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動貧困山區邁向廣闊天地
2020年05月27日06:01

原標題:推動貧困山區邁向廣闊天地

推動貧困山區邁向廣闊天地

  茅台集團援建的白芨產業基地

  5月13日,茅台集團結對幫扶道真縣滿五週年。道真剛於2019年成功“摘帽”,而庚子年的春天一波三折,疫情之後,又逢雹災,穩不穩得住剛剛站住腳的脫貧局面,成為嚴峻考驗。之前的5月11日,茅台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高衛東在媒體雲峰會亮相表態:怎麼樣做好主業穩增長,擴大就業保民生,怎麼樣圍繞脫貧攻堅、全面小康,做得更多做得更好,最大限度地為國家和社會多做貢獻,是茅台最想做和最該做的事情。

---------------------------

“疏通毛細血管”:停在家門口的汽車

  大年初六,茅台集團扶貧工作隊的徐也涵、胡備、周啟康、鄔倫濤,從仁懷家中提前返回道真駐地。疫情洶洶,滯留道真的外出務工人員眾多,形勢嚴峻。

  2月25日,茅台集團高層赴道真調研防疫及脫貧攻堅一系列工作。很快,來自集團公司、醬香酒營銷公司、技開公司等單位的防疫資金和相關物資,迅速抵達道真。

  3月,在茅台集團掛職擔任道真縣縣委副書記李俊,茅台集團駐道真工作隊隊長、掛職擔任道真縣縣委副書記譚定鴻部署下,徐也涵護送30餘名外出務工人員安全有序到廣東返崗復工。

  對於茅台而言,道真是相隔300公里的特殊“親戚”。這個連接黔中、成渝兩大城市群的咽喉要塞,南距貴陽310公里,北至重慶150公里,本應左右逢緣,然而夾在大婁山和武陵山兩大山脈間,只能任得芙蓉江倒映突兀翠嶺,300萬年前第四紀冰川後殘留的銀杉林絕美而孤寂。

  全縣2156平方公里的水土養35萬人。回到2015年5月13日,茅台需要解決的問題是,要如何找準發力點,才能最大化提高企業公益的效能,推動道真擺脫封閉,發揮自然資源優勢,為兩大城市群提供包括特色農產品在內的配套,進而嵌合到中國經濟發展的大局中去。

  2015年11月出台的《茅台集團基層黨組織結對幫扶道真縣貧困村工作方案》,提煉出三個具有茅台特色的扶貧模式:其一,是“60·48”工程,即全集團60個基層黨組織,成建製結對幫扶道真全縣48個貧困村;其二,是“金融撬動、交通拉動、產業帶動、黨建聯動、人才驅動、教育推動”的“六動”扶貧模式;其三,即“品牌帶產業、企業帶基地和合作社帶農戶”的“三帶”模式。時隔五年,茅台扶貧模式在道真交出了一張高分答卷。

  茅台的作風,在於將事做好。比如修路,就要到門到戶。2015年至2019年,由茅台集團資助累積修建的產業路達3100餘公里,從最高海拔麻抓岩1939.9米,到最低海拔芙蓉江出境處317.9米,成為道真身體里的“毛細血管”。

  縱向比較更能理解這一變化,2014年,道真全縣277個建製村中有92個村公路未硬化,200個10戶以上集中居住的寨子未通公路。於是,通路在道真,成了最受歡迎的善行之一。

  即便是放在道真縣文家壩村的行政版圖上,王家灣也是一個小得不能再小的地方——靠近重慶南川市分界線的一座高聳的大山上,散居著5戶人家。因為構不成一個村民組,因此沒有被納入“組組通”的工程,只能靠一條步行小道,雨天更是濕滑難行。到2018年的時候,5戶村民中的程夢芬的兒子買車了,這在王家灣是個大事情。

  除夕前一天,兒子開車載著兒媳孫子回家,程夢芬接到電話,早早來到路口等候,看著一輛黃色小車開來,高興得合不上嘴,不曾想停車成了問題。家門口距離通組路只有短短幾百米,卻因為不通路開不到家門口,而狹窄的通組路路面也不好停車。最終,兒子距離家2公里的山頂上,勉強找到一個停車處。“害得我那幾天覺都睡不著。”程夢芬說,又擔心被其他車輛剮蹭,又擔心車上東西丟失,半夜跑到車旁看了幾次。如是這般,直到兒子初二那天返回貴陽,懸著的心才算落地。

