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賭王”時代已然謝幕,澳門等待下一程
2020年05月27日07:44

原標題:“賭王”時代已然謝幕,澳門等待下一程

5月26日,據央視新聞報導,港澳知名愛國企業家、第9屆至第11屆全國政協常委何鴻燊逝世,享年98歲。

“澳門賭王”是何鴻燊最廣為人知的身份。

據統計,他控製的資產達5000億港元,身家則達700億港元。這些資產推動著澳門經濟發展的車輪不斷向前——他上繳的賭稅占澳門財政收入一半;澳門有30%的人受僱、受益於他的公司。更有說法稱,2/3澳門人的生計直接或間接地與他發生聯繫。

但改變正在發生。

2014年,澳門博彩業總收入按年減少2.5%,這是自2004年來首次錄得該指標跌幅。此後兩年,澳門博彩業迎來劇烈滑坡,在整體經濟佔比已從3年前的63.1%迅速跌至47.2%。

在其影響下,到去年,何鴻燊家族的兩大博彩上市公司澳博與新濠的市值,較2014年最高市值分別下降近67%與38%。

澳門亦無法延續何鴻燊時代的博彩業發展邏輯。今年4月,去年上任的澳門特首賀一誠發表首份施政報告,再次強調將加大力度促進經濟適度多元發展。

“若長期過度依賴博彩旅遊業,不改變產業結構單一的局面,澳門經濟就難以實現可持續發展。”他說,“這次疫情更加堅定了澳門社會的這一共識。”

對於“賭王”家族抑或整個澳門,命運的齒輪正在緩緩轉動。

01

2002年,“為了引進競爭,把澳門變成一個更為吸引人的博彩與旅遊中心”,澳門特區政府先後批出六張賭牌。這是澳門自1961年賭博業合法化之後,首次對城市賴以發展的博彩業格局進行重大調整。

對於何鴻燊來說,劇變前夜即將來臨——這意味著,他長達40年一家獨大的壟斷經營宣告結束。

1961年取得賭場專營權,是何鴻燊籌謀澳門博彩業版圖的關鍵籌碼。那一年,葡萄牙政府頒布新法令,不僅將澳門主導產業定為旅遊業,還準許澳門從事賭博娛樂業,將博彩業提升至城市經濟發展的龍頭地位。

何鴻燊伴隨澳門走過了博彩業現代化階段,壟斷經營也給他帶來的巨大施展空間。

40年間,何鴻燊為澳門帶來專業博彩場和高級大酒店,他還發明“綜合娛樂場”概念,建立起現代化交通、銀行、住宅、酒店等體系。

暨南大學歷史系教授張廷茂曾指出,這40年奠定了澳門旅遊業和博彩之間捆綁式發展的基礎。但澳門賭博業不可持續性愈加明顯——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帶來的澳門經濟負增長,以及2002年在俄羅斯、越南、柬埔寨等周邊國家掀起的賭業合法化浪潮,成為推動變化的“導火索”。

隨後,何鴻燊安排女兒何超瓊和兒子何猷龍分別進入香港信德和新濠兩家公司,其分別成立的美高梅金殿超濠和新濠博亞兩家合資公司獲得兩個賭牌。由此,何鴻燊家族保住了澳門賭牌的1/2——儘管他曾表示,不會讓子女染指賭博業、直接參與澳門賭場運作。

5月26日,何鴻燊家人會見記者,何超瓊(中)作為代表發言 圖片來源:環球網

更深刻的變局還在醞釀當中。

2004年,澳門特區賭權開放以來的第一家美式賭場——金沙娛樂場開業,博彩及博彩中介業之比重開始徘徊在40.91%至63.1%的較高區間水平。同年,基於對博彩業“一業獨大”的判斷,澳門特區政府開始頒布促進經濟多元化政策。有關澳門“經濟適度多元化”的探索也由此開始。

中國(深圳)綜合開發研究院港澳及區域發展研究所所長張玉閣曾分析,

“如果不是‘博彩業一業獨大’,澳門經濟適度多元發展問題其實沒有提出的必要。”

在他看來,博彩業的發展本質上是源於特許“獨家開賭”的現行政策,一旦政策調整,就會引發重大變化,“這才是根本性問題”。

02

如何處理博彩業發展與適度多元化之間的關係,不僅是澳門的問題,更是何鴻燊家族急需解決的問題。

2009年,何猷龍就曾指出,自己與父親對博彩業的發展方向已經有了不同的觀感。據他回憶,40年前,何鴻燊進入博彩業主要是改革混亂的博彩方式,“而現在,則是另一場變化”。

當年,由新濠博亞投資21億美元打造的綜合博彩項目新濠天地開幕,並被冠以“由華人牽頭的最大型投資項目”。在其背後,何鴻燊率領的澳博集團本小利大的發展思路,被一種重投資、高品質、綜合性的服務項目所取代。

