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人大代表方複全:應用數學在抗疫過程中起到重要作用
2020年05月26日22:07

原標題:全國人大代表方複全:應用數學在抗疫過程中起到重要作用

新京報訊(記者 應悅)在此次疫情的防控過程中,應用數學起到了什麼作用?全國人大代表、中國科學院院士方複全在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時表示,應用數學是建立此類預測模型的基礎。“由此也可以看到我們基礎科學在實際生活中的應用。”方複全說。

此次兩會,方複全依然關注基礎科學相關領域。他表示,基礎科學是一個需要長時間放水養魚支持的學科,建議持續穩定地對基礎科學投入支持,改善人才評價體系,打造若干國際頂尖的科創中心,形成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高精尖科學和技術。

談疫情期間高校網絡教學:

網課常態化條件尚不成熟

新京報:疫情期間,高校紛紛開設網課,你的學生在家學習效果如何?

方複全:整體來看,網課的效果沒有在學校面對面授課的效果好。其中一個最主要的原因就是與學生互動的減少。

疫情期間,我也給我的學生上過網課。其中一個非常明顯的感覺就是我無法感受到學生對我所教授的內容的反應。另外就是學生通過網絡學習,對於課堂的集中度也並不是很高。

新京報:目前有大量高校學生還在上網課,如何提高上網課的質量?

方複全:目前大部分開學的高校都只是針對畢業年級。比如北京不久之前剛剛明確高校畢業年級學生可以在6月6日申請返校,但還有大量的非畢業年級的學生在家上網課。

對於這部分學生,建議可以在上網課之前,提前做一些預習。另一方面是授課教師,由於網課不能面對面授課,教師必須精心準備,比如發給學生PPT,或者想一些可以在網上互動的辦法等。

新京報:網課是否會成為高校授課的一種常態?

方複全:目前看來,網課常態化實行的條件並不成熟。這個不成熟並不是說技術不成熟。事實上我們國家的網絡普及率已經比較高了,但決定性的因素正是我前面提到的互動不足的問題。在真實的課堂上,師生之間的互動是知識傳授過程中一個很重要的環節。我覺得這是網課所不能替代的。

但我並不否認疫情期間網絡教學所起到的作用,在教學活動中,不論是高校還是中小學,網課都可以作為一種輔助教學的手段。

談高校開學:

建議在條件允許的情況下加快推進複課和開放有關培訓機構

新京報:因疫情無法開展的考試工作如何解決?

方複全:現在部分高校的選擇就是把一部分考試轉移到線上測試。另外就是通過思考題或者讀書報告這種方式來結課,也是一種不錯的方式。

另外就是一些無法通過線上考試來結課的課程,有的學校的做法就是延期結課,等到下個學期開學之後再考試。

新京報:你建議何時開學?目前高校開學還面臨著哪些問題?

方複全:目前大批的學生不能複課,我們網課的效果比我們課堂教育還是有很大的差距。另一方面我們一大批的中小學生在家,時間長了也會產生問題。建議做好防疫的同時,加快推進複課和開放有關的培訓機構,也可以緩解就業壓力。

對於高校來說,疫情的衝擊相比中小學來說要更大一些。高校開學之後,面臨的風險也非常多。風險集中在宿舍、食堂、圖書館等學生主要活動的場所。以我們國內大部分高校的宿舍標準來說,每個宿舍是6-8人,學生從全國各地返校而來,在空間較為密閉的情況下,風險還是比較大的。

所以目前大部分的高校都只允許畢業班學生返校,也是考慮到,學生人數少一些,高校可以做到較好的分流,相對應的減少感染的風險。

新京報:疫情期間,國內外大量高校停課,對於國際間的高校交流會產生哪些影響?

方複全:這次的疫情從全球來看,影響也是非常大的。美國的哈佛、MIT等一些頂尖名校都凍結了招聘人才的計劃,對於校際間的學生交換、國外留學等,都會產生很大的衝擊。

但另一方面,我想我們要危中取機,藉機大力聘請一些國際高水平的人才。

談履職:

建議出台相關政策緩解高校就業形勢

新京報:作為一名數學家,您覺得應用數學在此次抗疫中發揮了什麼作用?

方複全:首先,最大也是最明顯的一個作用就是數學模型對於傳染人數的預測。比如美國疾控中心此前發佈的幾次預測,都是利用相關的數學模型進行的計算。

另一方面就是大數據的應用,這一點在我國比較明顯。比如定點防控、精準施策等等操作就是要用大數據的運算才能落實。

新京報:今年兩會準備了哪些建議?

方複全:今年比較關注高校畢業生就業的問題,準備的一項議案就是建議政府出台相關政策,緩解高校畢業生就業的難題。

今年高校畢業生就業壓力大,有874萬高校畢業生要就業。目前政府已經出台了一些政策,比如公務員擴招等等。對於高校來說,同樣需要政府的支持,政府可以再出台些更有針對性的政策,緩解學生的就業壓力。

新京報:是否建議高校畢業生選擇考研來緩解就業壓力?

方複全:今年出台的研究生擴招其實對於今年的應屆生來說,並不會有太多的幫助。

首先大部分學校的招生名額早在去年就已經計劃好了,另一方面是研究生初試已經結束,而且大部分學校已經快要開始研究生複試,研究生擴招帶來的緩解也僅局限在此前已經報名參加過初試的同學。

新京報:今年還關注哪些問題?

方複全:今年國家四部委發佈了文件,提出要加強對包括數學、物理等基礎科學的支持,建設若干國家級科技創新中心。基礎科學是一個需要長時間放水養魚支持的學科,決不是一蹴而就的,我建議持續穩定地對基礎科學投入支持,改善我們的人才評價體系,打造若干國際頂尖的科創中心,形成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高精尖科學和技術。

在人才評價體系方面,要改變過去“唯論文、唯職稱、唯學曆、唯獎項”的傾向。對於不同的學科、行業,一定要建立符合內部需要的評價體系。比如基礎學科,不能只看論文發表的數量,而是要注重論文的質量。

新京報:北京目前在建設科創中心,北京名校雲集,你覺得大學在其中應該扮演何種角色?

方複全:近幾年來,我經常參加國家科技獎項的評定工作。從這些獎項的歸屬來看,高校所獲得獎項可以說佔據了半壁江山。高校的科技創新能力可見一斑。

說回北京這個城市,可以說是名校雲集,尤其是中國最頂尖的高校。所以高校在北京的科學創新中扮演的角色,我想可以用“主力軍”來形容。分析原因,一方面是曆史底蘊雄;另一個重要的方面就是頂尖的人才彙聚於此。我想高校應該著重利用好這幾方面的優勢,繼續發揮“主力軍”的作用。

結合此次疫情來看,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到要建設國家重點實驗室,高校就可以在這一方面發揮重要的作用。

新京報記者 應悅

編輯 丁天 校對 付春愔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