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師當上“主播”,在線教育如何發揮優勢?|問2020
2020年05月26日15:53

原標題:老師當上“主播”,在線教育如何發揮優勢?|問2020

疫情之下,學校延期開學,全國各地的老師們當上“主播”,借助網絡平台授業解惑。線上教育這個並不新鮮的事物因此受到高度關注。

應該更好利用人工智能、大數據等線上教育核心技術,不讚成學前兒童過早接觸線上教學……今年全國兩會,不少代表、委員對在線教育的未來發展建言獻策。

2月17日,北京,一名小學生在家利用網絡學習。圖/人民視覺

建議1

不僅要把教室搬到線上 還要利用人工智能等技術

全國政協委員、上海市教育局副局長倪閩景表示,受突發疫情影響,大家都沒有準備好的情況下,突然觸發了一次大型的教育實驗,與此前的教育形式形成巨大反差。

“曾有人提出這樣一個問題,信息技術發展這麼快,其他領域都有顛覆性改變,為什麼教育領域一直沒有太大變化?”倪閩景認為,這是因為平時線下授課已經佔據學生幾乎所有時間,這次受疫情影響,學生不能去學校學習,就給線上教育帶來了機會。”

目前,各地學校紛紛複課,今後該如何利用線上教學資源?

倪閩景說,這次線上教育實施過程也存在一些問題。比如,大部分網課是直接把教室搬到線上,但是人工智能、大數據等線上教育核心技術基本沒有運用。這些技術可以對學生的情緒、學習愛好、學習效果等作出系統判斷,更有針對性地發現孩子存在的問題,因材施教。“也就是說,老師只是使用網絡來上課、答疑,線上教育真正的優勢並未突出。”

全國政協委員、北京師範大學教授劉焱也表示,線上教學不能僅僅把線下教學照搬到線上,這是“穿新鞋走老路”。建議整個信息網絡社會整合利用教育資源,為學生提供一個探索、發現、想像和創造的空間,讓孩子去研究和體驗,而不是遵循傳統的教學模式,只是在線上聽課。“要改善線上教學方式,首先要改變教學觀念,學校和老師充分利用信息化資源去指導孩子學習,更主要是培養孩子自主學習和研究的能力。考試評價方式也要改進,不唯考試、分數論。”

建議2

複課後線上線下統籌考慮 為學生留出自主學習時間

倪閩景認為,學校複課後,可以在設計整體課程方案時,線上、線下統籌規劃,留出一部分時間讓老師用線上方式開展教育。

例如,可以考慮一星期留出半天或一天,允許學生不來學校上課,而是在家通過線上教學學習。倪閩景表示,疫情防控常態化後,學校里學生較多,通過這一方式可以實現錯時上學,“比如,小學一年級學生星期一安排在家線上教學,小學二年級星期二在學習,以此類推。這種方式可以讓孩子多一些自主學習時間和網上學習空間。因此要對整個課程方案重新設計,而不是臨時性方案。”

同時,倪閩景建議大力推進對於線上教育的研究,特別是對學生學習數據的採集和分析方面的應用。這樣就能在老師開展線下教學時,充分利用學生線上學習的反饋,為學生提供個性化的教育和支撐,也就是將來要實現的混合式教育。

倪閩景建議,應該對疫情期間線上優質的教育資源進行重新梳理和重整,為學生提供較好且完整的學習資源。“此前學校常常會做一些公開課,效果很好,但問題是課程質量不平衡,沒有形成系統的成套的課程教學內容。現在可以借這個機會從國家或各個省市層面形成通盤考慮,製作完整的線上教學內容,合理利用。”

2月21日,青島,一名小學老師在教室錄製網課。圖/人民視覺

建議3

不讚成學前兒童過早接觸線上教學

疫情之下,培訓機構線上教學同樣受到關注,家長們尤其關注學費問題。據瞭解,這些機構最常見的收費方式是“聯報”,例如寒假和春季課程聯報、暑假和秋季課程聯報等,可提前收取好幾個月的學費。

新京報記者在某培訓機構官網看到數量不少的從小學到初中的暑秋聯報課程。其中一個五年級數學暑秋聯報課程,暑假授課時間為7月12日到8月30日,秋季授課時間為9月13日到12月27日,聯報學費為3598元。這樣的跨時間段收費並不符合規定。教育部此前發佈的《校外培訓機構不得違規提前預收培訓費》明確,收費時段與教學安排應協調一致,不得一次性收取、或通過拆分合同等形式變相收取時間跨度超過3個月的費用。

還有心急的家長把兩三歲的小朋友早早拉入網課。記者注意到,市面上針對幼兒的課程以英語最多,其中“斑馬AI課”打出“年齡層為2-8歲的少兒,“DaDa”英語打出授課年齡層為4-16歲。

對此,劉焱認為,學前兒童不適合線上教學。這主要是因為孩子年齡還小,不適合一直盯著電視機電腦看。“學前線上教育,主要是面向家長提供指導,通過家長影響孩子,而不適合直接面向孩子。”

全國人大代表、雲南省普洱市景東彝族自治縣銀生中學教師李梅也表示,不讚成學前兒童過早接觸線上教學。首先電子產品接觸太早,有可能影響幼兒的視力發育。另外提前學習、提前寫字,很有可能導致幼兒寫字姿勢不正確。

另一個值得關注的問題是,一些線上機構教師沒有獲得資格證。新京報記者到多個線上教育機構網站,隨機查看了50名主講老師的簡介,發現有15人沒有顯示有教師資格證,另有5名老師的簡介顯示已經通過考試,但尚未取證。

2018年發佈的《關於健全校外培訓機構專項治理整改若干工作機製的通知》明確,培訓機構應將教師的姓名、照片、任教班次及教師資格證號在其網站及培訓場所顯著位置予以公示。

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儲朝暉認為,上述政策執行時間不是很長,有些機構對教師資格證的公示還不到位。另外,從實際情況來看,受新冠肺炎影響,今年上半年的教師資格證考試延期,部分線上教育機構教師也可能因此未能拿到資格證。

背景

疫情期間“停課不停學” 在線教育爆髮式增長

疫情期間,全國各地中小學、高校紛紛以網絡授課的方式實現停課不停學。

4月28日,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CNNIC)發佈的第45次《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顯示,截至2020年3月,我國在線教育用戶規模達4.23億,較2018年底增長110.2%,占網民整體的46.8%。2020年初,全國大中小學校推遲開學,2.65億在校生普遍轉向線上課程,用戶需求得到充分釋放,在線教育應用呈現爆髮式增長態勢。

2020年4月13日,北京市教委推出的 “空中課堂”正式上線。據媒體報導,上線當天上午11時,數字學校點播課程突破15萬次,上午9點左右,同時在線學習人次高達4.7萬;歌華有線在線總學習觀看人次突破17萬。

新京報記者 吳婷婷 黃哲程

編輯 張暢 校對 趙琳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