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讓至道學宮“宮主”跑了
2020年05月27日18:08

原標題:別讓至道學宮“宮主”跑了

▲“至道學宮”公眾號已被停止使用。圖片來自新京報網。

“至道學宮”被封了,不過縈繞在“學宮”之上的疑雲才剛開始被撥開。

疑雲之下,學宮“宮主”白雲先生本人,也逐漸現出真身。

據新京報調查發現,至道學宮公號歸上海典則文化發展有限公司所有。該公司的大股東、法定代表人為姚玉祥。

而據白雲先生曾出版書籍的出版社證實,白雲先生即為姚玉祥本人。

姚玉祥即為白雲先生?這一點目前尚無法確證。不過,隨著調查深入,繞在白雲先生身上的“雲”,早晚會被驅散。

無論是誰,利用至道學宮這一平台,造了那麼多謠、騙了那多人,都不能被白白放過。

至道學宮,有本好生意經

通過對事實進行無底線誇大,平地自造謠言,吸睛引流,至道學宮吸引了巨量粉絲。據西瓜數據統計,至道學宮的活躍粉絲數達到1800萬之眾。這在自媒體公號領域是極為驚人的數字。

靠流量套現,至道學宮收益驚人。例如僅《對新世界體系的預言與展望》一文便獲得71648元的收入。

▲“至道學宮”在付費閱讀收入榜排名靠前。圖片來自新京報網。

至道學宮生財有道,以龐大的粉絲量為依託,一方面他們大筆賺取打賞和廣告收益,一方面進行各種線上和線下的商業變現。

圍繞“至道學宮”的是一條系統的吸金“流水線”。例如,至道學宮所屬公司,依託至道學宮公號,建立起微信號矩陣,打造出差異化的知識付費產品,推出了系列國民通識教育文化課程。

他們還把生意做到了孩子們頭上,比如,旗下公號“多貝蒙學”面向3-12歲兒童,宣稱“以傳統文化滋養童年”兜售付費課程和書籍。

除此之外,姚玉祥旗下的公司,還拓展出文化藝術交流策劃、影視策劃、代發廣告以及教育軟件研發、銷售與健康養生管理諮詢等諸多業務。把流量變現的商業模式玩得風生水起。

而這“欣欣向榮”“日進鬥金”的一切,根底卻是建立在造謠、誆騙粉絲的基礎之上。

不能輕易放過“造謠者”

至道學宮如今被封禁,可謂咎由自取。

不過,封禁固然給至道學宮帶來了損失,但總體而言,至道學宮運營者所付出的代價,與其造謠行為的惡劣程度,與其所獲得的龐大收益相比,似乎並不相稱。

而且,憑著至道學宮所擁有的高黏性粉絲群體,以及運營方強大的炒作能力,不排除哪一天,至道學宮會換上一個新馬甲重新上陣,甚至東山再起。

▲“至道學宮”發佈的內容與讀者“打賞”情況。圖片來自新京報網。

因而,封禁至道學宮之後,有必要查清至道學宮背後的造謠利益鏈,讓相關責任人付出代價。

迄今為止,至道學宮造過的謠不少,如稱國外把新冠病人屍體“製成凍肉”,做成“人肉漢堡和人肉熱狗”等。雖然他更多的文章是在用反智的言論收割智商稅,但有些話已不只是不當表達,而已屬於謠言的範疇。

謠言就是謠言。無論治安管理處罰法還是刑法,都對造謠的違法性質做出了規定。至道學宮的負責人是否構成了違法,顯然有必要置於法律的透視鏡下仔細審視。

法不容謠。此前許多在網上散佈謠言者都曾受到依法規製,至道學宮的運營者造謠行為比不少謠言為禍更甚,他該不該承受與其行為性質匹配的法律責任,也該有明晰說法。

值得注意的是,長期以來,某些網絡營銷號造謠氾濫成災,汙染網絡空間,有個重要原因是他們違法成本太低了,而這正是某些營銷號有恃無恐的底氣所在。

令人欣慰的是,這類營銷號惡意造謠、煽動情緒的做法,也已被納入了監管射程。此前,炮製《疫情之下的XX國,店舖關門歇業,華人有家難回,XX國華商太難了!!》等虛假文章的薛某就於今年4月3日下午被警方採取刑事強製措施。

這樣的依法處理舉措,彰顯了“法不容謠”的法治立場,也給更多造謠利益鏈上的人帶來警示:作了惡,就不會被輕輕放過——法律不會便宜他們。

別讓至道學宮“宮主”跑了。

文 | 於平(媒體人)

編輯: 狄宣亞 實習生:王雪瑩 校對:李立軍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