這與澳門新的發展策略一脈相承。

2002年,伴隨賭牌的重新劃分,時任澳門特首何厚鏵曾劃定新的產業格局,“一為博彩旅遊業這個龍頭,二為非博彩服務業主體這個龍身,三為其他行業這個龍尾”。多元化的佈局思路雛形初現。

然而,數據顯示:

2005年到2007年,製造業、零售批發業、公共行政部門及社會保障業、運輸倉儲通訊業、教育及金融等行業均未按預期發展,僱員人數相對下降;僅餐廳酒店業和建築業兩個與博彩業緊密相關的行業,分別上升10.5%和32.9%。

有業內人士分析,澳門正在重走拉斯維加斯的老路。

1960年代,美國遊客心目中的拉斯維加斯是魚龍混雜之地,只有博彩產品,遊客幾乎都是男性、逗留時間很短,就像澳門早期。而到1995年~2000年期間,餐廳、劇院落成帶來大量非博彩類活動,當地收入構成也從博彩相關為主轉變成非博彩收入為主。

與此對照,澳門剛進入拉斯維加斯的1970年代,處在變革前夕。

新的入局者,亦加速變化進程。

2000年,由信德集團接管的澳門旅遊塔會展娛樂中心啟動。這是何氏家族介入會展業的首次嚐試,在其行政主席兼董事總經理何超瓊的計劃中,旅遊塔將成為澳門標誌性建築物和旅遊景點。當時,還有人對此質疑,認為那太不適合澳門的定位。

但僅7年後,長於會展業的美國永利集團打造的威尼斯人酒店入駐澳門。它甚至將拉斯維加斯大道搬到澳門,命名“金光大道”。可舉行標準足球賽事的金光綜藝館和澳門會展主要陣地的金光會展中心,成為旅遊塔最大的競爭對手。

與“不愛冒險”的何鴻燊相比,何超瓊種種有些超前的嚐試,但也帶來了先人一步的勝利“果實”—— 現在,澳門旅遊塔蹦極跳不但是全球最高的商業蹦極跳,還是全球最賺錢的冒險項目之一。而在其參與下,會展業成長為澳門增長最快的非博彩行業之一。

03

在如今的澳門,何鴻燊留下的痕跡幾乎隨處可見。

為了便利賭場發展,1994年,由何鴻燊投入大筆資金參於興建的四車道友誼大橋建成通車,一改過去澳門與氹仔之間的擁堵場面。新口岸外港碼頭、路環貨櫃碼頭、澳門國際機場等均有何鴻燊參投,推動澳門形成海陸空立體的交通網絡。

有人評價,何鴻燊每採取一個行動,政府就增加稅收,澳門就向前發展一步。

儘管如此,空間資源的限製仍是澳門無法迴避的問題。

一個形象的例子是,僅修建國際機場就能吞噬掉城市6%的土地面積,打造占地面積巨大的旅遊景點和會展中心更是“天方夜譚”。在不少專家眼中,從如此小的空間生長出如此龐大的博彩業,甚至超過“前輩”拉斯維加斯成為世界第一“賭城”,已經很不容易、也很難實現產業多元化。

何鴻燊也曾嚐試破解這一問題。

上世紀80 年代,他曾致力於支援政府進一步推行澳門都市化。當時,澳門南灣湖開展了一項龐大的填海工程,使澳門半島面積增加20%。為紀念他所付出的努力,南灣湖畔建起一條“何鴻燊博士大馬路”,這也是澳門史上首次用在世名人命名的道路。

而40年後的今天,與此前的“填海造陸”相比,澳門將探索一種通過城市合作來擴大發展空間的新策略。

就在今年的施政報告中,賀一誠在分析澳門問題時稱,澳門“土地利用率幾近飽和,土地資源不足成為製約澳門經濟社會可持續發展的瓶頸”,基於此,“既要依法有效管理和利用 85 平方公里水域,更要逐步推進區域合作,立足粵港澳大灣區,深化澳門與廣東,尤其是與珠海的合作,共同開發橫琴,拓展澳門的發展空間”。

在回答記者提問時,他甚至直言,“希望橫琴成為第二個澳門”。

對於“再造澳門”,兩地政府的動作十分迅速。去年起,橫琴已停批不屬於澳門投資的項目,只接受澳門特區推薦的澳門企業項目;而在種種政策下,賀一誠注意到,近期澳門貿易投資促進局收到很多澳門企業提出到橫琴發展的申請項目,投資金額涉及約4000億澳門元,不是地產項目,而是綜合性發展和科技等項目。

何氏家族也早早出手。先有何超瓊以7.21億元人民幣投得橫琴一塊黃金地塊,用以打造綜合體項目;後有何猷龍表態,正在尋找適當的機會去橫琴投資。

“賭王”時代已然謝幕,澳門等待下一程。

文字 | 楊棄非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