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詳解SpaceX載人發射要點:為何取消?是否會將病毒帶入太空?
2020年05月28日11:35

  5月28日消息,由於天氣原因,SpaceX和美國航空航天局(NASA)推遲了載人航天發射。下次發射窗口為當地時間5月30號下午3點22分(北京時間5月31日淩晨3點22分)。紐約時報今日撰文,針對SpaceX推遲載人發射任務的主要問題逐一進行分析和解答。

  執行此次發射任務的是億萬富翁埃隆·馬斯克(Elon Musk)創辦的SpaceX。該公司的火箭將把兩名NASA宇航員送入太空,由此超越國家航天機構的範疇,開啟人類太空飛行的新時代。

  儘管仍需與NASA官員協商溝通,但這次發射卻由SpaceX全權負責。

  NASA在發射中只是扮演了客戶的角色,他們的目標是把羅伯特·貝肯(Robert L. Behnken)和道格拉斯·赫利(Douglas G. Hurley)送上國際空間站。而SpaceX的服務並不惟NASA所獨享,而是可以向其他個人、公司甚至國家出售航天飛行服務,有望由此掀開繞地球飛行的新篇章,為旅遊、製造和科研等諸多領域開闢新的可能性。

  與探索宇宙的宏大使命相比,天氣變化顯得渺小了許多。但在週三,卻正是這些“更接地氣”的因素導致火箭發射被迫推遲。

  美國總統特朗普和副總統邁克·彭斯(Mike Pence)都從華盛頓特區飛抵NASA太空中心,親赴現場觀看發射。

  在預定發射時間前四十分鍾,發射任務負責人必須決定是否要開始向“獵鷹9號”的燃料箱中注入煤油火箭燃料和液態氧。

  但由於天空仍然灰暗,發射台周圍也有暴風雨,他們決定週六再試。

  為什麼取消發射?

  發射當天小雨淅淅瀝瀝下個不停。下午晚些時候,雨停了,天空漸漸放晴。

  在美國東部時間當天下午4:33,也就是預定升空時間之前約15分鍾,一名氣象官員(可能是太空部隊第45氣象中隊的一員)通知SpaceX發射主管,天氣狀況無法及時達到要求。該官員說,如果“獵鷹9號”能在10分鍾後發射升空,任務或許可以推進。

  但是升空時間無法調整。為了使航天器與上空經過的國際空間對接,升空時間必須分毫不差。

  由於佛羅里達的天氣變幻莫測,風雲突變隨時上演,所以,即便是在發射任務還有幾分鍾就將開始的情況下,突然叫停任務也並不罕見,在中佛羅里達尤其如此。

  火箭發射決定需要遵循一系列詳細規定,這都源自多年的經驗積累。例如,當風速超過某個閾值或雲層中留有可能隨閃電而釋放的電荷時,發射任務就會取消,因為強行發射極有可能給機組人員或物資造成災難性損失。

  NASA局長吉姆·布里登斯廷(Jim Bridenstine)隨後通過NASA TV闡述取消發射的原因時表示,氣像人員擔心,由於大氣層中的電荷過多,升空可能“觸發閃電”。

  他讚揚了發射團隊的決定。

  “無論在什麼情況下,都不應讓任何人感到任何壓力。”他說,“如果我們還沒做好發射準備,那就乾脆不要發射。”

  既定計劃是什麼?

  宇航員貝肯和赫利在2000年成為NASA宇航員,自那之後一直都是朋友兼同事。

  他們倆都曾擔任軍事試飛員,之前也都曾執行過兩次航天飛機飛行任務,但這卻是他們第一次共同執行飛行任務。赫利在2011年完成了航天飛機的最後一次飛行任務。

  在2015年,他們被選為與波音和SpaceX合作研發商用航天器的宇航員。2018年,他們成為SpaceX的首飛宇航員。

  下午1點左右,貝肯和赫利穿上了太空服。馬斯克和布里登斯廷戴著外科口罩,與宇航員保持大約1.8米的社交距離。雙方簡單溝通幾句後,兩位宇航員便轉身走向發射台。大約在同一時間,NASA分享了凱利·克拉克森(Kelly Clarkson)演唱美國國歌的視頻。

  到達發射台後,兩位宇航員停在發射台上,邁步進入標槍般聳立的“獵鷹9號”火箭,其高度幾乎與足球場一樣長。隨後,他們走進電梯,給親人打了幾通電話,走過一個橋後進入太空艙。經過一系列安全檢查後,艙門關閉。

  SpaceX的發射負責人問:“準備好了嗎?” 一位宇航員回答:“準備好了。”

  儘管發射已經取消,但貝肯和赫利仍要耐心在太空艙里等待工作人員將燃料從火箭中抽出。這個曆時大約一小時的程式是為了確保他們的安全。

  飛行任務是什麼?

