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娜《獨自上場》⑨ | 奪得大滿貫冠軍後,再次步入低穀
2020年05月28日09:28

原標題:李娜《獨自上場》⑨ | 奪得大滿貫冠軍後,再次步入低穀

小靜 十點人物誌

領讀 | 小靜

今天我們繼續閱讀《獨自上場》。昨天我們讀到李娜選擇單飛,自行組建團隊,背負的壓力也更大了,經曆了狀態起落,慢慢開始變得更加理性。

雖然她把握了狀態起落的規律,但是否真能做到理性對待呢?能坦然接受這一切麼?讓我們開始今天的閱讀吧。

狀態回升

澳網過後,我又開始了漫長、沉重的蟄伏期。也許它實際上並沒有那麼漫長,但你也知道,倒霉的日子總是過得特別慢,而勝利的快感卻是轉瞬即逝的。

一直持續到6月13日,在打伯明翰的草地賽時,我的狀態才有了回升。

這次在伯明翰拿到的冠軍,是中國選手首個草地冠軍,它給了我一定的信心。遺憾的是,就在這時,我和托馬斯的合作走到了盡頭。

我從2004年復出到現在,成績一直在提高。2010年的排名從第15提升到了年終的第11位,正像托馬斯說的,我離理想的目標越來越近了。

但當托馬斯神色黯然地提出“我已經沒什麼可以教你了”時,我們都沉默了。

托馬斯離開後,他的工作由薑山暫時頂替。這一階段,薑山非常忙碌,他本來就要為我負責許多生活瑣事,現在又要肩負起教練的責任,他變得更加沉默了。

薑山給我安排的第一場比賽是2011年在雪梨站舉辦的世界頂級巡迴賽。

那真是我時來運轉的一個賽季,身體狀況良好,腿傷也沒來添亂,我一輪一輪打下去,竟都異乎尋常順利!

在雪梨,我第一次拿到了巡迴賽冠軍,這也是中國首次在高級別巡迴賽事中奪冠,這讓我小小地興奮了一下。

雪梨站比賽奪冠的順利,讓我在接下來的2011年度澳網比賽中心情很好。再次來到澳網,我的心情就像墨爾本的天空一樣晴朗。

在這屆澳網中,我波瀾不驚地殺進了1/4決賽,沒有遇到太大的阻礙。

像往常一樣,輿論對我的評價如影隨形,我和托馬斯的“分手”被頻頻提起,但這不再構成我前行的障礙。就像托馬斯希望的那樣,我“成長”了。

雖然決賽盤打得甚是艱難,只得了亞軍,但亞軍也是大滿貫歷史上亞洲人拿到的最好成績。

很多朋友都安慰我說“亞軍也已經很好了”、“你已經創造了歷史”讓我感到心情平複了很多。拿了亞軍我已經非常高興,不過也更激發了我對冠軍的渴望。

學會面對

托馬斯剛離開我們時,因一時找不到合適的後備人選,我的教練就暫由薑山擔任。

丈夫擔任教練,肯定會出現一些不可避免的問題。

我和薑山都要努力適應不同場合中的角色轉變,薑山每天都在緊張思索:什麼時候該以“丈夫”身份出現?什麼時候該以“教練”身份出現?

薑山身兼老公和教練兩職時,角色轉換起來會較辛苦。而當他指責我時,我又會情不自禁地憤怒:你是我丈夫,你為什麼還要在場上衝我嚷嚷?