  2019年6月,茅台集團習酒公司捐資16萬元,一條寬3.5米,長683米的水泥路,修到了王家灣的每戶人家門口。程夢芬打電話給兒子:今年開車回家,可以停到家門口了。

  基礎設施升級,讓道真擁有了資源整合、實現產業化轉型的要素。首當其衝是人力資源的整合。

  在舊城鎮河西村楊柳壩村民組,57歲的黃茂林和74歲的餘中福兩家,海拔相差200米,同在一村,卻雞犬相聞不往來。沒路時,餘中福要花2個多小時,才能從家中走到村里。如今因為串戶路的修建,兩家真正成了鄰居。

  而在玉溪鎮池村,14歲離家的村民馮道軍,轉眼已是40多歲的中年人,2018年下定決心不再抗拒鄉愁,回家流轉400餘畝荒山,發展特色農業。

  實際上,2018年以來道真最大的變化,便是各種農村產業如雨後春筍般生長,過去是一方水土養不起一方人,不得不出門務工,如今卻有了勞動力嚴重不足的困惑;過去60歲以上便無法出門務工,現在60以上的老人反倒成了鄉村產業的勞動主力軍。

雪中送炭與人心工程

  解決了交通痛點,道真的區位優勢得以激發。茅台集團派駐河西村第一書記胡備的感受頗為強烈,過去走村串戶就靠一雙腳,雨天的泥路濕滑難行,通路後,胡備很快就學會了駕駛摩托,在山間風馳電掣,更眼看著越來越多的私家車開進道真村民家中,既有貴州車牌,也不乏重慶車牌。包括道真在內,中國鄉村經濟的勃發,既是生產力的極大釋放,也是更大內需市場的挖掘。

  2019年8月30日,茅台集團組織道真縣農副產品參加“全國性糧農類行業協會商會產業扶貧活動”。這是茅台助推道真出山的其中一個音符。

  從鉤藤、貝母等中藥材,到柑橘等經果林,再到辣椒等經濟作物,數年間道真嚐試過許多產業發展模式,有苦有甜,有成功也有失敗。接入大城市群輻射圈的道真,必須要作答:如何通過資源整合,獲得性價比優勢,並形成冗餘機製,有效抵禦市場風險。

  創業的艱辛和市場的無情,讓剛剛燃起產業激情的道真群眾倍感壓力。“像我們以前做的海椒(辣椒)產業,產銷沒對接好,半夜拉到重慶去,一家一家跑銷售,為了節約成本,就靠我們兩三個人卸貨”,而結果並不理想,“賣了一部分,壞了一部分”,今年已經第七年擔任蓮池村主任的嚴超均,對這一段經曆印象深刻,“不怕苦,就怕老百姓辛辛苦苦種出來賣不出去”。

  “長安居不易”,進入市場有巨大風險,沒有主觀能動性,單靠扶是扶不起來的。深知其中道理的茅台從不坐上駕駛席,而是甘為“後驅”,充分尊重受助方的選擇方向。

  更進一層的是,每每在關鍵時刻,茅台集團靈活運用三萬多員工的生活需求,為道真剛剛萌發的鄉村產業築起一道“防火線”,真正將“幫”和“扶”落到實處。

  玉溪鎮池村,剛剛脫貧的笪小鬆貸款養了40多頭豬,銷售有困難,遇到茅台集團駐村幫扶的周啟康,便提了一句,沒想到周啟康第二天就打來電話,說有瞭解決的辦法。很快茅台集團生活服務處的大車開到了村里,分兩次在笪小鬆家買走了40多頭豬,單價比市價還高出兩分錢。

  笪小鬆回憶當時場景,覺得像做夢一樣讓人驚喜。“吳縣長都親自來了。”笪小鬆說的吳縣長,是當時掛職道真副縣長的扶貧幹部吳華。

  茅台扶貧隊員周啟康對笪小鬆其實早有印象。“一個建卡貧困戶,在外務工賺了點錢,回家蓋起了磚房,把老母親照顧得不錯。憑這一點就能看出,這是個勤快人。”

