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果:非洲為什麼會有兩個“剛果國家”?
2020年05月26日06:49

原標題:剛果:非洲為什麼會有兩個“剛果國家”?

兩個剛果

作者|德克薩斯紅狼

責編|Thomas

在非洲的熱帶雨林地區,有一條大河蜿蜒流淌而過,幾乎橫貫非洲大陸中央地帶,即剛果河。如果以流量而論,剛果河是世界上僅次於亞馬遜河的第二大河流,其所流經過的地域也擁有僅次於亞馬遜雨林、被譽為“非洲之肺”的世界第二大熱帶雨林。

▲剛果河流域

如今剛果河流域也有兩個以“剛果”得名的國家,面積較大的名為剛果民主共和國,較小的名為剛果共和國。不僅國名相同,官方語言都是法語,這兩個國家的首都也近在咫尺,金沙薩和布拉柴維爾隔河相望,是世界上相距最近首都。

▲兩國首都距離僅1公里多,為世界上距離最近的首都(除羅馬和梵蒂岡)

為了方便區分這倆孿生國家,國際上一般會在“剛果”之後附上其首都縮寫,分別稱“剛果(金)”和“剛果(布)”。既然名字一樣,這兩個國家的同名現象產生原因到底是什麼呢?

▲兩個剛果在非洲的位置

一、黑暗黎明:早期西方殖民入侵

構成現在兩個剛果國家的民族並不唯一,相反多種多樣。雖然沒有哪個民族能夠佔據絕對的統治地位,但不少民族卻都屬於使用“班圖語系”的“班圖人”這一更大的族群概念。

▲班圖人的擴張

班圖人原本並不是剛果本地居民,公元前兩千年左右才從剛果盆地西北方陸續跋涉進入剛果內部並定居。最遲不晚於14世紀,現在的剛果河河口地帶出現了部落聯盟性質的剛果王國。不過由於剛果古代歷史上缺乏文字記錄,因此西方殖民者入侵之前的剛果歷史並不怎麼清晰。

但隨著新航路的開闢,剛果王國的歷史進程,迅速被遠道而來的葡萄牙所打斷,此後的歷史也逐漸明朗起來。15世紀後期,為了開拓外部市場及獲取更多香料,瀕臨大西洋的葡萄牙率先朝著無邊無際的大海進發,正式開啟了大航海時代。

▲葡萄牙探險家在非洲其他地方刻畫的標識

1482年,葡萄牙航海家迪奧戈·卡奧沿著非洲西海岸不斷航行過程中,憑藉著水中泥沙含量判斷出附近有一條大河,同時發現水中含鹽度極低,簡直等同於淡水。當迪亞哥駛向海岸後發現了一條流量巨大的大河,即剛果河。迪奧戈上岸後,特地立柱為證,宣示了葡萄牙的主權。

▲迪奧哥抵達剛果河口

迪奧戈及其船隊,便是有史以來最早來到剛果的西方人,而剛果卻也因為被西方人的發現,導致無數黑人被罪惡的三角貿易販賣到美洲大陸。

▲曾興盛一時的剛果王國在歐洲人到來後迅速衰敗,大量黑人被賣到美洲

不過囿於剛果盆地內部的荒蠻險阻以及時代科技限製,當時歐洲人鮮有成功深入內地並安全返回的,因此剛果盆地內部詳情長時間內並不為眾人所知。葡萄牙很長一段時間內也僅限於在剛果河入海口附近設柱立石,並沒有建立穩定的殖民地。

除了葡萄牙外,法國也積極進行非洲殖民。1776年,法國派人在剛果河口北部的盧安果建立了天主教會。不久後,法國政府又進一步在現在的剛果河口附近的沿海地帶建設軍事基地,逐步向內陸滲透。

▲剛果河流域的王國

進入工業時代後,西方列強為了進一步開拓外部市場和獲取工業原材料,對非洲產生了比以往更大的興趣。19世紀70年代,一位名為史丹利的探險家成功溯剛果河而上,發現了位居非洲心臟地帶的剛果盆地。至此,整個非洲大陸基本上完全被西方列強所探索。

▲1853年地圖上的非洲大陸中央還顯示為未探索區域

而先前在剛果河出海口立碑的葡萄牙,則並沒有選擇溯河而上繼續深入內地殖民,反而選擇在剛果河南岸沿海地帶著重經營自己的安哥拉殖民地。

1880年,一位名為布拉柴的海軍中尉代表法國政府和地方土著勢力簽訂了條約,獲得了當地的統治權。布拉柴在往內陸探索過程中,在瀕臨剛果河的某地建立了一個小型基地,後來法國地理協會以布拉柴的名字將該地命名為“布拉柴維爾”,也就是當今剛果(布)的首都。

