵件稱,作為應對油價低迷的重組計劃的一部分,美國第二大石油生產商雪佛龍將在今年內裁減其全球員工的10%-15%。

  “這是一個艱難的決定”,雪佛龍公司發言人Veronica Flores-Paniagua證實了裁員消息。目前,雪佛龍擁有約45000名員工,這意味著該公司這一輪裁員人數將達到4500-6750人。Flores-Paniagua坦言,預期裁員是為了“應對當前的市場狀況”,並對每個業務部門和地區產生不同的影響,且大多數削減將在今年進行。

  對於裁員的消息以及可能受影響的業務部門等具體情況,北京商報記者電話聯繫了雪佛龍中國區,但未能接通,之後又向媒體聯絡方面發出了採訪郵件,不過截至發稿還未收到具體回覆。

  不可否認的是,在疫情的突襲和石油價格戰的雙重打擊之下,雪佛龍也一直在艱難“求生”。早在3月下旬,雪佛龍就宣佈,決定將2020年有機資本和探索性支出降低20%,至160億美元。具體而言,整個投資組合預計將減少,上遊非常規能源將減少20億美元,上遊項目和勘探減少7億美元,上遊基礎業務減少5億美元,下遊和化學品等減少8億美元。

  與此同時,除了減少資本支出,雪佛龍還採取了其他措施來支撐公司的現金流,如在一季度回購了17.5億美元的股票後,暫停了其50億美元的年度股票回購計劃。雪佛龍首席財務官Pierre Breber直言,“我們的重點是保護股息,優先考慮可驅動長期價值的資本以及支持資產負債表”。

  雪佛龍的初衷很明顯,儘可能保持公司的財務狀況在健康的水平。畢竟低油價的打擊估計還要持續一段時間。此前,負油價的驚魂時刻還曆曆在目,4月27日,在全球石油供需極端不平衡,以及存儲空間告急的大背景之下,WTI原油期貨價格跌至12.8美元/桶的新低。

  好在進入5月以來,隨著減產力度加大,及全球各國陸續重啟經濟,油價已經開始緩慢回血。截至5月27日收盤,WTI原油期貨的價格為33.12美元/桶,較月初上漲超過70%。

  節衣縮食

  努力自救,是當下油企們的統一主題,雪佛龍只是其中之一,在節衣縮食方面,全球石油巨無霸們早就不約而同。

  5月27日,正是埃克森美孚年度股東大會的日子。會上,該公司CEO達倫·伍茲說:“今天,我們沒有裁員計劃。”但埃克森美孚將年度計劃支出削減了30%。

  努力控製成本的還有道達爾。在5月初的一季度業績報告發佈會上,道達爾表示,今年淨投資進一步減少至140億美元以下,較2月宣佈的180億美元減少約25%;同時,其運營成本的削減幅度,將提高至10億美元以上;能源成本削減幅度也將提高至10億美元以上。

  號稱全球最能吸金的沙特阿美也逃不過現金困境。今年3月,沙特阿美宣佈,將今年資本支出下調至250億-300億美元,上一財年為328億美元,同比下降約8.54%-23.78%。

  與此同時,減產也被提上了日程。殼牌將把石油產量削減近1/4,預計二季度石油日產量將從一季度的270萬桶降至175萬-225萬桶。康菲石油則計劃在5月減產的基礎上進一步擴大減產規模。雪佛龍5月削減的石油規模將為20萬-30萬桶當量/日,6月規模將為20萬-40萬桶當量/日。

  對於這些油企而言,節衣縮食是無奈也是必須,2020年對於它們而言,無疑將會是持續整年的寒冬。今年一季度的財報已經將難處展露無遺,雪佛龍算是表現比較亮眼的了,其一季度總營收為306.7億美元,同比下降了13%,淨利潤為35.99億美元,甚至較去年同期增長了35.86%。

  而多家國際石油巨頭的淨利潤出現了暴跌。沙特阿美一季度營收513.97億美元,同比下滑18.7%,淨利潤約166.61億美元,同比下滑約25%;道達爾調整後的淨利潤為18億美元,同比下降35%。英國石油和埃克森美孚則更慘。一季度,埃克森美孚實現淨虧損6.1億美元,是至少32年以來的首次季度虧損,同比大跌126%;而英國石油歸屬於普通股東淨利潤為-43.65億美元,同比暴跌了249%。

  行業受挫

  至少巨無霸還有自救的餘地,而那些沒有資金支撐且債務高企的中小油企生產商們早就倒在了行業複蘇之前。今年以來,已經有17家北美頁岩油生產商申請破產,總負債金額約140億美元。惠廷石油、切薩皮克能源、戴蒙德海上鑽探公司等知名的美國頁岩油企業已經被低油價拖入了深淵。

  在分析了美國39家上市頁岩油公司之後,挪威獨立能源諮詢公司Rystad energy指出,受油價暴跌影響,北美頁岩油生產商今年一季度被迫衝銷380億美元資產,行業淨虧損高達260億美元。Rystad認為,如果油價維持目前水平,到今年底前,北美申請破產的頁岩油公司可能會攀升至73家,到明年底申請破產的公司還會增加170家。

  “雖然油價上去了,達到30美元區間,但對於美國等國的石油企業來說還是不夠的,它們的成本大概在40美元左右,而要掙錢油價就要達到50美元以上”,廈門大學中國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長林伯強指出,受疫情的影響,產量和價格其實是同時受到影響的。

  “的確,在石油價格戰以來,美國石油工業是受衝擊比較大的”,中國能源網首席研究員韓曉平分析稱,美國主要是頁岩油,且大量通過發債來生產,生產成本比較高,現在由於低油價,企業資金鏈出現了問題,一些小的公司很難支撐。而一些大型的市場化石油公司也同樣受到了衝擊,它們對於西方市場依賴比較大。

  韓曉平進一步分析指出,“當然,這個行業不會毀掉,畢竟美國是全球石油需求最大的市場,有需求有技術,所以要想恢復生產也不算很難。但終歸是需要一個過程,其內部的壞資產和債務都需要消化,行業也會受挫,融資能力以及後續的勘探生產都會受到影響”。

  對於油市的未來,韓曉平表示,現在供需關係正趨於平衡,一個是產油國正在減產,包括被動和主動地減產;第二就是消費國的需求有起色,有些國家已經陸續開始重啟經濟。

  林伯強則表示,今年全年都不太樂觀。雖然中東還能勉強維持,但對於整個石油行業來說,都會是比較難受的情況,大中小企業都會出現虧損,可能會有一些企業通過賣資產來改善財務狀況。

  不過,韓曉平也坦言,現在其實還看不太清楚,一方面,各國重啟經濟的程度並不好說,還可能有疫情的第二輪威脅;另一方面,一些對石油需求比較大的行業如旅遊業重啟的難度很大,包括航空、交通。雖然有些歐洲國家稱6月之後恢復旅遊業,但之後有沒有遊客還是個問題。除此之外,今年還有美國在貿易方面的不確定性,如果共和黨繼續當選,可能會給全球製造一些新的問題,包括對油市造成影響。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