  2018年,周啟康第一次到池村時,還是個書卷氣很濃的年輕人。兩年多過去,他已經是個老辣的駐村幹部——急人所急,善於補位,又極為謙遜和善,讓他在當地交情甚廣。

  馮道軍對周啟康和他所代表的茅台集團感激在心。馮道軍流轉荒山,想種藥材,山上野草長得飛快,馮道軍就想養雞吃草,沒想雞越養越多,成了遠近聞名的林下土雞養殖場。茅台集團上海分公司黨支部此時送來20萬元的項目幫扶款,為他完善基礎設施,助力頗豐。然而沒有形成品牌之前,土雞銷售成了大難題,2019年6月,馮道軍試著給周啟康提了提,很快茅台集團生活服務處趕來,購買了3000多斤雞肉,幫助馮道軍邁過了第一道難關。而更大的考驗還在後面,疫情來襲,好幾個月養雞場零銷售,每日投入飼料,雞越養越多,從數萬羽很快增加到10萬多羽,此時又是茅台集團生活服務處,4月11日用一張2700多斤雞肉的大單,為養雞場護住了現金流的生命線。

  周啟康聯繫了道真縣舊城鎮種高粱的大戶,到池村介紹經驗,笪小鬆開始沒下定決心。疫情來襲,豬苗進不了,笪小鬆開始憋大招,流轉70畝地種高粱。70畝的高粱苗冒出地面時,笪小鬆看到一片綠油油的希望。不料4月裡的泠冽寒流,讓笪小鬆的希望化為泡影。

  周啟康很快送來了補種所需的物資,讓笪小鬆鼓起勇氣重新來過。5月4日下午冰雹大作,高粱苗無一倖免,笪小鬆站在地裡,感到從未有過的絕望。

  還在假期的周啟康聞訊從仁懷趕回池村。“沒事,再來”,周啟康不斷打氣,笪小鬆幾欲放棄,終於捲土重來。這是池村“三種高粱”的故事。

  回憶下冰雹的那個下午,笪小鬆說,第二天他到道真“整整耍了一天”,之所以還能堅持,在於“相信茅台”。母親失聰、離婚、貧困,這些坎坷都不曾擊倒這個漢子,可是前所未有的雹災讓他差一點就灰心了。關鍵時候,需要朋友。

尋找能人:道真扶貧的頭雁效應

  在道真扶貧的茅台樣本中,有一種風景很亮眼,就是“尋找能人接地氣,因地製宜可持續”。

  道真縣隆興鎮蓮池村支書潘凱說,從2019年開始,蓮池村種植了520畝高粱,茅台集團每畝發放一袋有機肥料,高粱種子15元一包,政府補貼10元,農戶自己付5元。“3元一斤,公司直接開車上農戶家收高粱,付現錢,農戶積極性很高。”蓮池村目前有1206戶,5197人,在家的大概800戶左右,今年蓮池村計劃栽種1100畝,將覆蓋全村農戶。

  蓮池村56歲的種植戶何德虎,是中寨組的組長,一家三口,兒子在外打工,除了養殖之外,今年重頭都在70畝高粱上。

  道真種植的高粱,被用於茅台集團系列產品的生產。2019年道真縣種植高粱10000畝,2020年迅速擴大為30000畝。而道真縣2018年統計年鑒顯示,2018年道真全縣高粱種植面積僅263畝。

  5月14日,玉溪鎮巴漁村,48歲的王壽權正在自己的245畝高粱地裡,帶著五、六個農戶育苗移栽。和蓮池村散戶種植的模式不同,巴漁村的這個基地採用了大戶帶動的模式。這是王壽權第二年種植高粱。2019年5月王壽權第一次嚐試種植230畝高粱,因為技術不到位,長勢不佳,沒有賺錢也沒有虧,持平。總結經驗的王壽權今年擴大了種植面積,技術也優化了,採取育苗後移栽。“對於我做的藥材產業,高粱種植要輕鬆得多,技術門檻不高,重要的是,藥材公司不景氣,結款沒有保證,不像高粱,只要做出來,馬上就能賣出去,錢就回來了。”王壽權預計今年高粱產值不低於45萬元。

  村民對王壽權很感激,因為不論經營狀況如何,王壽權都按時發放工資。高粱基地裡,40歲的韓敏和丈夫都因身體原因無法出門務工,一雙兒女尚在求學,高粱基地的工資是最重要的生活保障。

