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建議每天300毫升飲奶量,你達標了嗎?
2020年05月28日17:45

原標題:科學建議每天300毫升飲奶量,你達標了嗎?

天天飲奶,你做得到嗎?

兩會期間,有代表提出將“一生飲奶計劃”納入國家戰略,引起人們熱議。

1988年,《中國居民膳食指南》中首次提出每日300毫升飲奶建議,倡導居民飲用牛奶。

30多年過去了,我國人均每天飲奶量從1988年的不到10毫升上升到目前的40多毫升(城鎮人均水平),但這一數值仍遠低於中國營養學界推薦的300毫升的標準。

乳製品富含蛋白質、鈣、維生素A、鋅、鉀等元素,科學飲奶可以增強人體免疫力抵抗疾病。

在2020年1月,新冠肺炎疫情暴發,國家衛健委發佈《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防治營養膳食指導》,再次提議保證每天300毫升的奶及奶製品的攝入。

雖然我國是世界牛奶產量大國,但由於傳統飲食習慣和對於乳製品的認知不足,我國的人均飲奶量並不高。據《2019中國奶商指數報告》顯示,只有19.5%的人群每日乳製品攝入量達到300毫升,八成國人都未達到標準。

國人人均飲奶量低於世界多國(地區)

人均飲奶量和地域飲食習慣、經濟發展、物產資料有著密切聯繫。

曾在一段時間內,乳品消費是衡量人民生活水平的重要指標之一,是國家富裕的生活化體現。從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有全球性紀錄以來,美國、英國和澳州的人均飲奶量就保持在全球前列。

在全球化尚未聯通、科學技術較為落後的年代,物質資料基本依賴於自給自足,美國、英國、印度、巴西、澳州等國牛類種群飼養多,以牛肉、牛奶及奶產品為主的膳食結構成為主流。

另一方面,世界上許多國家也早已通過宣傳、推廣等各種手法,提高國民飲奶量。

上世紀50年代,美國政府為瞭解決當時美國人普遍缺鈣的問題,倡導每餐一杯奶。二戰後的日本,為了提高國民健康水平,提出了“一杯牛奶振興一個民族”的口號,從小培養國民飲奶習慣。

印度雖然經濟水平較為落後,但也在上世紀70年代開始“白色革命”,通過政府補貼、政策引導等措施,推動奶業發展,鼓勵國民多喝牛奶,以求解決印度國民的營養問題。

日本,中國香港、中國台灣的飲食習慣和國民較為相近,但我國人均飲奶量是最低的,日本的人均飲奶量是國人的2倍。

我國第一次倡導全民主動飲奶是在上世紀80年代,比美國、日本和印度要晚一些。為了改善全民營養狀況,提出每日飲奶300毫升的標準,鼓勵國民飲奶。

儘管絕大多數國人沒有固定飲奶習慣,但由於可支配收入的增加,乳製品不斷創新、飲食的變化以及健康意識的提高,國民的飲奶量開始慢慢增長。乳製品的消費不斷提升,我國牛奶產量也從2000年到2019年增加了三倍。

2008年,三聚氰胺醜聞嚴重破壞了國內牛奶生產以及消費者對乳製品產商的信任,政府採取措施嚴控乳製品安全質量。取締衛生條件不達標的小作坊生產、加大乳製品生產的各環節檢測力度、提高製作標準。

在此情況下,市場重組,養殖、生產集約化加強,許多自行生產的小農不得不退出市場。2013、2016年的牛奶產量出現不同程度下降。

最近幾年,國內乳製品市場已經形成伊利和蒙牛兩大加工商對壘主導的局面,乳製品產量再次回升,牛奶產量逐漸提升。

國人喝奶為啥這麼難?

