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銀行中國CEO賴長庚:今年中國經濟有望鉤型複蘇
2020年05月27日01:38

  原標題:專訪法國巴黎銀行中國CEO賴長庚: 今年中國經濟有望鉤型複蘇 期待金融市場治理的改善

  21世紀經濟報導

  在新冠肺炎疫情全球大流行之下,2020年“兩會”延遲召開,萬眾矚目的政府工作報告為今年發展定調:不設GDP增速具體目標。

  5月25日,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專訪了法國巴黎銀行中國CEO賴長庚,就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下的國內外經濟形勢、中國的貨幣政策、利率市場化改革、金融開放等諸多話題展開了討論。

  賴長庚表示,經濟發展的目的並不是簡單的“唯增速論”,不設GDP增速具體目標和提出“六保”和“六穩”體現了以民為本的政策思路。

  “在這次疫情的考驗下,大家都開始思考在危機之中,如何保護自己的人民、保護自己的國家,是回歸到以人為主體的思考方式。”賴長庚說。

  賴長庚指出,這幾年中國金融業開放速度很快,在外資機構看來有點“應接不暇” ,目前市場準入方面已經有了極大的改善,“我們更加期待未來能夠在市場治理方面有所突破”。他認為,外資銀行可以在市場治理和產品方面有所貢獻。

  預計中國經濟鉤型複蘇

  《21世紀》:今年的“兩會”政府工作報告,沒有設定GDP增速目標,你對此有何看法?

  賴長庚:儘管沒有提及增速目標,但報告強調了“六保”和“六穩”,這其實就等於從另一個角度來給經濟托底。經濟發展的主要目的不單是一個GDP數字,“六保”和“六穩”最重要的就是穩住金融形勢、保障人民生活,這些都做到後,經濟數據自然會向好。

  新冠肺炎疫情蔓延全球,中國經濟沒法獨善其身,中國的經濟複蘇也會受到海外疫情和經濟形勢的影響。海外的疫情目前還沒有結束,對於中國來說最主要的目標還是 “六保”和“六穩”。

  《21世紀》:對於今年中國和全球的宏觀經濟形勢有何判斷?

  賴長庚:我們預測中國二季度的GDP增速為2.5%,因為幾個主要的經濟指標包括發電量、汽車和房地產都呈現出複蘇態勢。對於整個中國宏觀經濟形勢而言,因為疫情開始在全球蔓延,我們對中國經濟走勢的預測從原來的V型調整為鉤型(耐克鉤型,即經濟急劇下降之後,較為平緩地慢慢回升至危機前水平)。目前的判斷為鉤型。就全球宏觀經濟而言,可能形勢更為嚴峻一些,或者說更難以判斷。

  在疫情全球大流行之下,中國政策的能見度是很高的,整體防疫政策非常的明確,所以比較容易判斷形勢的走向。但是對於歐美國家來說,在這次疫情中體現得更多的是各自為政的局面,所以很難判斷整體的形勢。

  貨幣政策料維持寬鬆

  《21世紀》: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定調貨幣政策——穩健的貨幣政策要更加靈活適度,報告中同時提到,推動利率持續下行;還提到了運用“創新直達實體經濟的貨幣政策工具”,你們銀行對於今年的貨幣政策有何解讀?

  賴長庚:預計維持寬鬆政策對經濟提供支持,我們預測中國央行今年還會有50-100個基點的降準,中期借貸便利(MLF)還會有10個基點左右的下調,貸款市場報價利率(LPR)的下降區間也為10個基點左右。

  全球大部分市場走向零利率,甚至是負利率,中國可能是大型經濟體當中唯一還有貨幣政策彈性空間的。在我們看來,不一定要快速將貨幣政策用到極限。有預期認為,可能會下調存款基準利率,會不會走上一條利率持續下行的道路,從過去幾年來其他的市場情況來看,這未必是好事。

  《21世紀》:對於今年以來的資金市場有何觀察?