  不管是王壽權還是何德虎,除了是種植戶,更是鄉村經濟的帶頭人。 “除了收入,我也希望帶動更多人參與進來。現在已有好幾戶加入進來,有三、四畝,也有五、六畝的。”何德虎說。

  成就一杯茅台酒,需要釀酒大師;成就道真這盤農村產業大棋,則需要成千上萬的鄉村能人。

  尋找能人,當好“駕駛員”,以“村級合作社+能人+散戶”的模式,帶動周邊農戶,這樣的經驗是在失敗中摸索出來的。茅台集團派駐河西村的胡備說,茅台幫扶河西村合作社發展蔬菜產業,分兩年投入了十多萬元,以往單純依賴村級合作社,管理和市場對接有缺陷,沒有人系統管,有時還出現脫管狀態,結果出現技術問題和產銷問題,蔬菜賣不出去,沒有效益,群眾積極性也受到影響。找到好的帶頭人不簡單,首先是本地人,在外工作多年,有誠信,也要有一定的經濟基礎。

  舊城鎮河西村的白芨基地是個有益的嚐試。

  白芨莖塊具有藥用價值,在河西村以前都屬於野生,茅台集團來後,因地製宜,於2018年11月開始佈局,2019年4月種植白芨,初步開展的是15畝,一斤白芨可以賣到100至150元。

  茅台集團援建白芨產業基地首次採取了股份製改革的方式,中國銀行澳門分行、澳門新偉浩進出口貿易有限公司合計捐資50萬港幣,作為河西村中合農業專業合作社的股份,返鄉青年尹德順以5畝白芨和第二年第三年的管護費用共計240500元作為股份入股發展。

  白芨種植3至4年採收後,按57%和43%進行利潤分配,57%中提取10%獎勵村幹部,47%為河西村集體經濟滾動發展產業,以及貧困戶分紅。這個項目讓25戶農村賸餘勞動力獲得了在家門口就業的機會,還為河西村285戶貧困戶增加了收入。

  舊城鎮副鎮長韓小波說,經過茅台集團幫扶推動形成的產業,因地製宜可持續,成為了一個永不離開的茅台工作幫扶隊。

  經曆多年探索後,食用菌成為茅台扶持力度最大、且已形成規模效應的當地特色產業。

  道真生態優越,森林覆蓋率達58.6%,十分利於發展菌類產業。位於三橋鎮的食用菌基地,是道真縣打造“菜縣菇鄉”的重點工程,項目總投資為4000萬元,是整個黔北地區都數一數二的香菇生產基地。農戶承包一個大棚利潤在5萬至6萬元,這意味著這家人在家門口工作,平均每月有5000元左右的收入。目前,園區已吸納帶動160餘戶500餘勞動力從事食用菌生產種植,其中易地扶貧搬遷戶、產業園附近貧困戶和徵地拆遷戶租用大棚從事食用菌種植銷售65戶190餘人。全鎮共銷售食用菌188萬斤,產值795萬元,帶動16戶54人穩定脫貧,實現菇農戶均增收4萬餘元。

  三橋鎮橋塘社區副主任韋繼敏說,過去曾嚐試發展過花椒、果樹、蔬菜等,可要麼是種植技術不過關,要麼是市場不對路,這些年折騰了不少,卻乏善可陳。

  茅台集團的產業扶持計劃還在升級。4月1日,茅台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高衛東赴道真縣調研茅台幫扶工作並召開座談會。會議明確茅台集團捐資4000萬元幫扶道真縣,其中,按照每個村500萬元,共計3000萬元,用於茅台集團6個扶持壯大村發展村級集體經濟項目;1000萬元作為防範特殊情況發生的兜底保障資金。

  此間,茅台集團黨委副書記、總經理李靜仁也多次佈置,對道真扶貧工作加力加勁。茅台高層,更是按各自分工,對口幫扶落實到村。

  截至2020年5月,舊城鎮河西村、隆興鎮蓮池村、河口鎮竹林塘村、平模鎮平模社區的食用菌大棚正在做平地、疏通溝渠等基礎性措施,預計8月份投產。

  鄉村經濟亟待擴容,更要增加韌性。經不起折騰,缺少信息,讓村民顯得保守,難得的是茅台集團在道真扶貧的柔軟和守護、謀定而後動,推動這片山區一步步邁向廣闊天地。

  (數據、圖片及信息來源:茅台時空)

2020年05月27日 08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