▲利文斯通瀑布(又譯李文斯頓瀑布)落差過大,無法實現上下遊通航,法國和比利時不約而同在瀑布上遊興建城市

二、深入腹地:對剛果河流域的探索

不過葡萄牙和法國並不是唯二對剛果產生覬覦想法的國家,和利奧波德二世和比利時對剛果的殖民掠奪相比,前兩者只能算是小巫見大巫。

19世紀工業革命出現後,剛獨立的比利時由於煤炭資源豐富,因此走上了工業發展的快車道。不但比利時鋼產量大幅上漲,1880年代達到10萬噸,而且其製造的工業設備已出口到世界各地。然而小國寡民的比利時,卻並不能讓當時比利時國王利奧波德二世滿意。

▲比利時國王利奧波德二世

利奧波德二世不甘其領地僅限於狹小的比利時一地,因此一心試圖進一步獲取自己利益。不過當時的美洲、亞洲、大洋洲已基本被瓜分完畢,反而非洲內陸大多數還是未經開發的領域。

當史丹利還在非洲探險的時候,利奧波德就急不可耐地成立了“國際非洲協會”,專門負責非洲內陸的探險。利奧波德二世聽說此事後,等史丹利從剛果返回,便立即將其招攬進自己的協會,並給予了不少投資。不久後,史丹利在利奧波德二世的授意下,再度進入剛果河流域勘察,而且還建立了數十個定居點和貿易戰,並確立了主權所屬。為了向利奧波德二世致敬,將處於剛果河中遊的金沙薩命名為“利奧波德城”。

▲柏林會議的召開表明列強開啟了瓜分非洲的熱潮

但利奧波德二世在剛果河流域的殖民,也引起了法國和葡萄牙等國的警覺和不滿。為了與比利時競爭,利奧波德城對岸的布拉維柴爾開始大規模興建起來。1884年底到1885年上半年,為了進一步劃分各國在非洲的殖民權益和勢力範圍問題,剛統一不久的德國邀請了包括英、法、葡、美、西、俄等在內的14個國家於柏林召開會議。

▲1913年歐洲國家在非洲的殖民地

這次柏林會議深入探討了瓜分非洲的諸多問題。經過多方協商,利奧波德二世成功得到了與會各國對建立剛果自由邦的讚同,並且和法屬剛果正式劃分了邊界,從此非洲版圖上出現了分屬不同國家統治的兩個剛果殖民地。

值得注意的是,柏林會議後法屬剛果(以及法屬赤道非洲)的首府定為布拉柴維爾,但由於西方人對剛果早期的認知基本停留在河口地區,對內陸鮮有挖掘,因此比屬剛果自由邦的首府設在了下遊河口城市博馬。

三、貪婪掠奪:比利時國王對剛果的殖民

剛果自由邦建立後,列強指定利奧波德二世擔任其國王。嚴格來講,儘管利奧波德二世是比利時國王,但這時的剛果自由邦性質卻是他的私人領地,由國王進行專製統治。隨著對剛果盆地內部的認知加深和連接內陸的交通設施逐步完善,利奧波德城作為上遊和下遊貨物中轉點的地位逐漸凸顯,並逐漸升格為首府,最終形成了兩地首府隔岸相望的局面。

▲1898年金沙薩(利奧波德城)—馬塔迪鐵路建成,剛果河上遊貨物可以通過鐵路運輸到馬塔迪後通過河運出海

此時英法等國的部分殖民地(如加拿大),已在一定程度上實現了自治和三權分立製度,而且當時比利時國內的民主化運動也此起彼伏。與這些相比,剛果自由邦的政體無疑是歷史的倒退。利奧波德二世獲得幅員遼闊的剛果盆地後,迅速對其展開了血腥的殖民掠奪。儘管他口口聲聲表示自由邦將致力於抵製奴隸貿易,提高當地發展水平,但實際上剛果人民卻陷入了更大的苦難。

橡膠在汽車和橡膠輪胎發明後,不但價格迅速攀升,需求量也大幅上漲,而剛果正是橡膠的重要產地。貪婪的利奧波德二世自然不會放過這個賺錢好機會,因此他迅速採取措施壓榨當地人民以獲取這種新型工業原材料。

比利時人把當地的婦女、兒童或老人挾持為人質,逼迫其他人前往採集橡膠,採集者只有完成了一定的量才能帶走他們的親人。然而這還並不是最殘酷的,利奧波德二世為了替他收集橡膠的奴隸,甚至會將完不成任務的剛果人的手臂砍斷。除了收集橡膠外,修建剛果鐵路過程中,剛果人也付出了巨大的代價。據說每鋪設一塊枕木,便有一個剛果人死去。