  SpaceX從未執行過載人航天任務。它的“載人龍飛船”是一種水果糖形狀的太空艙,它是SpaceX最初的“龍飛船”太空艙的升級版。雖然這種太空艙曾多次向空間站運送貨物,但卻從未執行過載人飛行任務。

  “載人龍”最多可容納7人,但只能為NASA的任務設置了4個座位。如果此次發射取得成功,它將在今年晚些時候將4名宇航員運送到空間站。

  英雄故事意外推遲

  對於特朗普而言,週三本應是一個重要日子。即使美國因為新冠病毒死亡的人數在週三突破10萬,但此次發射仍將奏響從美國本土重返太空的壯麗序曲。

  離開新冠疫情防控會議後,他立刻飛往佛羅里達,希望親眼見證近10年來美國首次將NASA宇航員從美國本土送入軌道空間的壯舉。

  但是在白宮,有關發射是否應該如期進行的質疑卻甚囂塵上。由於面臨暴風雨威脅,NASA官員當天早晨表示此次任務有50%的概率會被推遲。最終,就在預定發射時間前幾分鍾,他們最終下達了取消發射的命令。

  特朗普在第一夫人梅拉尼婭·特朗普(Melania Trump)的陪同下離開華盛頓時,並未提及美國因為新冠疫情死亡的人數。這也延續了他對此事避而不談的一貫作風。但在預定的火箭發射時間之前,他卻在Twitter上對批評他在疫情爆發初期應對不力的人大肆反擊。

  一邊是疫情死亡人數突破10萬,一邊是對太空探索新紀元的承諾,這兩個裡程碑事件的相互交織純屬偶然,但卻並非毫不相干。疫情導致NASA被迫採取特殊措施,確保宇航員不會攜帶這種病毒或將其帶到國際空間站。他們還奉勸通常會前往現場觀看發射過程的太空迷待在家裡,選擇通過網絡直播見證這一歷史性的時刻。

  發射取消後,特朗普在Twitter上說,他希望在下一個發射時間窗口再次親臨現場。

  宇航服有何特別之處?

  1998年的宇宙災難電影《世界末日》(Armageddon)的導演邁克爾·貝(Michael Bay),曾在接受採訪時披露了那部電影製作過程中最嚴重的危機。

  “在主要攝影工作開始前三週,我去看了太空服。”他說,“它們就像掛在架子上的阿迪達斯慢跑服。我差點在那裡自殺。” 他說,原因在於,如果沒有炫酷的太空服,整個電影就都會泡湯。

  很顯然,馬斯克也對炫酷的太空服持有相同的執念。

  從相關的設計元素便不難看出這一點:宇航員貝肯和赫利身著黑白相間的太空服,跳進黑白相間的Tesla,來到卡納維拉爾角的發射台後,又爬上了黑白相間的SpaceX“載人龍”太空艙,準備跟隨“獵鷹9號”火箭開啟國際空間站的處女航。

  畢竟,想要吸引公眾對太空飛行的想像力,風格設計至關重要。

  “太空服集中彰顯了太空硬件的魅力。” 史密森學會國家航空航天博物館國際空間計劃和宇航服策展人凱瑟琳·劉易斯(Cathleen Lewis)說,“他們喚起了人類的感官體驗。”

  實際上,SpaceX最容易讓人們聯想到的是“007”詹姆斯·邦德(James Bond)的禮服,就好像這是“鐵甲奇俠”托尼·史塔克(Tony Stark)為《星際旅行》主角詹姆斯·柯克(James T. Kirk)的下一次冒險定製的全新太空服。流線的外形、圖形化外觀和鉸接式設計,讓這些太空服更接近流行文化和漫畫作品的想像,擺脫了NASA過往的臃腫風格。

  他們要停留多長時間?計劃做什麼?

  貝肯和赫利原計劃只在空間站停留兩個星期。但是這是在NASA認為該任務將在2019年執行時製定的。隨著“載人龍飛船”和波音Starliner航天器的研發工作推遲,NASA利用俄羅斯“奮進號”太空艙運送美國宇航員的座位也用完了。他們現在在空間站裡面臨人手不足的窘境:目前只有一名NASA宇航員克里斯托弗·卡西迪(Christopher J. Cassidy)與兩名俄羅斯同行一起在國際空間站上工作。

  因此,外界現在預計貝肯和赫利將在空間站停留至少一個月,為卡西迪提供幫助。貝肯接受過太空行走的培訓,赫利也通過一些培訓瞭解了如何操作由加拿大製造的空間站機械手臂。

  NASA為什麼與SpaceX合作?

