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後的離婚潮”散場後,再看婚姻觀念轉變
2020年05月27日12:17

原標題:“疫情後的離婚潮”散場後,再看婚姻觀念轉變

原創 王映驊 劉泳琳 新窗報

如何理性地處理婚姻關係和兩性關係,如何正確地看待離婚,離不開對每個公民的相關教育和傳統觀念的改變,讓婚姻自由真正地在現代社會得以實現。

2020年5月17日,“深圳突現離婚潮”這一詞條登上微博熱搜。

5月19日至6月17日,深圳全市10個婚姻登記處離婚預約名額已全部約滿。根據規定,離婚手續辦理網上預約需提前1個自然日申請,可預約1個月內的號源。簡而言之,5月17日在系統上能夠預約到的最遠日期是6月17日,但系統顯示這一個月期間的賸餘預約量為0,這意味著要在深圳成功辦理離婚登記,最少需要等待一個月的時間。受疫情影響,不僅是深圳一地,陝西西安、四川達州、江蘇常州等地都出現了離婚預約名額供求失衡的局面。這一現象的出現,與疫情期間民政部門工作停滯與限製性放號的工作辦法有關,重大突發性衛生事件在一定程度上加劇了家庭中的矛盾,尤其是夫妻間的矛盾。

就“疫情後出現離婚潮”這一事件,新窗報記者採訪了廣州大學教育學院心理學系的黃潔華教授,她表示:“疫情對於每個人的影響是多方面,包括我們的生活方式,甚至是對未來的規劃、人生的意義。我們應該看到疫情對民政部門的正常業務影響的特殊背景,不能簡單地說是疫情導致離婚潮的出現。當然這另一方面也反映了疫情對於人們的生活方式、作息以及家庭中的親子、夫妻關係有很大的影響。”

毋庸置疑的是,我國離婚率呈現上升的態勢已是不爭的事實,疫情只是離婚的一個爆發點但不是必然因素,對這個現象的原因剖析及其背後涉及的婚戀觀的轉變問題值得我們作進一步思考和討論。

錢鍾書先生有一句比喻婚姻的名句:“城里的人想出來,城外的人想進去”。現實情況看來,從城里出來的人在增加,而進城的人卻在減少。

自2010年起至2019年,全國離婚登記數量呈上升趨勢,數量從2010年的267.8萬對增長至2018年的446.1萬對,2019年的數據有所回落,但不難看出總體保持增長的趨勢。

據民政部門統計,2019年全國婚姻登記機關共辦理結婚登記947.1萬對,離婚登記415.4萬對(該數據不包括法院判決離婚數據以及我國駐外使領館辦理的婚姻登記數據)。

面對近年來離婚登記數量攀升的情況,我們結合現實情況做出了以下原因分析:

從社會整體因素看:

1.社會經濟的發展以及新變化對於婚姻產生影響

據研究發現,城市化程度較高的地區往往離婚率也會相對較高,這與人口地域流動的頻繁和生活方式的開放多元化有關。同時,國內經濟的轉型和平等就業的政策規定為女性提供了更多的就業崗位,提高女性就業積極性,改變了女性在婚姻中的從屬地位,男女地位更加平等,相互的依附關係有所減弱。

2.社交網絡發達對婚姻的穩定性的影響

互聯網的發展促進信息交流,社交成本降低,催生了婚戀伴侶間的“信任鴻溝”,加重了信任危機,一些脆弱、不確定性高的親密關係受到影響。

3.缺少專業的婚姻關係調解平台和婚姻諮詢師

長期以來,我國缺乏專業的平台和婚姻諮詢師,此類工作多數由地區婦聯、社區工作者來完成,但遠遠不能滿足需求。婚姻中的不良情緒和家庭矛盾缺少緩解的出口,人們更傾向於將這些問題訴諸法院和直接運用法律手段解決,而不是尋找調解的平台。最主要的還是相關平台的缺失以及婚姻諮詢師數量存在重大缺口。

從法律政策變革看:

1.離婚法律程式的簡化推動離婚率的上升

在2003年的新婚姻登記條例中提到:“對當事人確屬自願離婚,並已對子女撫養、財產、債務等問題達成一致處理意見的,應噹噹場予以登記,發給離婚證。”離婚登記在1個月內辦理改為當場拿到離婚證,離婚程式簡化在一定程度上推動了離婚率的上升。

2.《婚姻法》的完善賦予婚姻更多元的可能

一部《婚姻法》影響了近70年的社會關係變遷,婚姻自由、一夫一妻製的法律規定,極大地促進社會思想的進步和男女平等,同時這部法律讓女性的個體獨立意識得到體現以及個人權利得到法律保障,無疑促進了女性的思想解放和社會地位的提升。

從個人心理變化看:

1.個人意識的覺醒

當今,隨著思想開化和受教育程度的提高,無論是男性還是女性都更加追求自由、理想,以個人感受為重,而不以傳統的婚姻和家庭觀唸作為衡量幸福的標準,同時,在經濟和文化觀念上也更加具有個體獨立性。

