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肅水沙黃土等生態備受關注 代表委員建言多措共建綠色絲路
2020年05月28日16:26

原標題:甘肅水沙黃土等生態備受關注 代表委員建言多措共建綠色絲路

(兩會綜述)甘肅水沙黃土等生態備受關注 代表委員建言多措共建綠色絲路

中新網北京5月28日電 (丁思 閆姣)地處黃土高原、青藏高原和蒙古高原交彙處的甘肅,是中國西北地區的重要生態安全屏障。隨著綠色發展理念不斷深入,西部生態治理和可持續發展成為了今年全國兩會上,來自甘肅的代表委員們牽掛的話題,他們對該省境內石羊河流域綜合治理、黃土高原生態乾旱化和水資源危機、黃河流域生態補償機製等問題建言獻策。

把好水文“兩脈” 共促沿黃地區發展

  2020年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編製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規劃綱要。提高生態環境治理成效,實施重要生態系統保護和修復重大工程,促進生態文明建設。

  黃河發源於青藏高原,流經9個省區,全長5464公里,黃河是中華民族“母親河”。新中國成立後,黃河治理開發雖取得成就,但仍存在一些突出困難和問題。黃河流域總體乾旱少雨,且流域內經濟社會發展嚴重不平衡等諸多問題被趙金雲“看在眼裡,急在心裡。”

  全國政協委員、九三學社甘肅省委主委趙金雲,自2017年起至今連續三年,從不同角度持續關注“黃河問題”。她參加的由九三學社中央和國家相關部委專家聯合組成的調研組,沿黃深入開展調研,形成了一批很有價值的研究成果,得到了國家有關部委的重視,相關建議上升到了國家決策層面。

  今年,趙金雲重點關注黃河流域水資源補償機製和黃河流域汙染治理問題。調研中,她發現,黃河上遊水多地多人少,取用水成本大,單方水經濟效益低。中下遊地少人多水少,經濟發展水平高,單方水經濟效益高。

  趙金雲建議,在全流域建“水市場”,沿黃各省市縣行政區已取得用水權的用水戶,可對用水權、向水體的排汙權(保障河流水體的總納汙量不變)進行流域內跨省區的公開交易。按照資源屬性分析水資源價值,應按照環境屬性分析計算水環境價值,應實施河湖水域的水生態補償。

  全國人大代表、“環境醫生”王剛建言,提高西部乾旱區市政中水回用率要求,從目前20%提高到60%,從而引導西北乾旱地區中水資源化生態利用。同時,建議國家加大對甘肅建設中水資源化生態利用項目支持力度,加大資金投入列入新基建範疇,最大程度利用市政汙水,變廢為寶。

  絲綢之路在甘肅境內綿延1600多公里,“把好水文‘兩脈’,促進沿黃地區高質量發展”則成為全國政協委員、甘肅省政協副主席郭天康今年的建議。

  郭天康說,以水為基,建設沿黃高效農業產業帶,並以文化為魂,構建黃河文化旅遊產業帶。同時,還要深度挖掘黃河文化的獨特內涵,加快黃河文化傳承項目化工程化,打造一批4A、5A級旅遊景區。推動黃河流域省區共同實施國家級、跨省區的大型文化旅遊項目,共同打造高層次文化旅遊產業帶。

2020年3月,航拍鏡頭下的甘肅省武威市民勤縣石羊河蔡旗斷面水域。(資料圖) 楊豔敏 攝

啟黃土高原綜合治理 因地施策解生態乾旱化

  中國黃土高原地跨山西、甘肅等7個省(區)341個縣(市),占黃河流域面積的82.9%,是我國乃至世界上水土流失最嚴重的、生態環境最脆弱的地區之一。

  “雖然國家先後實施了‘三北’防護林體系建設工程、退耕還林等多項重大工程,取得了巨大的社會、生態和經濟效益。但是,由於自然生態系統的脆弱性和長期強烈的人類活動干擾,目前黃土高原生態仍面臨諸多治理難題。”這些都成為全國政協委員、甘肅省副省長張世珍關注的議題。

  近年來,結合工作和履職之需,張世珍重點關注、研究區域資源環境、生態治理等領域,就黃土高原水土流失綜合治理進行了系統調研,形成相關的報告和專項建議。

  張世珍說,黃土高原因土壤、降雨、植被覆蓋等因素,生態環境十分脆弱,以致該地區經濟社會發展相對滯後,農牧民就業機會相對較少,“空心化”問題日益突出,農牧民的生計問題沒有從根本上得到解決。

  他建議,應修改製定適應新形勢的“黃土高原地區綜合治理規劃”,推動綜合治理。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統籌解決生態保護與脫貧攻堅的矛盾,完善黃土高原生態治理製度。

  針對黃土高原生態環境面臨的最大挑戰——乾旱化,張世珍稱,應開源節流並舉,通過加快南水北調西線工程進程,加大黃河上中遊水量,從根本上解決黃土高原的資源性缺水問題。同時,通過推廣膜下滴灌、壟膜溝灌、壟作溝灌等高效農田節水技術,提高黃土高原水資源利用的效益,“以水定樹”恢復植被,防洪除澇,解決生態難題。

2017年9月,來自中外的山地自行車選手征戰甘肅合水黃土高原上的“秦直古道”。(資料圖) 楊豔敏 攝

加強石羊河流域綜合治理 阻兩大沙漠“合攏”

  石羊河是甘肅省河西走廊三大內陸河水系之一,發源於祁連山冷龍嶺,終於民勤綠洲,是民勤綠洲唯一的地表河流。保護石羊河是事關河西走廊大通道安全、西北地區發展與穩定以及國家生態文明建設的全局性問題。

  曆經10多年重點治理,流域生態環境不斷改善,生態惡化初步得到遏製,但防沙治沙只是初見成效,巴丹吉林和騰格里兩大沙漠合攏和南侵的可能性仍然存在,難以承擔國家西部生態安全屏障重任。

  全國政協委員、甘肅省水利廳廳長霍衛平坦言,石羊河流域受地理位置和自然條件製約,生態環境依然脆弱,流域絕對水量不足、水利基礎條件薄弱、資源性缺水問題嚴重,是製約流域經濟社會可持續發展的最大瓶頸。

  對此,霍衛平建議,以“生態優先,綠色發展”為理念,以水為主線,編製石羊河流域生態保護與高質量發展規劃。圍繞水資源集約節約利用、水源涵養與河湖生態修復、防沙治沙體系建設、流域高質量產業發展等重大任務,實施山水林田湖草生命共同體系統治理,通過強化節水、生態移民、防汙治汙、防洪減災、現代化建設等措施,進行系統治理、綜合修復,構建國家西部生態屏障區和高效節水示範樣板區、生態農業及循環經濟示範區。(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