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人大代表廣州市第八人民醫院感染科主任蔡衛平:加強醫護防護意識 建設綜合性傳染病醫院
2020年05月27日01:38

原標題:全國人大代表廣州市第八人民醫院感染科主任蔡衛平:加強醫護防護意識 建設綜合性傳染病醫院

2003年“非典”肆虐後,不少大型、特大型城市新建或擴建了當地的傳染病醫院、三級綜合醫院也都設立了傳染科。此後,在流感、禽流感、登革熱等非烈性傳染病疫情中經受了考驗。但是這些醫院在今年新冠肺炎疫情應急處置過程中,仍然暴露了許多問題,凸顯了傳染病防控及醫療救治體系的不足。

因此,完善重大突發公共衛生事件的防控救治體系成為今年全國兩會代表委員們建言獻策的熱點方向。

“抗非”老將此次再戰“新冠”,作為全國人大代表、廣州市第八人民醫院感染科主任蔡衛平對醫療系統如何應對重大疫情有了更深入的思考。他建議,應“平戰結合”,擴大傳染病醫院建設規模,並建成大傳染科的綜合性醫院,以應對各種重大疫情。

建綜合性傳染病醫院

蔡衛平提出,建設綜合性的傳染病醫院。傳染病醫院不僅僅只有傳染科,應該建成大傳染科的綜合性醫院。現代醫療體系之一是多學科協作診療,各種學科相互支撐綜合救治才能提高傳染病救治水平。應設立足夠的重症醫學科及呼吸科床位,提高重症救治能力,特別是呼吸系統重症疾病救治能力。各種學科也要協同發展。

傳染科、呼吸科和重症監護醫務人員嚴重不足。不少城市儘管病例數不到500例也已經開始籌建臨時醫院備用,說明平時的準備不足。全國各地3萬多醫務人員支援武漢,配備基本上都是感染科、重症醫學和呼吸科醫生。

蔡衛平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傳染病的收治目前主流的有兩種不同體系,中國目前的發展模式是按照以前蘇聯的模式,建立傳染病專科醫院,例如麻風病院、結核病院的模式。

專科醫院的好處是可以大規模收治一類病,可以集中收治一類病種,而局限性在於只有一個專科,但醫學發展的趨勢是越來越傾向於多學科救治,以新冠肺炎為例尤其是危重症的救治,不再是單純局限在肺部,而涉及到心臟等多個領域,專科醫院不利於適應醫學綜合學科發展的方向,對重症救治能力顯得相對薄弱。

另一種模式則是歐美比較盛行的,即在綜合醫院建設感染科,在歐美國家其除了流感以外大型傳染病相對較少,大規模流感流行時,其大多數病人也並不住院。其好處是醫院有綜合科室為傳染科提供支援,綜合救治能力比較強,但弊端也很明顯,收治能力比較弱,可收治人數較少,即使提前收治病人,也導致了其後期死亡率很高。對比這方面的缺陷,我國專科類的傳染病醫院,收治病人數遠高於歐美,應收盡收,但重症救治能力還是不強。

因此我們需要兩套系統整合在一起,建設平戰結合的綜合性傳染病醫院。

大型傳染病醫院應設立臨床P3實驗室,以備疫情時臨床檢測符合生物安全要求,能正常開展相關檢測,減少標本外送引起的潛在風險。

傳染病醫院內應配置足夠的醫護人員,充足的醫護人員配備既可滿足重大疫情時的人員使用,也可用於援外任務,尤其是大型傳染病醫院。按照正常床位配置的1.3倍做人員配備。政府應保障傳染病醫院日常運作,保障傳染病醫護人員工資待遇。

加強防護意識

除此之外,對於醫療人員需要提高平時的普遍防護意識和發現傳染病意識。

蔡衛平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指出,以此次新冠肺炎疫情為例,對於輕症的病人和無症狀感染的病人,其實哪個科室都可能接觸,在疫情抗擊的過程中廣州市第八人民醫院也通過做一些傳染病防控的培訓,組織其他科室的人員進行抗擊疫情的工作。

在平時,所有的醫生和醫務人員都需要傳染病方面的基本知識和意識,很多時候病人發燒不一定先去感染科,相對急診和門診看得比較多,發燒、肚子痛等症狀也可能去耳鼻喉科,所以無論哪個科室,傳染病的意識要貫穿始終,在工作中詢問病史的時候,都要多問幾句聚集發病的情況,提高儘早發現的意識。在平常的工作中,各個科室的醫務人員都需要將佩戴普通外科口罩常態化。

此前也有業內人士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指出對於醫院來說,不管公立、社會辦醫醫院,都需要喚醒對於突發事件的反思。

而突發公共衛生事件可能存在於呼吸道、胃腸道、神經系統等領域。針對突發公共事件,醫院需要有新的平戰結合新思維。具體舉例來說,就是年輕的專科醫生可以選擇一個主專科方向和一個輔專科方向,例如麻醉科醫生可以同時輔修相關學科,例如ICU科室,在必要時候進行戰時統籌。

此外,公立醫院有一定的系統,大系統和小系統的循環系統,而未來這種醫院體系需要改變,例如分層進行掛號繳費治療等,小循環進行減少院內感染的可能。大循環方面,減少例如內科大樓、外科大樓、檢查大樓相互區分可能造成的交叉感染。而病房隔離等措施方面也持續需要升級調整。

(作者:唐唯珂 編輯:徐旭)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