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場均35分17板5帽!曾被占士吹爆的男人
2020年05月28日14:44

  之前有朋友留言說想看09年的侯活。那我們今天就來聊聊相關的一些東西好了。

  就分三點,簡單聊聊:

  1。侯活有多強?

  2。魔術是一支怎樣的球隊?

  3。他們是怎麼擊潰騎士挺進決賽的?

  那我們現在就開始吧。

  那年的侯活有多屌呢?

  光看數據,場均20.6分13.8板2.9帽,命中率57.2%,習慣了數據爆炸的我們可能還會覺得這有些平平無奇。

  但這些數字要放在當時,已經相當可觀了。

  他的得分排在中鋒中的第4位,籃板和封籃數都是聯盟第1,同時他還在那年拉開了自己連續3年屠榜最佳防守球員的大幕。可以說在經歷了之前4年的磨煉以後,侯活已經成長成了當時的聯盟第一中鋒。

  雖然侯活並不完美,他有著一些明顯的短板缺陷,比如說他沒有足夠的投籃能力,低位腳步一般,進攻的手段也相對單一匱乏,面框強頂的小拋射算是他為數不多能讓人眼前一亮的低位單打絕活。

  但侯活的優點便在於,他的強點實在太過突出,以至於優秀到足以讓你忽略掉他的短板。

  侯活不僅跳的高,而且彈速還快,連續起跳的能力極強,在身體條件上,他兼具了上肢強健,移動敏捷和爆發力強等特點,同時,侯活還有著敏銳的籃板嗅覺,並且在對協防的位置和封籃時機的選擇上,都有著很好的把控能力。

  而這些東西,即便是擺在11年以後的今天,我們也照樣還能在湖人的比賽中,感受到侯活作為曾經最好的內線防守人,對防守位置和時機等細節的拿捏可以有多老道。

  以現在的眼光來看當時的那支奧蘭多魔術,其實是一支防守資源不太充沛的球隊。後期的主控是阿爾斯通,不算能防的,先發分衛考特尼-李,3D球員但還是個新秀,而鋒線上又是圖告魯和劉易斯,絕非以防守立足的兩名球員,在他們的陣容里,能夠算得上是外線防守工兵的人,可能只有小李和彼特魯斯。

  但就是這樣一支球隊打出了101.6的防守效率,高居當時的聯盟第3。

  作為球隊的核心支柱,侯活在內線建立起的協防禁飛區有多恐怖,也就可想而知了。

  這裏提供一個簡單的數字:當侯活在場時,對手在籃下的出手會減少3.8個百分點。

  那當時的那支魔術,又是一支怎樣的球隊呢?

  其實說起來道理很簡單,就是“四投一搶”。外面架一圈的火炮手,拉開空間,禁區再擺個侯活,持續向內施壓。

  雖然在這裡頭,圖告魯的價值是不可被忽視的。他跟侯活之間的配合,有點類似於麥基迪給姚明喂球,高個子的組織前鋒,擁有著更開闊的視野和更廣的傳球線路,使得他能夠成為連接球隊內外線的那座橋樑,讓球隊的進攻變得更富有層次感,更立體。

  但這套體系的核心還是在於侯活的禁區壓迫力。

  魔術的進攻分佈和狀況大概是這樣的:

  他們有33%的出手來自三分線外,10.5%是底角的三分球,這在當時都排名聯盟第1;

  球隊的三分球命中率為38.1%,排聯盟第6,場均26.2次的出手,排聯盟第2,能投進10個,排聯盟第1,是一支在外圍投射上既有效率又有產量的球隊;

  長兩分在魔術的進攻比重中占比很低,幾乎聯盟墊底,籃下29.5%的比重也僅僅只排在聯盟第23位,但62.1%的終結效率還是能夠排在聯盟第4的位置。

  換句話說,這就是一個通過內外互動,形成良性循環的過程。簡單來講就是魔術利用侯活一個人在低位的單打,去逼迫對手協防收縮,來為外線的射手創造投籃時機,而外圍的火力牽製,又會在這個運作過程中反向施惠,給侯活的單打提供更多的便利與空間。其實也就有點類似於我們熟識的“一星四射”的內線版本。

  當侯活能夠上場打球時,魔術的進攻每百回合可以多拿9.7分,助攻率上升4.3%,籃板率提升1.1%,有效命中率上漲4.6%。

  能夠做到在攻守兩端都提供如此大的影響力,要說句親爹,不過分吧?

  最後我們再來看看魔術是怎麼錘爆當初的那支騎士的。

  在這個賽季的一次賽後採訪中,占士曾吹過一次侯活,他說侯活打出怎樣的表現自己都不會感到驚訝,因為他曾在對陣自己的球隊時,打出過場均35分17板5帽的表現。

  雖然我們都知道這是一句跟Young King類似,可以被歸類到《情商》中的商業互吹。因為侯活從來沒有做到過這件事,但在當時的那個環境下,侯活在對陣騎士時所展現出的那種比賽影響力,的確是讓人印象深刻的。

  在那輪系列賽里,侯活場均可以拿到25.8分13板2.8助1.2次封籃,命中率65.1%,每場還有11.2次的罰球,且命中率高達70.1%。

  如果你只看常規賽數據的話,那支騎士是非常強的。他們的進攻效率是113.4,聯盟第2,防守效率101.5,聯盟第1,是全聯盟將攻守表現做到最均衡的球隊,沒有之一。

  但是…那支騎士也有幾個明顯的弱點:

  ——騎士的內線比較弱,以大白軟為主,大Z大本都老了,華列祖的防守則靠演的成分更多一些;

  ——騎士的外線比較矮,韋斯191,小莫185,都是在同位置里算矮的球員;

  ——騎士永遠無法解決“占士之外,誰能在高強度的對抗中提供穩定輸出”的問題。

  如果你原來還對這件事感到有些迷糊,那麼我相信在我列完這幾條以後,你就應該明白魔術為什麼能夠掀翻騎士了。因為…他們的強點真的全都打在了騎士的弱點上。

  雖然侯活的低位技術絕不算好,但要欺負騎士這種老年大白軟組合,那真是一拿一個準。

  雖然圖告魯和劉易斯都不是頂尖的攻擊手,但當他們發現自己所要面對的防守人都比自己矮一截時,想要自如地處理球也就變得更加輕鬆了——圖告魯常年對位外線防守人,身高差都在15cm以上,這使得他能在特定的時間里做任何自己想做的事。他場均能夠拿到17.2分6.3板6.7助,均高於他在季後賽的平均水準。

  季後賽拚的其實就是各自抓弱點的能力,並且能盡自己最大可能地去阻止對手做自己想做的事,但騎士根本無法限制魔術的關鍵人物,侯活可以隨意在內線單吃,圖告魯的投籃也很難被小後衛干擾,這就導致騎士眾將必須在夾擊協防和單兵防守中不斷做交替掙扎,最終迷失了自己。

  就配置而言,那年的塞爾特人本該是更好的“魔術終結者”,但加納特的受傷,改寫了原本可能會發生的故事,而我們也都明白,歷史這玩意兒,是沒有“如果”可言的。

  (代號9527)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