▲一位無法滿足橡膠採收配額的剛果父親凝視其5歲女兒遭砍下的手和腳

利奧波德二世在剛果翻下的罪惡,可謂是罄竹難書,當時也不乏具有正義感之士站出來揭露他的罪行。在外部輿論壓力之下,1908年,利奧波德二世被迫放棄了自己對剛果自由邦的所屬權,將其轉讓給比利時政府統治,廢棄了原些比較殘暴的政策,給予較為溫和的統治。同時剛果自由邦也改名為“比屬剛果”。

▲1906年把利奧波德二世比喻成纏繞著黑人的橡膠藤的諷刺畫

法屬剛果則被納入法屬赤道非洲聯邦管轄,由於法國在當地兵少將寡,所以以“綏靖”政策為主,雖然偶爾也有武力征服,但總得說來並不如剛果自由邦那樣血腥。

有鑒於此,在二戰期間,法屬剛果甚至選擇加入了自由法國,作為反法西斯同盟的一員奮戰,而布拉柴維爾也一度是自由法國的象徵性首都。法比兩國對剛果人的分治,也在地理之外,另外造就了這兩塊殖民地在政治上的隔閡,最終使得兩國在二戰後民族獨立熱潮時,沒法建立個統一的國家。

▲慶祝剛果(利)獨立的標語

二戰以後,亞非拉地區掀起了民主化浪潮和民族解放浪潮,英法比等老牌殖民列強對自己屬下殖民地的掌控力越來越弱。剛果人民的民族意識也在此間得到覺醒,反抗帝國主義勢力殖民的鬥爭此起彼伏。

比屬剛果和法屬剛果分別於1960年6月和8月宣佈獨立。有意思的是,這兩個國家最初的國號均為“剛果共和國”,並且幾乎在同一時間加入了聯合國。世界上為了區分這兩個同名國家,便會在其國名之後附上首都簡稱,剛果(利)和剛果(布)。

兩國獨立後,亦走上了不同的道路。剛果(布)奉行親蘇的社會主義,一度更名為“剛果人民共和國”,後來隨著東歐劇變和蘇聯國內形勢變化,90年代實行多黨製,恢復使用“剛果共和國”的國號。但後來在1997年,因總統候選人之間的爭執,引起了內戰。內戰不僅導致近萬人死亡,也撕裂了社會。

▲時至今日,剛果(布)的政局和社會仍不能完全穩定下來,時有戰亂。圖為2012年,逃離戰爭地帶的難民

由於曾長時間是比利時國王的私人領地,剛果(利)的殖民氣息很重,滲透社會各領域,包括首都稱為利奧波德城。為了清除殖民遺蹟,以及防止和對岸國家混淆,通過政變上台的蒙博托總統將首都更名金沙薩 [國際上改稱剛果(金)],國家改名為紮伊爾共和國。他在任時貪汙腐敗現象嚴重引起人民不滿,最終被國內反對勢力和國外勢力聯合推翻,並恢復了“剛果民主共和國”的國號。

▲導致蒙博托的統治被推翻的“第一次剛果戰爭”,叛軍獲得東邊鄰國的支援

儘管兩個國家都以剛果為國名,且各大族群語言相似,但長時間內均以部落聯盟形式存在,並沒有形成一個民族共同體。

更何況,剛果盆地內的大小民族對於實現國家獨立解放的目的雖然基本一致,但對於如何團結一致、如何分配利益,因民族隔閡而始終難以達成共識。這也使得兩個剛果從古至今就沒有誕生過一個統一的民族主義情緒。事實上,早在19世紀,剛果人反抗外來侵略時就出現了各自為戰的現象。

▲剛果反對軍在第一次剛果戰爭被盧旺達扶持,但扶持上台的總統對盧軍不肯搬離產生猜忌,強製駐軍撤出,引發的第二次剛果戰爭牽涉多國,人民流離失所

既然兩個剛果獨立前後,並沒有衍生出一個淩駕於兩個剛果之上“大剛果”民族主義情緒,且兩個國家的政局一直動盪不安。剛果(金)作為面積更大的國家,民族成分複雜,國內分離勢力強大,內戰、混亂頻發,連國內形勢都沒搞定,那麼即便對隔壁有什麼領土想法,也無法付諸行動。

歷史上列強無視非洲民族分佈而肆意劃分疆界的例子,不在少數,也因此引發了不少非洲國家在獨立之後的分裂問題和國際糾紛。不過對兩個剛果而言,雖然它們都以剛果河得名,也以剛果河為國界,但當下的兩國,總體在外交上保持著友好的合作關係。

長期作者|德克薩斯紅狼

文史作家|近現代世界政治與歷史研究方向

責任編輯|Thomas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