另一方面,個人維權意識的提高,也加速了離婚率的提升。據最高人民法院統計,2014至2016年離婚一審案件數據中,家庭暴力和出軌為起訴原因的案件佔比達到40%。人們對於婚姻中傷及個人合法權利的行為該採取什麼法律措施,走哪些程式,都有了比以前更全面的認識。

2.婚姻觀念的轉變

民政部社會事務司副巡視員楊宗濤對近年來的離婚率升高的現象表示,隨著經濟社會的發展,不少人的婚姻觀念發生了變化。傳統婚姻觀念中,重視婚姻的契約精神和婚姻家庭的道德責任讓男女雙方在婚姻中都受到較大的約束和製約,隨之捆綁的是婚姻生活應秉持的道德倫理準則和義務。人們對於“離婚”存在顧慮與膽怯,女性“離婚”更是被汙名化;現今,人們更多關注婚姻的質量,重視親密關係中的舒適度和幸福感,會用更加寬容的眼光看待離婚這件事。

黃潔華教授表示:“中國人在婚姻關係里,受傳統文化的影響很深,包括男性主義文化,會強化男性在家庭中的地位,導致女性在家庭中的地位低下。但是現代社會給予女性很多的施展空間,特別是在1979年實施獨生子女政策後,女性的地位、受教育水平以及社會參與度大大提升。在此過程中,女性自我意識的覺醒,對於自由的追求,是自然而然產生的。所以在婚姻中女性所追求的平等和社會給女性創造了平等的條件,這與傳統的婚姻觀念形成了鮮明的對比。還有一個問題就是:中國的家庭與西方的家庭不一樣,中國的家庭屬於‘extended family’,也就是大家庭的概念。婚姻不僅僅是夫妻之間的小家庭,還涉及夫妻雙方各自的原生家庭,男女性在結婚後都是一樣的,需要與雙方之間的原生家庭融合,在這個過程中可能就會產生很多的矛盾。”

在改革開放前,人們更多地將結婚戀愛看作是義務,是為了傳宗接代而結合的一種形式,而忽視了婚姻戀愛實際上是一種自由的權利。隨著社會思想開化和男女平等觀念的普及,人們逐漸認識到婚戀的真正意義,這是人們自由選擇的權利。如今,人們更加註重情感在婚姻中的作用,而非家庭利益和傳宗接代的目的在婚姻關係中的作用。

雖然如此,但在現代社會,仍然不乏這樣的觀念和聲音出現:“離婚只會產生壞處”、“離婚會對女方的聲譽、未來造成不好的影響”、“離婚後的女人怎麼能再戀愛再結婚”。同時,持有性別偏見的人們習慣地將婚姻的不幸歸於女性,這些觀點充斥著如今的社會,在一些農村、鄉鎮地區顯得尤為突出。另一方面,在日常生活中存在著大量隱含著男尊女卑、男主外女主內的權力關係的符號和刻板印象,潛移默化地向受眾傳遞著不平等的觀念。

對此黃潔華教授表示:“這些都是傳統觀念的影響。為什麼很多人都認為離婚只是對女性造成傷害,而不論及男性呢?因為社會把很多的條條框框、行為規範約束在女性身上,其實婚姻對於男女雙方來講都是為了讓生活更加美滿幸福。假如婚姻給自己帶來的只有痛苦,那為什麼還要走入婚姻呢?但是傳統文化更多地將經營婚姻關係這件事交給女性,認為只要女性聽從男性那麼家庭就是和諧的,這剝奪了女性思想、意誌、選擇上的自由。所以不應該說“離婚只有壞處”或者“離婚對女性只有害處”,結婚也好離婚也罷,都是各有選擇的。但是並不是說可以隨意結婚、離婚,婚姻對每個人都是最重要的一件事,它意味著責任和承諾,我們要理性地去對待婚姻,不能情緒化。從前人們汙名化女性的離婚行為,把婚姻問題上升到道德的層面;而現在,人們用更加寬容的眼光看待離婚,這種觀念的轉變與開放的社會文化、人們整體受教育程度提高的社會背景有一定關係。”

“疫情後的離婚潮”高調而至,最後卻草草散場,這個現像帶給我們的思考遠不止這些,比如中國在兩性關係教育與婚姻教育上的缺失、婚姻調解平台和機製的缺乏這些問題都值得我們去關注。現代社會的發展賦予了婚姻更多的自由和選擇的權利,因此正確的婚戀觀念不可缺位,反而顯得更加重要。我們應該認識到結婚是雙方自願結合從而獲得幸福的權利,而不是傳宗接代、獲取利益的手段;“離婚不是錯誤,更加不是罪”,這是自由選擇的權利。如何理性地處理婚姻關係和兩性關係,如何正確地看待離婚,離不開對每個公民的相關教育和傳統觀念的改變,讓婚姻自由真正地在現代社會得以實現。

(以上部分圖片來自網絡)

作者:王映驊、劉泳琳

校稿:林敏智

排版:劉泳琳

責編:何淑慧、黎藜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