  賴長庚:長久以來,貨幣當局非常關心貨幣是否直接供應到實體經濟的問題,去年推出了非常重要的改革也就是完善貸款市場報價利率(LPR)形成機製的改革,利用LPR的改革幫助更多資金直達實體經濟,但貨幣當局可能還是會擔心資金傳導的速度不夠快。

  去年LPR改革後,貨幣當局希望能向信貸市場傳導更低的利率,但今年以來的實際情況是LPR利率仍然高於市場利率。一個比較有趣的現像是,很多大公司選擇債券方式來獲得融資,成本比貸款低得多,今年的債市十分熱鬧。

  目前銀行間債市利率水平跌得比較快,LPR下跌的速度比較慢,這之間產生了價差,需要注意這些現象。

  貨幣政策呈寬鬆態勢,會引導銀行間債市利率下降。貨幣當局一直在努力將LPR往下壓,但中國的市場是很大的。我個人認為,中小企業融資難的最大問題並不是利率水平,而是能不能取得資金,這個還是要依靠政府的相關引導,如何激勵銀行對中小企業進行放款。政府應該多創造對中小企業的信用增強機製,中小企業信用增強機構在歐美等市場已很常見。另外,也需要銀行付出一定的努力,因為就風險增強這部分來說,需要銀行和相關機構進行很多的調查。

  金融業開放速度很快

  《21世紀》:對於近幾年的中國金融業開放有何觀察?對於未來有何期待?

  賴長庚:這幾年中國金融業開放速度是很快的,在我們外資看來有點應接不暇。對於外資行來說,可能份額永遠趕超不了本土機構,但我們可以在市場治理和產品方面有所貢獻。就金融業開放而言,目前市場準入方面已經有了極大的改善,都已經開放了。我們更加期待未來能夠在市場治理方面有所突破。市場準入放開後,能否讓外資在本土市場有所發揮?

  不管是國內的股市還是債市,體量都很大,但深入看會發現都還是以基礎資產為主的市場。舉個例子,如果形成利率下行的預期,那麼在債市中只能買入債券,如果形成利率上行的預期,那麼可做的操作就只能是拋出債券,如此就容易形成一面倒的行情,要麼擠著買,要麼擠著賣。那麼就要思考如何開發更多的產品讓市場的走勢更為平穩,開發期貨、期權產品,讓以現金為主的市場更為多元化。市場體量越大,產品越多元,才能有效防止一面倒的行情。

  再舉LPR的例子,在開放LPR利率後,就有了LPR利率互換產品,基於利率下行的主流預期,我們想當然認為會有很多把固定做成浮動利率的情況,產生了市場會不會形成一面倒的行情的擔憂。但在推行初期,我們發現最多的操作是將浮動變成固定利率,擔憂的一面倒情況並未發生,因為很多公司會基於財務報表風險規避的考量,去做固定利率。

  那麼同理,當一個市場有了期權產品後,大家可以去投資期權產品,市場走勢會變得更為平穩,唯一會引導市場下行的因素就是貨幣政策的走向。現在國內資本市場的現狀就是體量雖大,但可用的工具卻很少,在開放初期,容易發生一面倒的現象。遇到利息下行預期濃厚、債市牛市時,大家趕快做多,那要是熊市來了,該如何操作?在成熟的市場,無所謂牛熊市之分,因為產品相當多元。我想,外資在這部分可以發揮一定的能力。

  更多元的產品有助於投資者規避風險,更加穩定、完善的金融市場將會更好地支持實體經濟。

  對於外資行來說,目前市場的準入已不是問題,市場的治理和架構還有待改善,能否讓外資有更大的空間發揮所長,這是很大的期待。

  《21世紀》:兩會前夕,官方發佈了《關於金融支持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的意見》,法國巴黎銀行對於《意見》有何解讀,是否有相關的佈局計劃?

  賴長庚:法巴的亞太總部就在香港,所以對於粵港澳大灣區的建設充滿了興趣,尤其是有很多的金融創新型試驗。對我們來說,最大的亮點就是跨境理財通的機遇,不過目前還在觀望的階段。

  (作者:姚瑤)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