國人主動飲奶意識差。

2019年國民平均奶商指數隻有60.7,勉強及格。公眾日均牛奶攝入量與300毫升的推薦量存在較大差距,而飲奶認知、飲奶知識欠缺成為製約人們飲奶行為的主要因素。

受製於膳食結構和飲食習慣,長期以來,國民對乳製品的需求較低,奶酪、奶油等食物鮮少出現在國民的需求譜中。目前國內消費液態奶消費較多,干乳製品消費量較少。

其他方式的攝入量大減價扣後,更應該通過飲奶的方式增加攝乳量。但事實上,國民在飲奶的攝入習慣和攝入量方面意識較為淺顯,沒有形成科學認知。

到目前,仍有大部人群認為牛奶只是產後術後補充元氣所需,並未將其當作日常生活飲用品。

由於亞洲人群乳糖酶普遍缺乏,所以有些人在飲奶後會出現噁心、嘔吐等乳糖不耐受的表現。

但事實上,乳糖酶缺乏者中僅有20%左右的人存在乳糖不耐受症狀,而且乳糖不耐症狀個體差異很大。乳糖不耐與飲奶速度、飲奶習慣也有很大關係,如果因為乳糖酶缺乏而拒絕飲用牛奶或奶製品,相當於因噎廢食。

另一方面,雖然我國牛奶產量不斷增長,但與印度、美國相比,產量相差甚遠。2018年印度牛奶產量18796萬噸,美國9872萬噸,我國只有3074.5萬噸。

在價格方面,我國牛奶的價格也高於世界其他國家(地區)。

據NUMBEO民生成本數據顯示,5月26日,我國牛奶價格1.97美元/升(折合人民幣

14元左右)。

國內某購物網站顯示,一箱250ml*16盒全脂純牛奶售價價格最低在45元,對比折算一升已經達到11.25元人民幣(約1.6美元)。這個價格遠高於美國、印度、巴西。

在美國亞馬孫購物網站,128盎司的全脂牛奶價格2.89美元,折算下來0.76美元/升。

受集約化水平和效率低因素,我國奶牛飼養成本高,加上昂貴的檢測成本和流通中的溢價行為,導致牛奶的銷售價格高,這也是製約國民飲奶量的一個重要因素。

農村地區飲奶量不及城市一半

除了國民整體飲奶量低、飲奶意識差之外,由於我國城鄉發展差異,城鄉之間的飲奶量也不均衡。

從1990年到2018年,城鄉之間的飲奶量差距從一年3.58千克擴大到9.6千克。目前,農村人均飲奶量不到城鎮的一半,特別是貧困地區的民眾,部分人群飲奶很少或甚至沒有喝上牛奶。

不同城市、不同人群之間的飲奶量也存在較大不同。北、上、廣等一線城市年人均飲奶量已達50多公斤,而中西部地區人群遠沒有達到這個數值。

這說明我國目前需要多措並舉大力發展奶業,使更多的人喝上奶、多喝奶;另一方面也說明中西部地區及廣大農村乳品市場還有進一步挖掘的空間。

《柳葉刀》曾發佈了一項涉及21個國家的13萬人的研究。研究結果顯示,每天攝入兩份乳製品(一份指244克牛奶/酸奶、15克奶酪、5克黃油中的一種)的人,全因(綜合各種因素)死亡風險下降了17%,心血管死亡風險下降了23%。

從2018年我國病死率最高的疾病種類可以得知,不管是在城鎮還是農村,腦血管疾病的致死率都較高。

科學、合理的飲奶習慣可以降低心腦血管疾病風險,目前雖然國民在健康意識中對飲奶有所認知,但並不知道如何正確飲奶,也沒有形成日常飲奶的生活習慣。

中國營養學會公佈的學生營養調查顯示,高達61.8%的學生對奶及乳製品的攝入量不高,低於《中國學齡兒童膳食指南(2016)》每天喝300毫升奶及乳製品的推薦。

增加兒童飲奶量是解決優質蛋白、鈣攝入不足和青少年生長髮育相對滯後的最佳途徑。

提高國人飲奶量不是一朝一夕的易事,需要花長時間去進行科學引導、宣傳飲奶知識,培養國人日常飲奶習慣。另一方面,從產業源頭上降低牛奶價格,豐富乳製品多元化形式,加大市場供應量,也可以倒逼消費者增加飲奶量。

提高飲奶量是個循序漸進的過程,每天堅持飲奶300毫升,你能做到嗎?

數據新聞編輯:陳華羅

新媒體設計:許驍

校對:趙琳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