  為了替換航天飛機,NASA決定求助於SpaceX和波音兩傢俬營公司,其實質類似於航天領域的租車服務。之後,NASA會為宇航員購買太空艙的機票。

  與NASA親自開發替代航天器相比,這項計劃的成本要便宜得多,但太空艙在準備發射的過程中可能面臨許多延誤。

  特朗普政府領導下的NASA也希望激發國際空間站的更多商業用途,包括旅遊業。儘管票價昂貴,但乘客的確可以購買SpaceX太空艙的座位,實現太空旅行。等到波音的太空艙開發完畢後,或許也可以購買同樣的服務。

  NASA為何決定讓航天飛機退役?

  退役航天飛機的決定是2004年由小布殊總統的政府作出的,就在一年前,美國剛剛失去哥倫比亞號航天飛機。雖然需要借助航天飛機來完成國際空間站的建設,但是這類飛行器的構造導致其飛行和維護難度極大。正因如此,加之繼續運營所面臨的巨大開支,導致布殊政府決定將這筆資金用於幫助宇航員重返月球的“星座”計劃。

  空間站於2011年完成,彼時,航天飛機已經退役。但是,奧巴馬政府認為“星座”計劃過於昂貴,因此取消了這個項目。之後,奧巴馬政府啟動了商業化載人航天計劃,最終催生了“載人龍飛船”和波音的Starliner。

  NASA的宇航員如何到達空間站?

  宇航員已經在國際空間站連續居住了近20年了。航天飛機退役後,NASA不得不依靠俄羅斯來運送宇航員。“聯盟號”飛船每個座位的費用高達數千萬美元。

  “聯盟號”的基礎是1960年代最早由蘇聯太空計劃建立的模型,該太空艙通常每年往返於空間站幾次。隨著商用載人航天任務的啟動,“聯盟號”的飛行次數可能會減少。實踐證明,這是一種可靠的人類航天飛行器。但在2018年,由於火箭的一個助推器在起飛期間出現問題,導致兩名宇航員被迫採取緊急迫降措施。

  NASA宇航員可能會繼續乘坐“聯盟號”,俄羅斯宇航員也將稱作SpaceX和波音的飛行器飛往太空,以便太空站的人員工作可以熟悉各種不同的系統。但是,NASA不會再為“聯盟號”的座位支付費用,而是用波音或SpaceX飛船的座位交換“聯盟號”的座位。

  新冠疫情會使人群遠離嗎?

  NASA已敦促觀眾遠離甘迺迪航天中心,避免因為週三發射SpaceX火箭引發新冠疫情傳播。但是發射場周圍地區(太空海岸)的官員仍然預計會有大量的人流湧入。

  NASA局長布里登斯廷上個月要求人們在家中觀看發射。

  他在新聞發佈會上說:“當我們從甘迺迪航天中心發射升空時,會吸引成千上萬的人群,但我們不希望現在出現這種情況。”

  但在甘迺迪航天中心之外,NASA對人群幾乎沒有控製權。

  在5月1日的新聞發佈會上,布里瓦德縣治安官韋恩·艾維(Wayne Ivey)反而鼓勵人們觀看發射儀式。

  “我們不會阻止那些想來觀看發射的偉大美國人。”艾維說,“如果NASA告訴人們不要來這裏觀看發射,那是他們的事情。我會告訴人們我作為一個美國人所相信的東西。所以,NASA有了他們的原則,我也有我的原則。”

  太空海岸旅遊局局長彼得·克拉尼斯(Peter Cranis)預計會有數十萬人湧向海灘和公園。他說,有十幾家擁有幾千間客房的海濱酒店表示,他們的客房在發射之前就已被預訂一空。他預計新冠疫情可能會令一些人望而卻步,但仍有很多人希望親眼見證這個歷史性時刻。

  布里瓦德縣應急管理局溝通主管唐·沃克(Don Walker)預計將有大量人群湧入海灘和道路,而該部門的工作人員將要求觀眾保持至少1.8米的人身距離。

  “從陣亡將士紀念日那個週末的人群來看,我想人們已經做好出門的準備了。” 克拉尼斯說,“他們似乎很高興能夠出門走走。”

  是否存在將新冠病毒帶入太空的風險?

  NASA會監控宇航員的健康狀況,NASA和SpaceX均已採取措施,限製與這兩名宇航員接觸的人數。

  發射前兩週,宇航員將會進入隔離區,但並不會與所有人嚴格隔離。例如,在隔離中期,貝肯和赫利會從他們居住和訓練的休斯敦飛往甘迺迪航天中心執行發射任務。降落後,他們與NASA局長布里登斯廷共同回答了記者的問題,但他們之間保持了足夠的距離。

  他們還接受了病毒檢測。

  “到目前為止,我們已經接受了至少兩次檢測。”貝肯說,“有傳言說,我們可能會在出發前再次接受檢測。所以我認為總體而言似乎已經很多了。”(思遠)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