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表、專家再議民法典:“離婚冷靜期”適合誰?電話騷擾如何判?
2020年05月28日09:42

  兩會圓桌|離婚冷靜期適合誰?電話騷擾如何判……人大代表、法律專家再議民法典

  封面新聞記者 粟裕

  5月22日,作為今年全國兩會的重要內容,醞釀多年的民法典草案提請十三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審議。這將是我國首部以法典命名的法律,在中國法治建設曆程中具有里程碑意義。

  被譽為“社會生活百科全書”的民法典草案,由民法總則與各分編草案“合體”而來,包括總則編、物權編、合同編、人格權編、婚姻家庭編、繼承編、侵權責任編及附則,共1200多個條文,與百姓生活息息相關。

  離婚冷靜期如何適用?高空拋物誰該擔責?針對民法典熱議話題,封面新聞採訪了全國人大代表、北京金誠同達律師事務所高級合夥人方燕,中國政法大學副教授朱巍,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王成等代表和專家。

  圓桌嘉賓

  全國人大代表、北京金誠同達律師事務所高級合夥人方燕

  中國政法大學傳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副教授朱巍

  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王成

  全國人大代表、北京金誠同達律師事務所高級合夥人方燕

  方燕:離婚冷靜期僅適用於協議離婚

  全國人大代表、北京金誠同達律師事務所高級合夥人方燕表示,民法典是一部綜合性、基礎性的法律,囊括了作為民事主體的自然人、法人、非法人組織在社會生活中所涉及的方方面面。“在權利意識日益凸顯的今天,民法典的出台將為保障個人合法權利提供強有力的法律武器。”

  離婚冷靜期是本次民法典草案備受關注的熱點之一,方燕認為離婚冷靜期製度的設立,可減少衝動型離婚現象的出現,對維護婚姻關係穩定,節約公共資源都有一定的積極作用。

  “用離婚冷靜期來挽救一些原本不應離婚的夫妻,也能給孩子一個完整的家庭和生長環境,有利於子女教育和健康成長。”方燕表示,有一些反對的聲音是擔心在30天內會發生一些對一方不利的情形,從而造成危險。但相對來說,協議離婚意味著雙方還是比較冷靜看待離婚的,發生危險的概率相對較低,給一個冷靜期也是一種緩衝。

  她還表示,對於“90後”閃婚、育有未成年子女的夫妻等,都可以適用離婚冷靜期;而對那些存在家庭暴力、遺棄等狀況的婚姻,不適用離婚冷靜期,當事人可向法院提起離婚訴訟。

  由於草案刪除了禁止患有“醫療上認為不應當結婚的”疾病者結婚的規定,為了回應人們對婚姻關係中配偶健康的重視,草案在第1053條又增設了對重大疾病患者結婚的干預項規定,“一方有重大疾病的,應在結婚登記前如實告知另一方;不如實告知的,另一方可向婚姻登記機關或人民法院請求撤銷婚姻。”

  “此規定可確保雙方知情權,從而保證自己知情權之上的選擇權。”方燕表示,但草案沒有規定未如實告知重大疾病者的法律責任,如果婚前一方患傳染性疾病,婚後傳染給不知情的另一方,或婚前隱瞞自己患嚴重疾病,婚後需另一方共同承擔巨額醫療開支的,應對隱瞞疾病者設置法律責任。

  民法典生效後,意味著現行各單行法將廢止。方燕還建議有關機關做好民法典生效與其他單行法廢止過程中的銜接,對標民法典,對民事類司法解釋進行全面清理,並建立一套健全穩定的常態清理機製,保證法治統一性、連續性、穩定性。

  中國政法大學傳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副教授朱巍

  朱巍:

  高空拋物明確公安調查

  保護“頭頂上的安全”

  “民法典編纂不是重新製定、另起爐灶,也不是把過去大量的民事單行法、民事規範等進行簡單彙編,而是一個體系化的整合過程。”中國政法大學傳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副教授朱巍表示,民事法律體系化是我國法律體系化的重要一步,為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奠定了重要製度基礎。

  他指出,我國民事法律長期採用單行法立法形式,使得各單行法間難免存在不協調、不一致。其次,面對社會的發展進步,有些問題之前的民法並未提及,因此法律也需跟進時代脈搏。

  針對“高空拋物”,民法典草案也作出了完善。朱巍表示,相較於之前的民法通則、民法總則及侵權責任法要更加詳細。首先就是明確了禁止從建築物中拋擲物品,這種規定非常有意義,因為以前對高空拋物的禁止,主要集中在刑事法律和行政法規上,現在在民事法律中有依據了。

  其次,物業義務也規定了,草案增加“物業服務企業未採取必要安全保障措施的,應依法承擔履行安全保障義務的侵權責任”的規定,物業服務企業有安全保障義務,有利於督促物業服務企業採取必要的防範措施,小區安裝了攝像頭以後,高樓拋物的行為也會減少,對居民“頭頂上的安全”更為重視。

  更為重要的是,增加“公安機關應當依法及時調查,查清責任人”的規定。民法典侵權責任編草案明確有關機關的及時調查義務,並將調查作為認定“難以確定具體侵權人”的前置程序,有利於運用有關機關的專業能力,找到侵權責任人。“公安機關介入後處理案件,找到侵權人的幾率會很大。有利於保護公眾安全。”

  此外,民法典合同編草案第680條則進一步規定:“禁止高利放貸,借款的利率不得違反國家有關規定”,朱巍表示,將“禁放高利貸”寫入法典借款合同,也對職業高利放貸人非法牟利行為進行震懾,以現金貸行業情況來看,當前綜合息費設置在36%以內或更低,才可能真正稱得上合規。此外,如果對支付利息沒有約定的,視為沒有利息。

  王成:

  人格權獨立成編有利於侵權案件的裁判

  “民法典最大特點就是人格權獨立成編。”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王成表示,對人格權類型和內容進行詳細規定,有利於明確權利界限,也有利於法官對侵權案件裁判。

  王成表示,人格權編分別規定了生命權、身體權、健康權、姓名權、名稱權、肖像權、名譽權、榮譽權、隱私權及個人信息等各種人格權益,原告可據此提出利益訴求,法官裁判時也需依賴相關規定。

  他表示,其中值得特別關注的是個人信息保護。他建議在民法典中將個人信息定位為個人信息權,提高個人信息保護標準,為法官裁判有關案件提供權利基礎。

  民法典人格權編草案對“隱私”進行了定義,隱私是自然人的私人生活安寧和不願為他人知曉的私密空間、私密活動、私密信息。這一界定,不只是在文字上完善了隱私定義,也進一步豐富充實了隱私權內涵和適用保護範圍。

  王成指出,民法典草案的規定意味著“侵犯隱私”不僅局限於各種非法獲取、泄露個人隱私的行為,其他任何可能滋擾、破壞“私人生活安寧”的社會現象,如各種頻發的騷擾電話、短信、強製彈窗廣告等,也可能被認定為“侵犯隱私”。“私人生活安寧”也成為人格權利的重要組成部分,得到民法典明確保護。

  “這是我國民事立法第一次對性騷擾問題作出的明確規定,有利於預防和減少性騷擾行為的發生。”王成指出,草案還規定了單位對性騷擾的預防義務,在此之前我國法律對性騷擾的界定不明確,缺乏具體法律規則,民法典草案將負有預防和防止性騷擾責任的單位範圍進一步列舉明確,也讓法律在防止職場和校園性騷擾方面更有針對性。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