正常夫妻日常生活中都會有些摩擦,對我們來說,網球又是生活的一部分,球場上的情緒容易帶到生活中。

這樣一來,教練的職務反而容易傷害我們間的感情,我們間的爭執開始變多了。

而托馬斯和薑山的執教風格又有著鮮明的區別,就像以往一樣,在澳網短暫的輝煌結束後,我又陷入了高潮後的低穀。

2月份我在阿聯酋杜拜冠軍賽和卡塔爾多哈公開賽上的成績都不理想,早早便铩羽而歸。我的精神狀態又開始低迷。

我變得暴躁、易怒,我將此歸咎為薑山的失職,我需要一個能鼓勵我積極面對比賽的教練,我需要來自權威的認可和正面的引導。

因此我和薑山正面討論了這件事,他也認同應該找個新教練。正好這時我的治療師阿萊克斯向我推薦了丹麥教練莫滕森。

莫滕森在年輕時也曾是球員,作為教練,他曾指導過沃茲尼亞奇等一流好手。如果我想百尺竿頭更進一步,莫滕森教練看來是最能幫助我的人。

讓我沒想到的是,薑山在這時默默離開了團隊、離開了我。我們原本正準備去馬德里參加比賽,而薑山卻不告而別獨自回國了。

我怎麼都聯繫不到他,只能孤身一人到馬德里去見了莫滕森教練,他性情溫和,面容和藹,我們談了談訓練方法和對未來的規劃。

這次交流感覺不錯,我決定聘請莫滕森幫我訓練一段時間。

在這期間,薑山始終沒有聯繫我,我給他國內手機打電話,一直打不通。那是唯一一次,整整兩週我只與自己的教練和治療師在一起。

我一邊與莫滕森磨合練球,一邊四處蒐羅薑山的消息,在西班牙的第二周,我總算打聽到了他的下落。

幾天后,薑山給我發了封郵件,問我在德國的手機號是多少。我回覆了他。我和薑山開始通過電話和郵件就此事溝通。

我認為薑山是在鬧情緒,但被他否認了。他告訴我:他只是希望能在適當的時候離開,這樣新教練來後才好工作。

如果他真跟隨我來馬德里,可能會對新教練的工作造成阻礙。之前他和我說過他不會去西班牙,也是認真的。只是我那時不願相信而已。

在敞開心扉、坦率地溝通幾天后,我們諒解了彼此。打完馬德里站和羅馬站後,我有一週左右的空閑時間回慕尼黑為法網做準備。

薑山也從國內飛過來了,我不願示弱,故意跟他開玩笑:“你看,你不在這兒時,我兩項比賽都進前四了。”薑山回敬道:“我在的話,你就奪冠了。”

他就是永遠不肯認輸。我就是愛這樣的他。

再陷低潮

法網奪冠後,我又進入了低潮。打美網,我首輪出局。

外界質疑的聲音不斷傳來,焦灼、無助的心態如影隨形,無論我走到哪裡,我都可以看到體育版上的大字標題:李娜狀態低迷。

剛打完法網時,我自信心很強,甚至覺得自己還有信心拿第二個大滿貫。但直到現在我的狀態都不是很好。

我不禁開始了又一輪的自我懷疑:為什麼我每天訓練都那麼認真,比賽時還會頻頻陷入困境?

這段時間,我和我的團隊都異常嚴肅,我們意識到:必須改變這種狀況了。

美網結束後,我和莫滕森教練的合作也走到了盡頭。雖然我們只合作了5個月的時間,但這5個月卻帶給我美好的經曆。

莫滕森是位非常積極的人,任何事情他都會看到積極的一面,感覺在他的世界里就沒有不好的東西。

在合作期間,我覺得莫滕森對我更像是長輩對晚輩的疼愛,從不會嚴厲說話,永遠都是心平氣和地講解技戰術,從來沒有見過他有不高興的時候。

可能我從小就是在擠壓的環境下生活的,所以當你給我足夠的空間發揮時,我反而控製不了自己。

也許是因為莫滕森給我太溫和的環境,到最後,特別是法網過後,我都不知道自己應該做什麼,導致最後不能合作。我們最終友好地分了手。

“炒教練”這件事又在媒體上引起了軒然大波,我只好不停地向大家解釋:這件事情沒那麼嚴重,只是正常的工作交接而已。

事實上,在我們運動員圈里,這也是件再普通不過的事。

找一個適合自己的教練,一點不比找一個適合自己的終身伴侶容易,大家在磨合期發現問題,分道揚鑣也是十分正常的。

在莫滕森離開後,薑山又一次回到“教練”位置上。在訓練場上,薑山又變回那個嚴厲的教練,不停地對我發號施令。

我自己也想去調整。但訓練場上不管他說什麼,我都靜不下心來聽他的建議。他希望我按照他的要求去做,但我做不到。

從美網回來後,我回到家鄉參加中網,仍然首輪出局。

WTA女選手拿到大滿貫後,都會有一個低穀,到現在為止無一例外。但我內心仍然充滿焦慮,我反複警告自己:必須!盡快!馬上!從低穀裡面走出來!

但無濟於事,我依然在穀底徘徊,甚至會敗給資格賽上的小將。

薑山和我一樣明白造成這種狀況的原因:大滿貫是所有網球運動員至高無上的目標,所有打網球的職業選手都想拿大滿貫。

但80%—90%的球員拿過大滿貫後,都會有一段時間的迷茫。因為要適應大滿貫冠軍的身份。

這個身份適應包含理想構建、下一個目標、生活整個排序,以及對教練的選擇認可、對生活慾望的基本要求。

結語

今天,我們讀到李娜奪得大滿貫冠軍後陷入迷茫,再次步入低穀,不知該如何重建目標。

之後她是否能走出低穀再創佳績呢?能好好適應身份的改變麼?讓我們期待明天的閱讀吧。

圖片源於東方IC

原標題:《李娜《獨自上場》⑨ | 最愛你的男人,最懂你》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